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网游小说 > 黑龙法典 > 第二十一章 打算

第二十一章 打算

    本来,与兽人签订盟约后有了安全保障的恺撒,应该能过上一段慵懒舒适的日子,然而实际上他却没办法那样做。

    享受饭来张口的米虫生涯,依靠沉睡来登上食物链顶端,兴许其他龙类可以,但恺撒不行。

    在艾拉迪亚,想要抓几个女奴、搞两只宠物,过田园牧歌没羞没躁的生活,其实也不是不可以——但也要有足够的本钱才是。

    而恺撒的本钱只有他自己。

    穿越真的是一件很不讲道理的事情,凭什么人家能变为有权有势的王子,还有数之不尽的俏丽女巫蜂拥而至,他却只能变成没有魔法能力的恶龙,想找点眷属还得费心费力自己抓人。

    ……难受啊!

    恺撒叹了一口气,他是黑龙,即便将来只是躺着什么也不干,估计也会有一批又一批冒险者高喊着“为了正义”打上门来,想要把他剁成一块块碎肉。

    这样的紧迫感无时无刻不在压榨着他,导致恺撒一直有着很严重的不安全感,即便已获得了三项奖励,又与石鸦氏族签署了盟约,也没让他心态有所改观。

    身体强、反应快、能够吐息又能怎么样,面对大量精英战士的围攻、亦或法爷的连环爆破,他能挡得住吗?

    的确,到目前为止,他的成长还能称得上不错,至少不论什么龙种的同龄幼龙都不是恺撒的对手,可那又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呢?随着时间推移、魔法能力的逐渐觉醒,真龙们会将恺撒远远甩开,若是没有黑梦,他这辈子都望尘莫及。

    还要变强。

    若是他足够强大,即使不向任何人隐藏自己迥然不同的吐息能力,也不用担心会招致麻烦,力量才是底气,力量才是立足之本。

    为了钱和女人,他还得持续不断的努力才行。

    恺撒抓起一根用来剔牙的骨刺,皱着眉头在地上写写画画,考虑接下来的事情,追求力量的途径有千百种,他必须筛选出自己能走得通的路子。

    他前世是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过的人,万事都追求事先有所准备,对未来有规划,以避免因意外导致的不测和失败。

    在地球,生意失败的结果最多不过倾家荡产,但总算还有机会可以卷土重来,然而在艾拉迪亚,失败的代价却是高昂到无以复加,不仅会遭致饿肚子的窘境,还可能会丢掉性命。

    所以恺撒必须步步为营小心谨慎,他在考虑,琢磨在兽人部落的这段日子如何最大程度充实自己的力量,也在思索今后要如何在这个世界立足、想要走到哪一步。

    现在正是个好时机,他还没有进入世界视野,也没什么苦大仇深的敌人需要马不停蹄的复仇,恺撒有足够的时间潜下来积蓄爪牙,也有大量精力去学习一切对自己有利的东西。

    ……

    转眼之间,他已在石鸦氏族呆了近一个月,这段时间恺撒除了每天外出观摩兽人狩猎之外,还花了不少时间与部落的老首领斯夫呆在一起,向这位巫师请教法术原理与其施放手段。

    说实话,当恺撒第一次向斯夫提出这个请求的时候,老首领还相当不高兴来着,龙类作为艾拉迪亚最有代表性的魔法生物,居然会向自己请教法术基础,这头该死的龙,难道不是来羞辱自己的吗?

    好在恺撒作为有着成熟灵魂的异类黑龙,深谙察言观色的要领,很快便通过老首领逐渐由绿变褐的脸庞中读懂了什么,一番诚恳的解释之后,巫师的脸色终于缓和下来,答应教授他一些基础知识。

    斯夫没有朝恺撒并非真龙这方面联想,因为这狡猾的家伙先是喷了一口前期最能代表龙类魔法能力的酸液吐息,然后才开始向巫师询求知识,从一开始就封死了老兽人的思路。

    当一切结束后,恺撒才算结束这段日子的安排,返回自己位于山顶的巢穴。

    小璐娜始终躲在他颈后棘刺之间,跟随在他左右,对恺撒这段时间的行为相当不解:“你真是一头黑龙?居然会兴致勃勃地蹲在山上看那些兽人战士狩猎,还会像人类一样去请教兽人巫师所谓的法术原理,这简直不可思议。”

    “为什么?”

    璐娜皱着眉毛思索,而后忽然一拍脑袋,像是解开谜题似的雀跃起来:“噢!我懂了,我明白了!”

    四下无人,她兴致勃勃扇动翅膀,绕着恺撒脖子转圈:“恺撒,能跟我说说你的阴谋吗?要怎样毁掉这个兽人部落?”

    果然,脑补的力量果然是无穷的,小家伙已经在脑袋里臆想了一幕阴谋大计。

    恺撒没理她,拂动爪子,将地上用汉字书写的、只有他能看得懂的“战斗”、“魔法”几个字抹去。

    早在一月之前,他就已有所计划,之所以会跑去观摩兽人战士狩猎,是想研究钻研这个种族的战斗技巧。

    石鸦氏族只有原始时代的发展水平,凭什么能在环境如此恶劣的莽野立足,不仅因为兽人强悍的身体,更因为他们代代相传、磨炼了千百年的战斗技艺,他们也许并非是最强大的类人种族,但兽人的战斗技艺却是当之无愧的类人种族之冠,简直就是战斗的代名词。

    这很好,恺撒只需将兽人的各种进攻手法研究透彻,再摸索出最有效的反击手段,就能制裁艾拉迪亚一切类人种族的战士。

    向老巫师斯夫请教也是同样的道理,恺撒根本没寄希望于自己能掌握魔法,只是出于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的箴言,他只想将潜在对手们研究透彻,知晓法师战斗时的攻击机制和反制手段,那就够了。

    他很早之前就有这个打算,然而目前主流的施法者分为两种,一类是依靠血脉施法的术士,例如高阶凶暴种、龙类乃至森之妖精璐娜等。

    而另一种,则是依靠研究理论知识而获得力量青睐的巫师(法师),例如兽人首领斯夫。

    依靠血脉施法的种族(除人类外),它们大多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之所以能够释放法术的机制和原理,就更别提教授他人了。

    恺撒早就向布莱克希娅和加隆虚心请教过法术原理,它们也很努力地想要将知识传授给自己的兄长,却满口都是“本能、思维控制”之类的笼统概念,弄得他很是尴尬。

    而巫师(法师)则一般都有对魔法原理有着清晰的理解与架构,能够完成传授教学任务,于是恺撒找上了斯夫。

    经过一个月的不懈努力,他基本已完成了自己的目标,接下来,是时候着手进行下一个计划了。

    恺撒舔了舔嘴唇——兽人本身。

    在连古龙都能被人类军团活活剐尽最后一滴血的艾拉迪亚,势力大小是决定综合实力的关键因素,论起分量,甚至比个人力量还要来得重。

    所以在艾拉迪亚,即使是最骄傲尊贵的金龙也要屈服于形势,四处奔波寻找眷属,恺撒也自然而然将主意打到这些兽人身上。

    每头恶龙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兽人眷属,要知道,一个种族若是能讨得所有恶龙喜欢,就绝对有其厉害之处。

    兽人的骁勇善战是出了名的,他们吃苦耐劳、忠诚而可靠,除了脑子有点蠢、日子过得糙之外,几乎没有任何难以接受的缺点。

    作为追随者,脑子蠢日子糙反而是成了兽人的优势,它们非常好养活,是组建势力中主战力量的标准模板。

    若是一月之前,恺撒绝对不会膨胀到想要收复一批兽人,要知道现在也还才八岁而已。

    然而现在形势不同,他现在有足够的时间成长,也有足够的时间去蒙拐石鸦氏族,想要将这批兽人全部收入囊中,似乎并非难事。

    想到蒙拐,恺撒下意识瞄了一眼璐娜,小家伙正用碎石给自己修补小房子,吭哧吭哧累得满头大汗。

    黑龙脸上的怪异神色让璐娜心底为之一寒,赶紧将手里的石片一丢,下意识抱紧双臂。

    “你你要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