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网游小说 > 黑龙法典 > 第八十章 战蜥人与灰人马(二)

第八十章 战蜥人与灰人马(二)

    “你胆敢拒绝这份恩赐。”受到血脉内暴戾因子的影响,黑龙发出恼怒的低吼。

    事实上,让他愤怒的并不是灰人马的拒绝,而是因为听到了对方的小声嘀咕,称自己不如红龙。

    可恶!

    即使是那头在第二纪历史里赫赫有名的红龙——昆古狄乌斯,这个年纪,还不知道躲在哪个犄角旮旯里吃素呢!

    黑龙暴怒。

    飓风的嘀鸣在耳畔响起,又高又壮的灰人马首领微微侧顾,就见到一道光华从恺撒身体后扫了出来,人马难以反应,只来得起举起长矛、试图抵挡,被什么东西直接摁住了脑门。

    噗通!

    下一秒,人马首领哼都没哼一声,就被强大的力量拖倒在地。

    直到这时,灰人马们才看清发起袭击的东西是什么——那是黑龙的尾巴,但尾部末端却长成巨龙之爪的模样,怪异非常却又充满力量,钳住了首领的脑袋。

    事实上,人马首领在干脆利落的拒绝之后,就预料到黑龙可能会发起进攻,

    已经有所防备。

    然而,他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黑龙的四肢和牙齿上,根本没想到对方会利用尾巴突袭。

    所以这家伙很干脆的中招了,尾爪死死嵌住灰人马首领的头颅,先是将其拖倒在地,而后又生拉硬拽,将他拉扯到黑龙面前。

    “黑龙,放开!”

    其他灰人马下意识举起武器,震动前蹄、恼怒呵斥,喉咙里发出马类独有嘶鸣声,全都弓起脊背,准备向黑龙发起冲锋。

    “你们可以试试。”

    看到灰人马鼓动马蹄,豺狼人霍格上前两步,撒开两条毛茸茸的后腿一夫当关,手里拎着短柄重斧,发出狼类的低吼。

    与此同时,身披重铠的兽人也上前,本就高大的他们,穿上铠甲后,更令人心折、充满威慑。

    “效忠我,我放你一条生路。”

    黑龙已将人马首领拖到面前,尾爪稍稍用力了些,俯视着灰人马因疼痛而略显扭曲的脸庞:“我可以带你们离开,我可以给你们地位。”

    “你做梦。”

    人马首领疼得面目狰狞、咬牙切齿:“有胆量就动手杀我,我的族人会为我复仇。”

    “你居然反过来威胁我?我开始怀疑灰人马的智商了,你以为我不敢?”

    恺撒颇有些困惑的看着他,没想到吟游诗歌中的弱智人物居然真的存在:“是什么给了你这样的错觉?”

    “是我伸出的橄榄枝让你觉得有所倚仗?还是觉得杀了你,灰人马氏族就会死战到底,再无招揽可能?”

    恺撒说完,也不等人马首领的回应,直接转过头去,对周围几名兽人命令道:“摁住他。”

    几名如狼似虎的兽人战士立即上前,待黑龙将尾爪松开,二话不说便死死摁住人马首领的身体,这些绿皮野兽个个力大无穷,被控制者根本动弹不得。

    这时候,灰人马氏族彻底躁动起来,已经做好冲阵的准备,打算奋不顾身决死一战,营救自己的首领。

    “再敢上前一步,我就杀光你们的孩子,当着你们的面,将他们一个个肢解活剥。”

    看着这一幕,黑龙阴沉地抬起头,话语平淡的令人不寒而栗。

    其实灰人马氏族跟兽人有点像,动不动就绝不妥协纵身赴死,所以很难被威胁,但这不代表着他们从不接受威胁——比如现在。

    如果恺撒直接说“再往前一步就杀光所有人”,反而起不到什么效果,因为这些家伙很刚,骨子里并不是特别怕死,反正氏族要被灭,不如决死一搏。

    但现在不一样。

    黑龙重点强调“他们的孩子”,一下就抓住了灰人马的痛点,这个种族抱团情绪非常严重,从另一方面也就意味着,他们相当在意自己的亲族、在意自己的子嗣。

    其实如果要威胁兽人,也可以用这种方法。

    恺撒这坏胚,既继承了黑龙的残忍凶暴,也继承了人类的奸诈狡猾,这家伙深谙言语的力量,一句话就把灰人马氏族唬住了,让他们陷入犹豫不决的状态,甚至开始向后倒退。

    因为,这些家伙发现,就在氏族愤怒不已、准备发起进攻之际,那些龙裔战蜥人已经悄然绕到了部族背后,对那些隐藏在后方、毫无还手之力的孩子们虎视眈眈。

    看到这些灰人马被玩弄得放弃了拼命的打算,黑龙随即转过头来,看向被摁倒在地的人马首领。

    “我……愿……”

    这时候,人马首领已经开始剧烈挣扎,颤声说了几个字,看样子似乎打算放弃抵抗、宣誓效忠。

    但是恺撒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隐晦地朝加尔使了个眼色,兽人统领立即上前捂住灰人马的嘴巴。

    黑龙的目光在自己眷属群里扫视了好几圈,最后锁定一个缩在众多豺狼人身后的小家伙:“你,过来。”

    无关人等立即向两侧避让,最后露出一只个头比同族小上许多的小个子豺狼人。

    “大……陛下。”

    看到黑龙望向自己,这只豺狼人颤颤巍巍的走了出来,衣衫褴褛、身形枯瘦,浑身上下长满毒疮,有的还在流脓。

    这家伙是豺狼人部族中现今最弱的那一头,看这模样,估计过不了两天,它就会沦为其他豺狼人的食物。

    “吃了他。”

    黑龙对这只最弱的豺狼人下令,意指被摁在地上,既无法动弹、又无法发声的灰人马首领。

    怯懦而又残忍的豺狼人听完这话,没有半分犹豫,兴奋的嚎了一嗓子,迫不及待走了上来。

    平时它可吃不到这样的美味,优质的食物从来都是先被霍格享用,待首领进食完,会交给其余的豺狼人争抢。

    氏族的最下层,像它这样的豺狼人,只能捡些骨头果腹。

    豺狼人低吼扑了上去,只不过由于太过瘦弱的原因,费了好大功夫才将动弹不得的人马首领颈脖咬穿,鲜血洒了一地,浪费不少。

    恺撒就是要让这些灰人马看着,亲眼目睹它们之中最强大的首领,被一头平时能随意一脚踢死、最最弱小孱弱无能的豺狼人咬死。

    “反抗死路一条,而且如此可悲。”

    这话用不着黑龙来说,让灰人马自己去体悟,会更加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