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科幻小说 > 燃钢之魂 > 第四十八章 改变一切的力量 7500

第四十八章 改变一切的力量 7500

    混沌是一种奇怪的东西。

    早就在数千年前,圣贤还未诞生,光耀纪元仍未开始,在魔法和斗气都未被先贤创造出的时代,人类便已经接触过混沌。

    但奇怪的是,最开始,混沌并非是作为一个带有恶意的形容词而存在。

    它是一个中性词。

    ‘秩序’与‘混乱’为敌,‘存在’与‘虚无’对立,初始之火燃烧混沌,填充虚无,产生存在,而存在分化为秩序的万物,它们灭却之后,便是混乱的残骸。

    当残骸与初始之火都消散后,万物重归混沌,而火焰将由灰烬重燃,再创万物,这便是先贤们确认的世界循环,永不止息的火之轮转。

    混沌并不邪恶,并不恶意,它并非代表毁灭,也不是终末的象征,它是火的薪柴,代表着万物最初的形态,是最古老的概念。

    曾经如此。

    灵魂空间中,乔修亚凡拉德克里夫控制着自己如同太阳一般的灵魂,以平日的五倍速朴实无华的撞上了衰弱邪神那星河状的防御壁垒上。

    简单,直接,单纯的撞击,没有任何花俏,灵魂的世界中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也没有任何冲击波。

    但就是如此简单的撞击,却蕴含着无穷的力量和匪夷所思的技巧时间被一个男人掌控,这是超越世界的力量。

    所以,就在银色的太阳撞击到黑色星河的那一瞬。

    一切都破碎了。

    银色的钢之力辉光烧灼着混沌的雾气,衰弱邪神那无法用任何方法解析,光也无法穿透的黑色壁垒外壳,终于彻底粉碎为无数碎片。

    能够看见,那些污浊的,无法理解的,谁也不知道究竟是何物,但就是能侵蚀人心,腐蚀万物的邪神之躯,开始在战士与它自己双重的力量下飞速的分解衰变。

    能够听见,哭泣的声音。

    “……太阳,碎了?!”

    “怎么回事,所有的虚空哨站全灭,我们完全无法获得外界的消息!”

    “……没有意义,我的同胞们,我们的世界被时空风暴隔绝,太阳毁灭造成的高能射线充斥世界,微观层面已经是一片混乱,我们的技术已经不可能取得任何进展。”

    “迁入地下,以地核热量为生?拜托,我们可是有着翅膀,翱翔天空的种族!”

    支离破碎的声音,伴随着若隐若现的幻象从碎裂的邪神壁垒中浮现,无穷无尽的低语从不可辨认的虚空中传出,成为了令人心烦意乱的背景音,在那些络绎浮现的幻象中,可以看见一幕幕匪夷所思的景象。

    伴随着无数有着双翼的生物震惊的举起手,天空中,一个大型能量结晶太阳如同玻璃一般破碎,千千万万太阳的碎片化作陨星,坠落天地,而与此同时,虚空之外,令万物战栗的时空风暴正在迫近,它捶打着世界的壁垒,切断万界之间的联系,无数个明亮的世界因此而黯淡,即便有少许顽强的坚持,却也不知道能支持多久。

    “五十七年了,我都快要忘记飞翔的感觉……”

    “没有太阳,技术进步被封锁,无法前往虚空外界,现在你们还在搞内乱夺权,这不是在自杀吗?!”

    “嘭!”

    “……从今天开始,由邰德尔临时军政府接管波拉,德克,阿兰德等十七个地底庇护所的管理权,诸位公民请服从政府管理,交出所有私藏武器……”

    银色的太阳没有任何好奇与怜悯,他再一次撞击,将壁垒之后,衰弱邪神的悬臂全部粉碎,能够看见,原本庞大的黑暗星河只剩下最中央的漩涡核心,隐约能够看见,在漩涡的最中心,有什么深邃的存在正在鼓荡。

    “他们把持了所有的关键部门,并且将技术隐藏起来,实行愚民政策!”

    “可那有什么办法?他们在食物和享受方面慷慨的令人发指,没有人会跟着我们反抗的。”

    “即便是有朝一日,我们能够重回地面,我们也将不再是我们了……”

    “哈……重要的是,那一天到来的时候,我们的种族还存在。”

    乔修亚冷酷的扫开所有的幻象,银色的结晶光流撕裂漩涡,深入其中。

    当然,他当然知道,这些幻象,都是衰弱邪神身为‘邪神’之前,那个毁灭的世界和文明的记忆当他彻彻底底击碎了对方的混沌结构,将那些雾气和躯壳中隐藏的信息轰击出来时,就证明衰弱邪神的本质被他击碎了一部分。

    怜悯吗?悲哀吗?哈哈,那是哪来的天真宝贝才会有的想法,面对一个世界的毁灭,一个种族的消亡,一个文明的终结所形成的怨恨,谁都没资格去手下留情。

    那可是邪神。

    巡游万界,毁灭无穷文明的吞世者!

    尤其是这些怨恨,很可能只是某些更强大存在制造的武器。

    放弃思考,放弃聆听,放弃观察,为了不被衰弱邪神的混沌波动影响,乔修亚放弃了自己的一切感知,他将自己封锁在‘自我世界’之内,然后凭借自己预留的程序,干脆利落的撞上混沌漩涡。

    伴随着磅礴的钢之力无声的消融混沌,战士彻底粉碎了衰弱邪神的所有结构。

    所以,在这一瞬间。

    衰弱邪神碎裂了。

    黑暗的星河,轰然破碎,银色的太阳被一股突然出现的巨力弹开,随后,伴随着一道漆黑无比的闪光照彻乔修亚与衰弱邪神决战的灵魂空间,一个无比巨大的空洞出现在了空间之中,而一条浩浩荡荡的诡异长河,就这样从空洞中奔流而出,在整个灵魂空间的下方迅速的形成了一片大海。

    而被弹开的银色太阳,乔修亚的灵魂,也在疑惑与肃然中重新化作人形,凝视着自己脚下汹涌澎湃的大海。

    “这大海……就是邪神破碎之后的本质?”

    即便是已经击败邪神,但乔修亚却仍然没有露出笑容,他皱眉自语道,无法确认这种猜测的真假,但是在他粉碎了邪神所有结构之后,这或许就是唯一的可能。

    给予战士强烈威胁的邪神已经消失了,而这大海,就是它的残骸本质。

    构成大海的,是一种诡异的灵质存在,它在乔修亚眼中的形态,是仿佛半透明,又仿佛浑浊无比的糨糊粘液,这些液体毫无疑问有着生命,能够看见,有无数张完全不同的面容浮现又消失,忽隐忽现,它们或是哀嚎,或是嬉笑,有的严肃,有的悲哀。

    嘭嘭!伴随着接连不断的响声,原本漂浮在乔修亚身侧,如同卫星一般的九个巨大灵魂光点逐一坠落,那是曾经光耀纪元的九位传奇的灵魂,在乔修亚恢复人形之后,这些灵魂光点也都依次恢复人形。

    能够看见,这九名传奇分别是两位人类,一位翼人,两位精灵,两位矮人,一位鱼人和一位极其高大的半人马,似乎有着泰坦血脉。

    这些传奇的灵魂上,都有着巨大而深入骨髓的混沌侵蚀痕迹,他们在化作人形的瞬间就陷入昏迷,或者说,抵御混沌侵蚀的长眠。

    在许久之前,为了抗衡衰弱邪神无孔不入的侵蚀,他们自我封印了灵魂,将自身交托自动运行的战舰看管。这些传奇强者使用混沌的力量对抗混沌,以至于数千年过去,就连自身的战舰外侧都增生了无数仿佛混沌一般的血肉和节肢,化作了漂浮在封印世界之上的巨大月亮。

    乔修亚将这些光耀传奇的灵魂都收拢摆好,放在同样昏迷过去的大可汗灵魂上方。因为他们自身实力强大,混沌侵蚀也没到无药可医的地步,只需要将其放入充满大量圣光,秩序之力亦或是钢之力的区域,就能很快缓解这种状况。

    做完这些后,他便继续低头,看向那片大海。

    灵魂的大海。

    乔修亚微微眯起眼,看向这仿佛浩瀚无边的大海,在其之中,有着人类,精灵,矮人和翼人的灵魂但最多的,却是一种有着双翅和鸟头,长得有些古怪的生物的灵魂。这些灵魂混杂在一起,丧失了自身的存在,只有无穷无尽的信息与能量在大海的深处传递储存。

    “看来,这么几千年来,这个封印世界中的所有生命灵魂都被融入了邪神的本质中……原来邪神就是这样变强和恢复的吗?吞噬灵魂和其中所有的信息,然后以其为源,侵蚀物质的世界完全就是另外一种形态的存在。”

    乔修亚喃喃自语,语气复杂:“看来如果再晚一点,那九个传奇的灵魂估计也会被腐蚀,没入这片大海中……那个时候,衰弱邪神也就彻底复苏,不可能是现在这般半残的模样。”

    所有被混沌侵蚀的生命与灵魂,他们的一切都被位于地心封印处的邪神吞噬,在这个没有魂之轮回与钢之蟒的世界,这就是万物众生唯一的结局。

    但乔修亚注意到,在这大海之中,精灵灵魂的面容意外的少,哪怕算上了他们漫长的寿命也格外的少,这说明精灵们或许依靠某种手段,规避了混沌的侵蚀,得以保存灵魂的存在。但其他的,类似于矮人,人类,翼人还有大概是没规避成功的精灵灵魂,全都在这里。

    他们都已经被混沌侵蚀,彻彻底底的死去,而残骸被当成邪神的力量源泉,被混沌所利用虽然说,有一部分灵魂仍然有着璀璨的光辉,应该是最近才刚刚死去,被吞噬的存在,但他们的灵魂正在被迅速的侵蚀,再加上自身的实力也不够,没有抵达魂之极意,所以基本等于没救,乔修亚或许能救一两个,但不可能将其全部捞起。

    能够听见,这浩瀚的灵质大海之中,传来无穷无尽的魂之低语。

    哀嚎,痛苦,绝望。

    诅咒,无趣,颓废。

    怒骂,茫然,怨恨。

    一切的一切,所有恶的一切,都汇聚在了这浑浊而翻腾的灵魂之海中,绝望的腐朽气息从中蔓延,仿佛能够侵蚀一切,毁灭一切就如同邪神一般。

    不过,一切就都到此为止。

    战士紧握双拳即便如今只有灵魂,他也充满了力量。

    他知晓,只要彻底摧毁,净化掉这一片灵魂之海,‘衰弱邪神’就会像是光耀文明所击杀的数个邪神那样,被彻彻底底的毁灭,不留一丝痕迹。当然,与之相对的,这大海中所有被邪神侵蚀同化了的灵魂,也将会被彻底的摧毁和净化。

    不过,就在乔修亚汇聚力量,将要动手的那一瞬。

    伴随着两个巨大的光点,以及五个细微的光点降临,化作人形,自然导师与她的传奇魔兽伙伴,连带菁英小队五人组都出现在了‘灵魂空间’。

    “……你们怎么来了?”

    乔修亚皱眉看向众人所在的一侧,不由得停下手中的动作:“还有你们,这里可不是你们这些黄金级能随意进入的地方,如果再早一点,你们的灵魂也是这个下场。”后半段话,乔修亚是对菁英小队的五人所说,语气严厉,但能听得出明显的关怀。

    “衰弱邪神的物质形态刚才溃散了,现在整个封印世界内部都被一种无法形容的奇怪存在充斥着……它和混沌很相似,但却意外的温和,只要接触它,就会被进入这个空间。”

    自然导师自然而然的视角下移,看向这片浑浊的灵魂之海,她顿时和乔修亚一样眉头紧皱:“虽然想说恭喜你战胜了一位邪神……但看样子还没结束?”

    “当然没有。”

    乔修亚目光下垂,凝视着眼前翻滚,似乎打算重聚的浪潮:“不过也就剩下最后一步。”

    即便是已经被彻底打散,本质也化作灵魂之海,但邪神这种强大的混沌存在本质上就是不朽不灭的,能够看见,因为长时间没有受到伤害,原本溃散的大海居然开始蠕动起来,似乎想要重聚成为一个整体,再次凝聚成衰弱邪神的核心。

    战士自然不会允许这一点发生,所以他再一次的举起右拳,开始凝聚力量。

    “老,老师!”

    微弱,但却非常坚决,似乎豁出了所有勇气的声音响起。

    乔修亚侧过头,看向发出声音的人,也就是菁英小队的队长,自己的学生,普瑞斯特。

    乔修亚有许多学生,弟子,其中有记名的,不记名的,正式确认了关系的,还在考察中的……除却凛冬堡学院即将毕业的第一小队四人组之外,只有龙人少女莉莎和来自南方行省的普瑞斯特,成功的成为了他的正式弟子。

    相比起那些或是因为龙祸的愧疚,或是因为对柯洛诺斯世界龙人种族的照顾收下的弟子,作为一个只是略有天赋的普通人,普瑞斯特成为他学生的时候,许多人表示非常惊讶,因为无论是论起天赋还是身世,都有很多人比普瑞斯特更强,更有竞争力。乔修亚为什么会选择这个平平无奇的家伙作为自己的弟子?这的确困惑了不少了吗。

    但实际上,答案其实很简单。

    因为普瑞斯特是唯一一个在考核的时候,敢对他说出自己真正想法的人。

    听上去似乎就是抖个机灵的事,但实际上,面对一位释放威压的传奇强者,要做到这件事,需要的是真正的勇气与决心。

    就好比现在,乔修亚无声的凝视着普瑞斯特,等待自己的学生给出一个打断他行动的理由。

    “这底下……还有很多灵魂,没有被混沌侵蚀!”

    面对自己老师的直视,以及自然导师和传奇魔兽的旁观,普瑞斯特,这位高大的年轻人感觉自己的腿,自己的灵魂都在背弃自己,开始疯狂的战栗和颤抖,他知道,现在可不是传授技巧,教导学识的时候,现在是面对混沌的战场,是面对邪神的决战之所,自己区区一个黄金级的战士,根本没权利发言。

    但即便是如此,自己想要说的话也一定要说出来,即便是会被惩罚,会被斥责,甚至是死也是如此。普瑞斯特知晓,自己永远做不到,因为‘害怕’‘恐惧’,因为‘畏缩’而放弃自己的想法,不做任何努力,任由自己不想要的未来到来。

    混沌的灵魂海洋,正在翻涌波澜。无数浑浊的灵魂,混杂着星星点点的彩色光芒,发出凄厉的绝望哀嚎。

    乔修亚听见自己弟子说的话,脸上露出微妙的表情。

    “我大概知道你的意思了……你想要救这些还没有被侵蚀的灵魂或者说,救某一个,对吗。”

    乔修亚脸上微妙的表情,渐渐变得冰冷起来,他平静的说道:“你知道现在是什么场合,你自己又在说些什么吗?普瑞斯特。”

    “知道。”

    到了这个时候,普瑞斯特的言语反而顺畅了起来,他似乎明白自己已经无法回头,所以干脆利落的回答道:“老师你说的没错,的确如此,我想要救他们,实在不行,救一个也可以。”

    不一定是苏尔。

    不一定是精灵。

    随便谁也可以。

    但,就是不能袖手旁观。

    普瑞斯特知道,自己最开始的冲动,或许仅仅是因为害怕和恐惧,恐惧苏尔那消失不见的灵魂,或许就在这片浑浊的灵魂之海中。

    但很快,他就明白,这浩荡的灵魂之海,别说是自己,哪怕是老师估计也没办法准确的找出某个人的灵魂。

    所以就这样放弃吗?就连苏尔的灵魂在不在里面都不知道……所以可以心怀侥幸的放弃,面对如此之多需要帮助的灵魂?

    当然不。

    普瑞斯特或许并没有把乔修亚教授的引力之道修行到极致,并没有真正的成为老师的继承者,但是他却学到了乔修亚的臭脾气那就是绝不放弃,绝不回首。

    他想要救人,想要出手帮助,所以他就去救人,就去出手帮助。管他是谁,就这么简单。

    “可以。”

    但原本以为会被斥责,甚至是惩罚的普瑞斯特,却听见了乔修亚平静的回答,而就在他怀疑自己听错的时候,普瑞斯特又听见了下一句话。

    “给你十分钟,自己进去找吧。”

    战士的声音没有任何情绪波动吗,他淡淡的说道:“不要靠他人的怜悯……既然是你想,你想去救,那么就自己进去。”

    倘若你办得到的话。

    说着,乔修亚便一脚蹬向波涛汹涌的灵魂之海,刹那间,伴随着银色的波纹扩散,原本正在蠕动,凝聚的波澜,顿时就彻底平复了下来,再也没有半点翻涌的迹象。

    “是的,老师!”

    果然,是老师的风格。自己做出的选择,自己承担后果。

    但本来就应该这样才对。

    冷静下来的普瑞斯特,反而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在感激的回答之后,原本被自然导师保护着不与灵魂之海接触的他,就立刻纵身一跃,跳入如今稍显平静的灵魂之海中。

    黄金阶的灵魂,毫无疑问已经超脱凡俗,即便是混沌,也很难立刻侵蚀,但那种混沌,不过是邪神眷族泄露出的混沌罢了,面对邪神本质一级的力量,哪怕是被乔修亚轰的支离破碎,那也并非是能简单进入的。能够看见,普瑞斯特的灵魂在深入灵魂之海后,立刻就开始冒出腐蚀一般的青烟,无数细碎的灵魂碎片从他的体表表层剥落。

    “队,队长……队长这是疯了吗?”

    看着这一幕,炼金术师目瞪口呆,不禁低声喃喃道。虽然他们早就知道普瑞斯特大概会这么做,但他们没想到,对方居然如此决绝,半点废话也不讲。

    “完了……看来我们要换一个队长了。”施法者悲观的说道:“爱情果然令人盲目。

    爱情?

    听见菁英小队中低声的讨论,乔修亚不禁摇摇头。虽然说,他不知道普瑞斯特为什么要这么做,又为什么涌起这等决心,但他可以确定,在对方内心深处燃烧的,并不是什么爱情。

    非要说的话,只是傲慢的,但却又值得钦佩的‘同情’与‘怜悯’。

    而此时,正在浑浊的海洋深处,不断朝着一个又一个散乱的灵魂光点游去,将其收拢在怀中的普瑞实业,心中的想法却非常的简单。

    “你,你们,应该看看外面的世界。”

    苏尔。你说的对。人不是鱼,不应该生活在缸中……世界这么大,我们应该去看一看。

    而与此同时,海面之上。

    “他毫不犹豫……真的很果断。”

    注视着不断深入的普瑞斯特的背影,自然导师低声自语道:“完全没有任何思考。”

    “那是当然。”

    乔修亚一脸理所应当,没有丝毫迟疑的回答道:“他可是我的学生。”

    随后,他做出一个手势,令张口欲言的自然导师闭上嘴巴:“行了,我的傻徒弟以为我要摧毁这一片灵魂之海你该不会也这么认为?”

    不然呢?

    闻言,迦兰诺德顿时睁大眼睛,看向乔修亚,虽然说她必须要承认眼前的这个人类男人实力的确强的有点超乎她预料,居然能真的击败邪神哪怕是刚刚从封印中苏醒的邪神也是邪神可就算是如此,自然导师也半点不觉得他还有其他的方法能够对付这片混沌之海。

    还有,你之前明明都已经抬起手,开始汇聚力量了!

    乔修亚并没有在意自然导师怀疑的眼神,他只是转过头,眺望这片无尽混沌海洋的尽头。

    邪神,本质上,就是无数充满着怨憎的灵魂,混杂着混沌,搭配着某种目前还无法解析的超凡力量形成的武器?

    以世界,种族,文明的残骸为原料,制造的毁灭工具?

    或许是这样,暂时可以这么推断……但不管怎么说,乔修亚心中,对邪神的未知,不解和担忧,全部都消散一空,因为事实证明,它们并非是不可战胜,不可消灭的存在。

    归根结底……就是如此而已。

    战士,举起了自己的右手。

    他紧握右拳,无穷的力量在其中凝聚,迷蒙的银雾与千千万万半透明的光点凭空浮现,然后如同被黑洞拉扯一般,汇入他的掌心。

    “或许我对钢之力的应用,让你们产生了误解,但实际上,‘起源之钢’乃是世间万物的源头,是一切物质的起源。”

    他轻声说道,似乎是对一脸惊讶的自然导师和菁英小队解释,又似乎是在自言自语:“但本质上,它是创世之力,是创造万物的力量。”

    下一刻,他放下右手,松开拳头。

    能够看见,一枚天青色的瑰丽宝石,就这样出现在了乔修亚的右手手心。

    “天青宝珠……未燃之火。”

    乔修亚凝视着自己手心中出现的天青色宝石,露出了怀念的神色:“拉德克里夫家族对抗混沌的起源。”

    “圣贤留下的四件圣遗物中,秩序双刃是武器,应对未来来袭的混沌,纯白权杖是圣光与初始之火的权柄,维持迈克罗夫大陆当初微弱不堪的火焰,秩序长袍是世界的核心,启动格兰蒂亚世界伟**阵的钥匙,而天青宝珠,则是重燃火种的源头。”

    天青宝珠的本体,已经在格兰蒂亚世界,启动伟**阵,重燃迈克罗夫世界火种的时候消散,只剩下燃魂之王的权柄冠冕留存在乔修亚的身上。

    “你,你居然能创造天青宝珠?!”

    直到这个时候,站在一旁困惑不解的自然导师才倒吸一口凉气,明白了乔修亚打算干什么迦兰诺德下意识的握紧手,白皙的手背上暴起一根淡淡的树根:“你的造物技术居然到了这个地步!”

    “我当然,能制造出来。”

    乔修亚笑着闭上眼睛,开始沟通这颗他自己凭空创造出来的‘天青宝珠’。

    我可不是,只知道毁灭与破坏的邪神。

    我可是能制造出修复光柱,创造出魂渊球,以单纯的工具,实现真正意义上复活的传奇强者!

    被乔修亚创造出来的天青宝珠中,并没有原版那圣贤留下的,深厚无比的秩序之力。但是圣贤的秩序之力不在,战士的钢之力却充裕的很。  无穷尽的钢之力,正在急速的汇入这乔修亚版的天青宝珠之中。

    “我曾经对莉莎说过,强者的力量,足以扭转未来与命运,足以令悲剧变成喜剧,令死亡化作重生。”

    乔修亚,睁开眼睛,而他手中的天青宝珠,此时却散发着仿佛超新星一般,无比灿烂辉煌的银光。

    “普瑞斯特,这就是足以改变一切的力量。”

    所以,保持着那份决心变强吧。

    手掌松开,光芒下坠。

    银色的宝珠,坠向混沌的海洋。

    光辉亮起,吞噬混沌。

    而怨憎的一切,都将重归安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