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网游小说 > 天生就会跑 > 第一百六十章 默然欢喜

第一百六十章 默然欢喜

    叶钦站在男子200米起跑线前,看着面前的跑道和即将开始的比赛,第一个感觉其实就是局促,跑道的间距安排,还有整个场地给人的感觉都相对显得狭窄。

    男子200米和男子400米在室内跑起来其实都并不是特别的舒服,一方面是因为总的道次只有六条道,而不像是标准的室外田径场那般有8条或者9条道次,另外一个就是赛道之间的间隔,室外赛道一般在1.2秒左右,而室内赛道间隔则在0.9米左右,对于习惯了室外赛道的选手来说,其实跑起来后觉得受到很大的限制和别扭。

    尤其是男子200米的比赛,比起男子400米速度更快冲得更猛,在室内比男子200米比赛是有一定的危险性。

    顶尖选手在跑200米时,最高速度可超过35公里/小时,在这般迅猛之下拐陡弯儿且有起伏,本身就很危险,而且还得想方设法不窜道,对于运动员来说是很容易受伤的。

    另外一个就是室内赛一圈多为四条或六条道次,若是分在外道的第五或第六道还好,若是在内道,必须要改变跑动的技术与节奏,这就给运动员造成一种巨大的“不可预知性”。

    很多高手如果预赛被分在了内道,极有可能跑砸,或者犯规踩线、窜道,在2003年室内世锦赛时,男子200米竟然有25人在预赛中犯规,在这种情况下,很多比赛干脆在预赛时弃用一二道,以尽量公平。

    另外还有室内世锦赛的时间是偶数年,一般都和奥运会有重叠,

    也就是今年,2004年,在匈牙利布达佩斯室内世锦赛之后,国际田联在室内世锦赛、国际田联室内巡回赛、洲际锦标赛中取消了男子200米。

    此后室内200米世界纪录定格于上世纪90年代,男子室内200米世界纪录是19.92秒,由纳米比亚名将弗雷德里克斯创造于1996年2月18日法国列文,女子室内200米世界纪录是.87秒,由牙买加选手奥蒂同样创造于1993年2月13日法国列文。

    当然国际田联此后的室内赛虽然取消了男子200米的比赛,但在各地方的的比赛中,室内200米依旧是热门项目,美洲欧洲和国内室内锦标赛一直都有延续下去。

    江南室内田径馆是新进落成的体育馆,在当前国内设施条件一流,比赛的道次也有六条跑道,叶钦是在第五道的位置,他在预赛中的成绩排在第一位,道次安排也相对有利。

    这组决赛里,大部分的选手叶钦都不熟悉,只有第六道的何俊算是他之前遇到的过老对手,至于说当前国内男子200米第一人的杨耀,并没有出现在临州站的比赛当中。

    走上起跑线比赛前,何俊看到叶钦之后,还冲他点头打了个招呼。

    两人虽然算不上特别熟悉,仅仅只是在城运会的决赛有过一个照面,但似乎因为之前同样有参加世少赛的经历,何俊对于叶钦算是众多选手里比较友好的。

    随着比赛时间一点一点临近,叶钦站在第五道的位置不断地调整着呼吸,平复着有些躁动的心情。

    昨天400米的决赛他已经是超常发挥,当下午陈梓熙出现在赛场的时候,他不知为何就觉得自己的血液都像是要沸腾了一样。

    “她来看我的比赛了!”

    当时叶钦脑海里只有这么一个想法。

    那么多次的在起跑线前的挥手示意,只希望有一天某个人会注意到他的动作,而在昨天,在她出现在赛场,站在二层的看台走廊上时,他却忘记了和她挥手。

    昨天两人见面的时间其实很短暂,一个原因是临州站室内锦标赛举办的地点离陈梓熙的学校距离较远,对方请假打车找过来花了不少时间。

    而且他在下午的时候,因为要准备决赛,又忙着热身等等。只有赛后比完的时候,有在一起说了会话,但很快到了傍晚,陈梓熙就匆匆离开。

    当时陈梓熙也没说今天会来继续看他比赛,不过叶钦并没有受到她的短信,其实想来也知道,大概出学校是不太容易的。

    她是女生,而且是重点中学,赶上上学的时间能够抽空过来看自己一个下午的比赛,已经非常难得,陈梓熙的妈妈也不太喜欢他,叶钦已经不敢有其他的奢求。

    只是临到头,站在了比赛场地上,多少内心还是有那么一点失落。

    相见太难。

    少年人的想法有时候真的希望时间能够一下子过去个三五年,大家都长大一些,毕业工作,可以独立自主,这样至少会多一些选择,少些束缚。

    但生活便是如此,总不可能事事都能顺着心意来的。

    “好好比赛!”

    站在跑道上,叶钦轻轻吸了口气,强自甩开了那些纷乱的念头。在他前面第六道的是何俊,对方去年城运会男子200米虽然输给了他,但这是室内赛,何俊已经参过很多次室内赛男子200米,而叶钦除了今天上午跑了一次预赛外,这还是第二次在室内赛跑男子200米。

    何俊的实力很强,如果算上场地熟悉程度的话,叶钦也不敢说自己一定有把握赢过对方。

    站在了跑道上,他不想输,不想再拿第二第三,他想要的只是金牌。

    正月里小叔结婚,那一夜的烟花升上天空,他其实很清楚地明白自己身上背负了什么。

    只有赛场,只有跑道,努力去跑,去赢得比赛,赢得胜利!

    才能够改变自己的家庭境遇,改变自己的人生,才能走到她面前,不至于胆怯,不至于需要抬头去仰望!

    像我这样条件出身的人,没有好的家庭,没有聪慧的头脑,我能做的,只是跑了!

    那就努力跑下去!

    “各就位……”

    起跑线前,发令员比赛提醒选手就位的声音骤然响起。

    二层走廊看台上,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起跑线前,围绕在跑道周围铁护栏外的记者们则在此时拿起了手里的相机,安静的现场里咔嚓咔嚓的相机快门声不时响起。

    他们在捕捉选手起跑前的神情状态,等待比赛开始还会抓拍一轮,到选手冲过终点线的时候,最后还会再拍一次,照片会拍好多张,但具体用得上用不上另说。

    叶钦抬起头看了眼远处的室内田径馆的比赛大屏幕,轻轻吸了口气,突然高高举起了自己的右手,背过身面朝旁边护栏外的媒体记者。

    昨天她在的时候,叶钦太激动忘了,那就今天再补上!

    现场有看过叶钦在城运会比赛的记者已经知道,这是叶钦赛前的动作,这位海西省的小将,似乎在田径场要比其他人活跃,总爱做点小动作吸引全场的目光。

    这样的举动或许或让一些运动员和教练反感,觉得叶钦爱出风头,但对于媒体记者们来说,有个性的选手报道起来才有意思。

    尤其是当这位有个性的选手,具备不弱的实力时,更是能够得到媒体们的青睐。

    “咔嚓”又是一声快门的响起声。

    人群中一个带着黑框眼镜的摄影师在按下快门后,脸上挂起了笑容。

    就叶钦背身伸手示意的一瞬间,他抓拍到了一个很不错的角度。

    虽然照片还没洗出来,但常年的摄影直觉让他觉得方才的那个动作很有感觉。

    少年一身短跑服背对众人,高高伸出右手,头部微微倾斜,左侧的脸颊弧线清晰,头发有些散乱,垂落下在眉毛边上,眼神坚定。有清晰的轮廓,也有被遮住的阴影,背景则是有些模糊的跑道和室内馆的灯火。这样自然流畅的动作,即便是很多模特在摄影棚里摆拍也不一定做得出来。

    唯一不太理想的就是背后的号码牌,上面标记的是海西两个字,如果是国家队红色的短跑服,背上是五星红旗或者中国,那就再美好不过了。

    叶钦并不知道他举手示意的动作已然有记者真的为他拍摄了下来,他只是举起手,示意,一如曾经的那样。

    而就在这个时候,二层的看台走廊上,一个似乎因为跑了一段路而脸颊微红的少女匆匆赶到。

    在某个摄像师拍下场中少年动作的一瞬间,她也看到了叶钦的挥手示意。

    有些疲惫和气喘的面容上,突然“噗呲”一声,笑了出来,如花绽放。

    “叶钦,加油!”

    室内田径馆的人数本就不多,在发令员提醒选手就位之后,已然安静了下来。

    虽不是落针可闻,但这一声清脆的加油声,却是让所有人都听得分外真切。

    场边,聂方平目光虽然落在了起跑线上,但脑海里正皱着眉思考着孙潮生教练刚和他说的以赛代练的训练模式,突然听到了这声清脆的加油声,不由得抬起头望向二层的看台,那里有个小女生正兴奋地挥舞着双手。

    叶钦放下手正准备走上助跑器,突然听到那声加油声后,身体微微一顿,转过头,笑着朝二层看台,再次挥了挥手。

    没有一约既定万山难阻的决然凛冽,

    有的,只是年少的你我各自努力,简单而纯粹,默然和欢喜……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