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网游小说 > 黑龙法典 > 第六十三章 豺狼

第六十三章 豺狼

    因燃烧而生的黑色灰絮灰在蒸腾热气中飘荡,伴随着浓重的血腥气,卡图斯拄着大剑,剧烈地喘息着。

    这不是军队与黑龙第一次交锋了,但他没有想过,己方的抵挡这么快就会被撕碎。

    他们快要输了。

    卡图斯没想到,在没有施法者与攻城弩制衡的情况下,黑龙竟会变得如此可怕,无与伦比的强大力量、迅猛若脱兔的可怕速度,让骄傲强壮的卡基人束手无策,没有任何制衡之法。

    这头怪龙没有用魔法,但依旧让他们寸步难行。

    如果光是力量强、速度快也就罢了,问题是这头黑龙的防御力竟也如此惊人,卡图斯无比确信,这家伙的鳞片比上次更坚硬了,一定!

    现在一般的普通刀剑根本无法切开它的护甲,只有带着破甲属性的附魔兵器才能勉强一试。

    太难了。

    这样下去,落败只是时间问题,他们无法对目标造成实质性的沉重打击。

    最近的一次,黑龙几乎已经冲到他脸上,让卡图斯以为自己会和大法师安东尼一样被撕碎,好在有悍不畏死的士兵竭尽全力帮他挡下一记横扫,临时指挥官不顾形容的一个战术翻滚,这才得以生还。

    当他正想褒奖那名救下自己的士兵时,却看到士兵连同盔甲一起,被钳入开裂下陷的地面中,全身铠甲如同一张满是皱褶的羊皮纸,肠子从闪亮金属的缝隙间淌出,冒着腾腾热气的鲜血在士兵身下形成一个小水坑。

    灼热烈焰炙得人眼睛生疼,周围到处都是惨叫声和怒吼声,所有人挥舞着武器疯狂砍杀,连卡图斯都不知道他们的目标到底是黑龙,还是兽人。

    就在他快要绝望的时候,援军到了。

    倒不是援军来得慢,而是黑龙方的动作实在太快,罗伊在第一眼看到龙焰时便意识到了不对,立即下令让后备部队支援。

    实际上,从罗伊下令至援军赶到,总计未超过七分钟。

    说实话,他们支援的速度已经相当迅速。

    但这七分钟对卡图斯来说却是度日如年,就在这短暂的时间里,黑龙总共发起了不下十次冲击,让他们人数锐减到二百以下。

    若不是这支部队每一人都许下了誓死效忠布兰多的誓言,换作寻常军队面对这样的损失,早就丢盔弃甲溃散奔逃了。

    终于,甲式不一、武器各异的冒险者雇佣军蜂拥而至,有生力量的加入,让原本一边倒的战争天平重新恢复平衡。

    扫描分析结果:碳基生命

    综合作战能力检定:60~70

    这是这群乌合之众的数值,说来有趣,这些人的能力检定竟然比罗伊的近卫军还要高,其中甚至不乏数值破百的强人,这在军队里,已经能比肩那些地位高崇的骑士。

    不过想想也能释怀,在罗伊散播出去消息的描述中,身处莽野的估计是一头青年、甚至成年黑龙,冒险者的意义在于冒险而不是送死,真没两把刷子,谁敢跑来趟这趟浑水,被龙屠吗?

    若论战争,这盘散沙肯定不及整齐划一、令行禁止的军队,但说起与异怪交锋,他们却是当之无愧的专家,经验丰富,对付起巨龙来也同样有一手,各种小把戏层出不穷。

    比如投掷带有刺激性气味、让龙嗅了一下就喷嚏不止的黏弹臭囊,比如构建会造成麻痹与晕眩的爆炸陷阱,再比如说利用精准利用猎龙网限制黑龙的行动。

    这些家伙虽然这些无法对黑龙构成实质性的伤害,但却令恺撒烦不胜烦,极大延缓了他进攻的节奏。

    更可气的是,这群贪生怕死的家伙,一个个身上抹了油似、滑溜溜,根本不及军队悍勇刚强,一点也不好杀。

    与此同时,雇佣兵的袭击也让石鸦氏族遭遇困境,即便部落的女人们都已举着武器参战,可兽人们依旧要面对双倍于自身、全副武装的敌人。

    到最后,恺撒干脆不去管这些利用抓钩四处乱窜却又不敢近身的苍蝇,将心头腾腾升起的怒焰压下,决定先集中精力,调整目标,将真正能对他构成威胁的精锐部队解决再说。

    ……

    而就在距此地不足两百米的山头,一众豺狼人隐藏于凸耸的岩石群落之后,露着小半个脑袋,打量这场混战。

    “大首领,我们真的要进入战场?”

    几头比普通稍微强壮些的豺狼人犹豫不决,战战兢兢,小心翼翼地询问领头那位壮得跟小山似的首领。

    别看这些家伙性格残忍暴戾,但天性畏火,对燃烧的火苗有一定程度的畏惧情绪。

    而下方战场中龙焰狂舞、烈火熊熊,看这模样,火势还有进一步蔓延的趋势,让豺狼人部落不由露怯。

    “懦弱者只配成为食物。”首领霍格转过头,眯着眼睛扫视后方族裔,锐利目光像是剐刀一样划过它们的脸。

    豺狼人氏族与兽人氏族的生态完全不同,部族内信奉绝对的弱肉强食信条,每一位首领手上都沾着同族的血,依靠武力与强权上位。

    越是残忍的手段,便愈能让其他豺狼人心悦诚服。

    霍格将弯曲带着绒毛的后腿搭在石头上,嗅着空气中的礁灼气味,他比一般的豺狼人要强大得多,甚至能克服心理上的天生恐惧:“我们必须加入战斗,不过不是现在。”

    大首领看着下方的战场眨眨眼,自言自语:“闲适时的蜜酒和渴饮时的清水,哪个更让人喜爱?”

    豺狼人面面相觑,自从大首领开始翻阅翻人类的书籍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越来越喜欢说些豺狼人听不懂的“人”话。

    “陛下太在惜兽人了。”

    霍格继续说着,将目光转向下方嘶吼咆哮、浴血搏杀的兽人:“咱们再怎么样,今后的地位恐怕也不会比这些蠢猪高,晚一步投靠的豺狼人将永远弱他们一头。”

    说着,脊背鬃毛高耸如钢针的霍格咧着嘴,唾液粘稠拉丝,目光泛着残忍:“这些人类伤不了陛下,但杀这些兽人想必还能完成,所以咱们慢一点,先等这些家伙全部死光。”

    等了一会,场中战局适时发生变化,黑龙干脆放弃了纠缠不休的冒险者,转而全力以赴攻击正规军。

    看到这一幕,霍格将斧刃朝岩石上磨了一下,迸发出细碎的火星,改变主意:“该我们了。”

    他担心再磨蹭下去,它们在陛下心中的地位会起到反效果。

    肮脏豺狼人加入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