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1630 > 第五百九十二章,大结局

第五百九十二章,大结局

    最终,辽阳城中的一部分人抢先逃跑了,另一部分心存侥幸的人则继续待在城中,但是到了下午,当模范军的后续部队开始出现的时候,还留在城中的那些人便也什么都顾不上的,打开城门,抛下一切向着远方逃窜。

    郑森并没有急于去追赶他们,他知道,这些人携带的物资有限,根本就跑不远。

    “‘适百里者宿舂粮,适千里者三月聚粮。’他们又不是去郊游,在根本就没有多少准备,也没有携带多少东西的情况下,就算没有我们追赶,他们跑不了多远的。”望着仓皇出逃的清军以及跟随着他们的建胬老弱,郑森摇摇头道。

    郑森身边的一个骑兵却咬牙道:“当年建胬叛乱,占据辽东的时候,辽东的汉人百姓,何尝不是如此?世子,当初我听我爹说,我家原本有二十余口人,从广宁逃亡入关,最后入关的时候,只剩下我爹一个人。如今也轮到他们了,呵呵,他们也有今天呀!这真是‘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世子,俺们在吕宋的庄子旁边有个矿坑,里面一直缺人手。我听说如今不管是台湾,还是琼州,还是吕宋,大堆的矿坑都缺人手。如今这里有这么多人,就这样白白的死在路上多不好啊。世子,要不我们费点力气,把他们送到那些矿井里面去,也算是‘上天有好生之德’呀。”另一个骑兵却笑道。

    这话一出口,周围的骑兵却都笑起来了,就连刚才那个咬牙切齿,满脸悲愤的骑兵也不例外。

    “阿福这话说得不错,上天有好生之德!不过世子,我们还是先让他们跑一下,等他们跑累了,我们再抓他们也省点力气。当年他们让汉民给他们当包衣,如今轮到他们给我们……”又一个卫士笑道。

    ……

    两天之后,模范军的前锋部队抵达沈阳城下,而此时,沈阳已经变成了一座空城。模范军前锋进城后发现城中到处可见大开着门的住宅,倒毙在家中或者是路上的尸体。显然,城中有那么一段时间完全失去了秩序,抢劫成风,这些人都是在劫掠中被杀死的。这几乎也是必然的事情,谁家里都会可能有能支撑他们一家一口气逃到赫图阿拉的粮食物资,在秩序丧失的情况下,抢劫别人,自然就成了必然的结果。

    至于满清的皇宫,此时也是大门洞开。里面空空荡荡的,自然是除了尸体,一个活人也没有。皇宫中的各种值钱点的东西,任何便于携带的东西自然都已经被抢掠一空。

    无数的旗人将汉民当年在辽东的经历此时几乎重演了一遍,他们抛下一切,靠着手挑着的担子,推着的独轮车装着的一点点东西,拖家带口的盲目的向着北边逃去。整个的八旗体系也完全崩溃了,八旗这个被努尔哈赤强行捏合出来的组织此时完全的解体了。北逃的路上,因为物资不足,人们相互劫掠,相互杀戮,即使是同一个旗的人,也不例外。此外,恶劣的饮食条件,也造成了更多的疾疫和死亡。

    为了避免更多的旗人毫无意义的死在逃亡的路上,以至于减少了能够提供给各个矿井的优质劳动力的数量,(模范军俘虏的人员,除了一些身份特殊,有重要意义的之外,其他的都将被交给一个叫做“光华劳动服务公司”的,隶属于模范军后勤部门的企业,然后由它将这些俘虏加以分类处理。如果是汉人,一般都会被转移到台湾、吕宋乃至东南亚其他地区,从事一些基础设施的建设工作。他们只要干满了两年,就能得到一份土地,成为一个自由的移民。但如果是其他民族的俘虏,情况就会非常的不一样,他们会作为精壮劳动力,被公司租借给其他的一些企业使用。光华公司要求的租金不低,但是死亡抵押金却不高。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就是在鼓励租用他们的企业,将他们往死里用。也因为这个原因,这一类的精壮劳动力在一些高劳动强度,高危险的行业里倒是相当的受欢迎,比如各种矿山中经常就大量使用这些劳动力。当然,既然死亡抵押金并不高,所以用人企业也会尽可能的在租用期内增加劳动强度,其结果自然是这些人基本上不可能活着从矿坑里面出来。)以至于减少了模范军的收益,模范军不得不将更多的兵力用于搜捕肃清那些旗民,这倒是让济尔哈朗有了更多的逃亡的时间。

    济尔哈朗一口气逃到了赫图阿拉,这里是当年努尔哈赤起家的地方,满清称之为“兴京”,政治地位颇为重要,不过它并不是一座真正意义上的城市,只是一个小小的城堡而已,周围也都是山脉森林,没有什么农田,所以也根本承载不了多少人口。不过好在这个时候,逃到这里的八旗也没有多少了。

    要说赫图阿拉还是有一个优点的,那就是地势险要易守难攻。赫图阿拉处在群山之中,而且远离平原,从抚顺出发,向东不过走数十里就进入到群山之中,然后要沿着苏子河谷走两百多里的山路才能到达赫图阿拉城下。这一路上受到道路条件的限制,大炮之类的重型武器的行进会非常困难。而且路上有不少险隘而便于设伏的地方。当年努尔哈赤在萨尔浒一战中,得以击败明军,其中就有不少的地理上的因素。

    济尔哈朗一度也想要依靠地利,在这里阻击一下模范军。然而如今却不是萨尔浒之战的时候了,无论是八旗兵还是他们的对手都和当年没法比了。八旗兵刚刚遭遇了一连串的大败,损失了大部分最精锐的军队,剩下的部队多是老弱病残,而且士气低落;相形之下,他们的对手则训练有素、装备精良,而且士气高昂。再加上济尔哈朗本人的军事才华以及威望都远远比不上当年的努尔哈赤。所以他组织的阻击轻而易举的就被模范军部队击溃了,济尔哈朗本人也在战斗中被击毙。而他的死亡,也宣告了满清在大明境内的最后的,有组织的抵抗的消失。为了庆祝这一胜利,弘光帝宣布大赦天下

    满清的残余力量一部分退向朝鲜,一部分则向着更北边逃窜。模范军却暂时停止了追击,郑氏集团开始大量圈占辽东的土地,并利用内地移民,建立大规模的以种植大豆、土豆以及苜蓿为主的种植园,以及依托这些物产的牧场。而另一方面,逃亡到朝鲜的满清余部,在勒克德浑的带领下,不断地击败朝鲜军队,逐渐站稳了脚跟,并开始不断向着南方推进。并在两年后攻占平壤。

    夺回辽东后的第三年,也就是弘光六年,明朝廷在朝鲜的已在请求下出兵,消灭了盘踞在朝鲜北部满清余部,帮助朝鲜夺回了北方的土地,作为报酬,郑氏集团获得了在朝鲜全境通商、开矿、设立港口,以及在朝鲜北部驻军的特权。

    弘光七年,明朝廷以蒙古科尔沁部附逆以及收容逃亡的建胬为理由,对蒙古发动了全面的进攻。科尔沁部战败覆灭,左路军吴三桂部继续前进并与喀尔喀蒙古(漠北蒙古)发生摩擦。但双方迅速收兵,并没有发生大的战斗。此后吴三桂打散收编了大批的漠南蒙古的牧民,在蒙古草原建立起一系列的大牧场,从而几乎瓦解了蒙古数百年来的部落格局。

    弘光九年五月,吴三桂以漠北蒙古收留科尔沁和满清余孽为理由,向草原集结兵力。威胁要以武力解决问题。漠北蒙古在和吴三桂的代表进行协商后,将收留的科尔沁人和满清余孽交给吴三桂,并向明朝廷表示臣服,同时吴三桂也获得了在漠北蒙古辖区内建立贸易站进行贸易的特权。此后吴三桂便不断利用类似手法,向西域渗透。

    弘光九年六月,在郑氏的操控下,明朝与荷兰结盟,并对英国宣战。为支持作战,模范军以葡萄牙有破坏中立,为英军提供服务为借口,向葡萄牙人控制的科伦坡发起攻击,并同时禁止葡萄牙船只和中国进行贸易。同年七月,第一台改进型蒸汽机在郑氏的造船厂投入使用。

    经过谈判,郑氏集团以分期支付的一千枚金币的价格,从葡萄牙人手中买下了科伦坡,并将它改造为郑氏在印度洋最重要的军事基地。

    弘光十年五月,郑氏集团以僧伽罗王国“不服王化”为借口,向僧伽罗王国宣战,并在当年十月击败僧伽罗人。至此,斯里兰卡成为郑氏控制下的又一块殖民地。此后经过五年左右的武装殖民和小规模战争,基本完成了对斯里兰卡的“变夷为夏”。

    说起来很有意思的是,郑氏对英国宣战,最后却打了葡萄牙和僧伽罗,而英国人在印度的两处贸易站在这几年间都没有遭到过模范军的攻击,而郑氏在印度的几处贸易站同样也没有被英国人攻击过,甚至双方的贸易都没有中断过。

    弘光十一年,郑氏集团发现“南大陆”(澳大利亚),并在南大陆建立殖民点。

    弘光十五年,荷兰与英国达成合约。第二年郑氏也与英国达成和平协议。弘光十七年,郑氏的斯里兰卡总督郑渡与英国合作,以莫卧儿王朝在中英战争中偏袒对方为借口,向莫卧儿王朝提出赔偿。

    弘光十八年八月,中英联军在印度土邦军队的配合下,击败莫卧儿王朝军队。模范军攻入孟加拉邦并夺取了其国库。莫卧儿王朝不得不向中英军队妥协。两国获得了进入印度内陆经商和开矿的权力。这也成为了印度彻底沦为殖民地的开始。

    弘光十六年,安平王世子与朝中重臣登北京香山观赏红叶。安平王世子赋诗曰:“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当夜,内阁首辅钱谦益入皇宫求见弘光帝,第二日,弘光帝下诏,以为安平王功大,晋夏王,加九锡,命赞拜不名,入朝不趋,剑履上殿。

    安平王谢曰:“九锡非人臣礼。”不肯受。天子再四告之曰:“王不受,奈天下苍生何?”乃三下旨劳之,王遂受。

    弘光十七年,天子下诏,以天下禅安平王。安平王三拒之,天子及群臣三请之。王乃受明禅,改国号夏,以爪哇岛封弘光帝为南帝,许其奉明朝正朔,见驾不拜,使用天子礼乐,并将南京北京皇宫赐予弘光,一如从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