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网游小说 > 黑龙法典 > 第七十六章 决策

第七十六章 决策

    如果这地方真是幽暗地域,那反倒不错。

    恺撒想。

    之前他一直在绿都和北方诸国的夹缝中生存,在风雨飘摇中挣扎求生,在莽野,纵使黑龙有满脑子的计划和想法,都无济于事,那里根本没有他施展的空间。

    地域贫瘠就不说了,老生常谈,那地方的种族但凡稍微有点用处,都会被其他势力捷足先登,要么被绿都驱使奴役,要么被人类笼络手中,一头幼年黑龙还想搅起什么风浪。

    别说收服种群打造势力了,恺撒连想活得滋润些都无比艰难,光是将一个石鸦氏族收入囊中都费了他不少心思,过程中小心翼翼、警惕万分。

    结果好不容易有所起色,北方诸国的罗伊又横插一脚,让黑龙想不愤怒都难。

    不过现在不一样了,在幽暗地域,他有足够的自由度可以任意施为,这地方不可能诞生出像剧毒之母那样近乎传奇的强大存在。

    “空气。”

    恺撒抽了抽鼻子,深吸一口气,然后诧异:“这地方的氧气含量跟艾拉迪亚不一样,浓度比那里要高。”

    在获得自主控制单元后,黑龙能察觉到身体反应的每个细节,很容易就能辨析出所处环境的不同之处。

    “温度还行。”

    恺撒看了眼零碎散开的豺狼人:“但好像几乎每一刻都有所变化。”

    紧接着,他扑腾了一下翅膀,发现重力也不一样了,在这里飞行的难度要比在艾拉迪亚高上不少,费力得多。

    虽然每一种因素的差距都比较细微,但这些东西综合起来,对外来生物造成的阻碍可不小。

    恺撒敏锐地发现,豺狼人和兽人的能力数值,都有了不同幅度的下降。

    这一点,就连身为首领的加尔和霍格也无法避免。

    唯一能不受影响的,也就只有黑龙这个怪胎了。

    不过都不算什么大问题,恺撒知道,无论是豺狼人还是兽人,都不是什么孱弱种群,它们都有能力在相对恶劣环境下生存,现在只需要给它们一些时间适应就好。

    “霍格。”

    恺撒叫不停在打量四周的豺狼人首领:“你带着豺狼人前往探查,我们需要这片陌生地域的情报,不要太远,先把周围一千米范围内的情况搞清楚再说。”

    “注意重点搜寻水和食物,你们得先活下来。”

    想要在幽暗地域收拢势力,首先得在这个地方生存扎根,食物和水,是任何生物都需要面对的两大难题。

    他没派小家伙去,以往在莽野时,类似工作都是由璐娜来做的,她体型小、本身又懂得一些能级较低的隐藏戏法,可以很好的胜任这一任务。

    但这次不一样,幽暗地域不是莽野,未知因素太多了,小家伙自保能力相当弱,很容易就会遭遇危险。

    恺撒也没调遣石鸦氏族的兽人前往,而是选择了新加入的豺狼人,任由兽人们先找地方休息。

    要说私心偏爱,这确实有,但更多的,黑龙还是为了周全考虑。

    选择豺狼人执行任务的原因,在于它们相对灵敏,而且不会像兽人那样莽撞、见到敌人直接杀上去。

    狼崽子们懂得怎么判断局势,晓得如何保全自己,甚至会在力有不逮时选择撤退或逃离。

    临阵脱逃,这对其他五色龙来说是无法容忍的,但恺撒却并不介意,种族与种族之间各有各的天性特点,重点在于如何使用,这样的特质有利于让豺狼人更好地执行侦查任务。

    现阶段,黑龙要的是情报,而不是鲜血。

    初来乍到,了解这片幽暗地域的情况,才是重中之重。

    如果有条件,恺撒甚至觉得有必要搞清楚幽暗地域的具体生态,这里的土著种群是一盘散沙、各自为战?还是已经有了统治者,建立了金字塔形的稳固社会形态?

    这对恺撒来说非常重要,会影响到他接下来的判断与决策。

    不过这些东西一时半会是急不来的,至少需要一段时间与土著种群的接触才能了解,恺撒也知道这个道理,但总是沉不下心。

    如果徐徐图之、按部就班,以怀柔手段扩充种群,即便其中不起任何波澜,等到他将这片幽暗地域完全纳入掌控,也至少也需要几十年的时间,甚至更久。

    实际上,在艾拉迪亚,一觉睡上几十年的龙类比比皆是,这点时间对龙类来说算不得什么,可以说是转瞬即逝。

    但对于人族,几十年的时间足够一个婴儿长大成人、娶妻生子,也足够一个让小伙子步入迟暮,让一个壮年走进棺椁。

    恺撒不希望等到他卷土重来,杀回艾拉迪亚,找到罗伊时,看到的却是神志不清任人宰割的老头子,甚至干脆面对孤零沉默的坟包墓碑。

    那对恺撒来说是一种悲哀,他无法接受,所以黑龙只给了自己十年时间,十年之内,他要完全统治这片幽暗地域。

    只能用暴力手段。

    如果选择怀柔方案,除了利益诱使,恺撒根本找不出其他收摄幽暗地域土著种族的办法,而利益,他根本给不出来。

    就算幽暗地域的生物同样觊觎金币,黑龙也给不出来,他的财富也还埋藏在之前石鸦氏族的聚居地,那是上一批暑草饮料罗伊交付的尾款,当时恺撒既没来得及使用,也没来得及带走。

    只能用暴力手段先将它们绑上自己的战车。

    至于可能的欺骗和背叛,这家伙也想到了解决办法,决定有样学样,像罗伊一样,强迫对方发下决死效忠的誓言。

    除了臣服和死亡,战败者没有第三条路可选。

    “行不通的。”

    然而,当他与森之妖精提起这个计划时,小家伙听得直晃脑袋:“恺撒,你是恶龙之母的信徒吗?我从未听到你叨念她的名字。”

    “提亚马特?”

    恺撒脑海里马上浮现出、铭刻在基础认知中的、五头龙后的模样,然后摇头:“不。这有什么关系吗?”

    “你不该直呼她的真名的,而且当然有关系。”

    璐娜在他脑袋上跳来跳去:“你之前的契约来自真理与誓约之神,那是一位真正的良善神祇,甚至你在不信仰他的情况下,都能以这位神灵的名义构筑契约。”

    “但神祇不是凡人的工具,他们在神国注视着我们,善神是决不允许以卑劣的手段,强迫他人成立誓约的。”

    璐娜想了想,又接着说:“五色龙信仰恶神,但就算你是恶龙之母的狂信徒、神眷者,龙后也不会为你成立如此多的强迫誓约,否则她会遭至其他善良神祇的联合讨伐,后果会很严重。”

    “不——”

    黑龙发出不满的低语,额骨上的皮拧成一团:“罗伊都可以,那我为什么不能这样做?”

    “罗伊做了什么?”

    看到黑龙脸上的表情,小家伙觉得好奇,她那天被恺撒给支走了,对后来的事一无所知。

    于是恺撒原原本本,将当初所发生的事情重述一遍,重点强调了加尔逮到的士兵既非骑士,也无职阶,只是一名普通士兵。

    那意味着罗伊整支部队都签下了至死方休的效忠誓约。

    “你确定吗?”小家伙皱着好看的眉毛,重复追问。

    她本不该对黑龙有所怀疑,奈何恺撒说的话实在过于匪夷所思:“不应该啊,整整一千人诶,不会有哪位神祇会愿意帮他成立如此多的誓约。”

    “某位强大恶神的神眷者?那更不会了。恶神是绝不会为了信徒出卖自己利益的。”

    “难道是我太孤陋寡闻?”

    璐娜晃着脑袋嘀咕:“而且,违背誓约的惩罚不都是鞭挞灵魂吗?怎么会直接化为脓水,抽取生命?没有这种可怕的先例呀。”

    “无论是善神还是恶神,都没听说过会这样做……”

    纠结半响,森之妖精最终还是没能得出一个结果,被黑龙搞糊涂了,开始怀疑自己的认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