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玄幻小说 > 大自在逍遥天子 > 第九章

    金刚琢猛然涨大百倍,以一种无可避免的蛮横态势降落在巨猿头顶,然后,狠狠一箍,缓缓收紧,坚决异常。

    正自试图将相思线从体内驱除出去的巨猿再也调运不住体内法力,任丝线如赤蛇在身上缭绕游走,以手抱头,满地打滚,试图用肉身蛮力生生将金刚琢所化头环扯出一道缝隙出来。

    金刚琢祭炼手法传自上古,功效单一强大,再加上锟钢材质,却是称得上坚不可摧。

    然而袁通天所继承的上古水猿本就以大力著称,体魄强大,力逾九象,有搬山倒海之能,此时在他不计后果地催动体内血脉情况下,竟而强行破开上面加持的法力,微微变起形来。

    令人牙酸的声音传遍虚空,陈浮生身后那些军卒打扮的少年少女不约而同皱起眉头,咬紧牙关,单单看着巨猿脸上因为充血而显得越发狰狞可怖的神色,几人就感同身受,只觉说不出的痛苦难耐。

    陈浮生却是无忧无喜,不为所动,风轻云淡,好似旁观,似乎这一切都未曾脱离他的掌控,只有看着金刚琢上灵光涣散,快要坚持不住时,方才并指成剑,隔空轻轻点去。

    一截柳叶出袖而去,在巨猿身上游移腾挪,有如蜻蜓点水,一掠即逝,剑光飘渺难寻。

    “东方甲乙木,草木之精,听我号令,起!”

    令行禁止。

    陈浮生那好似号令一切的声音方方落下,巨猿身上便有惊人变化生成。

    数十上百点微弱绿意从巨猿雪白皮毛和赤红线茧中破体而出,然后迅速萌发生长,化为婆娑绿柳,蔓延扩张,不过刹那光阴,巨猿身上便尽数被绿意覆盖,声势极为惊人。

    只是巨猿气势却是不可避免地再一次跌落下去,毕竟这片柳海乃是陈浮生打入巨猿体内的那片柳叶中蕴含的“无心插柳柳成荫”剑气意境汲取了巨猿的精元气血所化,而且还在源源不断地吞噬转化。

    更让人心悸之处在于,当这片同气连枝的郁郁柳林在巨猿身上蔓延开来,连为一片之后,竟而产生了类似封锁天地的大阵效果,非但将巨猿同外界割裂出来,更是给袁通天所化巨猿的每一处法力运转的关键气府窍穴位置都打入了一根钉子,使得巨猿根本提不起丝毫法力来。

    一时间,雪白,赤红,翠绿三种色彩在巨猿身上周游变化,令人说不出的眼花缭乱。

    “且让我来助你一臂之力,跨入更高层次!”

    感受着袁通天法力跌落谷底,不复之前昂扬态势,陈浮生却是意犹未尽,将柳叶收回袖中,然后十指交错变化,如蝶翻飞,带起一点点灵光跨越虚空再一次打入巨猿体内。

    “轰!”

    柳叶成荫这一式剑意,虽然汲取敌手真元气血化形禁锢封锁,极为阴损,但毕竟表面上看去极为温和,并不算太过凌厉,营造出来的剑气柳荫也是生机勃勃,不现森寒杀意。

    然而这一次的情形就要霸道许多。

    几乎陈浮生每次出手,就有一片灿烂火光从猿身上爆起,到最后联为一体,将巨猿原本的雪白皮毛,以及后来的相思线茧还有翠绿欲滴的柳荫剑气彻底压下,仅只留下一团纯粹火海,散发出摄人热意,将周遭虚空烧灼得一片虚幻,巨猿翻身之处,则是仅只留下一片焦黑枯槁,宛若赤地千里。

    却是陈浮生将自身渡劫之时截取的一分劫火精髓,顺着相思线和柳荫剑气破开的气府涌入巨猿体内。

    陈浮生一身道法,以北冥真水作为根基,故而陈浮生脱劫,第一重引动的劫数便是无形阴火,将北冥真水彻底淬炼。

    而袁通天继承的水猿大圣亦是以控水之能称雄于世,道法本源如何自不必提。

    可以说,他与陈浮生在脱劫这一关有许多类似之处。

    故而陈浮生保留的劫火方一投入其中,便将其本就驾驭不住,肆意奔涌的法力彻底点燃,再无任何逆转。

    袁通天根基本就雄厚,又在轮回空间中屡逢机缘,本就处于引发下一步劫数的临界点,只是他并没有彻底度过的把握。

    外加上为了度过劫数,护持己身的法器必然有所损耗,必须重新祭炼温养,再加上还需要吞吐元气,搬运法力,蕴养修补己身。

    这都将花费不短的时间,在这期间,他的战力最起码要打个对折,对于眼下这个等阶颇高的任务世界而言就有些不够瞧。

    故而他才有意压制法力与修为,同时借着化身的剧情人物来打磨自身法力肉身,为下一步奠定根基。

    只是他千思百算,也没有想到居然会在这里遇上有着生死大仇的陈浮生,而对方修为进展,神通广大更是远远超出所料,非但无法打杀,反而被提前引动了自身劫数。

    关键气府一破,浑身法力被点燃,巨猿再也驾驭不住身形,千丈法身一路跌落,好似扎破了的气球般彻底松瘪下去。

    当然,那具金刚琢没有给巨猿借机摆脱的机会,同样收缩,依旧牢牢束缚其上,而且越发深入,狠狠嵌入其皮肉当中。

    只是无边痛楚当中,袁通天神魂却是蓦然镇静下来,感觉冥冥当中,体内有着一股全新的气机游走全身,正欲喷薄而出,抚慰神魂,滋润肉身。

    相比之下,身体承受的火炼之苦,似乎也因此减弱许多。

    ————

    看着巨猿继续拼命挣扎,一时三刻无法彻底结束,但是大局已然定下,陈浮生便自将视线收回,暂时不再关心,反而将目光放在那座镇压了袁通天化身的剧情人物足足数百年光阴之久的山岭之上。

    虽然看似袁通天在陈浮生手下全无还手之力,但那是陈浮生法力,神通已经隐隐然超出练气级数,升至更高层次的缘故。

    实则,无论是袁通天的棍棒之法,法天相地,三头六臂,分身布阵,这些神通术法都极为惊人。

    陈浮生实在难以想象,世间竟有人只是凭借一道术法便将其擒拿下来,甚至化为山脉镇压数百年之久。

    “除去轮回空间外,恐怕也就只有那名不知来历缘故,却能跨越茫茫虚空将九转玄功的法诀传给我的神秘人物或许可以做到这一点。”

    自然,陈浮生对于这座其神通幻化的山岭也是格外好奇。

    陈浮生一以佛门法力解开金字封印,袁通天便自按捺不住,直接破开这座名为五行山的奇异山脉,脱困而去。

    然而这座山峰虽然当中裂开一道触目惊心的巨大沟壑,但主体架构却是得以完美保存下来,并没有从世间消失,依旧矗立在那原来的位置。

    一道云气从脚下升起,陈浮生一步一步,不紧不慢地虚空当中漫步,然后,在山巅位置停下脚步。

    带起一阵璀璨金光,按在之前的六字封印之处。

    既然这道神通出自佛门,之前又是陈浮生运转佛门法力破开封禁,陈浮生自然要先以此作为开端试探。

    ————

    地动山摇。

    那座形势险峻古怪,五峰并立的巍峨山岳彻底溃散,化为漫天流萤,向着四面八方飞溅。

    其中大半向着陈浮生投来。

    如燕归巢。

    一道寒冰光幕,一道火光屏障,不分先后。几乎同时在陈浮生身前立定,展开,恰恰将山岳崩散后的流萤隔绝在外。

    让陈浮生意外之处在于这其中竟是干净纯粹异常,丝毫不见有原先施法者的痕迹在其中,仅仅留下些琐碎零散的信息,铭刻在皮肉肌肤肺腑的每一寸,随着法力运转,积蓄搬运法力,这记神通也自越发完整起来。

    只是依着这任务世界说法,出手镇压封印袁通天所化的乃是一名佛门高人,连带着上面作为钥匙存在的金帖也是佛门六字咒法。

    然而这座名之为五行山的山脉,却是分化五行,然后自成一界,似是道门无上法诀,而非佛门神通成就。

    说不出的古怪。

    不过联想到这个世界的超高等阶,以及明显干系到天大隐秘的取经一事,即使稍微有些奇怪之处,也不足为奇。

    ————

    “且让我先来试试这记神通到底威力如何!”

    根本不用回头,陈浮生也自感受到袁通天身上原本低落衰败下去的气机骤然圆润鲜活起来,有一股崭新的力量于无中生有出勃发,明白正是对方修为更进一步,吐旧纳新的关键征兆。

    若是两人交手之前,袁通天就已突破境界,对于陈浮生而言十分难办。

    然而此时他心中却是再无半点担忧。

    一步跨出,虽然看似袁通天修为大进,然而要知道他损耗的法力心力都还未曾恢复过来,远远没有抵达他这一境界中应有的巅峰状态。

    当然,更主要还是,如今的他已经被陈浮生留下诸多后手。

    肉身之上,上有金刚琢。

    而那抹可以冻结万物肃杀一切的白虹剑光更是似乎要将他的思维神魂都凝结停滞。

    还有柳荫剑气不断蚕食着体内真元气血,相思线束缚。

    可以说陈浮生根本无需再次出手,袁通天的生死便自牵系于他的一念之间。

    ————

    “袁道友,你且来看看陈某这一式神通如何,是否还瞧得上眼不!”

    仰天大笑,看着不知不觉间已经重新恢复通天法相之身,如获新生的袁通天,陈浮生也不催动他体内诸多暗手,只是把手一张,向前探去。

    遮天蔽日。

    看着那一只好似可以擒星摘月的遮天大手,一种熟悉的压迫感重新浮上袁通天心头,令他脸色难堪至极。

    本来他修为大进,应该是最为意气风发的时刻。

    然而却是没有想到,他修为有所精进,陈浮生却直接继承了如此强大的一道神通。

    委实没有半分道理可言。

    “这座五行山乃是这一界佛祖以大神通所化,即使在我脱困之后,功德圆满也不该如此轻易被人祭炼入己身,怎么到了他手里却如此轻易。”

    不过好在袁通天此时虽然法力称不上圆满巅峰,刚刚破开的心境却是真正意义上的无瑕无漏。

    稍一惊诧之后,便自将心头杂念斩灭,不待陈浮生放出的这记大手合拢,将自己彻底囊括,便自重新从耳中摸出金刚铁棒,一个弹跳,纵起跟斗,带起云气,身化遁光,就要抢先逃离。

    他心里想得很是明白,此时的陈浮生无论是法力还是心态都处于一种真正意义上的巅峰,自己根本无法抗衡。

    为今之计,只有先行离去,等到将境界稳固,身上的异种法力彻底驱除之后,才是真正回头来和陈浮生重新较量的时刻。

    “好快的遁光!”

    第二次看到袁通天施展遁光,陈浮生也是忍不住再次感叹一句,虽说这姿势颇为滑稽古怪,但是遁速却是惊人至极。

    不过这些都没有丝毫作用。

    惊艳过后,陈浮生摇摇头,正如自己见识袁通天遁法,对方在这个世界也是第二次领教这门神通。

    然而对方根本想也不想,就要架起遁光逃离,那是因为只要在一界当中,他就根本无法摆脱这门神通。

    如今他也不过是寄希望于陈浮生方方掌握这门神通,对于其中精髓还未掌控,可以给他一个逃命的机会罢了。

    “定!”

    无声吐出一字,陈浮生便自看到万物静止,除去纵起遁光的袁通天外,凡是大手经行之处,整个世界时光都被放缓到了极致,仿佛停止流动一般。

    然后就见仿佛时光逆流一般,袁通天身形在静止空间中错乱穿梭,然后身不由己向着自己掌心中央主动投来。

    方一落入其中,紧接着就有黑白二气弥漫生起,演化棋局,生生将其囊括,将其裹挟进入棋势当中。

    这门神通确实称得上玄奥,看似五行演化,禁制法力真元,实则已然牵涉到了宇宙时空的根本。

    尤其配合陈浮生那一路生死棋法,更是别有妙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