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网游小说 > 黑龙法典 > 第八十五章 南北战争(一)

第八十五章 南北战争(一)

    恺撒发现一件事——智慧越高的生物,面部表情就会愈加丰富。

    他从未在兽人豺狼人乃至战蜥人脸上见过这样的神情,在见到黑龙之后,这些有着人形头颅的暗幕蝎狮瞪圆眼睛,张大了嘴,口水流淌而不自知,它们一副震撼脸,半响才反应过来。

    凭空想想这副表情还觉得蛮可爱的,但由这些蝎狮做出来,可爱倒没见着,只有丑。

    这些家伙的长得,甚至让大大咧咧、不修边幅兽人都觉得眼酸,可以想象这群暗幕蝎狮它们那张脸是有多恐怖。

    “您是我平生所见最伟大的真龙。”

    顿了好久,暗幕蝎狮的首领才上前两步,在黑龙面前低下头,小声说:“您是天地的中心,世界的主宰,您的磅礴气势与伟岸身姿,令我恨不得自毁双眼。”

    “因为,我知道,从今以后我所见到的一切,与您相比都将丑陋不堪,黯然失色……”

    “停下。”

    兽人统领喝道,加尔上前两步,拦在黑龙身前:“蝎狮,先向大人说明你们的来意。”

    “别。”

    恺撒制止粗暴的兽人:“让它继续说。”

    他爱听。

    “无与伦比,无可违逆……”

    然而,经过兽人这么一打岔,蝎狮首领却说不下去了,咂着嘴巴干巴巴吐了几个词,却不知如何继续。

    “您的智慧我无法想象,陛下。”

    这时候,豺狼人首领霍格来到恺撒身边,盯着蝎狮说:“但请恕我冒昧的提醒,豺狼人中有句俚语:蝎狮,骸骨与谎言。”

    霍格表现出了敌意,看得出来,豺狼人对蝎狮的认知并不友好。

    “请不要将我们将那些可耻的地上种族混为一谈,我们是暗幕蝎狮,阁下。”蝎狮首领转过头,笑了一下,露出密密麻麻细如钢针的牙齿,盯着霍格说。

    它们有着重叠数层的瞳孔,令人看一眼便忍不住发憷。

    霍格没吭声,只是将短柄重斧在手里晃了一圈,不消他作声,豺狼人们就在短时间内迅速聚集围拢上来,低吼不断。

    蝎狮群也钩起了尾巴。

    “够了。”

    一直冷眼旁观的黑龙终于开口,犹若实质的压制力从恺撒体内散发出来,让原本剑拔弩张的气氛瞬间灰飞烟灭,狼崽子们全都发出委屈的呜咽,站立不稳,蝎狮群也连忙收起了敌意、摆正态度。

    “说明你们的来意。”恺撒抬了抬下巴,闪烁着钢铁光泽的角质层非常扎眼,在光线折射下熠熠生辉。

    蝎狮首领再次向前,无视虎视眈眈的兽人豺狼人,贴近恺撒后,俯跪下身,用深紫色的嘴唇亲吻黑龙的脚爪,并开始发誓:“赞美您,伟大的龙,自此时此刻开始,暗幕蝎狮群愿意成为您最忠实的仆人,至死方休。”

    果然看脸……

    恺撒心有戚戚的想,脸上却不动声色,顺便看了眼辅助装置中暗幕蝎狮兽的检定结果。

    综合作战能力检定:80~100.

    略有偏颇,恺撒觉得这个数值有些高了,辅助装置是依靠目标的杀伤能力来断定数值的,然而暗幕蝎狮太过侧重尾刺的攻击力,在近战与自身防御能力方面有着很大的短板。

    比如现在,一旦被包围无法升空,一群豺狼人都有将它们撕碎的能力。

    毕竟是机器,不存在思维能力无法做到尽善尽美,对此恺撒倒也没有苛求什么,他自己知道有这回事就已经可以了。

    恺撒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顺理成章的将暗幕蝎狮收入囊中,补齐远程兵种缺失的短板,添入黑龙军团。

    很快,暗幕蝎狮就拿到自己的第一个任务——回返。

    恺撒让这些家伙原路返回地涧,将它们族内幼儿送至兽人的栖居点,并且,返程途中恺撒要求暗幕蝎狮必须四处宣扬,大肆鼓吹黑龙领主的存在。

    很快,他就感受到形体改造所带来的好处,暗幕蝎狮的第一个任务完成得相当完美,这样一波广告打出去,黑龙甚至不用离开栖居地,就迎来了无数幽暗地域以北的氏族拜访投靠。

    掘地虫、野猪人、犬魔、变形怪……一批又一批的邪恶种族来到栖居点,在见到恺撒之后,毫不犹豫选择加入黑龙军团。

    ……

    两个月后。

    以白骨堆叠而成的大厅内光线一明一暗,幽幽磷火环绕周围,昏暗的光线在骨骸的纹理上留下一道道深沉的刻痕。

    大厅内静悄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森然的气息。

    耐亘德罗看着宫殿外游荡的无智骷髅,骨指轻轻敲击着王座,停了一会,才低下头对伏跪在地的尸巫说:“你确定吗?”

    “我确定,大人。”

    尸巫低着头,用枯涩的声音答道:“它眷属众多,我支使的骷髅无法靠近,但我远远看过它的身影,应该不会出错。”

    “这么说,那确实是一头龙喽。”

    黑骑士耐亘德罗碰撞中干硬的骷髅下巴,发出嘶哑难听的笑声,之后才将脑袋扭向阴影中的角落:“没想到居然是你的亲族。”

    “是吗?”

    阴影中传来一声不屑的嗤笑。

    王座下的尸巫和怨灵本就低着的头更低了些,伴随着磷火的摇曳,一只活着的生物从黑暗中漫步走出。

    龙。

    这头龙与艾拉迪亚黑龙的长相有几分相似,同样通体漆黑面相狰狞,但又有着许多不同之处。

    它长着修长且分段明显的身体,头顶的犄角像是蜿蜒的鱼钩,有着一对祖母绿色的眼睛,细小且漆黑的牙齿,尾巴上还长着纤长舞动的触须。

    “可是我的亲族已经被我杀干净了。”

    它的声音像蘸着毒药的蜜糖一样高亢、悦耳且甜美。

    灾业龙。

    作为一只并不常见的真龙,灾业龙的生态与金属龙截然不同,甚至与同属邪恶的五色龙相比也有着很大差距。

    将它们诞下的母亲根本不会管自己这些孩子,而灾业龙始一出生,就会陷入永无止境的内斗中,与同胞兄弟争个你死我活,直到将其他雏龙全部杀死才算罢休。

    这类龙崇拜的神祇也不一样,并非恶龙之母提亚马特,而是夜龙法拉祖尔,那是一切腐败、枯萎和不死生物的主人,从此可以一窥灾业龙的邪恶本性。

    人们将好与不死生物共谋的名头冠以黑龙身上,这个说法是错误的,其实灾业龙才是最热衷于与不死生物为伍的真龙,只不过因为它们在艾拉迪亚本土数量非常稀少,所以名声不显,不掀波澜。

    但这地方有一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