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网游小说 > 黑龙法典 > 第十一章 战后

    对于怖狼头领上的致命伤,恺撒特意注意了一下,脖子处利爪造成的贯穿伤,让它整个颈部都血肉模糊,看起来像是被刀刃切割过,几乎要整个断掉了。

    如此骇人的伤口,造成的伤害绝对是致命的,无怪乎怖狼头领会当场死亡,即使生命强悍的龙类遭受这样的伤势,恐怕也很难活下来。

    盛宴开始了。

    虽然食草动物早已被这场大乱斗吓得魂不守舍逃之夭夭,但损失惨重的狼群还是留下了不少尸体,已经快饿得发昏的雏龙们自然是来者不拒,大口进食。

    相比于恺撒的生冷不忌,加隆和布莱克希娅相对显得“矜持”很多,它们总要利用酸液将食物腐蚀一遍,才会将生肉吞入腹中。

    天空中,血鹰秃鹫黑压压的一片发出难听的叫声,比乌鸦更加刺耳,盘旋湖泊上空,盯着怖狼的尸体,目光满是贪婪。

    “吼吼——”

    布莱克希娅抱着啃了一半的食物,朝天上发出两声威慑性质的低吼,此刻即使已经吃不下,也要保护好食物,在这自然资源匮乏的旱季,每一点肉食都弥足珍贵。

    所以她正和加隆一起行动,将一头头怖狼尸体拖入水槽,埋进脏兮兮的泥潭。黑龙食腐,这些狼尸让它们可以很长一段时间不用再动手捕猎。

    “唔,奥尔托伦索,这次多亏了你。”

    虽然恺撒强调过,但加隆一时半会还改不了口,这家伙嘴里嚼着肉,瓮声瓮气跟在他后面,闷声道歉。

    “嗯。”

    恺撒的食量比它们要大些,所以还在处理面前的怖狼,嘴里含糊不清的应了一句。

    龙类的自尊心向来极强,哪怕知道犯错它们也很少承认,加隆闷声道歉在龙类看来绝对诚意十足,恐怕已深切认识到自己的失误了。

    恺撒有着与外表不符的成年灵魂,自然没有伤口撒盐的低级趣味,没有咄咄逼龙,随便应付一声了事。

    然而这一幕却让布莱克希娅不爽起来,她原本就爱欺负戏弄加隆,但一看到加隆对恺撒心悦诚服、闷声道歉,她又感觉什么东西被夺走了一般,嫉妒不已。

    不过她也同样意识到自己之前的失误,很难有发作的理由,只能将一肚子怨气发泄在面前的淤泥里,将埋在里面的狼尸撕成一块一块。

    天色逐渐昏暗,雏龙们也开始着手布置自己第一个领地,它们已经照顾好自己的肚子,需要为接下来的生存、猎食、冥想、沉睡做好准备。

    至少到现在为止,恺撒还没发现异怪与凶暴种的踪迹,所以看起来这个地方要比丛林边缘安全一些,驱逐了附近的肉食野兽后,小龙们也不必太过担心。

    在两头雏龙的帮助下,恺撒花费一些时间在并不深的水泊底部开辟出一个凹槽,然后又将四周稍稍平整下,将其拓展为一个不算小的U型水下洞穴。

    这还不够,雏龙们对待关乎性命巢穴的态度绝对严谨,为了保险起见,他们继续工作,在U型巢穴底部勤勤恳恳刨出了不只一条出口,以便将来遭遇危急情况时能迅速逃离。

    黑漆漆的洞穴比起当初沼泽巢穴差远了,不过黑龙们并不挑剔,它们只需要一个用于躲藏的地方,能兼顾它们喜爱淤泥泥浆的喜好再好不过。

    ……

    恺撒又在睡梦中来到那片诡异莫测的空间,那耸入黑暗的陈列柜依然悄无声息的矗立,一如既往的单调枯燥、冰冷死寂。

    他满心期待等了许久,也没见着有新的奖杯出现。

    “怎么回事?”

    恺撒犹疑,在他的推测中,如果将自己的人生比作游戏,那奖杯应该相当于游戏中的升级奖励,没道理经历这样一场大战获得的经验值,还不足矣让他完成第二次晋升。

    除非他推断有误。

    等了许久的恺撒干脆在陈列柜面前坐下,盯着远处漫无边际的深沉黑暗,苦思冥想。

    厮杀不能让他变得更强,如果奖励并非由单纯的打怪升级套路而来,那么,还有什么方法能够获得收益?

    黑梦是他如今立足的根源之本,他当然想要弄清楚规则。

    掠食者、第一次、一切皆有可能、奖杯……

    恺撒脑子里反复出现当时获取青铜杯的景象,仔细梳理其中每一个细节,不肯放过任何一丝纰漏。

    奖杯、奖杯、奖杯……

    时间持续推移。

    “懂了。”

    恺撒恍然大悟,他晃了晃脑袋,摆动尾巴重新站起,如果将他在异界的经历比作一场游戏,除了升级练功,还有什么能够获取奖励的方法?

    结合奖励特有的表现形式,恺撒只想到一个可能:成就。

    捕杀野虎领取到奖励,并不是因为他获得经验升级了,而是他完成了“掠食者”成就。

    “一切皆有可能,原来如此。”

    恺撒终于明白当初铭刻在青铜底座上那行小字的深意,他需要不断尝试完成新的成就,尽可能多的换取奖赏。

    看来,黑梦给安排的道路不会太轻松。

    ……

    一般没有父母保护的雏龙,十头之中,未必有一半能顺利成长到拥有自保能力的青年时期。

    经过围攻事件后,小龙们愈发认识到自己的弱小,所以接下来的时间里,除了恺撒这个吃货还经常伏击饮水的动物外,其他两头则尽可能呆在巢穴里睡觉,以食腐来维持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