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网游小说 > 二次元马甲系统 > 第十五章 临扬州念诗半首

第十五章 临扬州念诗半首

    天上是鹅毛般的大雪,运河两岸尽为白色。

    林黛玉坐在一只船上,林动和贾琏坐在一只船上,林动依旧是一身白衫,竹钗束发,面貌和林黛玉初次见到林动之时不曾有任何分别,倒是林黛玉在这段时间已然长大不少。

    紫鹃,雪雁两个丫鬟在黛玉身边,看到同样在船只里面坐着的晴雯,看她怡然恬淡,周身似和天地一体,比之在贾府之时,气质已经大变,紫鹃一时间竟不敢相认说话。

    正是寒冬,船舱四面严合,林黛玉坐在这船舱里面,也不能去看另一只船只概况,好在晴雯在侧,黛玉也能攀谈询问。

    “扬州之事你且放心。”

    晴雯说道:“昨夜我和还真神游扬州,见过尊父,虽有病情,暂不干性命,只待还真到了扬州,自能解此灾厄。”

    黛玉一听这才放下心来。

    这话题有了开头,林黛玉等人便询问翠环山,还真道人的这些事,兼之她们在贾府之中,所得还真道人的消息真假难辨,此时晴雯在侧,少不得一一求证,这些事情,有些晴雯便在身边,有些晴雯属实不知,但仅谈知道的,便让这一路少了烦闷,多些趣味。

    前面船只。

    林动不惧严寒,白色单衣站在寒风之中,神游天地,天上下来的雪花到了林动身边自然飞过,纵是站在这鹅毛大雪之中,不曾有半片雪花落在林动身上。

    “还真道长。”

    贾琏开了船舱,受到外面的冷气先就一个颤栗,而后搓着手从船舱里面走了出来,说道:“外面天寒,不如到船舱里面,凑巧我从府中拿出几坛酒来,不妨就在这船舱内,我们煮了喝了。”

    林动微微摇头,说道:“饮酒容易误事。”

    再说这贾琏凡夫俗子,所谈经济学问,女人问题也太过儿戏,所带的酒也不曾被林动看在眼中,林动也不想要结交他。

    贾琏能够让人说道的,也就是他那老婆王熙凤,丫鬟平儿。

    “您都是神仙一般的人物,岂有饮酒误事一说。”

    贾琏继续躬身来求,说道:“眼下旅程寂寞,欲到扬州还有一段时日,在这船中也左右无事,吃点酒不打紧。”

    不说林动这等神仙人物贾琏想要亲近,就说关于林家财产之事,贾琏都要试探一下林动口风,眼下贾家钱财已有窟窿,这林如海的病情正是给贾家有了一个生财的地方,且林如海若是病逝,这林家的钱被贾琏弄过来,那简单至极。

    唯独现在林动随在身边,扬州之事便再难判断。

    “呵。”

    林动呵了一声,不再说话。

    天上纷纷扬扬的雪花继续落下,在这江面上又寒气最盛,林动不觉有异,贾琏倒是站不住脚,在这里面站立一会儿之后,便觉得这天气寒冷,经受不住,悻悻回到船舱里面。

    而后这一段行程,对贾琏来说就是一个折磨。

    林动一身白衣,辟谷食气,气质是越发高洁上真,有林动在侧,贾琏一切龌龊念头自是收摄,而林动一旦离开片刻,那被抑制的种种念头自然就飘了出来,只是这船行于水面,左近又无什么消闲娱乐的地方,并且这林黛玉思乡心切,行程少有停止,贾琏是一个离了女人一天都感觉浑身难受的人,此时却只能憋着,随性的小厮仆人又都是五大三粗,贾琏也实在下不了手。

    故此这一路对贾琏来说,便像是被关了禁闭一般难受。

    这一日行程到了扬州左近,靠岸的时候有码头酒家,贾琏一看此等地方,便已经按耐不住,船一靠岸就以要购置吃喝用度作为借口,带着仆人就从船上离去。

    后船上的林黛玉着命紫鹃烧开了酒,令雪雁来请林动,这等请求,林动自是应约而至,到了林黛玉的船舱之中,当中有桌椅火炉,里面是热腾腾的酒菜,纵然外面是严冬,里面却如同暖春。

    黛玉身上红妆不显,却自有气质,比之林动和她初次见面之时的luoli模样,此时无疑是成长许多,而这般面貌林动近来常见,不以为意。

    “哥哥请坐。”

    林黛玉让林动坐下,亲为添酒,说道:“一日舟波劳累,哥哥先饮了这杯酒,解一解乏累。”

    林妹妹身娇体弱,说话来细声细气,寻常说话都比起人怯上三分,而高声说话,也不过是人平常声音,这也不怪将来黛玉在怡红院门前叫宝玉,晴雯听不出声音,不开门。

    只是这等事情,再不可能发生了。

    林黛玉离开了贾府,就不必再回去了。

    林动接过黛玉端上来的酒,轻抿一口,而后一饮而尽。

    船舱之中,晴雯也坐在一边,林动细细欣赏两人,晴雯和黛玉的面貌却有几分相似,也不怪有晴为黛影之话。

    “嗳,这是又看出了一位花神吧。”

    晴雯和林动相处时间已长,说话已无甚顾忌,一看林动的目光在黛玉脸上浏览,不由说道。

    “花神是有,她还有一张巧嘴。”

    黛玉说着,伸手就去撕晴雯的嘴,晴雯见状连忙避让,说道:“说什么我的嘴巧,那姑苏家的林姑娘,才有一张真正的巧嘴呢。”

    一边避让,一边也伸手去撕林黛玉的嘴,两个人突然就闹成一团。

    近日来林黛玉时常和林动诉话,两人关系亲近,黛玉也知道林动修炼之事,只是现在林动不曾说要带她修行,黛玉也不曾做出请求。

    两个人闹了一阵,才各自收住。

    “算算日子,东府的蓉大奶奶也该没了吧。”

    酒间无话,晴雯突然开了这个话头。

    蓉大奶奶,就是秦可卿。

    “已经没了。”

    林动又饮了一杯酒,说道:“秦可卿这人也是世所难有,只是亏行辱亲,大失其德,纵然她和贾珍,一个至善,一个纯孝,两人虽情意相合,却终究世所难容,纵是我有千百手段,也不愿施手救助此人。”

    亏行辱亲,大失其德。

    这八个字的评价便让黛玉心中一惊,而后林动所说秦可卿和贾珍之事,更是让黛玉,紫鹃,雪雁惊异至极,随后黛玉又啐上一口,不愿让此等话此等事来辱她的耳朵。

    “秦可卿死了,也不知这贾珍当有何等伤心。”

    晴雯不由叹了一句,就算这份感情天地难容,但毕竟算是一份爱。

    “也就伤心两天,很快就好了。”

    林动不介意剧透,说道:“贾珍今后会是什么样子,依旧是什么样子,没了儿媳妇,还有尤氏家的姑娘们,有的他祸害。”

    尤氏家的姑娘,便是尤二姐,尤三姐。

    此刻的尤二姐年龄尚幼,贾珍又有秦可卿,手还不至于伸过去,待到秦可卿一死,无所事事的贾珍便会对着尤二姐下手,玩腻了尤二姐之后,见尤二姐和贾琏郎情妾意,再将尤二姐嫁给贾琏,最终王熙凤得知,将尤二姐逼的走投无路,吞金自尽。

    “这……祸害!”

    晴雯一听,不由叹这苍天不公

    “一般是孽侣,因何有这般差别。”

    黛玉在一边也不由轻声说道:“这东府的珍大哥也未免太凉薄些。”

    秦可卿就要早死,而贾珍却能风流半生,更是要在未来祸害女子,一听此言,黛玉和晴雯皆为女子,难免意难平。

    之前以为这是一份真爱,此时看来,这真爱却也未免太过廉价。

    “还有那知情的丫鬟,也难免要死。”

    林动说道,不由念了一句诗:“参透风流二字禅,好姻缘是恶姻缘,痴心做处人人爱,冷眼观时个个嫌……”

    后面几句林动就此打住。

    “这诗句中倒是富有禅理,说是秦氏也极为得体,为何不继续说下去?”

    黛玉细声问道。

    “呵呵……”

    林动饮了一杯酒,止口不提。

    这句诗实际上出自一本禁书,这禁书是水浒传的同人本,在这一本同人本里面,将潘金莲和武大郎彻底的钉上了耻辱柱,这本来应该是一对恩爱夫妻,一个是县令,一个是知州家的千金,只是因为得罪了读书人,然后就被造谣,这本来是一是谣言,但是被写进了水浒传中之后,就彻底的变了模样,而在这同人本中加以香艳描绘,更具知名。

    这同人本若是以另外角度来看,是警情之作,但若是以其他角度来看,那也是磨枪之作。

    只是无论如何,这本书中的文字在女性面前提起,难免唐突,何况这黛玉是官家小姐,只念四书五经,不曾有许多杂想,在这时间段,连牡丹亭,西厢记这等作品都不曾看过,若被一再追问,指不定还以为是何等大作,闹出乌龙,让她羞煞愧煞。

    林妹妹这等女孩和现代女孩不一样,不能玩笑太过,也不可太过粗俗。

    “你既有千百种方法治疗秦氏,那自是有千百种法子来疗我父亲,你当是愿意出手的……对吗?”

    林妹妹见林动不再诗句上面多言,便终是问出这句话来,倘若林动到时,冷眼旁观,那林妹妹就真不知如何是好了。

    “我自是愿意救治的。”

    林动说道:“……只要他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