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网游小说 > 黑龙法典 > 第十九章 璐娜

    (注:前文兽人部落名已改为石鸦氏族。)

    ——

    恺撒臆想中的兽人部落,是与人类的领主城堡差不多的东西,是那种有着高大帐篷,搭建着祭坛与地堡,外部还矗立着不少瞭望塔的智慧生物聚居地。

    然而,看着不远处还在拼命打磨石斧和骨刺的兽人幼童,恺撒知道自己错了。

    而且相当离谱。

    石鸦氏族的聚居地位于丘陵山麓之间,坐落于一处还算平坦的盆地,然而放眼望去皆为莽野,除了一些以树干搭起的、用于晾晒毛皮的支架外,再无其他能昭示此地有智慧生物生存的痕迹。

    兽人们以兽皮裹体,打磨石料作武器,与狼群为伴,以天然形成或随意开凿的石洞而居。

    简直与石器时代的原始人一模一样。

    看着摊腿席地而坐、撕咬生肉的兽人,嗅着那些未被晾干毛皮的腥臭气味,恺撒不禁怀疑自己的决策是否有误,与这样的兽人氏族结盟是正确的选择吗?

    “这些家伙生活得简直比龙类还像野兽。”

    恺撒在心里一叹,难怪布莱克希娅和加隆不愿与之相处,他要是一早知道石鸦氏族是如此境况,恐怕也不会与他们签订盟约。

    亏死了。

    好在龙类的时间观念相当迟钝,对于兽人来说二十五年的漫长日子,足矣将一代新生儿孕育为强悍的战士,然而对于龙类而言,也不过是睡上几觉的时间而已。

    说实话,刚开始一头黑龙的到来,还引起了氏族部落相当大的轰动来着,很多兽人只能在祖辈的描绘中想象龙的形迹,亲眼见过龙类的很少,乍一见这么大只的真龙,心中难免激动。

    不过随着时间一长,兽人们也就习惯了,毕竟作为最野蛮好战的种族,原始丛林中千奇百怪的怪物他们也猎杀过不少,恺撒虽为真龙,说到底也无非是这个世界的生物,跟他们呼吸同一片空气,没什么好稀奇的。

    何况身处莽野,部落兽人生活的压力非常高,不仅要打磨修缮武器,还要清洗晾晒皮毛、以石器蓄水、贮存食物等,所以除了孩子们依旧对恺撒保持好奇之外,其余兽人看了几眼,便纷纷散去。

    倒不是他们对于外来物种毫无警惕,而是老首领已经交代过,这头黑龙与石鸦氏族签署了神之盟约,任何违背誓言的举动都会遭致神罚,出于对巫师的信任以及对神祇的崇敬,兽人们的戒心也就深埋在心底,没有表现得过于明显。

    没人管他,恺撒倒也乐得清净,他一点也不客气,非常熟稔地用利爪在兽人栖息山顶另外开辟出一个巨大洞穴,再将花了一小会工夫将四周稍稍平整之后,一个简易巢穴就此完成。

    恺撒龙翼一缩便钻进了重新筑就的巢穴。

    然后,他张开了嘴。

    龙类的舌与爬虫类蜥蜴的构造有几分相似,虽然长度不能像蜥蜴一样达到体长的二分之一,但构造却更为精巧,里面密布的神经,让龙类能随意控制着它们的舌头扭曲成各种形状。

    所以当恺撒张开闭合的嘴,控制着原本卷曲成团的舌头渐渐伸直,被裹藏在内的森之妖精也就随之露出身形,最后被慢慢放在地上。

    在尚未觉醒法力的时候,很多幼小龙类一般会用这种方式收集和运送财宝,有时也运输食物,恺撒当初对自己的身体很是下工夫地研究了一番,对类似的裹运手段也就信手拈来。

    恺撒伏下身来,将脖子平放在地上,也不说话,就这么直直盯着这只森之妖精看。

    五分钟后——

    小家伙的身体出现轻微颤抖,在短暂停顿之后,这只森之妖精似乎恢复意识,她迅速翻了个身,仰面朝上,痛苦的咳嗽起来。

    “咳咳……”

    呛了两下,森之妖精终于恢复了对身体的控制力,挣扎着坐直身体,摆动手臂努力拍打胸口。

    “果然。”

    恺撒在心里想,这个世界有很多生物都会在遭受致命伤害时,会进入假死状态,生命体征全部消失,直到一段之间后才会苏醒,那是它们身体本能的一种保护机制。

    在上古的原初年代,许多弱小的生物会用这个方法作为掩护,以求能躲过掠食者的捕食。

    然而随着时代变迁,越来越多的肉食动物会开始吞食死掉的猎物,假死的保护措施也就失去了原有的意义,遭到淘汰。

    没想到森之妖精身上还有这种古老机制的存在。

    不过小家伙这次是结结实实被自己给坑了,如果她面对的不是恺撒而是其他黑龙,假死状态只会更激发它们的食欲,森之妖精会被酸液迅速腐蚀,而后成为黑龙的盘中餐。

    小东西渐渐停止了咳嗽,环顾着自己的身体,还搞不清楚自己身上这些臭烘烘的液体到底是从哪来的,就在不经意间瞥到了面前凶恶狰狞的硕大头颅。

    昏睡前的记忆迅速清晰起来。

    森之妖精快速挪动屁股向后退出一些距离,张大了嘴,作势就要发出尖叫。

    “闭嘴!不然吃了你。”恺撒展示了一下自己的獠牙。

    小家伙的声音卡在喉咙里,还没从惊吓中回过神来,反应有点迟钝,显然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吃过一次的事实。

    “哦呼,哦呼。”

    小家伙实在太小了,以至于恺撒要靠得很近才能看清楚她脸上的面部表情,森之妖精发出一阵细小而意义不明的低呼,然后小声哀求道:“不要吃璐娜。”

    “你叫璐娜?森之妖精?”

    恺撒不太确定。

    “璐娜·白兰薇·蒂亚罗佩·奥夫克尼斯坦·兰芙妮·克莱匹希亚·斯汀尼奥……”

    一连串乱七八糟的名字从小家伙嘴里蹦出来。

    果然是森之妖精,恺撒撇撇嘴。

    这个种族的取名方式全世界独一无二,在森之妖精的命名法则里,在姓名最前端是它们自己的名,而在此之后,便是她父母的名,再之后则是她祖父母的名……如此一来甚至可以追溯到它们的祖祖辈辈。

    对森之妖精而言,姓名就是它们的族谱。

    “停,我知道了。”

    恺撒摆动了一下爪子,制止了小家伙叽叽喳喳的话语,这简直就是一种折磨,几乎每一只森之妖精的完整名都可以说上整整一天,一直说到它们记不起来为止(森之妖精以记住自己的完整名为荣)。

    “好了吗?”

    森之妖精璐娜住嘴,而后变得雀跃,四只翅膀扇动起来:“龙先生,你答应不吃我了吗?我可以离开了吗?”

    “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