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恐怖小说 > 女鬼请留步 > 第211章 前女友

    接下来的剧情很老套,变成了扶一把班花,高洁拍着胸脯保证完成任务,还下了军令状。

    如果完不成,她没有说,只是一个销魂的眼神,自己去发挥。

    老同学很感激,准备好好感谢一下,大官人挥一挥衣袖,装完就跑,气的班花直咬牙。

    次日一早,接亲的队伍就出发了,方云龙和新娘家离得实在太近,走十分钟就能到,为了避免太快结束,围着县城饶了一大圈。

    车队共十辆,头车是大奔,其余全是奥迪,八点多的时候,缓缓使劲新娘家所在的小区。

    鞭炮齐鸣,人头攒动,李云龙下了车,和迎亲的人走到二号楼下。

    新娘家住三楼,不高很容易抢走,嗯……接走。

    女方的亲戚堵住路,一个个拽里拽气的伸手,和丐帮长老一样,方云龙如同一个散财童子,不停往外掏红包。

    有钱能使人让路,路是开了,可下一步却不知如何去走。

    只见楼梯台阶上每一层都摆了两杯斟满的白酒,酒杯还挺大,目测这一排排下去,能放倒不少英雄好汉。

    “新郎官,我家姑娘可没那么容易娶,现在开始打关,喝完酒上一层楼梯。”

    女方家的一位负责人,双手交叉,得意的笑着。

    “这也太多了,喝完估计都找不到新娘了。”

    新郎的朋友们开始抱怨,这一关太狠了,实打实的硬闯啊。

    “放心,一个人肯定不行,新郎不是有亲朋好友吗,爷们一起上,我们允许。”

    对方这一开口,迎亲的人相互张望,一位长辈率先站出来,大吼一声,“我来!”

    端起两杯酒一饮而尽,周围传来一阵叫好声和鼓掌声,他又喝了四杯,摆摆手表示不行了,这酒太满,劲又足,这六杯估计都有三两多了。

    “让我来!”

    这是个接力活,一个人肯定不行,考验的是新郎的亲友团单兵作战能力,同时也能带动气氛,非常的热闹。

    幸好今天来了不是爷们,不然还真让这一关难住了,大家都不然方云龙喝酒,一个个积极参与,最不行的也喝上两杯。

    喝完酒便收起酒杯,所有人围着楼梯慢慢前行,反正时间还早,图的就是热闹,作为男方也没办法,顺从呗。

    好不容易喝到二楼半,眼看还有十一阶楼梯,整整二十二杯酒,接亲的人都怂了,这里面没几个能喝的,而且喝的又急又猛,酒量大的也发挥不出来。

    “呦,不行了,这么多人还搞不定这点点酒,羞羞!”

    有不少小孩在哪起哄,咿咿呀呀的喊着,女方那边也不让步,笑盈盈的看着。

    男方这边一个个很无奈,那个混蛋想出来的昏招,到底是想嫁还是不想嫁。

    “我来吧。”

    方云龙咬咬牙,只能亲自上场了,能喝多少算多少,剩下的只能靠大家了。

    “云龙哥,还是我来吧。”

    人群中走出一人,东方基本上被人忽略了,就连他没喝酒都没人发觉,实在是太乱了,他又没啥存在感。

    “你都喝了不少了,别硬撑。”方云龙以为他喝了。

    东方无辜眨眨眼,“那个,我还没喝呢,一只保存战斗力。”

    “保存个屁,赶紧上啊,能喝两杯少两杯。”有人大声喊叫。

    东方也不客气了,他现在把酒当喝水,之所以没出手是不想破坏气氛,就像斗地主没人一开始出王炸的,惊喜要留在后面嘛。

    端起两杯一口干,又端起两杯一口闷,再端起两杯,再再……

    围观的人表情从微笑变成惊讶,又从惊讶变成惊奇,又成了震惊,最后全部傻眼。

    挖槽,这家伙一口气喝完了二十二中杯白酒,这最少有一斤多,这人谁啊,这么牛逼,李白转世吗。

    “好,太帅了!”

    终于有人反应过来,大声呼喊,接着掌声雷动,太凶残了,喝酒喝的这么猛的还是第一次见。

    方云龙也吓了一跳,以前和表弟喝过酒啊,酒量哪有这么猛,真是奇了怪了。

    来不及多想,一群人簇拥着他上楼,冲进了了房间,每个人遇到东方时都竖起大拇指,夸一声海量。

    接下来环节比较人性化了,就是藏个鞋,让大家寻找,没有意外在伴娘的裙子里找出来的,妹子长得比较随心所欲,男银们规规矩矩的,怕她占大家便宜。

    还有为难一下新郎,让他做做俯卧撑,检验一下腰力,蹲下唱唱征服什么的。

    新娘周琳很兴奋,一副恨嫁模样,引得伴娘们不断调侃,说女大不中留啊。

    东方作为亲戚兼功臣,被方云龙拉着给新娘介绍:“这可是咱们的大功臣,我表弟东方。”

    “嫂子好。”东方笑着打招呼。

    “你……”周琳表情惊讶,刚准备说什么又生生止住,转而一笑,“你好。”

    东方愣了一下,怎么感觉嫂子认识我,不可能啊,我根本没见过,难道是表哥向她提起过,估计是了。

    新郎新娘还要摄影,其他人离开,许久,一切准备就绪,接新人去酒店。

    鞭炮震耳欲聋,热热闹闹将新娘接走,队伍开始返回。

    来到酒店婚礼现场,东方又干起来招待人的工作,陆陆续续有人来,老姐也来了,一直忙到十二点。

    婚礼仪式正式开始,司仪主持风格幽默,时不时调戏一下两位新人。

    台下最末尾饭桌,东方和新郎的朋友坐着,都是帮忙的正好凑一桌,大家对这位海量可是佩服的紧。

    “云龙两口子可真般配,看新娘笑的多甜。”

    “你看,她抿嘴笑的模样像不像那位,我是不是眼花了?”

    “还别说,是挺像,可惜天妒红颜,不然指不定台上站着的是谁?”

    “那也不一定,云龙不是和丁玲分了吗。”

    “别说没用的,人都死了还能怎样,好好看节目。”

    两位男生嘀嘀咕咕聊天,被东方一字不落的听了进去,没办法听力太好,真不是故意的。

    “你俩刚才说谁,丁玲?!!”东方突然瞪大眼睛。

    “你也知道她呀,云龙的前女友,可惜病死了。”

    “是挺可惜,不然二人说不定能修成正果。”

    听到前女友,病死以及丁玲的名字,东方脑海中好像抓住了什么,又说不上来。

    这时,伴娘团的姐妹们从这路过,其中一人道:“我怎么感觉周琳今天怪怪的,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是啊,以前都叫我亲爱的,刚才居然和你一样喊我,是不是兴奋过头了。”另一伴娘调笑道。

    “肯定啦,爱情让人冲昏头脑。”

    刹那间,东方豁然开朗,他猛的抬头,死死盯着舞台上那个女人,对方好像也察觉了什么,朝他望了过来。

    四目相对,周琳意味深长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