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网游小说 > 黑龙法典 > 第一章 初生

    陈景从冗长恍惚的梦魇中苏醒,刚睁开眼睛便忍不住浑身一颤,下意识一句“妖怪吧”脱口而出。

    熟悉的床头柜不见了,暗红地板和贴着青色壁纸的房间也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望无际的广袤丛林、还有热气蒸腾的原始沼泽。

    一头瘦骨嶙峋的幽黑巨兽,匍匐在地,微黄的竖直瞳孔直直看着他。

    睁眼便看到这样一幕,恐怕任谁都不能保持平静。

    这是什么鬼地方?我不是通完宵在家睡觉吗?陈景脑子里一片茫然,纵有千百种理由,他无论如何也不应该出现在这种地方。

    “唔……”

    面前的巨兽消瘦而狰狞,身上没多少肌肉,但关节却异常粗壮,翅膀几乎由骨架与表皮构成,脸颊上的骨质则更显嶙峋,凸起部分甚至刺破表皮,裸露在外好似骷髅。

    它盯着刚刚从蛋壳中爬出的幼崽,喉咙滚动,发出意味不明的闷吼。

    这是……龙?

    我在做梦?陈景舔舔发干的嘴唇。面前的狰狞生物,像极了幻想作品里的黑龙,热衷于各类游戏的他自然认得。

    紧接着,陈景发现,在这陌生诡异的梦里,他自己也变为一头雏龙,一头初生的黑龙幼崽,跟马驹一般大小,身上还挂着嫩红透明的粘液。

    随着脑内的剧痛一闪而过,陈景的脑仁被注入一系列陌生片段,蜂拥而至,与他的记忆连接在一起。

    我……真变成龙了?

    陈景晃了晃脑袋,一团乱麻的思维随着记忆片段的加入,让他终于理出头绪。

    “恺撒·奥尔托伦索·坦格里安。”

    这是他的龙之真名,刚出生的小雏龙很好的完成了自己的任务,但随着龙之真名出口,磅礴的龙之传承也于瞬间随之而来,这头小雏龙幼崽来不及依照龙族操作指南将传承暂且分隔封印,就被巨量的知识挤爆脑仁,变成退化失智的龙类白痴。

    陈景也就趁龙之危、鸠占鹊巢。

    记忆将他最迷茫的一一解答,不需要阅读与筛选,仿佛本就是他的亲身体验。

    要知道,梦是没有逻辑的,绝对无法呈现如此多的细节,况且他仅仅一瞬的工夫,便已通晓龙类基础认知的龙语与通用语,数以千计的音节文字印在他的脑海中。

    这不是梦,他穿越到一个与地球迥异的幻想世界,从一个朝五晚九的搬砖狗变成五色黑龙的幼崽。

    穿越这种不科学的事是如何发生的,一时半会找不到答案,变成野兽的事实既无法拒收,也没客服可以申诉,好在陈景不是个自怨自艾的人,他只能接受现实、控制情绪,不将时间精力花在没用的地方。

    不幸中的万幸是,黑龙幼崽原本的记忆都被陈景继承,小雏龙虽接受龙之传承失败,但最基础的龙类认知还是有所保留,与他融合在一起。

    他成了一头龙,一头臭名昭著、实力还不怎么靠谱的黑龙。

    事实上在这个世界,除了龙类之耻白龙,对上其他任何五色龙或金属龙,同年份的黑龙都几乎没有还手之力,无论是魔法造诣还是肉体力量,都会被轻而易举吊起来捶。

    如此尴尬的地位对他来说确实算不上一个好消息,不过他现在有更急需解决的现实难题——适应龙类的生活。

    小雏龙避开黑龙娘的目光,在最短时间内安静下来,在通体幽黑的恐怖巨兽疑惑且带着审视的目光中,将布满自己身体的黏液舔舐干净。

    没有太多思考的机会,为了不加重黑龙母亲的怀疑,陈景第一时间转过身,面对自己造就的一地碎片,开始吭哧吭哧啃起蛋壳。

    蕴含能量的蛋片能让他度过初生的饥饿期,供给足矣让肌体被激活、初次生长发育的能量,陈景知道,自己必须尽快强壮起来。

    即使是位于食物链顶端的巨龙,刚出生的幼崽也避免不了孱弱的现状——吐息勉强可以做到,但这些小家伙需要数小时后才能自如奔跑,更别提自寻食物了。

    龙类基础认知给了他不少好处,不需要筛选与阅读,这些知识就自然而然出现在他脑中,让陈景在短暂呆滞后便已知晓一切,在黑龙娘面前表现得更像一头雏龙,而不是夺取她孩子身体的外来客。

    “味道不错。”

    陈景用龙语嘟囔,质地坚硬的蛋壳在雏龙口中就如同薯片般易碎,在他看来,这玩意的味道也确实与薯片差不多。

    嗯,海苔味。

    迷糊的小雏龙脑子里冒出各种纷乱想法,与龙类记忆无缝融合的他,对不远处那头幽暗巨兽谈不上惧怕,更多反而是一种敬重情绪。

    就在陈景呲溜吮吸蛋壳上黏液时,他龙类意义上的弟弟妹妹也出生了,两头雏龙自龙卵内钻出,发出嘹亮尖锐的龙吟,念出一连串、长到足矣令人脑壳犯疼的真名。

    跟成年黑龙相比,新生雏龙四肢粗短,翅膀软趴趴的,脑袋占身体比例的很大一部分,虽然站立不稳,口中利齿却已初具规模。

    陈景盯着新生的小龙,从对方身上看到自己的样子。

    同时,他趁着身旁雌性小雏龙扬头吼哮、接受传承之际,悄悄挪动身体,掌控生涩的伸出幼爪,恬不知耻掂来一片被对方顶碎的蛋壳。

    唔!

    一口咬下,这家伙的眼睛像松鼠一样眯了起来。

    味道居然不一样!

    孜然味!

    陈景欢快的将偷来蛋片吧唧吧唧嚼碎吞下,而后趁小雌龙不注意,再次伸出幼爪。

    就在他满心欢喜再次抓来一块蛋片时,一张硕大嶙峋的嘴巴探了过来,叼住四肢虚抓、尾巴不断扭动的偷吃小龙,几次颠簸后将其丢到另一个地方。

    黑龙的眼睛染着淡淡的微黄,中心处是细而竖直的瞳孔,就像猫的眼睛一样,视距开阔。

    黑龙娘盯着他,眼中尽是警告,它发出一声不满的低吼,好似训斥。

    这时候,小雌龙也注意到这边的景象,这头小母龙比陈景稍微小上一些,头顶有两只延长耳后的纤细锐角,鼻子上初生的骨质还很柔软,翅膀无力支起,软趴趴耷拉着。

    小雌龙气鼓鼓瞪着恺撒,发出稚嫩的嘶叫,嘴里淌落绿色的酸液。

    作为脾气最坏且极度自私的黑龙,即使身为亲代,陈景的行为也足矣惹恼自己的妹妹,若不是有黑龙母亲镇压,这两头初生的雏龙恐怕立即就要打上一场。

    ——哪怕它们连站稳都艰难。

    然而占了便宜的陈景已经将此事抛至脑后,他没有回应妹妹的嘶吼,而是摆动着尚未完全适应的身体,骨碌碌溜到了一旁,思考龙生去了。

    这在雏龙看来是示弱的表现,所以小母龙骄傲的哼哼两声,低头开始啃噬自己的蛋壳,不再找在她看来长得“丑兮兮”的兄长的麻烦。

    “未知的世界。”

    作为一个异界来客,陈景不由自主的开始为自己未来担忧,一个有“龙”的幻想世界,不用说也知道比他当初混吃等死的地球要危险残酷得多。

    不过自己运气也算不错,至少没变成狗头人、侏儒地精这样的下位物种,况且黑龙母亲的存在,也给了陈景不少安全感。

    想到这里,他飞快向岸边游了一些,没有脱离黑龙娘的注视范围,抵达水浅的地方,将身子埋在大泽边缘的泥沙里,露出小半个头颅观察周围的情况。

    周围是布满浓雾的森林,远处有呼啸奔流的瀑布,河岸中湍急的流水涌向四面八方,制造出数不胜数的泽地。

    看来这地方还不错,渺无人烟的原始雨林,至少食物不缺。

    想来也是,他们的母亲年龄已达壮年,这个年纪的黑龙,已经不会在乡野间随意交配产卵,它们会精心挑选适宜的环境筑巢,并且懂得要守护自己的子嗣成长。

    他成了孱弱的黑龙幼崽,但有生母守候,并非无依无靠,总而言之还算不错的开局。

    “黑龙吗?好吧。”

    陈景盯着湖水中略显丑陋的幼崽,低声道:“从现在开始,我就是恺撒·奥尔托伦索,以坦格里安为姓。”

    来不及细想,小雏龙恺撒就被无可遏制的困倦感所捕获,龙类初生的第一次沉眠来得凶猛而迅捷,他只来得及沉入泥沙,便顷刻陷入昏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