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网游小说 > 黑龙法典 > 第二十五章 野心

第二十五章 野心

    恶龙与恶龙之间有什么区别?

    就拿历史上最赫赫有名的恶龙“昆古狄乌斯”来说,那是一头红龙,地狱群岛的主人,这家伙是众星之海、南海最穷凶极恶的统治者,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照理来说,恶龙做到这种程度,不仅会迎来冒险者无穷无尽的挑战,还面对人类帝国、各大善良种族军队的讨伐,整日在提心吊胆如履薄冰中度过。

    但是实际如何呢?

    昆古狄乌斯这家伙活得相当滋润,在地狱群岛建起著名的海上王国,深受治下诸多种族的爱戴,声势显赫一时,甚至还引来了不少红龙投靠,以至于五色龙后提亚马特对此相当不满。

    昆古狄乌斯组建军队,控制着众星海与南海,它在海上劫掠,然后在与自己交好的日不落帝国控制的区域内销售脏物、购买宝贵资源,同时又获得友方的情报支持,被日不落帝国的人们称之为“地狱领主”。

    它的行为,与人们印象中那种随意妄为四处游荡见人就抢,然后每天吃得胖乎乎喝得醉醺醺、等着被冒险者一刀切的红龙形象背道而驰。

    恺撒猜测,人类或其他种族的运输船或许刚从码头出发,那位地狱群岛的领主便能收到情报,连同航线、沿途的停泊地点、停泊时间等等一系列消息,都被眼线一一送来。

    这家伙当年只需要呆在巢穴,安排多少军队在指定地点埋伏,便能坐享其成。

    这才是恶龙该有的样子!

    不要问恺撒为什么会对一头红龙如此了解,它的事迹竟然被五色龙们铭刻于传承的基础认知中,俨然成了恶龙们的榜样。

    然而,昆古狄乌斯就算在所有五色龙里都是一个怪胎,千百年来独一份,要是其他恶龙都能做到像它那样,无往不利的五色龙早就统一艾拉迪亚了。

    不过现在恺撒来了。

    他知道,昆古狄乌斯的成功不光在他本身的力量,在艾拉迪亚,你就是一头传奇古龙,若是被一个军团堵在角落里也得嗝屁,个人武力确实是实力组成的重要部分,但纯粹依赖个人力量,在这块大陆很难抖得起来。

    当然,如果恺撒完成了那个“中子星形态生命重塑”成就另说——那是可以将艾拉迪亚打沉的力量。

    昆古狄乌斯的成功之处在于,除了本身的强悍力量之外,它还有精明的头脑、能打能杀的手下、可靠的盟友等方方面面的势力与人脉。

    这些东西能让它资本雄厚、爪牙众多,即使一时受到小挫,也有东山再起的机会,即使老巢覆灭,也有舔舐伤口的地方。

    如果把整个艾拉迪亚比作一个狩猎场,那么普通恶龙只能算得上肉食动物,只有像昆古狄乌斯这种等级的恶龙,才真正有资格加入猎人的行列。

    动物,哪怕体格再强壮、獠牙再锋利,也会被猎人们一枪枪给打死。

    好好一个二十一世纪都市社会的现代人,跑到一个生活环境差上不只一筹的世界来,背负着恶龙的名声,却连拿起枪的资格都没有,这样的买卖,恺撒才不愿去做。

    他的力量,来自于脑袋中陈列柜里的奖杯,只要他达成让黑梦认可的成就,就能获得奖励——而这个概念实际上是相当宽泛的,只要在任意方面做到登峰造极就行。

    恺撒来到艾拉迪亚已经九年,潜藏按捺得够久了,是时候挪挪身子,他要收拢势力、磨砺爪牙,加快自己获取奖励的进程。

    黑龙趴在山头盯着下方的兽人部落,獠牙在烈日下闪闪发亮,也不知是日光的映衬,还是野心的滋生。

    ……

    恺撒的思绪是被兽人们的呼喊声打断的,当他的瞳孔重新聚焦,却发现石鸦氏族的兽人们聚在一起,在空地上围成一圈,像是在举行什么仪式。

    在烈日下,战士们拍着沉闷的手鼓,女人们则手舞足蹈,发出杂乱的喧嚣,她们在歌唱,用的是恺撒无法听懂的兽族语。

    恺撒觉得有点不对劲,扇动着翅膀下山,向着兽人靠近了些。

    “这是当年兽族被打散时留下来的古老战歌,一般在身处绝境或临别生死的时候,他们才会这样做。”

    璐娜躲在棘刺里向他介绍,小东西明显感受到了悲壮的气氛,下意识将身子往里缩了缩。

    恺撒的到来引起了兽人的注意,只是他们这时候没时间去管这头黑龙,处在一种悲痛的情绪中,战士们保持着极大的克制,低吼声死死压抑在喉咙里。

    他的目光随着兽人向场中移动,却见一头健壮的兽人躺在那里,倒地的兽人死死闭着眼,满头大汗、面色痛苦。

    恺撒眼睛稍微眯起了些。

    这头兽人他居然认识,这家伙名叫奥尔喀什,是为他捕捉拜斯麦角牛的成员之一,同时奥尔喀什也负责运送食物,将角牛送上山顶,是石鸦氏族为数不多让恺撒眼熟的兽人。

    “怎么回事?”

    恺撒走向斯夫,老首领也来了,站在一旁,脸色冷得像南方的冻土,看起来这位巫师与其他人一样束手无策,带着深沉的悲痛。

    老首领张了张嘴,声音沙哑得让人心悸:“炎魔的诅咒,我们氏族里没有牧师,无法为他‘驱散’,只能靠奥尔喀什自己挺过来。”

    “今天角牛群不知发了什么疯,硬生生将我们堵在杜鲁盆地蹲了半天,最后我们没办法,只能翻越山麓绕道回来。”

    一名同样负责捕猎拜斯麦角牛的兽人接话:“在返回途中,奥尔喀什倒下了。”

    杜鲁盆地。

    恺撒想了想,他记得那个地方,曾带着两头小龙迁徙的时候从那里经过,除了入口狭隘之外,那地儿似乎也没什么特别之处。

    只不过因为地形原因,杜鲁盆地倒是相当炎热,他至今仍还对两头小龙嘶吼不断的模样记忆犹新。

    “炎魔诅咒是什么东西?”恺撒向后退了一些,悄悄问身上的森之妖精。

    “唔……就是炎魔的诅咒吧,我也不太清楚。”

    璐娜探头探脑的小声嘀咕:“这个诅咒似乎只会在北地旱季出现,等级其实非常低,有牧师在的话随手一拂就能解决了。”

    这时候,狩猎队的领袖、也是石鸦氏族唯一一个大战士加尔经过,小璐娜便立即噤声,缩回身体,不再说话。

    恺撒用爪子拢了拢这位大兽人:“既然只是个低级诅咒,为什么不去找其他种族的巫医试试?加尔。”

    “巫医?什么巫医?”加尔楞了一下。

    “呃——”

    恺撒没想到艾拉迪亚根本没巫医这种职业,噎了一下又补充道:“医生?药剂师?萨满?”

    “我不明白您在说什么,奥尔托伦索阁下。”

    加尔的脸色变得很不好看,径直离开,不再与黑龙搭话。

    他认为恺撒在羞辱石鸦氏族,在这种时候还在开玩笑,他们兽人的命在龙类看来就这么不值一提么?

    “你这家伙真是奇怪,说的话我都认识,但连在一起就不知道什么意思了。”

    看加尔走到另一侧,璐娜才再次出声:“我们回去吧,呆在这也没用,只有牧师才能驱散炎魔诅咒。”

    “除了牧师之外,艾拉迪亚没有其他医职?”

    黑龙额骨上的皮肤皱了起来:“那怎么确定这一定就是诅咒?你感受到了法术波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