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网游小说 > 黑龙法典 > 第八十三章 1628

    这一次沉眠时间不算短,直至第十个月,恺撒才完全苏醒,抖落身上的泥灰,从尘封幽塞的阴暗巢穴中走出。

    这家伙稍微改变了一些后肢的骨骼构造、增强肌肉力量,让他在必要时刻,可以像类人生物一样以后腿双足行走。

    离开巢穴后,恺撒立马将前肢离地,尝试着站直身体

    ——直立行走并非一蹴而就,也有可能会出问题,毕竟他现在还是身体改造方面的初学者,需要不断的调试。

    很幸运的是,这次并未出现什么毛病,虽然有些生涩,但恺撒还是能真正将身体“站”起来,并完成向前迈步的动作。

    结果他一眼就看见了在巢穴外徘徊的璐娜。

    小家伙还是和恺撒最亲近,跟加尔霍格乃至战蜥人灰人马都聊不来,所以就像上次一样,干脆呆在恺撒巢穴附近,还经常跑进来看看自家黑龙长势如何了,有时也会帮黑龙清理一下身上的污秽。

    璐娜当然也发现了苏醒走出巢穴的黑龙,瞄了一眼,立马指着他张嘴叫了起来:“死死死……”

    死亡之翼?

    不至于吧,恺撒想,他最终还是没有完全依照预想中的模板来改造身体,优先考虑的是战斗与适用性。

    最后,身体调整改造出来的结果,可能比死亡之翼还要凶悍一些,虽然璐娜照恺撒的描述绘制过死亡之翼,但怎么一眼就联想到那去了。

    “死变态!”

    猝不及防,璐娜啐了一声,闭着眼,扇动着翅膀跑了。

    恺撒:???

    他有些迷糊,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顿了顿,然后才恍然大悟。

    因为这时候正尝试双足行走,黑龙整个身体都立了起来,导致某样东西从泄殖腔里裸露在外,还犹不自知,胯下正感受微风的和煦。

    ……

    讪讪然放下身体,恺撒重新以四肢着地,要知道龙类对此从不在意,毫无这方面的羞耻观念,他弟弟加隆就经常在光天化日下遛鸟;存在影响概念,受龙类认知熏陶、平时又没法穿衣服的恺撒,久而久之也就忘了这茬。

    “发育还挺快。”

    迅速将那玩意收起来,完了黑龙还恬不知耻、不忘自夸一句。

    一些小插曲并未被恺撒放在心上,他很快进入正轨,张开变得更加庞大且坚韧的翅膀,返回一众眷属的栖居地。

    隔着很远,石鸦氏族就感受到了那股庞然的压制意味,等到恺撒临近,兽人们甚至还没认出他来,一个个拿起武器、如临大敌。

    反而是在石鸦氏族外围的战蜥人,更先辨析出自己的主人,它们战战兢兢,却又雀跃无比,嘴里留着口水,摆着尾巴快速跑到恺撒身边。

    战蜥人的热诚程度,甚至让恺撒起疑,他怀疑这些龙裔蜥人根本就没认出自己来,只是看到更强大的龙类,本能地选择臣服。

    “恺撒……大人?”

    加尔有些试探的问,跟石鸦氏族的同伴们聚集在一起,手里拿着武器,显得迟疑和谨慎。

    这其实倒跟兽人的智商没什么关系,只不过是因为黑龙模样变化太大了,用天翻地覆来形容也毫不为过,如果换做人类视角来看,恐怕会觉得这家伙整容了,简直换了一张脸。

    嗯,身体也换了……

    也无怪乎兽人犹豫不决,恺撒连瞳色都变了,恐怕也只有天天呆在旁边,看着他改变的森林妖精,才会觉得没什么问题。

    “看样子你们过得还不错。”

    恺撒扫了一下石鸦氏族的生活状态,十个月内,这些兽人有了一定程度的改变,卸下捕猎重任的他们,有足够的时间休养生息、修筑建造栖息地。

    很多兽人身旁都跟着一头座狼,部族内还新修了兽栏,篆养着一些性格相对温顺的土著草食动物,似乎已经开始发展养殖业。

    虽然数量很少,但有这个苗头,就已经足够令恺撒满意了。

    这是好事。

    恺撒知道,随着时间推移,麾下眷属群落会愈来愈大,依靠捕猎迟早无法满足食物需求,然而他又不可能,放任自己眷属之间彼此厮杀相互吞食(很多五色龙都这样做)。

    这头来自异世界的黑龙,甚至还考虑过发展农业种地的事宜,不过现在还不行。

    首先幽暗地域就不适合种植作物,这里的一切植物都有微弱毒性,长期进食是吃不消的。

    其次,种地这玩意,其实很不好操作,无论是兽人豺狼人还是战蜥人灰人马都做不来,恺撒也不懂得这方面的技术,只有到时候收拢到精灵人类矮人这些部族才行,不过听说牛头人对于耕种倒是很有一手,可以纳入第一考虑范围。

    这些都是等到回归地上世界之后的事,现在,只要能发展出成规模的养殖畜牧业,恺撒就已经很满足了。

    “是霍格。”

    认出恺撒后,加尔便放下了警戒,向他走来:“豺狼人首领帮了我们不少,教会了兽人如何驯服座狼,豢养其他生物。”

    看来这位豺狼人大首领还是可以让人放心的,能力不低。

    恺撒想着,又突兀的问:“那些灰人马呢?你不是应该盯着它们捕猎的吗?”

    “按照您的布置,在您沉睡以后的第六个月,那些灰人马就已经相当听话了,大人。”

    加尔解释说:“现在已经不需要全副武装盯着他们,只要派几名战士监视就好,况且灰人马近期的新生儿都会被送到霍格那里,他们不敢再忤逆我们。”

    “蠢。”

    恺撒不但没有高兴,反而对着地面,低沉地咒骂了一声。

    他忘记交代这茬了,如果灰人马有新生儿,应该先让他们自己养上一段时间,孕育出足够情感之后,再由霍格接任。

    否则,一出生就被分离的幼儿,灰人马的确惦念记挂,但那种情感既不会多、也不会长久。

    “霍格在哪,带我去。”黑龙说。

    于是,在加尔的带领下,恺撒来到由豺狼人开辟出的另一处隐蔽栖居地。

    “陛下。”

    霍格在见到恺撒旁边的兽人后,就立即确认了黑龙的身份,迎上前来,单膝跪地:“您……独一无二。”

    原谅豺狼人词汇的匮乏,即使是霍格,此时也找不出太多恭维的词汇。

    不过他说得倒是一点没错,恺撒现在如今这副样子,全艾拉迪亚的龙类中都找不出第二头。

    霍格难以描述恺撒如今的模样,那厚重如装甲的角质层、尖锐锋利的倒刺、粗壮且长度适中的脖子,全都显示这头黑龙无与伦比的强悍力量。

    狰狞面目与犄角就不用多提了,那是黑龙如今最凶悍部位,可以给任何生物带来排山倒海般的视觉冲击。

    虽然与众不同、模样古怪,但黑龙身上带着一种气势磅礴的美,透发出无与伦比的力量感、

    ——这一点,连豺狼人那低陋的审美都能看得出来。

    霍格有些庆幸,庆幸当初作出了正确的抉择,在大敌当前的危急关头,他没有立即背叛黑龙而选择绿龙,而是坚定站在黑龙一方,最终被转移至幽暗地域。

    现在,霍格已经可以预见,在不久的将来,黑龙会比那所谓的“剧毒之母”要强大得多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