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穿越小说 > 重生美国之富甲天下 > 829 吸血鬼

    在另一个时空,奥运会经历过一个很简单的周期,1894年,法国人皮埃尔·顾拜旦与12个国家的79名代表决定成立国际奥委会、开创奥林匹克运动,之后在1896年,雅典成功举办了第一届奥运会。

    应该说,皮埃尔·顾拜旦成立奥委会的初衷是很好的,当时工业革命大大扩展了世界各民族之间在经济、政治和文化等方面的联系,各国交往日益密切,迫切需要以各种沟通手段来加强国际间的相互了解,奥林匹克运动正是为适应这种社会需要而出现的,是人类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产物,但是这个产物有一个致命缺点,皮埃尔·顾拜旦成立了奥委会,促进了第一届奥运会的开办,但是并没有为奥运会找到一个适合商业模式,所以在奥委会诞生的前几十年,奥运会被赋予了太多的政治色彩,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赔钱货,皮埃尔·顾拜旦和奥委会也因此一度成为人们嘲讽的对象。

    在李牧的操作下,这个时空的奥运会肯定不会出现那样的囧况,在奥运会诞生之前,李牧就确定奥运会是一个商业赛事,和全美汽车拉力赛以及职业橄榄球大联盟并没有什么区别,奥委会也更像是一家企业,通过奥运会盈利,是奥委会存在的唯一目的。

    奥运会也确实是赚钱了,这么多的达官贵人和运动员在纽约一待就是两个多月,虽然奥委会承担了一部分运动员的花费,但是各国代表团的达官贵人们似乎并不愿意接受奥委会的这种善意,他们几乎都居住在曼哈顿的酒店内,以至于曼哈顿的酒店腾空了所有空房,依然无法满足游客们的需求,很多纽约人借助奥运会期间的民宿很是发了笔外快。

    奥运会带来的不仅仅是运动员,还有来自世界各地的观众,美国国内的那些观众先不说,美国海关的一份数据表明,自从五月份以来,以观看奥运会为由来到美国的欧洲观众已经超过三万人次,他们平均在美国停留的时间为35天,这些人可不是那些迫于生活被逼无奈移民的穷鬼,这些人可都是阔佬,美洲银行的一份数据表明,平均每个欧洲客户在美国观看奥运会期间的花费大约在1500美元左右,这下明白了吧,即便是只计算那些欧洲客户,他们也为美国带来了大约四千五百万美元的消费,不管是华府还是纽约州市两级政府,又或者是纽约的商人和市民,他们都会从这四千五百万美元中受益。

    当然奥运会为美国带来的绝不仅仅是这四千五百万美元,那些来自美国国内的观众,同样会在纽约进行消费,这部分人带来的效益似乎更大,特别是公共交通系统,因此受益良多,纽约市政府已经决定在哈德逊河上修建一座大桥,将曼哈顿和纽瓦克连接起来,受这个消息刺激,纽瓦克的地价开始飙升,李牧当初在纽瓦克修建的那些住宅区,即便是将售价提高两倍,也在短时间内被一扫而空。

    奥运会带来的好处是如此之多,所以波士顿和费城才迫不及待的想举办奥运会,欧洲人当然也想,但是短时间内奥运会肯定是不会离开美国,欧洲人想被奥运会圈钱,要等到美国人对奥运会的热情开始消退之后再说。

    另一个时空,出现这种抢着办奥运的情况要等到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之后才会出现,在洛杉矶奥运会之前,奥运会就是个不折不扣的烧钱工具,1972年慕尼黑举办奥运会花了10亿美元,1976年蒙特利尔花了20多亿,到1980年,苏联的莫斯科为了彰显国力一口气花了90多亿,这让绝大多数国家对奥运会望而却步,1980年之后,再也没有国家愿意当这个冤大头,洛杉矶申办奥运会也不是以城市名义,而是以民间名义,可想而知当时奥运会已经落魄到何种程度。

    “难道就不能将奥运会永远的留在纽约吗?就像职业橄榄球大联盟那样。”爱德华·杰弗里不舍得奥运会这个摇钱树,这两个月爱德华·杰弗里很高兴,因为奥运会,纽约变得更有活力,更有人文气息,市政府收入也是节节攀升,爱德华·杰弗里可不想把好处给了波士顿和费城。

    “得了爱德华,你知道那不现实,如果把奥运会一直留在纽约,先不说奥运会的影响力会不会持续增加,恐怕用不了几届,纽约市民就会对奥运会产生厌倦心理,这和职业橄榄球大联盟不一样,毕竟很多项目并不是人人都能参与的,市场接受程度并不高,也只有在奥运会里,哪些项目才有生存空间,所以想要奥运会拥有更长久的生命力,就要让更多人参与进来,反正奥委会是一直会在纽约的,我保证奥委会不偷税漏税。”李牧懂得有钱大家赚的道理,只有让更多人参与,奥运会才会长盛不衰,另一个时空奥委会那帮人一直到二十一世纪才明白这个道理。

    “好吧,我知道在缴税这方面,你一直做得都很不错。”爱德华·杰弗里这话说得真亏心,表面上倒是看不出来。

    美国有句话叫人一生只有死亡和税无法避免,这句话要看怎么理解,美国的税务部门确实厉害,但是美国法律有漏洞,所以穷人请不起会计师和律师,那最好还是老老实实缴税,否则政府一定会让你明白国家暴力机关的厉害。

    李牧这样的人就不用说了,骏马集团有专门的财务部门和法务部门,甚至有一个初雪负责的理财团队,专门为李牧处理税务上的麻烦,所以这句话对于穷人适用,对于李牧这样的富人,这句话就是个笑话。

    所以这就出现了一种很奇怪的情况,如果按照缴税比例占收入比例来看,那么美国是人越穷,要缴的税就越多,而收入更高的富人,却总是有很多方法可以合理合法的避税,这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可以算是“劫贫济富”。

    和奥运会相比,李牧更在意的是骏马集团的扩张。

    好几年以前,骏马武器公司就和克虏伯武器公司达成了合作协议,最初这份协议只涉及技术的研发和转让,之后又扩大到了骏马集团和克虏伯在其他项目上的合作,目前在德国、奥匈帝国等地,有好几家骏马集团和克虏伯合资开办的工厂,这算是为骏马集团向欧洲的扩张开了个好头。

    除了克虏伯之外,骏马集团在欧洲还有其他合作伙伴,比如专门负责英联邦市场的玫瑰公司这几年做的也不错,但是这距离李牧的要求还不够,和美国国内市场相比,不管是克虏伯还是玫瑰公司,他们的发展都有点慢,根本就跟不上骏马集团的步伐,所以李牧这两年的不满也是越来越多。

    奥运会给了骏马集团一个开发欧洲市场的机会,在奥运会期间,很多欧洲国家的王公贵族跟随代表队来到纽约,这能让他们亲眼目睹骏马集团为纽约带来的改变,对于他们观念冲击来说,比一百位骏马集团的业务员上门推销还要更有用。

    最简单的一个方面,比如炮台公园和斯普林菲尔德理工学院内的路灯,这对于欧洲来说,绝对就是个颠覆性的体验。

    其实欧洲也是有路灯的,十五世纪伦敦就有了路灯,十六世纪巴黎也有了路灯,从此法国进入“光明时代”。

    和纽约已经开始电气化的路灯相比,伦敦和巴黎的路灯都还是原始的油灯,不管是从方便程度还是从视觉效果上,差距都是巨大的,毕竟这年头很多家庭都还没有进入“电灯时代”,纽约人却已经奢侈的将电灯用于公共照明上,这让很多欧洲贵族羡慕不已。

    李牧当然也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奥运会期间,李牧和亨利邀请了很多欧洲贵族参观骏马集团设置在波士顿的骏马实验室,以及正在施工进行中的尼加拉瓜水电站,在骏马集团总部,有一副用实景搭建起来的效果图,能充分证明当尼加拉瓜水电站投入使用之后,能给附近城市带来的改变,可以说在很多欧洲贵族心中,这种变化就跟魔法差不多。

    除了电灯之外,汽车、电话、广播、甚至是《时代周刊》上的漫画,都在冲击着那些欧洲贵族脑海中陈旧的观念,有些人只是看看热闹而已,而有些人就已经开始了行动,奥运会之开始了一个月,骏马集团就和多个欧洲企业签订了超过五十项合作协议,协议的总金额超过一亿美元。

    所以说,李牧才是奥运会的最大赢家。

    按照骏马集团和那些欧洲企业的约定,奥运会之后,这些项目就会陆续上马,骏马集团要负责的是提供几乎所有的技术支持,以及一部分启动资金,技术方面没问题,骏马集团的技术筹备还是很雄厚的,骏马集团甚至都不需要拿出最先进的技术,就足够完成最初的跑马圈地,让李牧头疼的是资金,项目实在是太多,即便骏马集团只需要出一小部分启动资金,也是很大一笔钱。

    “资金——确实是个麻烦,能不能考虑圣地亚哥投资公司和美洲银行?”亨利也没有太好的办法,如果少点,那么李牧拿出来没问题,但是牵涉到的资金这么多,李牧就算是有也不敢拿出来,毕竟李牧已经花了一大笔钱去买海参崴和库页岛,再拿出一笔钱来,恐怕华盛顿就要开始调查李牧的财务了。

    要说钱,李牧确实是有,骏马集团那么多子公司,每天都会产生恐怖的现金流,李牧手中还有数量巨大的黄金,随便放出来点,就足够那些项目的启动资金了,问题在于美国目前刚刚从经济危机的漩涡中摆脱出来,所有人都对经济危机记忆犹新,李牧之前还游说国会,要求国会提高关税,保护美国市场呢,现在李牧却接二连三的拿出真金白银去欧洲投资,这种行为不亚于是找死。

    其实提高关税和投资欧洲市场并不冲突,李牧这是先扎紧自家的篱笆,然后再去邻居家的院子里搞东搞西,李牧要求提高的也是进口关税,出口关税可是很低的,这就最大程度保护了美国企业在美国国内的利益,至于欧洲,对不起,经济危机时期,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大家各安天命吧。

    “呵呵,咱们的合作伙伴也在找圣地亚哥投资公司和美洲银行借钱呢,把钱借给他们可比借给咱们的利息高。”李牧赚钱当然是全方位无死角,能多赚一分就要多赚一分,对那些欧洲老牌贵族,李牧宰起来一点也不心疼。

    别以为欧洲老牌贵族就多有钱,要说底蕴,那些老牌贵族确实是深得很,那些古老的城堡,以及地下室里数不清的奇珍异宝,都是不知道多少代人一点一点积攒起来的,随便一个贵族,没点家底不好意思出门跟人打招呼。

    但是这些古堡和古董想要变现也不容易,毕竟很多时候,类似古堡或者是家族的藏品,已经成为贵族象征的一部分,就像是二十一世纪普通北京人家中的房子,说起来个个都是千万富翁,但事实上不是那么回事,房价的起起落落,和普通的市民基本上没有多大关系,他们的“千万家财”就体现在那套房子上,把房子卖了住哪?

    欧洲那些古老贵族也是一样,说起来都是身家深不可测,实际上都是真正的“不动产”,平日里也是该吃咸菜吃咸菜,该喝豆浆喝豆浆,所以真要搞点实体投资,还是要去找银行借钱。

    “要不,去找皮柏?”亨利积极想办法,只可惜都不怎么靠谱。

    “你是在开玩笑吗?那个吸血鬼要是知道了这事,肯定不会借给我一分钱。”李牧可不想去找j·p·摩根,别看j·p·摩根平时慈眉善目的跟活菩萨一样,实际上这家伙也是吸血鬼,还是那种吸了你的血,还要让你感激的吸血鬼。

    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九天神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