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四百三十一章 第二枚传国玉玺(求订阅!)

第四百三十一章 第二枚传国玉玺(求订阅!)

    …

    天祚帝一口气带人逃了四五十里,才慢慢停了下来。

    见追兵没再追上来,天祚帝下令:“人不离马,马不离人,原地休息。”

    休息一会,有人再也忍不住悲伤,哭道:“辽国完了!完了!”

    心情本就极度不好的天祚帝,听见这话,抽出腰中宝剑,回身一剑就将那人刺死!

    刺完,天祚帝就后悔了!

    被他刺死这人竟然是他最小的儿子许王耶律宁,他与萧贵哥所生的耶律宁,他平时最疼爱的耶律宁,才十二岁的耶律宁。

    虽然肠子都悔青了,可天祚帝还是趁势道:“这就是动摇军心的下场!”

    见天祚帝连他自己最喜爱的小儿子都杀,其他人全都被天祚帝震慑住了。

    天祚帝也知道,杀人并不能永远震慑住这些人,尤其是在这种形势之下,因此,天祚帝很快又道:“朕有一天能跑三五百里的宝马若干、几百囊绝世珍宝,西夏的皇帝李乾顺是朕的外甥,大不了,朕就带你们去投奔他,朕带着这么多宝马和绝世珍宝,咱们到哪儿都不失一生富贵,至于女人和子女,只要咱们安定下来,定不会缺的!”

    在天祚帝的威逼利诱之下,已经没有它路可走的众人,只能继续跟随天祚帝往夹山逃。

    夹山是一片茫茫无际的原始森林,山上沟壑纵横,峰峦耸云,山下方圆六十里内有泥潦沼泽,外人若无向导,无法进入,若贸然前往,必深陷其中性命不保,而天祚帝常去那里打猎,对那里的环境极为熟悉。

    另外,夹山所处之地四通八达,既可以从那里去漠北,也可从那里去漠西,还可从那里去西夏。

    因此,对于天祚帝而言,那里是最理想的躲藏之地。”

    一连几天的急行军之后,天祚帝等人才完全放松下来。

    这天,天祚帝一行人行到了渔阳岭。

    再往前不远就是夹山。

    而这渔阳岭驿馆,就是去夹山的最后一个补充点再往前,可就没有补充的地方了。

    一路上的无惊无险,再加上马上就要到达目的地了,让天祚帝等人放松了警惕,竟全员进入渔阳岭驿馆补充水粮。

    给两千人马补充,显然不能很快完成,毕竟渔阳岭驿馆只有十几个人。

    一路奔波,所有人都乏了。

    加上天色已黑。

    所以,天祚帝等人便在渔阳岭休息一夜。

    睡至半夜,天祚帝突闻马嘶鸣声!

    “是飞电!”

    天祚帝一下子睁开眼睛,随即坐起,然后抓起宝剑向门口冲去!

    可天祚帝刚将头探出门外,就停了下来一杆铮光瓦亮的银枪不偏不倚的抵在了他的喉咙上!

    天祚帝向枪的主人看去,就见他是一个二十余岁的精壮年轻人穿着奇怪绵甲的精将年轻人。

    年轻人道:“你的爪黄飞电真是好,竟还能示警,可惜如此万里无一的宝马却是你这个窝囊昏君的坐骑!”

    天祚帝的眼睛左右看了看,就见:他的爪黄飞电已经被四个大汉控制住了,院中全都是身穿奇怪绵甲的军士,他所布置的侍卫全都倒在地上。

    再往远处看,通过四敞大开的大门,天祚帝看见门外密密麻麻的围满了不知有多少骑兵,而他那两千匹能日跑三五百里的宝马和他那几百囊绝世珍宝全都在这伙骑兵的控制中。

    天祚帝的心一下子就凉透了,“完了,全完了……”

    不一会,其他人全都被押了出来。

    一个魁梧的中年来到年轻人身边道:“没找到传国玉玺。”

    年轻人听罢,看向天祚帝道:“将传国玉玺交出来。”

    天祚帝把眼睛一闭,意思是:“我不知道,你们愿意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年轻人头也不回,吩咐道:“开始杀人,直到有人说出来传国玉玺在哪为止。”

    年轻人的话音一落,他手下的人就纷纷拔出马刀。

    还没等这些凶神恶煞动手,就有人喊道:“传国玉玺在陛下的坐骑背着的皮囊中。”

    年轻人看了一眼天祚帝的爪黄飞电,见上面的确有一个皮囊,便让人将之取来。

    将皮囊解开了之后,年轻人竟然在其中找出了很多枚玉玺,而其中最大的那枚,正是金镶玉的一枚玉玺。

    年轻人将这枚玉玺拿到火光处一看,上书:“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个字,又看了看侧面,还有“大魏受汉传国玺”和“天命石氏”等刻字。

    年轻人并不知道这个传国玉玺是不是真的传国玉玺。

    事实上,辽国到底有没有传国玉玺谁都说不清。

    石敬瑭当上了辽国的儿皇帝之后,他手中不知怎么的就多出来了一枚传国玉玺。

    石敬瑭死了之后,他的养子后晋出帝石重贵即位。

    后来,辽晋开战,后晋被辽国所灭,这枚玉玺就落在了契丹人的手中。

    不过,所有人都认为,辽国的这枚传国玉玺是假的,是石敬瑭暗中让人做的。

    可辽圣宗耶律隆绪却拿这枚传国玉玺举行科举考试,试题的题目就是《有传国宝者为正统赋》,还做了一首歪诗:暂且制美宝,千载助兴王。华夏既失踪鹿,此宝归北方。子孙宜慎守,世业当永昌意思是,他手上这枚传国玉玺是真的。

    不管真假,这枚传国玉玺都代表着辽国的传承。

    所以,这枚传国玉玺到底是不是秦始皇的天子玺,其实不重要,只要它是辽国一直传承的那枚就行。

    只是,年轻人并不知道,它是不是辽国世代相传的那枚。

    年轻人的眼珠微微一动,随即手一滑,手中的传国玉玺就掉了下去。

    天祚帝等人见之,无不大惊失色!

    年轻人见之,用脚尖轻轻一托,然后一颠,这枚传国玉玺就又回到了年轻人的手中。

    这回,年轻人很小心的将它放回皮囊之中,然后亲自提着这个皮囊,谁都没给。

    年轻人扫视了一遍渔阳岭驿馆,然后指了西边的一排厢房,吩咐道:“将他们关在那里。”

    听了年轻人的命令,立即上来了一群虎狼将天祚帝等人绑了,然后全都塞进西边的那几间厢房之中。

    就这样,天祚帝等人被关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