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网游小说 > 黑龙法典 > 第六十四章 绿龙

第六十四章 绿龙

    罗伊看着漫天野火,右手逐渐握紧成拳。

    他已将己方的全部战斗人员投入战场,身边只剩十余名亲信骑士,然而依旧只能将战争天平扳回一些,无法真正挽回颓势。

    没有强大的高端力量,他无法真正杀死黑龙。

    并且,随着豺狼人氏族的加入,军队又再次逐渐落入下风,照这个样子打下去,士兵们早晚要被屠戮干净。

    不过,面对这样的败局,他已做好了心理准备,准确的说,罗伊早就知道这场伏击有九成可能会失败。

    他谨慎分析过黑龙的作战方式和能力水平,知道在没有高等职业者与重型破甲军械的情况下,这头黑龙几乎是无敌的,光凭横中直撞就足矣将军队凿个对穿。

    然而,在面对如此大的风险,有九成几率失败的情况下,罗伊仍毅然决然地下达了伏击命令。

    如果奇迹出现,士兵们成功利用关隘伏击拖住黑龙,这固然最好,但如果他们失败,罗伊仍有其他把握。

    战争的关键,在于绿龙。

    恶龙就是恶龙,贪婪而懒惰,面对布兰多家族的协助请求,绿龙西尔维亚一而再再而三的拖延,以各种原因推诿,以至于到现在为止这个所谓的盟友都没有露面。

    可是再晚,这头黑龙就将逃之夭夭,前往罗伊无法触及的领域,等待重整旗鼓卷土重来,他不可能会放任这个威胁,所以在这种情况下,罗伊只能动用非常手段。

    当年北方诸国联合讨伐绿都,是布兰多家族倾尽一领之力,为西尔维娅提供的情报、军械、食物等支持,要知道,发动战争消耗资源的速度不亚于燃烧,根本不是西尔维亚这头毫无根基的巨龙所能负担得起的。

    绿龙之所以能与北方诸国抗衡许久、甚至后来击溃北方联军,全都要仰仗布兰多家族的后援支持。

    这场战争让绿龙与布兰多彼此双方缔结了长达千年之久的盟约,然而盟约中最重要的一条,在绿龙的坚持下,却被修改为——“……诺萨·西尔维亚·兰博拉法,在必要时刻,有义务且必须为布兰多家族提供援助。”

    问题就出在这个“必要时刻”,这个界定模糊的词语有足够的空子可钻,让他们无法随心所欲的支使绿龙,也就是说,布兰多家族付出了那么大代价,最终还是与绿龙处在几乎平等的位置上。

    正是因为这个历史原因,造成了如今这副局面,绿龙西尔维亚迟迟不曾赶到,以至于罗伊一败再败,军队折损不断。

    如今再去追溯这些错误已经毫无意义,为了能杀死黑龙以绝后患,罗伊不得不壮士断腕破釜沉舟,让军队发起无谓的战争。

    什么是必要时刻?布兰多家族的精锐军彻底战败、损失殆尽,这算不算必要时刻?

    面对这种情况,绿龙绝对无法再踢皮球推诿拖延,如果她依然决心那样做,付出的代价即使是一头龙也难以承受。

    “黑龙,绿龙。”

    罗伊咬着牙,一切尽在预料之中,但看到这些忠心耿耿的士兵因为一根毫不起眼的导火索,成批成批地葬送在莽野,年轻贵族还是肉疼得心如刀绞。

    这时候,他身周空气开始加速流动,法力波纹蜂涌成旋,空间涟漪点点绽放。

    一个元素黑点出现在罗伊身旁,随后在短短数秒之内迅速放大,空间被魔法灵光撑开,一道虚空传送门赫然出现。

    “该死,小家伙,你就这么迫不及待么?”

    女人从涟漪虚幻中走出,伸手拍散面前飞舞的元素光点,待她双脚踏上坚实大地,身后的传送门也顷刻关闭,消弭无形。

    “西尔维亚女士。”

    罗伊不冷不热却又不失礼貌的躬身,行了一个带着距离感的贵族礼节。

    面前的女人有着普通人难以企及的高挑身材,她的装束完全是北方诸国贵族夫人的打扮,也就是说,她穿着一身绣着玫红花卉的黑色连身长裙,露出一双纤长白皙的脚,及肘的宽大袖口开着叉,露出两条手臂,银线锁眼衬托着珍珠纽扣,腰身束着与衣裙颜色一致的束带。

    女人波浪形的长发呈现出妖娆姿态,带着淡淡的玫瑰香气,虽然周身不曾佩戴任何首饰,但其高贵气质,不亚于任何一位北方诸国的亲王。

    值得一提的是,她的瞳孔是墨绿色的,呈椭圆竖直的形态,与人类迥然不同。

    “真是壮观。”

    望着远处烽火连天、喧嚣不止的战场,诺萨·西尔维亚单手捋了捋披肩长发,略带感叹地说。

    “如今正处生死存亡之际,罗伊·布兰多,以布兰多家族的名义,请求阁下伸出援手。”罗伊说,他低着头,看不到脸上具体神色。

    “好吧,让我看看是什么东西让你心急如焚。”

    西尔维亚毫不费力的施放了一个“浮空术”,不介意拉了罗伊一把,带着他一同抵达战场边缘。

    紧接着,西尔维亚挑了挑眉毛。

    她看到了同类。

    一头黑龙,却强壮到几乎与青年红龙等若,那暴凸獠牙与榔锤般的尾巴、黑水晶般的鳞片,充满暴力美学的身体让西尔维亚陷入短暂震撼。

    “这是一头不会魔法的龙兽。”

    罗伊介绍道,实际上这只是一个猜测,关于黑龙究竟会不会魔法他心里也没底,但为了让西尔维亚能够尽快出手,他只能以肯定句式告知绿龙。

    “等等。”

    西尔维亚摇头,浑然不将罗伊话语间的急切与催促放在心上,她看着这头在场中横冲直撞的黑龙,总感觉似曾相识。

    这四支不符合任何五色龙外貌的犄角,她好像在哪里见过。

    这是……耐萨托莉雅的幼崽?

    是当初她侵占耐萨托莉雅巢穴时,躲在角落瑟瑟发抖的雏龙之一么?

    它怎么长得这么快?

    接连不断的疑问出现在西尔维亚脑中。

    “风弹。”

    西尔维亚轻吟,绿龙成长到她这个程度,法力如臂指使,这样低等级的法术已经不需要构建法术模型,只需轻念一声便可瞬发。

    一记法术发出,西尔维亚便向后退出两步,然后盯着黑龙,看对方如何反应。

    两年来接连不断的胜利让这头绿龙膨胀了不少,换做以前,她看到这么大个头的黑龙,绝不会这么明目张胆出手试探,再怎么样也要暗中观察评估一番,再考虑是否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