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网游小说 > 我的重生女友 > 205 有错就要认,挨打要立正

205 有错就要认,挨打要立正

    眼睁睁看着平日里义薄云天好兄弟就这样一个个离他而去,刘晓罗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笑。

    家中有事?老婆生病?帮母亲忙?

    刘晓罗跟这几人相处这么多年,对于这几人家庭状况他会不清楚?

    说家中有事那家伙,这人把他爸妈活活气死,单身的他家中还会有什么事?

    老婆生病那位,活了三十多年至今还单身的他,是梦中老婆生病了吧!

    帮母亲忙?这家伙平日里扫把倒了都不扶一下的人,指望他帮忙?

    完全是睁眼说瞎话编出来的理由,让刘晓罗今天才意识到,他与他们之间的兄弟情义如同一张纸,遇水则化遇火则烧,根本经不起任何考验。

    平日里他们之所以认他为领头,还不是跟着他能享受到不容易享受得到的东西。

    “你想怎么样?”回过神来,刘晓罗艰难地转过头看向苏越。

    苏越神情平静:“我想揍你!”

    说完,苏越再次一拳挥出,刚刚拳头挥打在左脸上,这次则是右脸。

    “你不是要为你侄子讨个公道吗?怎么不继续讨了?”

    “拿孩子打架当借口来闹事,正当我们是*逼看不出来?”

    “孩子之间打架哪会打成这样的?”

    “为了钱,把孩子打成这样,还好意思为孩子讨公道?!!”

    苏越每说一句,他便挥出一拳,不顾当着众多人面单方面殴打着刘晓罗。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虽然说苏越不会去做主动欺负人的一方,但他也绝不会是那种被人欺负了还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类型。

    像刘晓罗这种一而再再而三欺负上门来的人,这次不把他彻底给收拾服气了,他心中难以咽下这口气。

    “你认为我和燕姐是那种好面子的人,拿着一些莫须有的事来栽赃污蔑我们,就算我们有证据证明我们是清白的,但在证明过程期间产生的混乱,足以让你从中牟利。”

    “你这些小手段,以为我不知道?”

    “你究竟想要怎样?”

    双手双脚被苏越牢牢钳制住无法动弹的刘晓罗,只能乖乖承受苏越一拳一拳殴打。到现在,脸肿得跟个猪头似的他,只想快点结束眼前这一切。

    刘晓罗现在才发现,原来他一切的小心思都早已被对方看穿。现在,他再留在这里只会自取其辱。

    “我想怎么样你不是很清楚吗?”

    苏越忽然想到什么,他轻声说:“对了,听说你在县城有人,给你个机会,这次让你回去给县城那位报个信,看他会不会为你出头。”

    说完,苏越松开钳制刘晓罗的手。站起身来的刘晓罗,看也没看苏越方向直接逃离了现场,至于他这个侄子,他自身都难保了还会去管他?

    到这,围观群众发现这场戏已经演完,准备散去时:“各位叔叔阿姨,请先别走,我还有话跟各位说说。”

    围观群众们听到这话,纷纷转身看向声音传来方向。

    “今天呢,我趁这个机会也给大家坦明件事。”

    “我,苏越,也就是大坪小学幕后出资建造人,或许这点部分叔叔阿姨不信,不信的叔叔阿姨们可以问问村里其他人,有人有关系能了解到我这个身份是不是真的。”

    “今天向大家坦明事情呢,就是我出资建造大坪小学是为了让各位叔叔阿姨减少儿女学费压力,让那些上不起学校的弟弟妹妹上得起学。这一切,在学校建立的这三年时间里,大家想必也都亲眼看到了。”

    “既然大家享受到了这个福利,那我也恳请各位不要为了点鸡毛蒜皮小事而大闹学校。我的出发点是为了给大家减轻子女学业负担而不是自找气受的。”

    “或许你们部分人认为我建造这所学校是为了搏名声,为了名声有些事必须得忍。但你们也不想想我真的是抱着那样的目的,要真是那样我何必在这建立学校,直接捐赠给那些慈善基金会岂不是更好?”

    “所以,在这我跟大家表明下我的态度,一旦我以及我的代理人认为大坪村不再是一个值得付出的地方,我们会毫不犹豫撤资离开。”

    憋了这么久,苏越还是把心中的话与态度告诉周围这群人。不管这群人心中会不会把他今天说的话放在心上,从今往后他就不会再像以前那样跟这些人玩嘴皮游戏,对于那些不遵守规矩或者试图在规矩边缘徘徊的人,他会毫不犹豫将这些人给踢出去。

    生活在大坪村的人虽然大部分都是老人妇女,但这些人最基本的道理也都懂,苏越刚刚所说的话所表达含义,他们也都大致清楚。不过,苏越刚刚所说的话有些糟不讲道理,但经过他怎么一说,也让大部分人心里有了个底。

    在这之前,由于刘晓罗在其中搞鬼,让部分村里人误以为大坪小学是座位某些人藏污纳垢地方才建立的,一旦这些人达到目的,那大坪小学自然也就没有存在意义了。到那时,亏的还是他们这些享受到学费减免的农村人。

    今天,学校幕后建立者表态,别的不说,最起码他们知道大坪小学并不是传闻中那样。

    围观群众纷纷散去,现场只留下林家一口以及苏越、林良燕等人,对了还有刘聪。

    刘聪现在无疑是非常绝望的,当苏越出现时,他内心就感觉一凉。

    或许是两人都有着不相符合年龄般成熟,刘聪对于眼前这位看起来很和善的大哥哥,他能体会到真正的大哥哥绝不会是表面上看起来那般和善。

    刘聪为了得到治疗父亲的医药费,受到叔叔的蛊惑与他来讹诈林校长,这事被大哥哥逮了个正着,后果刘聪已经不敢想象。

    当看戏的人彻底走干净,现场只剩下苏越一行人时,他们注意力纷纷落在一旁刘聪身上,而刘聪呢,感受到众人的目光,瑟瑟发抖的同时也恨不得找个裂缝钻进去。

    对于刘聪,苏越自然不会就这样放过他,当他准备走向他位置时,有人拦在了他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