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网游小说 > 黑龙法典 > 第四十章 暗涌

    事实证明,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当恺撒进入角斗场,璐娜抬起头,不顾满嘴的烙饼碎屑,下意识一句“好大只”脱口而出。

    平时呆在一起巢穴习惯了还不觉得,但当恺撒真正站在近两米的大战士加尔面前,那种显而易见的强烈对比,就会带来令人目眩的巨大冲击。

    只有恺撒自己知道,他满打满算也才十岁,这个年纪就算放到寿命极短的人类中也只算少年,但这家伙的身体,已经有十二米了。

    十二米是什么概念呢?要知道,当年他的母亲——壮年黑龙耐萨托莉雅,体长也不过十六米,而已。

    嗯,冷静一下。

    这家伙发育太快了,近期很明显又长大了一截。

    这源于之前他拿到的第四个青铜奖杯,在恺撒与人类开展暑草贸易拿到第一笔财富后,有一个奖励出现在他的黑梦中——

    逐利者:龙体基因强化剂II型。

    这个奖励刺激恺撒的身体在短时间内再次迅速生长,导致尚处幼年的恺撒,就几乎已与青年黑龙等大。

    然而,他却跟普通黑龙迥然不同。

    恺撒的四支犄角倒是没什么变化,依旧坚硬锋锐,但下颚却变得像蓝龙那样大,并且还包裹着一层肉眼可见的角质层,獠牙凸出口腔。

    他的身体也不像寻常黑龙般嶙峋干瘦好似骷髅,反倒布满虬结的肌肉,壮得跟红龙似的,不,这家伙一定比青年红龙更加强壮。

    在恺撒的尾巴上,长出了像绿龙一样攻城锤般的角质球,表面布满细密的尖刺,被抽中一下少说也要来个全身瘫痪。

    更气的是,这家伙的爪子却又跟白龙一样又尖又长,像那些在大冰川爬行的野兽般扎实有力,杀伤力同样不可小觑。

    唔,除了长着黑龙的黄玉瞳孔和幽暗鳞片,这家伙都快与黑龙绝缘了。

    这造型,要是被五头龙后提亚马特发现,估计会以为恺撒是自己不知什么时候遗留在艾拉迪亚的直系后裔,千方百计想把他带在身边。

    值得一提的是,在拿到“逐利者”奖赏之后,恺撒身上已逐渐形成了一种类似“龙威”的凶猛气势,不同于龙类的元素血脉对其他种族的天然威压,恺撒的气势源于基因升级改造的具现化,那是一种高序列生物对于普通物种的生物性压制。

    这玩意儿,随着他的成长,恐怕比“龙威”的效果还要更胜一筹。

    不过,虽然恺撒已有青年黑龙的体型,但若真面对一头青年龙(白龙除外),他还是非常忐忑的,恺撒为避免膨胀,曾经很是小心翼翼的综合分析比较了一番,得出结论大概是五五开吧。

    ——毕竟那个年龄段的龙类已经真正成长为一头“龙”,可以使用不少法术能力,危险系数相当高。

    遐想暂且告一段落,将视角拉回。

    对付起不动用血脉力量的兽人,恺撒还是轻松写意,很随意的就能将气势汹汹的大统领加尔掀翻,一番吊打。

    力量上的碾压加上恺撒善意的挑衅,惹得其他兽人彻底“怒”了,不得不动身加入战场,以多敌一与这个大家伙角力,连小兽人也毫不畏惧,咿咿呀呀跑上来抱住黑龙的尾巴,大叫着涨红了脸。

    所谓决斗彻底沦为一场玩闹。慕达拉,也就在欢声笑语中结束。

    ……

    “旱季就要来了。”

    北方诸国莱茵王国,卡基领贵族区,布兰多伯爵府上。

    罗伊看着东方初升的旭日,喃喃自语了一声,随后便回过神来,走进府邸内,亲自敲了敲书房红木质地的房门:“父亲大人。”

    “进来吧。”

    他进去后就在一旁沉默的站定,因为书房的主人布兰多伯爵,正侧耳倾听来自管家的报告:“……到目前为止,奈纳少爷掌管的铁矿生意进账三万七千金,罗伊少爷掌管的酒类、毛皮生意进账:两万金……”

    罗伊低眉垂目,一副毫不在意管家说什么的样子,他与布兰多伯爵相处了二十余年,知道父亲在谈话时最讨厌别人插话打断。

    布兰多伯爵吹了吹红茶上的热气,啜了一口随之放下,好似随意道:“罗伊,我知道,你动用了家族不少资源,最近生意做得很大,连莱恩公爵都听过你的名字。不过,你那的进账却似乎有些少了。”

    “实际上去年经我之手,光酒类生意收入便高达十万金,父亲大人。”

    管家后退,罗伊上前,他微躬身子,轻声说:“但您知道,我与莽野的兽人签订了协议,有六万金归他们所有,被送去石鸦氏族。还有两万余,您知道,我手下的那些……”

    布兰多伯爵“嗯”了一声,算是回应:“你在外面拢了多大势力,我不清楚,也不细问。但你既然无法找出那种果浆的原料,那搞定一群兽人,很难么?”

    “实际上,我有些犹豫。”

    罗伊摇摇头,接着说:“安瑞恩的死很蹊跷,虽然没有证据显示是石鸦氏族的兽人所为,但我依旧觉得他们不简单,那时候发生的一件件事,未免太过巧合。”

    “你在担心什么?”伯爵示意管家可以离开了。

    罗伊抿抿嘴,说出自己的猜测:“我怀疑有人在背后支持石鸦氏族,有一只幕后的手安排了这一切,并为他们扫清了障碍。”

    “现在想想,石鸦氏族早在很久之前就已经支撑不下去了,以难以想象的低价变卖毛皮。如果他们就有这种功效神奇的果浆,那个时候就会主动与我谈交易。”

    “而且,我猜测安瑞恩脱离队伍也是被安排好的,如果遭遇炎魔诅咒时他恰巧在场,我们根本用不到兽人的果酒——他是被人故意引开的。”

    “后来我们在数里之外发现了一处被焚毁的丛林,痕迹表明那个地方曾发生过战斗,我有理由怀疑安瑞恩被人杀死在那里,事后毁尸灭迹。”

    罗伊慢慢直起身体,看着父亲的眼睛:“这就是我一直没对石鸦氏族下手的原因。”

    “除了他们那个大法师首领之外,我怀疑石鸦氏族还有一个人或生物,这一切都是那个生物布置好的,它狡猾且残忍,只因为安瑞恩挡了它的路,所以就被直接杀掉了。”

    罗伊说这番话的时候,布兰多伯爵一直安静的听着,直到他停下才将烟丝放进烟斗里点燃,问:“这些猜测源于你的直觉,你有几分把握?”

    “没有把握。”

    罗伊摇头,直言不讳:“到目前为止,对我臆想中的那个生物,没有任何证据能直接证明它存在。”

    布兰多伯爵笑了笑:“既然如此,那就放弃驯服这批兽人吧,去把那玩意的配方搞到手,然后整合一下你在莽野的势力,过些日子或许能派上用场。”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

    老伯爵摆摆手,拂去面前并不存在的烟雾:“我们手上新添了一张王牌,正好我想看看,这张牌有多厉害。”

    “是。”

    罗伊挑了挑眉,躬身退下:“我这就派人联系绿都。”

    三言两语,布兰多伯爵就已决定了石鸦氏族的命运,自然界顶端的掠食者准备捕食猎物的时候,从来不会留力,绝对不会为对方留下一丝机会,无论它们面对的是兔子、狐狸,还是老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