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网游小说 > 黑龙法典 > 第八章 水泊

    一番周折后,恺撒还是选择带着两头雏龙一道离开,倒不是因为什么情感驱使,无非是作了简单的利弊权衡之后,想为自己拉上两个帮手罢了。

    前路渺茫,初生的雏龙正处于一个危险境地,丛林遍地杀机,小团体的形成虽然让他们目标变大,但也让三小只的战斗力却得到长足的提升,就像狼群。

    在这个地方,力量,才是生存的唯一保障。

    何况加隆、布莱克希娅并非累赘,它们是真正的龙,再加上被基因改造后的恺撒,即使在三头黑龙全部处于幼年,一般生物也绝非他们的对手。

    不过,如果相处实在不愉快,恺撒也不愿妥协,在安定下来后会找机会离开,没必要为了一时苟且给自己找不痛快。

    相信其他两头雏龙也是如此作想。

    ……

    恺撒一直想不明白是:黑龙的沼泽巢穴,为何会被绿龙突然侵占?

    讲道理,黑龙母亲早已过了不负责任随意产卵的年纪,在孕期,它只有确认附近没有能对自己造成威胁的生物后,才会筑巢产卵。

    绿龙从何而来?为何黑龙一直不知道它的存在?

    在逃出沼泽巢穴数里之后,恺撒终于明白了,贪图财宝只是临时起意,绿龙长途跋涉而来的真正原因,是这该死的气候。

    如今正值旱季,气温在不断升高,异界的烈日格外毒辣,河道正迅速干涸,水源不见,留下大片开裂的泥地。

    温带雨林逐渐化为树木枯黄的丘陵草原。

    为了寻找宜居的环境,绿龙不得不迁徙,所以,黑龙潮湿阴暗的沼泽巢穴就成了它的目标。

    “嘶……”

    两头雏龙发出不安的嘶吼,它们对干旱有种天然的厌恶,此地气温高达四十多度,虽然无法对龙类造成具体威胁,却也让龙浑身不舒服。

    不过难受也得忍着,他们回不去了,那个湿润的地方已被绿龙占领,领地意识极强的恶龙可容不下异类雏龙的存在。

    雏龙们遭遇了离开黑龙母亲后的第一个难题。

    “奥尔托伦索,接下来怎么办?”加隆拨弄着刚刚到手的玩具——一只黑背甲虫,开口问道。

    听到这话,布莱克希娅也下意识看向恺撒,虽然这个“大哥”偷吃蛋壳、独自开溜让她对其印象恶劣,但看得出来,恺撒的思想、行为都要比两头雏龙成熟得多。

    说起来,三头雏龙中,反倒是尚未觉醒天赋的恺撒更具有它们母亲的气质,认真起来有一种沉静的力量,让它们下意识对其抱有一定期望。

    “叫我恺撒。”恺撒说。

    实际上,在龙类的命名习惯中,“恺撒”、“加隆”、“艾琳”这样的字眼更像是一个符号,而“奥尔托伦索”、“奈法狄修斯”、“布莱克希娅”才是它们的名。

    不过他对长长一串的名字抱有明显偏见,更喜欢其他人或龙称自己为恺撒而非其他真名。

    “好吧,恺撒,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布莱克希娅改口,不愿在称呼上浪费时间,等着他拿主意。

    “首先,外面的世界很危险,绝不像之前的捕鱼游戏,既然决定抱团,就必须对彼此的行为负责,容不得半点失误侥幸。”

    恺撒一本正经道,只不过一头雏龙实在很难做出严肃脸,他的头很大,认真起来感觉整张脸都嘟嘟的,反倒有些萌。

    但加隆和布莱克希娅还是点点头,它们比恺撒更清楚,没有亲代庇佑的雏龙野外生存何其困难,龙类的夭折率高峰就出现在雏龙和青年龙阶段,前者因为弱,后者因为莽。

    这也是它们选择跟着恺撒的原因,事实上大多雏龙在这个阶段都会做出这样的选择,抱团群居虽然不能让己方战斗力有飞跃性提升,但至少彼此间多了几分保障。

    “很好。”

    恺撒应了一声,用爪子扒拉着泥土,皱着眉骨上的皮(龙没有眉毛),用龙语在沙地上写下一个“水”字。

    龙确实是魔法生物没错,可它们即便再强悍,也无法脱离最基本的生理需求:水和食物。

    经过基因改造后的恺撒还不觉得,但其他两头雏龙明显有口渴的感觉了,连强悍的真龙尚且如此,其他生物恐怕更加渴饮,在这种情况下,它们会情不自禁向水源地汇集。

    在旱季,在荒芜的丘陵,找到水源也就意味着找到食物。

    “了解。”

    加隆点头,它们首先考虑的是筑巢栖居,那同样无法绕开水的问题。

    当彼此认知达成一致后,加隆当即喷出一口酸液,将黑背甲虫腐蚀后抛入嘴里,飞上天空搜寻河流湖泊的痕迹。

    布莱克希娅也振动翅膀,跟在加隆身后准备加入搜寻,却被恺撒一把拉住。

    “这个地方不存在多少视野盲区,一同搜寻起不到多少作用,等会它下来再换你。”

    正如恺撒所料,原本丰饶的森林正逐渐枯萎,树木大片大片枯败,原本养育无数生物的河流,如今放眼望去,只剩绵延百里的干涸河床。

    还好,经过近半日的寻找,他们最终发现了湖泊。

    说是湖泊,其实只不过是大一点的水坑,这些并不是绿洲,只是辽阔野地上的浅饮水槽。

    但这足矣让小龙们喜出望外,这片水泊对雏龙的日常栖居已然足够,恺撒说的没错,如今正处旱季高峰,止渴的渴望会召来源源不断的动物,水泊四周徘徊着不少生物。

    只要能在这站住脚,整个旱季它们都不缺肉食。

    虽然更喜欢鱼类与水生生物,但这个时候,为了生存两头雏龙也没得选了,只能忍耐。

    “喔。”

    雏龙们彼此欢呼一声,迫不及待想要冲入水槽,畅饮止渴,在泥潭之中打滚,让淤泥铺满身体。

    但恺撒的神色却略显凝重,这个地方目前还不属于他们,有猎物的地方就有掠食动物,他的视力比其他雏龙还要好,明显发现水域中有大型鳄鱼沉浮,杂草丛生的野地中,还有刺尾狮和怖狼活动的痕迹。

    他们来得太晚。

    巨鳄、刺尾狮、怖狼还有鬣狗、花豹等,早已将这片土地占据,筵席已满,总有另一张嗷嗷待哺的嘴,等待争抢每一滴血。

    不用成年黑龙,哪怕只一头青年龙抵达,这些家伙都只能夹着尾巴逃离。

    可恺撒不是,他们三个,只是初生的雏龙而已。

    其他掠食动物虽然能感受到威胁,却始终都在徘徊,不愿离开这个食物丰饶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