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网游小说 > 漫威世界的御主 > 第二百一十六章:女帝的心愿

第二百一十六章:女帝的心愿

    “这里是城堡的中心哦。”

    赛米拉米斯面对着沈河倒退了几步,然后直接躺在床上,完全陷入柔软的被子中,她慵懒的舒展了一下身子,完美的身材在这霎那间绽放的美艳让沈河都有些心跳加速。

    不愧是传说中轻易诱惑了王者的角色。

    即便明知道她是会致死的毒物,这份魅力也足以令男人前赴后继的朝她靠拢。

    沈河轻咬了下舌尖,用微微的刺痛让自己清醒一些。

    如果连这样的意志力都没有,他恐怕早就沦陷在力量带来的欲望中了。

    “谢谢你的好意了,但是我和贞德都不怎么喜欢太过奢华的住所。”沈河看了看四周,“睡觉的地方如果太大了,也会拉远与枕边人的距离,还是恰到好处最合适。”

    “咦?觉得太大了吗?”

    赛米拉米斯假装没有听懂沈河话里的意思,她躺在床上翻了个身子,侧着头就这样直勾勾的望着沈河。

    “孤也不怎么喜欢太大的居所,但是,孤所享受的,纯粹只是富贵的滋味啊。”

    “那的确令人享受。”沈河想起了当初被托尼带着一掷千金的时候,然后轻摇了下头,“但是这样的享受过后带来的往往是空虚感,好了,我说过我是来谈正事的吧。”

    “嗯。”赛米拉米斯从鼻腔中发出声音,手掌轻拍了下身边的被子,“到床上来谈也可以喔,孤会认真听着。”

    沈河想了下,竟然真的脱掉鞋子爬了上去,却没有躺下来,而是就盘腿坐在赛米拉米斯的面前。

    “我仔细的考虑过了,我想要将天空花园发展成人类文明的文化、经济、技术、传承的中心。”沈河的声音有些飘渺,似乎是在展望未来。

    “这里当然会成为中心。”赛米拉米斯用手指把玩着自己的发梢,“但是,孤更愿意用‘神的居所’来形容它,master,在这个世界,迦勒底可以成为现世的神话喔,也只有这样的地位,才配得上master的身份呢。”

    “”

    沈河这还是第一次知晓赛米拉米斯的野望。

    但如果直接询问她理由。

    她恐怕又会说,她所享受的,纯粹只是神祗那至高无上的地位吧。

    “到时候,master就是众神之王。”

    赛米拉米斯再次翻滚了下身子,却把头枕在沈河的腿上,戴着黑色宝石的手指轻轻抚摸着他腰间的肌肤,甜美勾人的声音恍若直接响在他的耳畔。

    “迦勒底的从者们都会是您的属神,您会接受凡人的侍奉,赐予他们馈赠,您会将光辉洒向浩瀚宇宙,无人能忤逆您的意志,您会触摸那无人能及的巅峰。”

    “原来”沈河低下头,注视着女帝犹如宝石般迷人的眼瞳,“这就是你的心愿吗?”

    “也是master的心愿喔。”

    赛米拉米斯的手掌顺着沈河的胳膊一路向上,最后轻轻揣摩着他的脸颊,脸上浮现出犹如醉酒般的红晕。

    “孤可是记得很清楚呢,master说过的话,成长,向前,希望能看看这不同寻常的一生能见证什么样的事情,又能够达到什么样的高度,而孤也承诺过,master的心愿,就由孤来实现。”

    “”

    沈河心里面,有种异样的情绪。

    他发现自己错了,错的很离谱。

    已经在生前享受过一切的女帝,并没有什么实实在在的愿望,无论是权利、虚荣、奢华甚至是地位,都不是她真正追求的东西。

    她只不过是想要将她所享受的一切,将她在那个时代所理解的,最巅峰的事物——众神之王的身份,交到沈河的手上,以实现沈河召唤她时对她述说的心愿。

    谁能够想到,在“毒妇”的心中藏着的,却是无关心计,无关阴谋,宛如少女心般的,最单纯的期待。

    只是

    “错了啊”

    沈河的脸上,带着又是心疼,又是无奈的表情。

    “嗯?”赛米拉米斯不解的望着他。

    “你弄错了,赛米拉米斯。”

    沈河情不自禁的握住她的手掌,将那纤细无骨的触觉包裹在自己的两只大手中,然后温柔注视着她有些不知所措的眼神。

    “我是出生和生活在现代的人,时代已经不同了,对我们来说,至高无上的地位、无人忤逆的权威、众神之王的身份这些,并不是唯一的追求,更不是我的心愿。”

    现代社会的人,在信息轰炸的情况下,看待事物早已经不会单方面的思考了。

    谁都羡慕皇帝的三宫六院,生杀予夺。

    但是谁也都清楚皇帝的苦处,孤家寡人,心惊多疑,战战兢兢。

    所以也不是每个人都会向往所谓的“无人许逆”的地位,在沈河看来甚至有些不寒而栗,又哪里还会有生活的乐趣。

    “但,但是”赛米拉米斯眨了眨眼睛,竟然有一些慌张,“这已经是生命能够达到的最高高度了呀。”

    当初听见沈河说想要不断向前,尝试这一生能够达到什么样的高度,她就一直以为,那是凌驾于所有人之上的地位。

    而现在,沈河竟然说不是这样的。

    “这就是人生观和价值观的问题了。”沈河略微有些头疼。

    但是今天必须要把这说清楚,要不然指不定女帝的小脑袋里面还会胡思乱想些什么。

    “这么说吧,你的时代里,不是也有一些将一生奉献给保护平民的英雄吗?他们并非是无私的,这是因为他们在这样的举止中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价值,而对我而言,属于生活的人生观,与属于目标的价值观,是分开来的。”

    沈河尽力用女帝能理解的话进行解释。

    见她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后,接着说道:

    “我所渴望的生活,其实很简单,我享受和亲近之人的感情,贞德、薇尔莉特、两仪式。齐木楠雄我希望自己与他们之间的羁绊能够永远的持续下去,并用这份羁绊构成我的整个人生,而我的价值观,也就是我的目标我希望用我的力量,来改变这个世界”

    对于沈河来说,如果说有什么属于工作性质的目标,那无疑就是改变世界。

    正所谓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顾天下。

    沈河能够从改变世界中找到属于自己的成就感,而这就是工作的动力来源。

    随着沈河长时间的讲述,并拿出平板电脑,上网举了各种例子。

    赛米拉米斯终于渐渐理解的沈河的意思。

    而随着理解加深,她的脸色越来越通红。

    “赛米拉米斯?”沈河见女帝长时间都没有反应,忍不住叫了几声。

    “孤,孤”

    赛米拉米斯通红着脸,像个不知所措的少女那样努力保持着镇定,但是在看见沈河强忍着的笑意后,还是爆发了。

    她把脑袋像个鸵鸟一样埋在被窝里,紧紧搂着被子,发出呜呜的声音,好像这样就能忘记自己说的那些羞耻的话。

    “哈哈哈。”

    见到女帝这样极具反差的可爱面,沈河终于忍不住大声笑了出来。

    这样做的结果就是被女帝穿着丝袜的脚丫子狠狠的踹了几脚。

    不过,这大概是沈河第一次被踹了还很开心。

    他是真的没有想到,最终的结果会是这样子。

    原本他今天来,是想要学习天草四郎时那样表达自己不为他物所动的坚定意志,让自己的目的压过女帝的目的,并无视她的意见,反正女帝就会吃这一套。

    谁能想到,一切都只是原由时代差距所带来的误会。

    赛米拉米斯装鸵鸟装了很久。

    大概是最后发现沈河完全没有要走的意思,最后实在是装不下去了,爬了起来,怀里还紧紧搂着被窝,脸上的红晕也为完全散去。

    “这样的话,孤岂不是做错了事?”赛米拉米斯轻咬着下唇,“孤夺了master部下的权,大概会让他心生间隙,孤还准备驱逐合作伙伴通告已经传达过去了。”

    在之前,赛米拉米斯认为要先一步竖立迦勒底与沈河的绝对权威,神是不会允许凡人与自己拥有同等地位的,但在现代社会中,能够双赢的合作才是最快发展途径。

    “这也是我的错,没有向你解释清楚。”沈河笑着安慰道,“一切才刚刚开始,影响并不大,托尼那边我已经说清楚了,至于科尔森他的确不再适合管理全部,我会找一个更适合他的位置,总之赛米拉米斯,有一件事情是我确定的,那就是我需要你的协助。”

    “真是的。”

    赛米拉米斯沉默了一会儿后,忽然叹了口气,然后抬起头,在这个瞬间又恢复了那个美艳颓废的女帝。

    “虽然孤习惯了受人伺候,却没有习惯侍奉别人,但谁让你是master呢。”

    虽然是无奈的语气,但嘴角的那丝笑意已经出卖了她。

    女帝感受到了生前从未有过的体验。

    “你还是需要多了解下现代城市的规划和发展知识。”沈河从床上爬了下来,穿好鞋子,“天空花园可以说具备了一切发达城市所拥有的特性,它或许不会成为‘神的住所’,但绝对会成为所有人都向往的世界中心。”

    “这就要走了吗?”身后传来软糯的声音。

    沈河身子一僵。

    因为他能够感受到,光滑的丝袜触感伸进了他的衬衫里,轻轻摩擦着他的腰间背脊。

    “master”触感缓缓向前。

    沈河落荒而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