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穿越小说 > 风起大宋 > 第四百四十七章 漆园(一)

第四百四十七章 漆园(一)

    琼楼的戏曲台下,上百的锦衣华服男女一边吃着果子小吃,一边不时的鼓掌欢呼起来。

    “好哇!打的好哇!!”

    一个穿着青色锦衣的少年欢呼的叫了起来,在台上,演的正是长坂坡,白马银枪的赵云杀的曹军连连败退,这是一场武戏,虽然不是宋人最喜欢的才子佳人,却因为《三国演义》的流行而人气极高。

    “你坐下,大家都看我们呢。”青衣旁边的一个白衣学子打扮的少年拉了拉激动的青衣少年,有些害羞的说道。

    “怕什么,这里没人认得到我们。”青衣少年毫不在意的说道。

    姜德站在楼上,看着这一对一眼就看得出是女扮男装的帝姬,无奈的摇摇头,赵佶的确是太宠爱他们了,的确是有些肆无忌惮了。

    “去请他们上来吧。”姜德对公孙胜说道,公孙胜点点头,下去办了。

    戏曲很快唱完了,扮演赵云的戏子谢幕后出来说道“今日我们琼楼有活动,等会会有我们琼楼掌柜的岳老爷亲自抽奖,只要中奖的,便可在琼楼免费吃喝一个月!”

    “一个月?”

    “免费吃喝?这琼楼是真的要出大血了!”

    听到可以免费吃喝一个月,所有人都激动了,谁不知道这琼楼是个销金窟,一个月要是吃的好点,喝的好点,几千两银子是基本的,上万两也不稀奇。

    “一个月啊!要是我们中奖了,我们就可以躲在这里一个月了!”

    不用说,这次的抽奖是百分百的黑幕操作,看着赵福金和赵金罗因为被抽中奖而兴高采烈的样子,姜德不由的笑了一下。

    “让这两个帝姬吃好喝好,接下来,就看官家是否会向我们要人了。”

    虽然看不上赵佶,但姜德也不会自大到认为宋庭的情报部门都是吃白饭的,赵福金二人到底是自己跑出来,还是被赵佶放出来,都要打个问号,这两种情况可就有不同的做法了。

    过了两天,皇宫中没有来人向姜德要人,反而是皇城司在四处寻找两个帝姬,姜德不禁对赵福金有些刮目相待了,虽然这个时代没有什么电子眼,但能做到逃出皇宫都不被人发现,也是一种本事。

    姜德甚至怀疑,皇宫中是否有密道通向宫外,这才让赵福金得以避人耳目。

    ——郓王府

    “安德帝姬和茂德帝姬还没有找回来吗?”

    一个带着紫金冠,手拿折扇的少年公子坐在正位上,一脸阴沉的看着下面众人。

    “回殿下,吾等已经找遍了整个开封府,都没有找到两位帝姬的踪影,属下怀疑两位帝姬已经离开开封府,要么就是被谁藏起来了。”

    一个穿着禁军将领衣服的武士低着头说道。

    “废物!陛下为此事大发雷霆,给了我五天的时间,现在已经三天了,还找不到,我看你们的人头也不要想要了!”

    要是面对文官,身为郓王的赵楷是绝对不敢直言说话的,但面对皇城司的各个武官,赵楷就是真的打杀了,也没人会说什么。

    “郓王,你急什么,两位帝姬一下子找不到,其实也是一件好事不是吗?”

    一个大臣打扮的人坐在郓王的旁边一边喝茶一边笑着说道“两位帝姬的信里可是说了,他们离开是因为官家想将茂德帝姬下嫁给我那五弟,想二位帝姬自己回来也简单,只要官家答应不再将帝姬下嫁给我五弟就好。”

    说着,这个大臣放下茶杯继续道“殿下难道希望太师再复起不成?”

    赵楷看了一眼已经满头大汗的武士,挥了挥手,那武士急忙退了出去,他刚刚简直恨不得把自己耳朵割掉才会觉得安全。

    赵楷回头对蔡攸说道“居安,我自然不希望蔡京老儿再次起复,但父皇那边该如何交差呢?”

    “殿下,其实只要让官家知道两位帝姬还是安全的,只是为了逃避婚事而躲开了,那么找不到帝姬,也怪不到殿下的头上了。”

    “安全的?”

    “呵呵,殿下,莫非忘记鄙人会写百家字了吗?”

    赵楷两眼放光的道“明白了!那就麻烦居安兄了!”

    “哎!殿下乃真龙也,能为殿下效力,是我的福气啊。”

    蔡攸此时四十余岁,还算壮年,有蔡京这样的长寿基因在,蔡攸觉得自己应该也能活到七八十,那么自然要准备好赵佶死后的事情。

    毕竟活到七八十的臣子,自古以来有的是,活到七八十的皇帝可是少之又少。

    蔡攸就把赌注放在了赵楷身上,其实不仅仅是他,童贯等人也都是支持赵楷的,这里面主要是因为赵佶自己就最喜欢赵楷,要不是因为赵楷是三子,太子无大过,赵楷无大功是无法更替太子的,早就把赵楷扶为太子位了。

    此时的宋国政治中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对辽作战,在这件事上,赵楷是全力支持的。

    就像前面说过的,太子无大过,赵楷无大功,太子之位是不会动的,那么什么是大功呢?对于宋国来说,最大的功劳就是收复燕云。

    皇室中在赵楷,宦官中的童贯,文官中的蔡攸等人,或是为了军功封王,或是为了为未来铺路,或是为了九五之位,都聚到了一起。

    对于这些人来说,任何一个阻止他们联金攻辽的都是敌人,即使强势如蔡京,也在这样的对手面前倒下了。

    赵佶经过五天的寻找,依旧没有找到赵福金二人,反而得到了一封书信,从字迹上来看,是赵福金的字,信中的内容无外乎赵福金对下嫁蔡府的厌恶。

    赵佶无奈之下,暂时打消了和蔡京联姻的念头,而蔡京也从中闻到了什么味道,只是闭门不出。

    姜德得到消息后,简直觉得莫名其妙,这赵福金二人都在自己的监管之下,如何能写信出去呢?

    公孙胜倒是猜到了三分,觉得朝中有人不希望见到蔡京和赵佶的联姻。

    在琼楼吃喝玩乐的赵福金二人可不知道外面都快为他们翻天了。

    朝堂上,随着蔡京的离开,开始了重新洗牌。

    首先是少宰余深致仕,此人昔日是因为蔡京抬举才成为少宰的,他的致仕代表蔡京再次起复的可能微乎其微了。

    接着是王黼设应奉局,自己兼任提领,中外钱财允许他随便用,这比昔日蔡京的花石纲更加变本加厉。

    王黼等人想的很简单,昔日蔡京能给赵佶十分的,他们就收刮一百分给赵佶,赵佶自然就不会再念着蔡京的好了。

    而李邦彦则是代替了蔡京,成为赵佶身边最为得力的玩伴。

    一时间,本就污浊的官场更加乌烟瘴气起来,清流们只能日日饮酒消愁,李纲看不下去,再次启奏赵佶,弹劾蔡攸等人,昔日李纲大杀四方,却没人找他麻烦是因为蔡京看在姜德面上,而蔡攸本就不喜姜德,立刻顺水推舟,对赵佶哭诉,赵佶一挥手,将李纲发配到了福州。

    这一下,清流更加战战兢兢,不敢轻言了。

    ——

    琼楼中,姜德正在给李纲设宴送行,看着李纲一杯一杯酒的喝,旁边作陪的燕青受不了了,放下筷子说道“李大哥为何做小女子状,今日被贬,明日再杀回来就是!”

    姜德也劝道“小乙哥说的在理,如今太师退位,朝廷更显混乱,北方又要多事,江南也不安稳,迟早会有用到哥哥的地方。”

    李纲摇摇头道“只恨我李纲,满腹志气,却无用武之地!”说着,捶打着胸口道“贤弟,我恨啊,恨为何不能劝阻官家,我白白读了这么多的圣贤书啊!”

    姜德想了想,又道“此次哥哥离开京城,也是一件好事,今日大家都知道哥哥和奸臣不和,等他日奸臣被扫荡,百官必会想到哥哥。”

    李纲叹了口气,点了点头,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等李纲离开开封后,赵福金两个帝姬也显得无聊,姜德便让岳掌柜出面,招二人写戏曲剧本,二人对此倒是极为有兴趣,便安稳的在琼楼待下了。

    时间飞逝,转眼到了宣和二年,这一年从一开始就透露着不详的气息,江浙的天空连续六个月都没有下过一滴雨,禾苗焦黄,收成无望,越来越重的赋税和四处抄家的应奉局让整个江南变成一个炸药桶,只要一点火星就会炸死成千上万的人。

    ——歙县

    歙县是歙州的郡守之处,这里也是黄山的范围内,因此明教在这里有颇多的产业。

    明教和世界上其他的教派一样,在敛财方面都极有心得,尤其是方腊掌权的这些年,更是购买了不少庄园,一方面囤积粮草,一方面获得银钱购买兵甲。

    在一处漆园里,方腊一边看着漆树的长势,一边听众人的汇报。

    “还以为蔡京下台后,官府会好一些,原来都是一丘之貉!”仇道人裘日新哼哼的说道“教主,现在各地的教众都快活不下去了,我看是时候了。”

    “是啊,教主,在这样下去,我们都受不了了。”一个大和尚打扮的人说道“就这几个月,我们不少教众的家都被抄了,官府真的是不把我们当人看啊!”

    方腊摸了摸漆树说道“还不是时候,要等朝廷和辽国开战,才是我们起事的时候。”

    “教主!教主!!”一个老人急急忙忙的走了过来说道“教主,外面来了不少的官差。”

    “官差?有多少人?是否有禁军?”方腊问道。

    “也就三四十人,看上去好像是应奉局的人,只有厢军,没有禁军。”

    “应奉局?走,我们出去看看!”方腊带着人来到庄园外,一个穿着青衣的官吏站在一个轿子前,手里还拿着一根黄瓜,一边吃一边四处张望。,在他的身后有几十个拿着刀枪的厢军和衙役。

    “呵呵呵,不知道是哪位大人驾到,在下方腊,有失远迎啊!”方腊笑呵呵的走上前说道。

    “你就是方腊,听说你喜欢妖言惑众,有没有这个事情啊?”那官吏一副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表情问道。

    “哎,这是何人传谣!大人万万不可听信,在下不过是一本分农民,有些田地罢了。”

    “呸!我看你就是刁民!”那官吏哼了一声,从怀里拿出几张黄色的纸条说道“你们这些刁民给我看清楚了,这是皇封!我乃应奉局的人,官家得知你们庄园的漆树不错,正好可以给皇宫使用,我特地来通知你们,你们的漆园被征用了!来人啊,去贴封条!”

    “等等!”方腊喊道“大人,给官家上供是应该的,但小的听闻上供也是要给钱的!”

    “嘿!这小子还真懂,罢了,本官今日心情好,就和你算算账。

    你这漆园有漆树多少啊?”那官员闭着眼睛问道。

    “有漆树一千三百余棵。”

    “好,按市价,一棵树算你五贯,可少了?”

    “不少,多谢大人!”方腊原本只是希望把戏演好一点,没想到居然真的可以要到钱,而且还不少,不禁有些开心。

    “且慢!”那官吏笑道“我还没算完呢。你这漆园合计是六千五百贯,收你牙契钱六百五十贯,头子钱六百五十贯、义仓税六百五十贯、农器税六百五十贯、牛革筋角税六百五十贯、进际税一千三百贯、蚕盐钱六百五十贯、曲引钱两百贯、市例钱一百三十贯,这就是四千八百八十贯,最近官府正在捉拿乱党,朝廷正在西边用兵,再收你一千五百贯,合计是六千三百八十贯。”

    说着,那官吏手里的宦官都转起来了“这还没完,还有吾等出来的车马费,扎营费,起营费,算你五百贯,合计就是六千八百八十贯!官家仁义,要我等轻徭薄赋,就免掉你的零头,只要你六千八百贯,这样算来,你还欠官府三百贯,方庄主,什么时候能交出钱来啊?”

    方腊被这话给气笑了,先是摇摇头,然后哈哈大笑起来道“好一个算账,没想到官家收我的园子居然还要我倒给钱,这天下还有说理的地方吗?”

    “哎~你这人说的话好生有趣,官家收你东西,是你的福分,你还想要钱,来人啊,给我上!”

    方腊身后众多帮众都气的牙痒痒,只是没看到方腊下令,不敢动手,方腊对那官吏点点头道“好好好,只是这漆园内有众多兄弟,希望大人给些时日!”

    “呸!我看你是给脸不要脸!我给你时日,谁给我时日?来人啊,给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