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云叔叔的腿,是这样断的......!”周博喃喃的说道,同时眼中,闪过一丝的感激!虽然,云秀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自己,但是周博却一点都不怪他!因为周博知道,这件事情对于云秀来说,也是十分的难以舍取的!毕竟,一边是自己的亲生姐姐!另一边,又是故友之情!这般的抉择,或许换做任何一个人,都是难以取舍把握其中的分寸!即便是周博,恐怕也不能指责云秀什么!毕竟,为了凌铮!云秀已经付出了自己的双腿!这般的兄弟之义,云秀已经做得足够多了!

    “就是因为这样,才让你逃脱了!你娘把你偷偷的送走了,然后再返回了凌铮的身边,和他一起同生共死!一切的经过,就是这样的简单!如果凌铮当年不负于我,我又如何会做出这般事情?如果没有慕容雪,这天下间,又如何会衍生出如此的悲剧?一切,都是凌铮咎由自取!今日的一切,也都是你父亲一手酿造出来的悲剧”

    云霜的话,久久的在这片天地间回荡

    “但是没有你推波助澜,也不会有我的悲剧!我们一家两代人的幸福,都是葬送在了你的手上!你放心,投桃报李,你对我的父母的作为,我必会十倍的偿还!今日,我就先收一点利息!”

    说到这里,周博整个人忽然电冲而起!右手中的月刃,龙吟出鞘!那带着寒气的炫目的银色剑光,在空中回旋而舞!带着凌厉的锋利气息,轰然的劈向了那尚自带着几分得意的云霜的右臂

    “小心!”看到周博的出手,原本如同一尊化石一般的天剑尊者,终于在这一刻动了!随着他的行动,天地之间,也顿时彻底变色!一道七彩的光柱,瞬间从他的右手处,凝聚而出!化作了一道数十米之长的剑气,和周博劈来的剑气轰然撞击在了一起!两道剑光相交,顿时气劲冲天。周博只感觉狂风扑面,整个人直接被震得接连后退。

    “周博!”就在周博被天剑尊者一剑震退的那一刻后,远处一道带着惊慌的声音,迅速的传来!接着,阳光耀眼,白云飘动!一道红色的身影,急速的飞掠到了周博的身边,目光在周博的全身上下打量了一遍后,确定没有受伤,这才松了口气!

    “没事!”周博淡淡的说着,同时把目光看向天剑尊者,寒声的说道:“你当真要插手其中?”

    “唉!”天剑尊者轻轻的闭了一下眼睛,缓缓的叹了口气后,才轻声的说道:“仙剑宫众位仙人昔年曾经于我有恩,于正道有恩,于天下苍生有恩!所以,我不能这样的看着他们的后人遭到灭顶之灾,而无动于衷!难道周博你,也不能看在天下苍生的份上,而放过仙剑宫?”

    “我再说一次,天下苍生与我无关!正道兴亡,也不是我应该操心的!我只问仙剑宫讨要,我一家的血债!我师傅的仇怨,还有秦岚的一条性命!在我心中,仙剑宫全部的性命,也不及他们一人重要!既然你执意出手,就不要说我不顾念晨曦门昔日的师门恩情了!”

    周博说完,眼中红光怒放!那仇恨的怒火,在这一刻直欲喷出!此时,看到仇敌就在这晨曦门中,而却又依然被天剑尊者再三阻挡,虽然距离报仇只有一步之遥,然而始终困难重重,无法成功!想到这些正道的高手们,口口声声天下苍生!可是自己父母被害,师傅被杀,心爱的女子丧命!这一系列的血海深仇,却始终被他们做一个“天下”又一个“苍生”阻挡着自己的报仇,还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心中的厌世之感,忍不住的浓烈起来!心中顿时杀机大作,眼中的魔光,也是鲜艳如血!手中的月刃剑,在这一刻似乎感应到了他的身份一样,剑刃挥扬间,银白色的剑光飞扬怒卷,大开大合!六九流光剑诀中的至刚至猛,被周博挥发的的淋漓尽致,再也不留半点余力,左手拂过剑面之间,整个人如龙一样的升腾天空..........

    面对素有正魔两道天下第一高手之称的天剑尊者,周博不但没有半分的胆怯,反而有了一种滔天的战意和一种兴奋的感觉!似乎,挑战这天下第一高手,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一样!虽然知道和对方的修为有一定的缺陷,然而周博还是忍不住的一声长啸,月刃剑剑光飞舞之间,银白色的冰晶雪屑,也是如同冰山迸溅一般,朝着天剑尊者汹汹猛攻而去。

    看到周博的出手,天剑尊者自然也是随其而动!右手之间的七色光柱,灵活若剑!尽管面对周博手中的月刃剑,也是丝毫不落下风!两道人影,在天空中就如两道流星一样的,瞬间对撞!

    光芒劲爆,周博和天剑尊者二人在天空中立刻纠缠一处!七彩光芒飞旋,银白色剑光耀眼!一时之间,整个晨曦门的正魔两道,不知道什么时候,都已停止了手中的动作,数千双眼睛,齐齐的看着这天下间,正魔两道两大高手之间的巅峰对决!他们也是知道,此时他们之间的战斗,已经并不重要了!正魔两道未来的形势,其实都在这已经交手的正魔两道的两名绝顶高手之间!谁胜,就代表哪一个派系成为最后的胜利者!而输的一方,则是完完全全的惨败,将永无翻身之力

    天空中,强大的真气劲爆不已!周博和天剑尊者二人你来我往,转眼之间便是已经交手激斗了六十多个回合!看其交手状态,两人旗鼓相当,竟然是难分胜负。反倒是围观的众人,都是心中替交战的二人捏了一把冷汗!而血罗刹,显然更是其中之最!

    不管如何,天剑尊者始终是天下第一高手!而且,还是成名久矣!虽然血罗刹知道,自从周博五年前大变之后,身上的魔尊血脉受到了天地九星连珠之像,实力突飞猛进!可是,对上天剑尊者,血罗刹显然是依然担心不已!毕竟,周博面对天剑尊者,乃是正道第一高手!至今为止,天下间唯一一个踏足大圆满境界的高人!

    血罗刹这边担心,周博那边也是心下微凛!和天剑尊者转眼交手一百多个回合,对于眼前的这位黑袍老人,周博当真是相信了那天下第一高手的名号的真实性!天剑尊者的修为,当真就如同那一滩看不见底的深潭一般!虽然看似浅浅一滩,可是当你置身其中的时候,方才知道他的可怕!那看不到的气息威压,还有已经六感达到巅峰的修为!让周博总是感觉,自己的一举一动,似乎都是在无形中慢了一拍一样!不管如何,天剑尊者都是能够抵挡的住!而且,还似乎根本就十分的轻松一般!

    这还只是天剑尊者没有使用天厉剑的结果,如果施展了那天下第一名剑,周博真是不知道自己的结果会是如何!不过,周博心中也是放心!因为他知道一个秘密,而那个秘密正是关于天厉剑的!

    看着天剑尊者的淡漠的神情,周博突然止住了身形,遥遥的看着天剑尊者:“你当真是决定这样打下去?你可知道,如果你真的这样,或许晨曦门,今日就会有大难了!”

    “个人的道,个人去寻!谁也不知道,自己的道路,究竟在何方!”天剑尊者的话语似乎多了一丝的疲惫:“若是要出手,就尽管出手吧!”

    “如你所愿!”周博冷笑一声,手中月刃剑的剑光陡然一变!顿时,原本六九流光剑诀的特点,瞬间就是消失的无影无踪!转而是重新变成了另外一种风格,夭矫如龙,剑光如水银泻地,无孔不入!时而奔泻如瀑,攻势汹汹凌厉!时而剑走偏锋,诡异非凡!这般交手,立刻便是拉开了距离!就算是天剑尊者,似乎也是十分的不适应!出手之间,处处受制!顿时,便是被月刃剑的锋芒给压制了下来。

    看到这一幕,若虚真人等人脸色陡变!因为他们对于这种招式,并不是十分的陌生!早在二十多年前,这套剑法的神韵,他们便是见过多次!因为,这套剑法,正是昔日凌铮擅于使用的那一套!只是随着二十多年来凌铮的身亡,这套剑法也是不再出现人间!现在,周博竟然又是施展了出来!这如何能让这些人,心中惊讶?看着天空中那个洁白的身影,每个人突然都有一种错觉!似乎,当年那个大战八方的凌铮,再次重现人间.......

    “飘雪剑!”错让开了周博的一剑之后,天剑尊者身子当空而立!脸色凝重不已的看着周博,淡淡的出声:“这是昔日你父亲的飘雪剑!”

    “你知道就好!”周博冷冷的说道:“当年,他就是用这一套剑法向你挑战!你们一战之后,互视对方为平生第一劲敌!同时,又各自英雄相惜!只是,他或许到死都没有想到,你竟然会甘心的看着他死在阴谋诡计之下,而无动于衷!或许,这是他这一辈子位数不错的看错的人吧?”

    说到这里,周博身子再一次一动:“看好了,这一招你熟悉不熟悉?”说完,周博的身子顿时螺旋飞舞,月刃剑的银光徒然一抖!他整个人的身体周围,蓦地荡起一圈巨大的剑光波纹!如天地星辰的轨迹一般的,盘旋怒卷!弧光如电,回旋怒舞!周博整个人的周围,好像都是被这连环的剑气所笼罩一般,汹汹流转。剑气锋芒所过,隐隐的黑色空间裂纹,一闪即逝!似乎,这剑气能将空间,都是尽数撕裂一样!

    “九星连月!”看着这一招式,天剑尊者立刻道出了其的名字!对于这一招,天剑尊者同样十分的熟悉!因为在二十多年前,那个一身白衣的少年,同样是施展过这一招!只不过,比起眼前的这个少年,却是要圆润了许多,而且,也是要完美了许多!

    微微的叹了口气,天剑尊者似乎又看到了昔日凌铮的身影!整个人不由自主的双指并立如剑,剑气这一刻在双指之间缭绕而动!并指一出,向着那九道剑气衔接之点,一直点去!

    “小心!”看到这一幕,周博心中突然的闪过一丝的惊慌!下意识的,挥剑格挡!可是,似乎来不及了!

    “走......!”一道轻亮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听到这个声音,周博的心中,忍不住的一阵惊慌!下意识的,就是大呼出声:“不要过来!”

    然而,那一抹的红色!却是那样的鲜艳,就那样的出现在周博的瞳孔中!看到这一幕,周博的心脏,再一次的疼痛起来!眼前,似乎再次闪过五年前的一幕!忍不住的,大声叫道:“不要”

    下一刻,清脆声响彻天。

    黑发飞扬,红袍飞舞!

    三千乌黑的发丝,就这样的飘飞于空气之中!而那天空上,金色的面具,高高的飞起!一直飞到了半空中,才发出了清脆的破裂的声音,断为两截!

    血,周博在一次的看到了血,那鲜艳的血!

    从来没有这样的鲜血,让周博能感觉到心中的害怕!看着血罗刹飞跌的身影,五年前的一幕,再一次的出现在了周博的眼前!一切,都是那样的想象,两到身影,都是让周博如同迷了路的孩子,不知道自己该要如何才好!

    “罗刹!”再也顾不得什么,周博整个人,飞速而动,向着血罗刹就扑了过去!这一刻,他真的很害怕!

    他害怕一切都好像五年前一样,那一身白衣的秦岚,就从自己的眼前,坠落而下!而自己,却毫无一点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切在自己的眼前发生,却无能为力!

    而五年之后,如此相同的一幕,竟然再一次在他的眼前发生!虽然不同的是,仙剑宫换成了晨曦门,秦岚变成了血罗刹,白色的衣衫变成了红色的长袍!可是一切,似乎都没有改变过什么!一切,依然让周博如此的熟悉!那样相同的心痛,那样相同的悲伤

    或许,人总是在逝去的时候,才知道后悔,才知道没有珍惜!可是,一切都已经晚了!尽管拼了命的想要补偿,可却没有了机会!周博,似乎就是这样的一种人!看着那下坠的血罗刹,碧海宫宫主无痕的话,似乎再一次响彻在了自己的耳中

    “你的父亲一直爱着你的母亲,从始至终,都没有改变过心意!作为一个女人,能得到一个男人全部的爱。对于她来说,就是生活的全部!因此,虽然你的母亲死亡的很早,可是她却没有半点的后悔!因为,她知道,无论怎样,她这一生,都不会再喜欢上别人!因为你的父亲,给予她的,早已经让她愿意放弃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