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网游小说 > 伊塔之柱 > 第五十八章 两个团长

第五十八章 两个团长

    年长的骑士只后退一步,然后将手中剑刃放在那小女孩的脖子上,对大猫人摇了摇头,说道:“很抱歉,朋友,恕我无法那么做。这关乎忠诚与信仰,这是考林—伊休里安王国内部的事务,还希望阁下不要插手。”

    冰冷的钢剑挨着肌肤,小女孩几乎可以感到刃锋之上传递来的寒气森森。她打了一个寒颤,心中明明害怕得要命,泪水在金色的眸子里打着转,泫然欲泣的样子,但却握紧拳头一声也不吭。

    瑞德看着她的眼睛,安慰了一句:“别害怕,小女士,他们不敢拿你怎么样。”

    小女孩微微一愣,看着这头奇异的大猫人轻轻点了点头。

    狮人圣骑士抬起头来,手持权杖,赤红的鬃毛须发皆张。他露出雪白的尖牙,从喉咙里发出一声低沉的咆哮:“玛尔兰的信者从不接受威胁,在我数到三之前,给我一个答复——”

    瑞德重重向前一步,吓得都伦城卫军齐齐后退。“是个男人的话,就出来堂堂正正与我一战。我给你一个机会,或者屈辱地死在这个地方。”

    他竖起尖尖的爪子,轻轻摇了摇:“否则无论什么情况,今天你不用作任何妄想,除非死亡,你不会有第二种离开这里的方法。”

    那个年轻的骑士心高气盛,闻言拔出长剑握在手中,一副跃跃欲的样子。但年长的骑士拦住自己的同伴,摇了摇头:“职责所在,恕我办不到。”

    后者用手中剑尖指向小女孩的雪白的颈项,声音有些沙哑:“若你还担心她的安危,就让我们离开。”

    黑暗童话站在一边看着这一幕,也忍不住摸了摸脸颊。

    大猫人轻轻摇了摇头。

    阳光让他一头鬃毛闪闪发光,圣骑士用自己的爪子按在胸口,高大的身形一矮,忽然一下对那小女孩单膝跪下去。

    瑞德抬起头来,温言答道:“小女士,我虽不知你的名字。但在下以所侍奉的英勇女士为名,发誓一定会救出你,让你远离一切卑劣与危险,我以此立誓,在玛尔兰女士的见证之下——以英勇为剑,正义为盾。”

    小女孩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一幕,脸红彤彤的。“我相信你,骑士先生。”她金色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感动,稚声稚气地喊道:“我叫德丽丝,请不必在意我!”

    年长的骑士心中忽然感到一丝不安,他一把将小女孩拽了回去,趁大猫人还未起身,将手中的剑猛然向对方掷去。德丽丝见状惊叫一声:“小心!”

    但瑞德不闪也不避,脸颊上的刀痕之间,淡银色的瞳孔之中闪过一丝光华——举起爪子一挡,剑还未及近身,便被他轻描淡写地拍飞出去。

    骑士的钢剑打了几个转儿,落在雪地之中。

    “别过来。”年长的骑士意识到不好,严厉喊了一声:“——我真会动手的!”

    “你若杀她,我就杀你——”

    “这附近不只有欧力一座圣殿,而你的任务注定失败,你的忠诚毫无一丝价值。”

    “愚忠,不会荣誉你的神祇。”

    狮人一扑而起,声音冷得好像寒冰。

    那年长的骑士脸色大变,在心中大骂了一声这些该死的自由圣骑士,玛尔兰的骑士行事一贯只遵从于‘真正的正义’,视凡人世界的法律与权力与无物。

    但大猫人的话正好说中了骑士心中最担忧的一点,附近不一定只有欧力一座圣殿,若是对方先一步赶到复活点,劫走目标的话,他们的一切努力皆是徒劳。

    这一次任务虽然光之圣殿方面愿意卖王国一个面子,但罗曼、艾梅雅的信徒与主张忠诚、公正与秩序的欧力不一样,这两座圣殿的主人一个对于王权漠不关心、一个干脆对于人类漠不关心。

    两者的圣殿,皆没那么好说话。

    他心神一乱,竟忘了真正的危险还在面前,一回神,才发现狮人圣骑士高大的阴影已笼罩在自己头顶之上。年长的骑士下意识想要防守,但已晚了片刻。

    瑞德眼中闪过一道寒光,心知正是现在。

    他忽然一爪拍在对方胸口,将之扇飞了出去,滚落于雪地之中,生死不知——然后大猫人才反手去抓德丽丝。小女孩正要伸出手,可正是此刻,异变突生。

    原来黑暗童话不知何时来到一旁,忽然一个箭步,一把抓住德丽丝,带着后者滚向一旁。

    “骑士先生!”德丽丝挣扎了一下,但怎么会是黑暗童话的对手,她只能焦急地喊了一声。

    但大猫人向前一步,那年轻的骑士却一下拦在他面前。“帮忙拦住他们!”黑暗童话这才向骑士大喊一声。

    年轻的骑士者点点头,只将手中长剑一横。“所有人列阵!”他接过年长骑士的指挥权,低喝一声:“这是必死一战,任务完成回去之后必有嘉奖!”

    一众都伦城卫军对于信仰与忠诚虽然没有什么概念。不过听到奖赏二字,一个个皆重振士气,举起手中长矛,挡在瑞德面前。他们固然不是大猫人对手,但制造一些麻烦不在话下。

    黑暗童话见状才松了一口气。

    虽然靠着一个小女孩脱身,这想来有些丢人,但任务目标要紧,他心中此刻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手忙脚乱地爬起来,便向allie与那个神官的方向跑去。

    同时向两人招了招手,喊道:“向后面突围!”

    后面正是山谷深处,平台上一行人堵死了山谷的入口,但谷内的另一个方向,却不过只有先前便拦在那里的方鸻与苏菲两人而已——最多再加上一个没什么战斗力的姬塔。

    虽然那个战斗工匠让黑暗童话感到无比忌惮,但只有两个人的情况下,无论如何也比一群人好对付得多。

    只是深入灰烬山林之中,与他们的目的地有些南辕北辙,只是眼下他也顾不得这么多了。他手上掌握着任务目标,总而言之先甩开这些人再说。

    这时雪地中传来一声枪响,飞来的弹丸击中黑暗童话不远处的地方,打出一道雪柱。

    黑暗童话下意识将小女孩挡在身后,远远地看舰务官小姐看了一眼,皱了一下好看的眉头,才放下手中的枪。她对一旁天蓝说道:“告诉船长大人,请麻烦救下德丽丝。”

    天蓝有些好奇地看了山谷中一眼,才点了点头。

    “艾德哥哥。”

    她对通讯水晶轻声说了一句。

    其实不需要提醒,方鸻与苏菲已一左一右,拦在山谷之中。

    黑暗童话看到两人出现,才深吸了一口气。他心中还没忘了先前那一幕,对方鸻忌惮无比,连忙向一旁的aille挥了一下手:“你左我右,你带治疗去对付那个战斗工匠。”

    aille苦着脸,他亲眼见过之前一幕,只会比黑暗童话更清楚对方的水平。不过任务目标在黑暗童话手上,而且后者还是团队的指挥,他只能选择听命。

    好在对方一时收不回来那巨大的骑士构装——

    这个ragnarok的铁卫士这一次判断倒没什么失误。

    那异体无畏者在靠近平台的方向,虽然奥尔芬的双之星比一般的无畏者要来得灵活一些,但是终归是重型构装,远不如轻型构装来得灵便。

    而且方鸻也估计了一下距离,只摇了摇头,也心知自己来不及收回。

    他便举起手来,身后一道蓝光展开,向下描绘出一道华丽的曲线,它修长的四刃,折射着着雪地之中的光芒。头顶之上,白金色的力场环,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正是能天使。

    不过方鸻的召唤动作才完成了一半,忽然之间停了下来——他皱了一下眉,抬起头有些意外地看了ragnarok的铁卫士身后一眼。

    他似乎看到那里有一道黑影闪过,但仔细看去,却又什么也没有。方鸻微微一愣,还以为是自己产生了幻觉。

    而aille正时时刻刻注意着他,自然也看到了方鸻脸上的神情。

    他看到方鸻中止了自己的召唤,正奇怪对方又有什么阴谋,而忽然之间,他听到一声惊呼从身后传来——那是那神官的声音:“小心,aille,你后面……!”

    铁卫士一惊,一下回过头去,而这已是他的最后一个动作。

    下一刻,他感到脖子一凉,然后一片漆黑,便笼罩了他的视野。

    ……

    另一边,黑暗童话显然没有察觉到这个方向上的变故。

    他选择对上的是那手持苍白之刃的女骑士——对方可算是个大美人,而且让他有些眼熟之感——只是黑暗童话心中紧张至极,一时之间竟也没想太多。

    事实上之前谢丝塔与巴金斯已经给他上了一课,让他丝毫不敢小瞧对方团队之中任何一个人,只是骑士是个中规中矩的职业,实力水平相差不大的话,至少自保应当不成问题。

    而且他还有另一个盘算,骑士是一个重装职业,对方那一身厚重的魔导甲便说明一切。而游侠恰恰相反,要是他可以在一两击之间脱开对方的缠斗的话,一旦进入追逃之中,就算自己带一个人,对方也未必追得上他。

    他的信心来自于另一边。

    他早已从那炼金术士口中得知,方鸻才是这支冒险团的团长。

    一般来说,一个冒险团实力最高者,正是团长无疑。而一支冒险团,总不可能有两个团长吧?aille那边只要拖住方鸻,他总有一丝带着任务目标离开的机会。

    只可惜黑暗童话万万没有想到的是——

    一个团队只有一个团长没错,但两个团队就不一定了。

    苏菲将手捧起来,轻轻呵了一口气,缓缓眨了一下黑白分明的眸子——她有些意外地看到那个游侠直直向自己冲过来,还有一些好奇。

    一般来说,游侠对抗战斗工匠是占优势的,对方怎么直接冲着自己来了?

    在她记忆当中,上一次有人正面挑战自己,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银色维斯兰的公主殿下仔细想了一下,居然有些记不清楚了。好像自从她在艾塔黎亚‘新人王’大赛之上九连胜夺冠之后,就没有过这样的事情了。

    她不由有点好笑,心想这人可真有胆量。

    她这时其实已经认了出来,对方是ragnarok的人,不过ragnarok几个分会那么多人,她也不可能人人都认识。不过十大公会皆是国内同盟公会,对方既然向她发起挑战——

    那她当然也要认真应对。

    她举起手中剑来,剑刃之上一片银色的火焰。

    “力量爆发,”苏菲心中默念,“应该够了吧?”她心想。银色维斯兰的公主殿下身后的魔导炉微微一亮,金色的光纹沿着她的魔导铠一路向上。

    直至融入剑刃之中。

    一片寒光。

    “银飞马!”

    黑暗童话忽然一片寒毛直立,倒不是其他,只是他觉得自己是不是看错了——苏菲身后的银色魔导炉,其独特的羽翼互盖的造型,似乎是罗塔奥英勇圣殿那个一百五十万里塞尔天价的珍藏版魔导炉。

    骑士梦寐以求之物——

    这东西一共只生产了十三具,供二十级之下的圣骑士与护卫骑士使用,其主人无一不是非凡之人。

    他只以为自己可能是产生了幻觉,但作为ragnarok的精英,还没犯之前那年长骑士的低级失误,一个激灵反应过来,见对方一剑向自己斩来,也举起手中一对短剑格挡。

    游侠与十字弓射手不同,可远可近,不过近身能力远逊于其远程能力。

    黑暗童话心中清楚,骑士第一剑几乎必带神圣锁定,闪避只是自找苦吃。他近战能力虽差,但只格挡一剑的话,应当不在话下。

    但他马上便一下张大双眼。

    只见对方一剑斩下,自己一对短剑应声而断——破刃之力,这不是骑士的能力,而是一种十分罕见的被动技能插件。他看到对方盔甲之上金色的引路,忽然想起那是什么。

    力量爆发iv‘彗星-ve’型,光是这个插件的价格,就赶上他全身家当。

    而且这种插件,是银色维斯兰独门技术。

    他忽然抬起头来,越看对方越眼熟——终于意识到自己正面挑战的究竟是谁。这个念头一下让他差点恨不得一头撞死在岩石上——正面战阵无敌,银色维斯兰。

    而他挑战的还是银色维斯兰这一代的公主殿下。

    黑暗童话眼泪都差点流出来了,这操作放到社区之上,估计可以上本月艾塔黎亚弱智操作集锦top10。

    但弱智归弱智,他还不至于一心求死,丢掉短剑一退,便一把扯掉脖子上的项链,高喊一声:“回避!”回避项链可以让他有一次退出对方攻击范围的机会,黑暗童话只希望能给自己一个好一点的方向。

    他手上还有人质,对方不是玛尔兰的圣骑士,总还是要顾忌一下骑士的守则的。

    但让他眼前一黑的是。

    他项链上还未来得及发出一道闪光,将他包裹其中,而对方的盔甲之上已经光芒大盛,死死将他定在原地。“锚定手甲……”黑暗童话真要哭出来了。

    这手甲他见过,在黑市上标价一百二十万里塞尔。

    黑暗童话一屁股坐倒在雪地之中。

    毫无疑问,他已经失去了最后的机会——但让他心中无比憋屈的是,他觉得自己不是输在对方的技术之上。

    而是纯粹被钱砸死了……

    “你输了。”苏菲收起剑,银色维斯兰与ragnarok毕竟皆是国内的同盟公会,与那炼金术士不同,她也不好斩尽杀绝,只如此说道。

    但黑暗童话正要回答什么,忽然听到一声惨叫远远地传来。

    “别过来!”

    那是他团队之中神官的声音。

    两人一齐回过头去,只看到那个名叫aille的铁卫士尸体倒在雪地之中,头颅落在一边,鲜血淋漓。不过显然出手的并不是方鸻,因为后者正一动不动站在山谷另一头,远远地看着这一幕。

    而在ragnarok的铁卫士与神官的不远处——

    有一位少女。

    漆黑的长发,金色的瞳孔,严冬之中,只穿了一件黑色的长裙,随风摇曳。

    少女仿佛没有听到神官的话,也没有看到山谷之中的任何人,她的目光似乎只注视着一个方向,然后缓缓向前走来。当她经过那神官之时,后者忽然惨叫一声,一头栽到在地上。

    然后全身上下燃起黑色的火焰。

    顷刻之间化为飞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