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网游小说 > 黑龙法典 > 第三十九章 慕达拉

第三十九章 慕达拉

    慕达拉从黄昏开始,一直持续到深夜。

    兽人们邀请了山顶那头真龙,老巫师用一件魔法物品封闭了石鸦氏族领地区域,使外来者不可窥见,让庞大的黑龙得以顺利参加。

    女人们用草绳编织了一座宫殿,请恺撒走入上席老首领身旁,位于石鸦部落一众兽人之上。

    继上次奥尔喀什被炎魔诅咒后,这是恺撒第二次见到这么多兽人聚在一起,许多平时很少出现的孩子也跑出来,一点也不怕他,好奇地盯着黑龙看,彼此嬉戏玩闹。

    兽人们遵循古老的传统,不论男女,皆赤**膛,穿着彩绘皮短裤,腰间系着象征石鸦氏族徽记的饰带,放声高歌。

    他们大啖加了蜂蜜和胡椒的烤牛肉,豪饮由北方诸国而来的烈酒,隔着营火互相笑闹。

    平时这些家伙节省得很,但今天却完全不同了,这就是慕达拉,一年之中对兽人来说最重大的节日。

    食物一盘盘端至眼前,还好这些家伙享乐时还惦记着黑龙,知道恺撒胃口很大,所以一点儿也顾忌,将香气四溢的整只烤全羊送到他面前,此外还有大盘大盘的黑香肠、鸽肉烙饼,各式水果以及大麦鹿肉汤。

    “敬真龙!”这是兽人们举起的第一杯酒。

    他们心里很清楚,若是没有恺撒,石鸦氏族也许还处于贫穷的困窘中,无法举办真正的慕达拉,根本买不起这些食材。

    对于黑龙,兽人们发自内心的感激和尊重。

    “也敬石鸦氏族。”

    恺撒礼貌地举起的杯子,他手里的石杯比普通酒杯不知道大上多少倍,这个时候,他忽然有些想念起人类的身体来。

    要知道刚开始坐下时,庞大的身体给他带来烦恼可不少,闹了一系列的笑话,比如一屁股坐爆铺好的石碓、尾巴把整张桌子掀翻、爪子捏碎盛盘等等。惹得呆在他背上的璐娜都觉得尴尬,躲进棘刺里不敢抬头。

    ……

    当豪饮结束,女人们拍响隆隆手鼓,为战士们跳舞助兴,到这个时候,慕达拉真正的重头戏才算开始。

    男人们用油坑里的动物脂肪把胸膛抹得熠熠发光,全都摩拳擦掌地准备着,渴望在众目睽睽之下大展一番身手。

    在古老的兽人帝国,酒饱饭足之后,兽人们就会进入角斗场,彼此比武厮斗,争夺第一勇士的名号。

    虽然昔日的至上帝国早已分崩离析,但这一环节绝不可免,战士们全都笑着站起身,开始向场中迈步。

    这并非真正的生死搏斗,所以利用血脉力量是绝对禁止的,法术更是不允许使用,在慕达拉角斗中,他们必须纯粹依赖身体肉搏。

    第一名兽人很快入场,马上便有人迎战,两名战士随即展开一场充满力量感的赤手搏击,绕着圈子互跳往来,彼此攻伐。

    其余兽人则围成一圈,没有人出手干预,个个瞪大眼睛,呼喊着场中战士的名字,场面热烈、血脉偾张。

    “他们的路还很长。”

    斯夫看着场下的打斗,好似无意说道,他再次举起杯子,向身旁的黑龙表示谢意:“敬石鸦氏族最可靠的朋友。”

    恺撒礼貌的颔首,同时举杯。

    他对老巫师发自内心的敬重,当初向这位老兽人讨教法术原理时,斯夫答应后便一点也不磨蹭,将所知所学倾囊相授,没有丝毫弄虚作假与蓄意误导的意思。

    随着时间越长,对艾拉迪亚越发熟悉,恺撒便愈晓得异世界的知识有多珍贵。

    当然,这其中也有斯夫个人的原因,老巫师本不可能会随意向外族传授法术知识,优先考虑的肯定是同族,只不过因为兽人天生资质驽钝,即便到现在为止,也没出现第二名有成为施法者天赋的兽人。

    斯夫的年纪已经很大了,不得不为未来考虑,他没有多长时间继续等待,只能先将自己知道的东西授予恺撒,祈求能通过他,将石鸦氏族中的巫师一途传承下去。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恺撒同样辜负了他的期望。

    这家伙体内的血液根本不像其他真龙一样充满元素魔力,虽然将斯夫交予的宝贵知识牢记于心,但在实际操作中却连最基础的戏法都很难完成,要成为施法者难上加难。

    有时候恺撒会想,难道他就是龙类中万中无一的废柴?

    俗套狗血,操他妈。

    “加尔!加尔!加尔!”

    就在这时候,角斗场中响起齐声欢呼,打断恺撒的思绪,将他与斯夫的注意力吸引到草织宫殿下方。

    加尔本就身为大战士,哪怕不动用血脉力量,身体素质也比其他兽人要强上一截,何况他相当刻苦,无一刻不在锤炼自己的战斗技艺,单论肉搏堪称石鸦氏族之冠。

    这时候他已经一连战胜五名兽人,依旧毫不气喘,又将人气选手奥尔喀什打得连连后退,最后一脚踹翻在地上,拿到了第六场胜利。

    “加尔!加尔……”

    兽人们激动的大声叫嚷,呼喊着他的名字,这位身高接近两米的兽人环顾四周,发现胜局已定,百名战士中再无人上前挑战。

    不过这位大统领在慕达拉也任性的膨胀了一番,他依旧不满足,将目光转向斯夫与恺撒的坐席。

    兽人们跟随着他的目光,怔了半响,突然一个声音叫道:“跟他打!斯夫!跟他打!”

    欢呼声很快连绵成片。

    “跟他打!斯夫!跟他打!”

    恺撒:???

    正当他犹疑间,却见斯夫已经站了起来,佝偻的身体在“咔咔”的骨骼声中挺得笔直,随手脱下那层始终披在身上的旧袍子,露出同样虬结发达的肌肉,开始向前迈步。

    “慕达拉是兽人们的狂欢,传说以前兽人帝国举行慕达拉时,即使身为帝国皇帝也要遵循传统,受到挑战时必须下场迎战。”

    璐娜蹲在他面前的桌子上,抱着一块比自己还大的烙饼,像松鼠一样小口啃着,还一边向恺撒解释:“不过,即便落败,那也不会影响兽人皇帝的地位就是了。”

    恺撒再次转移目光。

    有些出人意料的是,角斗场内,大战士加尔竟暂时弱了下风,老首领的经验之老道,远非这些年轻兽人所能及,况且斯夫的力量同样不弱,拳拳到肉,揍得加尔鼻青脸肿连连后退。

    恺撒看着这幕呆了一小会,想象与现实的差异让他觉得牙疼,这算是哪门子施法者,玩起近身肉搏也溜得不行,比一位大战士还要强悍。

    不过,碍于年龄和体力因素,强悍的老族长到后面就支撑不下去了,气喘吁吁的停下步伐,不得不认输,退出角斗场。

    欢呼声再次响成一片。

    “加尔这小崽子。”

    斯夫笑着回到座位,抖落袍子上的灰尘,重新披在身上:“差点把我牙给拔了。”

    “是你把他牙拔了吧。”璐娜埋头啃烙饼,听到这话却实在忍不住吐槽。

    恺撒也想接茬,却发现斯夫笑意浓浓,对他扬了扬下巴,示意他朝下看。

    所有的鼓声、叫喊和饮宴欢闹戛然而止,恺撒转头朝下望去,却见兽人们全都眼巴巴望着他,等待真龙下场。

    “我也要去吗?”他问斯夫。

    老首领含笑答道:“身为真龙,您当然有权拒绝,这只是兽人的传统而已。”

    “啧,还真把你当自己人了。”

    璐娜小声嘀咕了一声。

    恺撒想了想,还是选择加入,他没有龙类那么根深蒂固的骄傲,与五色龙金属龙都截然不同,愿意与兽人们相处,不抱偏见。

    这也是石鸦氏族能尊重恺撒的真正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