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网游小说 > 黑龙法典 > 第六十八章 转移

第六十八章 转移

    与声势惊人的绿都军团比起来,恺撒身边仅有两支氏族——兽人和豺狼人,显得未免有些太过寒碜。

    没办法了,恺撒想。

    这还怎么打?双方的战斗水平根本就不在一个层级,照现在这个状况,就算他能挡得住绿龙,也要被这无穷无尽的异怪军团生生磨死。

    直到现在,他才晓得对手罗伊会放开封锁的原因了,当时的那名俘虏,想要坦白的原话应该是——“罗伊之所以会放任豺狼人和狗头人前往杜鲁盆地,是想将黑龙拖住,以待盟友西尔维亚到来”。

    事实上在此之前,黑龙就已经预料到了危险,然而贪婪是最可怕的原罪,他为了摄服豺狼人氏族,耽误了不少时间,没有立即撤离,以至于酿成这样的后果。

    当然,这也只是恺撒一厢情愿的想法,罗伊的安排是他所不知道的,实际上他或早或晚撤退都没什么二样,年轻贵族早在那时候就下定决心将军队葬送在这里,以逼迫绿龙前来。

    只要双方交战,就一定是这个结果,这是死局,根本无法破解。

    不过思来想去,终其原因也仅仅是因为恺撒还不够强。

    罗伊有势力、有资本、有后援,这一切足够支撑年轻的贵族在失败数次后,依旧能拿下最终的胜利;反观恺撒,他现在只要输一次,那就是血本无归。

    过往的反思在心间一闪而过,恺撒晃了晃脑袋,回过神来——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他有更急需解决的现实问题。

    黑龙在打量四周,寻找“池鱼笼鸟”封闭环境的薄弱点,试图找到漏洞,然后带领仅剩的眷属逃离。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该怂还是得怂。

    不过,就在他环顾四周之间,却不经意地发现兽人们全部举起了武器,眼里燃着战争之火,连孩子们都拿着不知从地上哪捡来的短刀断矛,准备决一死战。

    豺狼人也不例外,在霍格的带领下,一个个发出低沉的狼吼声。

    而对面,绿都军团的野兽们同样露出狰狞獠牙。

    这些蠢家伙,真打算送死啊……黑龙想着,已经挑选到合适的位置,准备暴起突围。

    “走。”

    然而,正当恺撒准备有所动作之前,忽地愣了一下——自己的台词被人抢了,这话不是他说的。

    这时,自从上次袭击军队营地后一直很没存在感的老巫师斯夫,陡然作声,他站了出来,步履蹒跚地迈步到恺撒前方,挡在黑龙身前,手中许久不曾闪耀的骨杖开始再次绽放光霞。

    “轰——”

    下一刻,老巫师展现出一如绿龙降临时的威势,他那几根稀疏的头发狂乱飘舞,法力潮汐仿佛沸腾的怒涛,荡漾起灰色的涟漪。

    一瞬间,风云为之呼啸。

    “怎么回事?”恺撒惊疑。

    这根本不是巫师能拥有的力量,在他的检定装置中,老兽人的数值在不断上窜,最后竟然达到了几乎能与西尔维亚媲美的地步。

    “元素点燃。”

    相比恺撒的不解,同为施法者的绿龙却对此非常熟悉,一眼看破真相,这该死的兽人竟然点燃自己的元素潮汐,获得了短时间内远超以往的强大法力。

    这是连西尔维亚都只闻其名却未能掌握的禁忌法术,而作为禁忌法术,它的代价,艾拉迪亚所有施法者都无法承受。

    元素点燃是不可逆法术。

    这也就意味着,从它被施放的那一刻开始,一直到施放者元素潮汐被燃烧干净为终点,期间整个过程中,这个可怕的法术都不会停下。

    它意味着施法者的末路。

    “真是可怜。”绿龙咂咂嘴,倒也不是太过惊讶。

    即便利用这样的可怕法术,可悲的兽人巫师也不过勉强达到能企及自己的地步而已,想要靠这点微末能力对抗伟大的剧毒之母,简直痴人说梦。

    何况,依靠燃烧换来的力量,又能够续多久。

    三十秒?还是一分钟?

    西尔维亚俯视着这一切。

    “走。”

    一字落下,老巫师骨杖横移,磅礴法力扭曲空间,刚刚消失不久的虚空传送门……再次出现。

    不过这次传送门位于黑龙一侧。

    “首领!”加尔喊了一句。

    “走。”

    斯夫没有回头,重复着自己的话。

    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沙哑,没什么激昂壮志、也没什么苦大仇深,平淡如波澜不惊的湖水。

    忽略环境影响,斯夫的口气,与平时身处安宁和谐的氏族内,与同族、恺撒、璐娜交谈时一样。

    那种带着沙哑的安定,一模一样。

    “燃烬风暴(龙语)。”

    当然没有那么简单,在看到虚空传送门出现的那一刻,西尔维亚就知道对方在想什么了,不可能会让他们顺顺利利的逃离,龙语魔法很快汹涌而至。

    作为大陆最负盛名魔法生物,龙类的龙语魔法堪称举世卓绝,这次西尔维亚可不是在试探压榨黑龙的力量,而是要阻断对手的全力一击。

    咆哮的燃烬风暴令天地为之失色,让整座战场都蒙上了一层暗红色彩。

    然而,它却被挡住了。

    老巫师构建的法力壁垒,将绿龙制造的陨石与烈焰全部抵挡在外,元素点燃带来无与伦比的强大法力,让老兽人在短时间内有了抗衡绿龙的资本。

    加尔不作声了,深深看了老巫师一眼,率先带着石鸦氏族跨入传送门。

    他们深爱着老首领没错,但也知道斯夫作出的决定是没法更改的,这个时候再念念不忘犹豫不决,只会白白辜负老巫师的心血苦心。

    “群星陨落(龙语)。”

    “风刃狂嚣(龙语)。”

    敌人并不蠢,西尔维亚真正开始发力,要撕碎老巫师的防御,当这样一头老年绿龙竭尽全力的时候,场面是极其可怕的。

    与此同时,绿都军团也发起全面冲锋,食人魔的咆哮、双足飞龙的嘶鸣传遍战场。

    狂涌而来的攻击被再次挡住,恺撒看到,斯夫的身体上燃烧起虚幻的蓝焰,从手臂开始,皮肉开始逐渐剥离。

    他的元素潮汐已接近干涸,剩下的只有生命。

    “抱歉,我们未能履约,奥尔托伦索阁下。”待兽人全部离开,斯夫才转过头,对着黑龙笑了笑。

    恺撒还未来得及回话,就看到老巫师那支看起来早就要风化碎裂的骨杖终于崩碎,他身体上虚幻的蓝焰狂涌,身影模糊。

    可即便如此,在快速虚弱的斯夫也挡不住强大的龙语魔法,元素护盾被击垮了。

    “请善待那些孩子。”

    他对黑龙说,老兽人佝偻着身体,血肉于一瞬间全部剥离,在元素护盾破碎的同一刻,竭尽全力推动虚空传送门,挟裹着黑龙和豺狼人一齐消失。

    在最后一刻,恺撒看到,在无穷无尽的法术攻击降临之前,斯夫就已经死掉了,身体被燃成一截枯骨,然后在接踵而至的法术风暴中化为灰烬。

    连那件破烂的袍子,最后也没能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