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网游小说 > 黑龙法典 > 第二十八章 戈尔

第二十八章 戈尔

    进入杜鲁盆地以后,越是往里走,环境就显得愈发荒凉起来,因为地势原因,这地方热得就像一只火炉,让空气都稍显扭曲。

    地表看不到什么植被,渺无人烟的山道穿过犬牙交错的尖石,只有枯草与旱木从岩壁裂缝中生长出来。

    周围环绕着悬崖峭壁,盆地入口极为狭隘,只容得两人并行,如果用战略眼光来看,这里倒蛮适合搭建堡垒的,是个易守难攻的好地方。

    “走快点,奴隶!”身后传来响亮的呵斥。

    戈尔只觉热得心慌,双腿酸胀得几乎无法走动,他是北方诸国的冒险者——一个雇佣兵,当然有时也是强盗。

    他和同伴看到莱茵公国的发布的任务,准备来南方碰碰运气,结果在半路就被抓住了,到现在一点儿东西也没吃,被马不停蹄驱赶到这里,或许只有天上诸神知道何时才是尽头。

    “去他妈的。”

    戈尔喃喃道,看着与他一同被绑架的几个同伴,一边挣扎着向前走了两步:“这些兽人都该死。”

    之前的经过现在回想起来,依然很不好受,他们花了一天的时间穿过莫斯特尔大峡谷,抵达莽野,眼见天色暗沉,准备就地在靠近水源的地方休息一夜,结果前一秒刚闭上眼,下一刻四周就围满了拎着石质武器的兽人。

    普通战士在面对兽人时天生就弱一头,何况对方还有一位大战士存在,所以这些强盗没花多少功夫就把他们都抓住了,一言不发赶到这里。

    “大人,我想你们一定是弄错了。”

    戈尔转过头,勉强挤出一丝微笑,心想在同伴眼里一定很难看:“我这辈子跟兽人一点瓜葛都没有,我以我的荣耀起誓——”

    “闭嘴!”

    后方的兽人一丝反应都没有,仅下半身裹着破烂的毛皮:“走快点!”

    “妈的,这滩野蛮的狗屎!”

    戈尔在心里咒骂,他提高音量,努力掩饰声音里的颤抖:“我们是北方诸国的贝里席·莱恩大公的领民,受莱茵公国的保护!”

    兽人也是智慧种族,或许北方诸国的名字会让他们有所忌惮,这是唯一的办法,试图杀出重围无异于自掘坟墓,那些再也说不了话的可怜人告诉了戈尔反抗的下场。

    “嘭。”

    他被兽人一脚踹到地上,然后又被攥住头发拎着重新站起来:“快走!”

    戈尔不说话了,这些兽人就跟那些老佣兵说得一模一样,和茅坑里的石头似的又臭又硬,永远只会说这么几个字,他们要把他带去哪,或许只有天上诸神知道。

    不过随着情绪稳定,戈尔倒也觉得安心,兽人们既然没有当场把所有人全部杀死、抢走他们的东西,就说明他们肯定另有目的,说不定只是想绑架他们换上一笔钱——大部分兽人都很喜欢这样做,还好自己在莱茵公国有几个朋友,应该能付得起赎金。

    但戈尔不确定的是:自己能不能撑到那个时候。这该死的鬼天气越来越热了,以至于令人汗流浃背、甚至有种眩晕感。

    正在戈尔向天上诸神乞求救赎之时,兽人也到达了目的地,不再赶着他们继续前行,站在原地,静默无声的等待。

    “他们要做什么?”

    戈尔回过头打量矗立不动的兽人,阳光使他们胸膛与肩膀上的肌肉闪闪发亮,他感觉喉咙里快要起火了,沙哑着声音想讨口水喝:“大人,请……”

    疾风拂过,一片阴影笼罩了他。

    呼啸的风让戈尔感到一片凉爽,遮蔽日光的阴影更是弥足珍贵,他回过头去,想看看是什么在绝望之际给了可怜人一丝怜悯。

    紧接着,戈尔陷入深深的震惊。

    这是一条通体漆黑的恐怖异兽,头上长着四支锋利的犄角,獠牙凸出口腔,身上生着带有金属质感的嶙峋棘刺,巨大的双翼在戈尔的视线中逐渐收拢,粗壮有力的尾巴耷拉在身后。

    它正凝视着被兽人按在地上的佣兵,竖直黄玉般的瞳孔令人不寒而栗。

    “这是……龙?”

    戈尔目瞪口呆,它外表看起来跟黑龙差别不大,可哪来这么壮的黑龙?简直比红龙给人的力量感还要更胜一筹。

    他发现同伴也和自己一样无比震撼,在莽野有这么一头这么大只的怪异黑龙,居然不曾有人知道!北方诸国里从未流传过关于这头龙的任何消息!

    那些冒险者、军队斥候都是吃屎长大的吗?一帮废物!

    戈尔先是在心里痛骂了一番,然后又马上变得坐立不安起来,怪不得这些兽人要把他们带来这里,难不成是想把他们投食给黑龙?

    正当戈尔胡思乱想、思索着怎么才能让自己逃出生天之时,他听见那头黑龙开口说话了。

    “人类?哪抓的?”

    “边缘区,都是佣兵。”

    “很好。”

    黑龙与那名押送自己的大战士兽人交谈,对话非常简短,总计不超过二十个字就结束了,戈尔看到那头黑龙点点头,就这么走到了一边。

    等等,这就完了?这些邪恶种族想要干什么?

    戈尔不明所以,看着那头默不作声的黑龙,他想要求饶,却说不出话来,想要大喊,声音却被摁死在喉咙里。

    接下来黑龙和那些兽人什么也没做,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他们,沉默的注视,安静的等待,无声的恐惧不断侵蚀着戈尔的理智,让他恨不得立即死去。

    时间推移,阳光越来越炽盛,温度也越来越高。

    灼耀的日光已刺得人睁不开眼,戈尔感觉全身酸痛无比,他出了一身汗,镂空的轻甲粘腻不堪,眼前已开始出现重影。

    也不知过了多久,恍惚间,戈尔感觉自己回到了北方诸国,看到了莱茵公国都城中央的巨大雕像,贵族的马车从身边飞驰而过……

    “够了。”

    隐约间,他听到了那头黑龙发号施令的声音:“试试那个。”

    试试什么?

    戈尔感觉有人捏住了他的嘴巴,强行掰开他的嘴,坚硬的石碗磕得他牙齿生疼,下一刻,清甜的液体被灌入喉腔。

    是水吗?

    已枯死的身体被重新滋润,全身脏腑像是得到了补充,十五分钟之后,戈尔从幻觉恍惚中清醒过来,口渴的感觉不是那么强烈了。

    他的双眼重新找到焦点,发现几名兽人正站在他身旁,那些被绑架的同伴与他跪在一起。

    戈尔下意识舔了舔嘴唇,也不知是否是出现了错觉,兽人给他喝的仿佛是仲夏花蜜,清凉中带着淡淡的甜味,令人回味无穷。

    “有用。”

    他听见黑龙说:“可以了,都处理掉吧。”

    戈尔还没来得及表示感激,就听到了自己人生中最后一个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