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网游小说 > 黑龙法典 > 第三十四章 计划(五)

第三十四章 计划(五)

    “是炎魔诅咒。”

    几个兽人的声音粗犷沙哑,像是树皮互相打磨发出的声响,他们一边说着,一边向几个倒地的人类靠近。

    罗伊眼睛看似闭合,细看之下却能发现还留着隐隐一道缝隙,他倚靠着墙壁坐倒,打量着兽人的一举一动。

    他颈间佩戴的吊坠实际上是一件魔法物品,经矮人锻造出品,又受北方诸国大法师之手雕纹附魔,可以庇佑他不受诅咒侵扰。

    其实罗伊状态还不错,在如此炎热的气温下,他身体依然保持着常态,甚至连汗都没怎么出。

    不过这坏胚还是装出一副要糟的样子,一来想掩饰自己手里的魔法物品,二来,直觉却告诉罗伊这炎魔诅咒来的巧合得过头了,有点蹊跷。

    他想看看接下来这些兽人打算怎么做,寻找问题症结所在。

    “怎么办?咱们可没牧师救他们。”

    他听到几个兽人彼此讨论,这些绿皮家伙声音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变得贼大,每一句话都好像是吼出来的。

    “小个子奸诈狡猾,我讨厌他们,但不能让他们死在我们面前。”

    兽人统领加尔的声音隆隆作响,像是雷霆过境,震得人耳朵生疼:“……给他们喝那个。”

    “可是,族长说过,那玩意最好不要透露给外人。”另一个叫奥尔喀什的兽人说,似乎并不情愿,话语显得生硬,

    “别管了,这些人醒来后哪会记得什么哩。”

    ……

    罗伊眯着眼,看到那个统领粗鲁地将反对者打断,在悉悉索索毛皮摩擦的声音中,兽人们从毛皮遮掩下取出一个水壶,蹲在倒地的人类旁,喂他们喝下。

    这是什么?

    罗伊不太确定,留了个心眼,在兽人给他喂水时并未直接吞咽,而是将其含在口中。

    虽然知道这些家伙不大可能玩下毒之类的把戏,但是小心无大错。

    好在,兽人们似乎很珍惜水壶里的酒水,很是节约,只给每人喂下那么两小口,否则太多的话他的腮帮子得鼓起来,隐藏不住。

    等到一一喂完所有倒地的人们,他看到奥尔喀什收起水壶,重新将其裹入随身穿戴的毛皮里,还顺手拍了拍,才重新走到一旁静静等待。

    水很甜,带着果香味和凉意,让罗伊情不自禁想要吞咽入腹,不过他依旧强忍着,这种时候可由不得掉以轻心。

    十五分钟后,他听到几声轻吟,兽人喂下的几滴果浆仿佛充满神奇的魔力,让倒地的侍从衰竭的心脏重新振奋、四肢不再僵硬。

    他们从喉咙挤出一丝艰难的低呼,随后缓缓坐起身、陆续恢复行动,虽然身体依旧虚弱糟糕,但总算脱离了昏迷状态。

    诅咒解除了?

    罗伊的神经跳了跳。

    他不是格局狭隘见识短浅的兽人,知道在艾拉迪亚,确实有不少方法能解除炎魔诅咒而不依靠牧师的驱散法术,但那都是昂贵珍惜且富含魔力的物品或药剂,绝不是这些兽人能搞到手的东西。

    兽人给他们喝的是什么?

    想到这里,罗伊终于将含在嘴里的果浆吞咽入腹。

    它仿佛拥有生命般顺着喉咙涌入全身,带着令人回味的甘甜,清凉的气息滑过四肢,抚平身体的劳累疲惫,让人忍不住打起精神。

    “大人,恕我无能……”

    这时候,他那几个侍从强撑着虚弱的身体,在罗伊身前跪下,羞愧的低下头,向他请罪。

    对布兰多家族的仆从来说,没保护好主人就是最大的罪孽,只不过走一趟杜鲁盆地而已,他们就坚持不住了,一个个昏倒。

    要是那些兽人起了歹心,罗伊少爷岂不是如羊入虎群?

    若是平时,罗伊倒是会狠狠斥责他们一番,不过现在却没了这份心思,他的脑子在飞速运转,思考着其他事情。

    行商并非他的主业,但这么多年与诸多种族打交道积累下的耳渲目染,还有自身本就灵通活络的头脑,罗伊还是很快意识到,兽人给他们喝的果浆中蕴藏着的巨大利益。

    要知道,在北方诸国,撇开魔药和魔法物品那种他都很难接触到的东西不谈,普通人和一些小贵族在遭受炎魔诅咒时,除了求助于牧师外没有其他任何办法。

    这导致每逢旱季,卡基领的教堂便日日人满为患,因炎魔诅咒死去的农夫石匠,更是数不胜数。

    可现在,他在石鸦氏族中发现了一种奇异的酒类,竟然可以直接驱除诅咒。

    况且,即便不提它解除诅咒的价值,光凭其独一无二的口味,也能在北方诸国受到追捧,销路不愁。

    投资绿龙是长远的收益,在绿都击溃北方诸国以前,布兰多家族的付出难以得到回报,目前卡基领一直处于亏损状态,逼不得已之下,他们家都用上了坑害外来商人的法子,但这绝不是长远之计。

    罗伊必须找到一个填补资金空缺的办法。

    近在眼前。

    这是一份可以挖掘的宝藏,罗伊没想到,兽人虽没带他找到真正的金矿,却为他送上了另一份惊喜。

    “走吧,脆弱的人类,这个地方对你们好像很凶险。”这时候兽人已经拉着他们要离开了。

    罗伊陷入沉思,有关金矿的事宜早已抛诸脑后,努力回想当时兽人所说的每一句话,不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如果依照兽人交谈时无意透露出的信息来看,这种带着果香的酒水,石鸦氏族应该早有酝酿,只是受限于他们那位身为巫师的族长的命令,不得透露给外来者知晓。

    “族长么?”

    这是一份难以想象的资源,罗伊的野心不允许他错过这样的机会:“或许……我应该找那老家伙谈谈。”

    斯夫,石鸦氏族首领,与其说是他不愿与人类商队往来,倒不如说是罗伊故意躲着这位巫师。

    说实话他对这个老家伙相当忌惮,在第一次进入石鸦氏族时,就曾询问安瑞恩对方实力如何。

    只不过当时安瑞恩眼神不定、闪烁其词,说他也无法准确判断,但看这副样子,罗伊就知道对方绝对比安瑞恩强。

    石鸦氏族内有一位不知深浅的老巫师。

    这才是罗伊不敢对这个小部落怎么样的真正原因,若不是因为这老家伙,他早就以强硬手段收服这批蠢兽人了。

    想要与老家伙谈判,罗伊还得在心里好好酝酿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