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网游小说 > 黑龙法典 > 第二十七章 窘境

第二十七章 窘境

    不知是因为兽人体质的缘故,还是药物的疗效太好,亦或是璐娜的祈祷起了作用,反正奥尔喀什恢复得相当快,苏醒不久后便能下地行走,除了虚弱乏力、稍有眩晕之外,基本没多大问题。

    这在兽人们看来简直就是个奇迹。

    自石鸦氏族有史以来,他们便在这片莽野中苦苦挣扎,在兽人的记忆中,不知有多少人被炎魔诅咒夺去性命,只有意志无比坚韧的勇士才能抗得过来。

    而这样的勇士在石鸦部族的记载中,寥寥无几。

    若是恺撒能读懂他们的想法,估计忍不住会笑出猪叫,你把一个重度中暑的病人放在烈日高温下暴晒试试?要知道艾拉迪亚北部气温在旱季能高达五十多度,这种情况下要能抗得过来,还真是诸神保佑了。

    虽然不知恺撒是如何拯救奥尔喀什的,但并不妨碍兽人们对黑龙的感激,他们原本每日都要辛苦为黑龙捕杀角牛,哪怕石鸦氏族再耿直言出必践,心里多少都会有些不舒服。

    不过如今这种情绪一扫而空。

    兽人们倒没变得更加殷勤,恺撒也没收到任何人的感谢,但自那以后,每一名兽人见到黑龙,都会下意识停下手里的动作,挺起胸膛,目视着它用右拳轻捶胸口。

    这就够了。

    兽人不是侏儒、狗头人那样善于阿谀谄媚的种族,他们大多不擅言辞,情绪表达并不强烈,这个动作足矣表明他们对恺撒的尊敬。

    不过这时候的恺撒没心思去深究这些,因为还有其他事情要办,正忙着研究那株被自己命名为“暑草”的植物。

    当时采摘这玩意纯粹只是因为嘴馋,喜欢嚼上几片,后来熬水冰镇后发现它味道不错,再加上璐娜相当喜欢,恺撒也就留了不少在巢穴里。

    喂给奥尔喀什也不过临时起意,抱着无谓的心态一试,结果没想到居然会取得如此卓著的成效,连身为始作俑者的恺撒都觉惊奇不已。

    在此之后,他马上就意识到,这或许是一个潜在的机会,能让恺撒完成资本的原始积累。

    但问题在于,他必须确认,奥尔喀什苏醒确实是因为暑草的效果,而不是兽人自身体质和璐娜祈祷的缘故。

    还有一点,暑草在兽人身上起到了卓著成效,那对恺撒的目标群体——人类,是否能起到同样效果?

    需要印证。

    恺撒马上想到需要联系兽人领袖斯夫。

    因为前段时间研习法术的缘故,他跟老家伙已经相当熟悉,再加上黑龙如今与石鸦氏族的关系今非昔比,所以倒也没必要客气什么,在抵达老巫师栖身的洞穴后,恺撒也没打招呼直接钻了进去。

    火光摇曳,斯夫面色肃穆地蹲坐在石墩上,稀疏的棕色头耷拉在头顶,软趴趴的,他的袍子染着一层灰,捧着一卷破旧的羊皮不知在读些什么。

    “你好,恺撒。”

    发现洞口的光线被彻底遮蔽,斯夫转过头,站起身来,对爬进来的黑龙挤出一个布满皱纹的笑容:“奥尔喀什的事,我代表石鸦氏族向你表示感激,谢谢你。”

    “我不是来接受赞美的。”

    恺撒低下头,看着有些佝偻的老兽人,在斯夫探询的目光中,用低沉的声音说:“石鸦氏族的命运不该如此。”

    其实兽人族的繁衍速度相当快,然而,石鸦氏族却始终无法形成真正的规模,究其原因,还不是因为他们太过贫瘠。

    他们有限的食物无法供给更多兽人孩子成长,而没有源源不断战士补充的部队,就无法增强数量以掠取更多的资源。

    这是一个显而易见的恶性循环,但身处莽野的石鸦氏族,似乎已经走不出来了。

    恺撒知道,造成石鸦氏族窘境的,或许除此之外还有其他各个方面的原因,但归根结底的症结所在,还是出在资源问题上。

    资源不仅仅是食物,还包括武器、水源、领地、人口等等各个方面,在莽野,每一个问题能将石鸦氏族拖入泥潭,像一座大山死死压在他们身上。

    恺撒看得出来,斯夫这个老家伙与其他兽人不一样,他比普通兽人更懂得变通,也更有智慧,他或许也曾想过带着石鸦氏族奋起。

    但斯夫又能带着这些兽人能做什么呢?无非就是像他们的祖辈一样劫掠。

    可身处广袤莽野,兽人们虽然人人长着眼睛,却都与瞎子无异,没有情报支持,效率有多低下可想而知。

    除此之外,这些家伙肯定是遇到什么劫什么,但赃物却也只能堆积在自己领地里等着腐烂,没有渠道换取他们需要的物资,还要面对人类军队的清剿,日子有多艰难不言而喻。

    格局太小,斯夫能苦苦支撑着石鸦氏族不被其他势力吞并,已经是这位老巫师的极限了。

    恺撒想着,没等巫师说话,就将一摊看似杂草的植物扔在斯夫面前。

    “这是什么?”

    老巫师脸上的皱褶更深了,他见过这种草,但就像璐娜说的那样,在艾拉迪亚,既无法果腹又不具有危险性的植物,根本没人会投入精力时间研究,所以他即便见过这种植物,也无法猜到恺撒是何用意。

    “把这玩意熬成水,可以解除‘炎魔诅咒’。”

    恺撒说,他不想花费功夫去跟斯夫解释“疾病”的慨念,选择用巫师能理解的方式告知这位兽人首领。

    “不可能!”

    老巫师不出所料的断然否认,拒绝相信黑龙的言论:“‘诅咒’只能用神术驱除,从未听过能用植物根除诅咒的方法。”

    “也从来没人试过。”

    恺撒紧接着呛了一句,然后补充道:“不然你以为奥尔喀什是怎么活下来的,靠他自己吗?那石鸦氏族还真是诸神眷顾哩。”

    老兽人沉默片刻,似乎在想黑龙是不是故意那他寻开心,传闻黑龙的近亲赤铜龙就很喜欢这样做,整日都生活在制造恶作剧的乐趣之中。

    但黑龙不会,恺撒更不会。

    斯夫想着,眉毛舒展开来,他抬起头回视面前的少年龙:“你说的对,的确从来没人试过。”

    他拾起地上的暑草,递回给恺撒:“但这是你的东西,你想用它来做什么?”

    恺撒眯起眼:“我说过了,石鸦氏族的命运不该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