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网游小说 > 黑龙法典 > 第四十二章 初燃

第四十二章 初燃

    “恺撒。”

    待到斯夫和加尔离开,呆在小房子里的璐娜才重新飞到他面前,忍不住开口问:“你……真的要把外面的人全部杀死?”

    “是。”

    “可是,那些人中有不少是外来的冒险者,他们只是为探听暑草的消息而来,不是敌人。”小家伙的情绪略有起伏。

    “现在不是,不代表永远不是。”

    恺撒摇头:“你以为当领主的军队抵达莽野,这些人会熟视无睹、束手旁观吗?不,他们只会加入对石鸦氏族的讨伐,在垂死的骆驼身上添根稻草,企图在这场战争盛宴中分一杯羹。”

    恺撒向来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揣度他人,战事将至,他必须尽可能将威胁扼杀在摇篮里,如果不趁狼群尚未形成前将它们打散,等独狼一只只汇集成群,石鸦氏族就只能迎来被分食的命运。

    “可是这么残忍,如果有人发现你的存在,奥尔托伦索的名字必然要登上那些正义之士的讨伐名单。”

    璐娜有点担心。

    “那又怎样?”

    恺撒朝她笑了笑:“我本来就是恶龙啊。”

    如果可以的话,恺撒也不想要战争,他不是那种动辄就要逆天的穿越者,前世只是亿万普通人中的一员。

    身为一头黑龙,恺撒也没什么统治世界的狗屁愿望,他只想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当个不大也不小、不好也不坏的庸俗领主,种种田、卖卖卡,闲暇时就去诺大的艾拉迪亚转一转,领略领略异界风光。

    梦想很小,可偏偏就有人不让他如愿。

    ……那就去死好了。

    经过两年的休养生息,石鸦氏族已有一百名能被真正称之为“战士”的强悍兽人,不过,他们并未直接发起进攻。

    在恺撒的指挥下,百名兽人分成两队,一队将各自的武器和铠甲放上牛车,然后以布匹遮掩,如往常一般彼此吆喝着,像运送暑草果浆般离开部族领地。

    而另一队,则默无声息,红着眼安静呆在各自的洞**,全副武装,等待统领号令。

    除了军队斥候派出几人跟随兽人之外,再没人去管那些离开的家伙,因为在最近这段时间,兽人们几乎每日都要前往莫斯特尔大峡谷送货、运送暑草,对此人们早已司空见惯。

    观察者们更在意的是石鸦氏族领地内的动静。

    而负责跟踪离开兽人的六名斥候也是哈欠连连、心不在焉,他们原本接到的命令是观察石鸦氏族内是否有异常生物出现,对这些绿皮的丑陋兽人兴趣缺缺。

    这一队的领头者是奥尔喀什,别看家伙平时有点憨蠢,执行起任务来却有模有样,他依照恺撒的吩咐,在行进途中与其他人彼此扯皮胡闹,甚至放任兽人前往丛林狩猎,将速度放得极慢。

    一拖再拖,路还没走一半,天色就先黑了下来。

    奥尔喀什大声嘟囔了几句,然后干脆下令停止行进,原地驻扎,看样子似乎准备在这个地方过上一夜。

    兽人们纷纷一屁股坐下,生火架起火堆,烧烤之前捕到的肉食。

    当闻到营地飘过来的烤炙小羊羔的香味时,负责跟着他们的斥候可就受不了了,六个人类一直盯着这批兽人动向,哪有时间去猎取新鲜肉食,只能往嘴里塞随身携带的干粮。

    走了半天又饿又渴,看着兽人们大啖烤肉,六名斥候内心充满怨念。

    而就在这时,他们却看到那名领头的兽人在朝这挥手,嘴里喊着“朋友、朋友”,邀请他们一道分享美食。

    “原来兽人早就发现咱们了。”几个斥候面面相觑。

    “嘿。”

    其中一名斥候出言提议,他声音很粗、年纪比其他人大了不少:“要我说,既然他们已经发现了,那咱们还不如干脆光明正大站出来。”

    这家伙蓬头垢面,头发和胡须也不知多久没理,不像士兵,看起来反而更像盗匪、强盗。

    “这些兽人既然敢邀请,咱们可不能露怯被人小瞧了去,索性上去吃一顿。怎么样,你们敢不敢?”老油条挑唆怂恿。

    然而这些人好歹是布兰多伯爵的直系军队,不曾被食欲冲昏了头脑,纷纷摇头:“要去你自己去。”

    “几个怂包。”

    蓬头垢面的斥候骂了一声,随即站起身,拎了拎裤腰带:“老子一个人去就成。”

    说着,在其他人厌恶的目光下,这家伙大大咧咧,真朝兽人的营地走了过去。

    半个小时之后。

    老油子挺着肚子、挑着眉毛,仿佛得胜归来般安全回返,且满嘴流油、饱嗝连连,显然受到了兽人的热情款待,在那边饱餐一顿。

    这下其他斥候就真忍不了了,恰逢兽人那边再次发出邀请,于是他们留下吃饱的老家伙负责轮换,呼啦啦全部拥进兽人的营地。

    这些兽人显然没把他们当外人,彼此呼喊着,将喷香烤肉递给五名略显局促的人类。

    美味的食物将他们的警惕降到了最低点。

    在大口吃肉的间隙,那领头的兽人忽然一拍脑袋,向五名人类士兵连连道歉,然后不知从什么地方掏出两壶北方诸国的美酒来。

    这下他们吃的更欢了,连奥尔喀什说要给送去给之前那老哥尝尝也毫不在意,任由这名强壮的兽人举着酒,朝着原先士兵们呆的地方走去。

    十分钟后。

    “啊!救——”

    远处突然响起了凄厉的惨叫。

    营地内的五名士兵大惊失色,迅速丢下手中烤肉,拔剑一跃而起。

    然而,他们却发现自己已被团团围住,原本笑容满面憨态可掬的兽人全都换了一副面孔,露出凶横的獠牙,磨刀霍霍向他们走来。

    惨叫声不绝于耳。

    几名斥候很快就被剁成了肉泥,而这个时候,奥尔喀什也从不远处回返,暴凸的獠牙上沾着鲜血。

    兽人们掀开牛车上的遮掩,一边穿戴铠甲,一边调笑道:“奥尔喀什,你这家伙不会把那人给咬死了吧?没想到你还有这种嗜好。”

    “那个家伙有点厉害来着,差点给他跑咯。”

    奥尔喀什挠着脑袋嘿嘿傻笑,举着火把将周围点燃,笑容在火光映衬下格外可怕。

    旱季的莽野一点就燃,大火熊熊、浓烟滚滚,如今正值深夜,黑暗中的火焰会让一切生物惊慌失措,却对天生拥有黑暗视觉的兽人构不成任何影响。

    火光就是兽人们发起进攻的讯号,他们分成两组,一组从氏族领地发起冲锋,一组从外面包夹。在这种情况下,老巫师斯夫也选择出手,以确保万无一失。

    这是一场屠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