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言情小说 > 家有兽夫 > 第一百六十九章大结局

第一百六十九章大结局

    强烈推荐:

    听她这么说,郎冽跟师诺的脸色一变,两人都想起了当初到这里的场景,水明溪只觉的心头发慌,“想要孩子,那就跟着我来吧,否则的话,我也不知道会怎么对这个孩子呢。”蛇姬脸上带着意味不明的笑容,只是那笑容看的水明溪无比刺眼,看着她离开的背影,郎冽跟师诺毫不犹豫的跟上去。

    水明溪自然也是要跟着呢,郎冽犹豫的说道,“这天一会儿就要下雨了,你跟着肯定是会淋雨的,你就在这里等着我行不行?我保证会把儿子带回来的。”水明溪摇着头,“她要把你们都带走,我不相信她的,我要跟着一起去,我的身体没有事情的。”郎冽看出了她的坚持,也就没有反对了。

    蛇姬走的并不快,她抱着孩子不紧不慢的走着,还很是自然的让师诺的司机开车将她带到整个海市最高的楼房,师诺开着车跟在她的身后,郎冽跟水明溪也坐在车里,师诺整个人看起来很是阴郁,他明晃晃的被人嫌弃了,“郎冽,你一会儿要怎么办,看的出来蛇姬很自信一定可以回去,那到时候她要是非要带你走怎么办?”

    水明溪也很在乎这个问题,郎冽将水明溪抱紧,很是自然的说道,“我不会走的,不管什么时候我都不会离开你们母子两个,一会儿找到机会抢下孩子,你抓紧时机跟他一起走,我知道你也是想走的。”师诺点点头,“等会儿我们救回孩子。我回跟她一起走,我的那些东西全部都留给你了。”郎冽没有拒绝,现在他们说的好,但蛇姬那边也是不会答应的。

    车开的很快,闯了好几个红灯,不过二十几分钟就到了,蛇姬抱着孩子走到最高的大厦顶楼,此时已经开始起大风了,雷声阵阵,蛇姬抱着已经昏睡的兽兽。站在那里摸着手上的石头。看着郎冽说道,“既然你们想要孩子,那我可以给你们,但是你必须要亲自过来交换。否则。孩子我就直接扔下去了。反正不是我的孩子,我又不心疼。”水明溪心痛的无以复加,郎冽过去之后意味着什么。她很清楚,老公孩子都是她的命,她一个也舍不得的。

    “师诺,照顾好明溪。”说完给了师诺一个彼此都懂得眼神,他往蛇姬方向走去,蛇姬此时已经半兽化了,长长的蛇尾卷起,她抱着兽兽,看到郎冽走过来很是满意,蛇尾将郎冽卷起来,伸手将孩子扔到师诺那边,师诺一个翻身将孩子接住,水明溪看的心头一紧,孩子一到手直接送到水明溪手中,他又朝着蛇姬走去,此时蛇姬手上的石头被她举起,刚好被雷劈中,整个石头发着刺眼的光,将郎冽跟她照住。

    水明溪看的心惊,心头的恐慌无以复加,忽然看见空中出现巨大的漩涡,郎冽被蛇姬的蛇尾缠住无法动弹,师诺抓准时机冲过去攻击蛇姬,蛇姬却不惊慌,一边应付着师诺,一边说道,“门已开启,即使是你也拦不住的。”忽然传来一阵巨大的吸力,三人都被这道力量吸住,蛇姬不由自主的放松了力道,郎冽得到自由,想要逃开这吸力。

    水明溪看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整个人都惊住了,她看到了郎冽努力挣扎,流着泪抱着孩子冲过去,不管怎么样,只要他们一家三口在一起,在哪里她都是无所谓的,那道力量很是奇怪,像是对水明溪没有阻碍一般,水明溪一阵欣喜,走到离郎冽最近的地方朝他伸手,郎冽虽然痛苦,但他还是朝着水明溪的手够去,蛇姬看到这一幕很是心慌,想要上前阻止。

    可惜有师诺在,她并没有得逞,眼睁睁的看着郎冽被水明溪拖出漩涡,然后漩涡越来越小,直到最后看不见,一切像什么都看不见一样,水明溪抱着郎冽号啕大哭,郎冽也很是后怕的抱着水明溪,一想到差一点他们这一生都无法在一起,就觉得心头无比的恐慌,但这一切终于结束了,“不要怕,我还在,我们以后都不会分开,谁也无法将我们分开。”夫妻二人紧紧相拥,儿子就在他们的怀里,这一刻无比圆满,直到天空下起雨,两人才带着孩子回家。

    师诺的离开留下了很多的烂摊子,他的产业还有势力都有郎冽接收了,好在师诺的那些心腹也是知道郎冽跟师诺的关系的,也都心甘情愿的归顺,虽然繁琐的事情多了一点,但处理的都还不错,只是最近不免忙了一些,转眼就到了水明澈婚礼的日子,水明溪跟李梦美忙碌的不得了,水明涵很是惬意的坐在那里看着两个孩子,毕竟孕妇总是需要好好休息的。

    等到仪式开始,水明溪只觉得累的脱了一层皮似的,站在那里看着他们,心里默默的祝福着他们,郎冽走到她身边将她搂进怀里,“在想什么呢?”水明溪听到熟悉的声音很是心安的靠在他怀里,轻声说道,“没有什么,只是觉得,两个相爱的人能在一起真的是这世上最幸福的事情了,没有什么比这还要美好的,对了,你说,师诺他现在过的好不好啊?也不知道他跟蛇姬会不会打起来。”郎冽无所谓的笑笑,“谁知道呢,他们之间我不知道,但我晓得,师诺肯定过得很快活,那里才是他的天堂。”

    水明溪看着郎冽的脸,有些复杂的问道,“那你后悔吗?如果再给你一次选择的机会,你会不会也回去。”郎冽笑笑,揉了揉她的头发,“别乱想了,我说过,你跟儿子在哪里,哪里就是我的家,我寻求的是心灵的自由,只要心安稳了,在哪里生活又有什么关系呢,如果我的身边没有你们,那样的日子我无法想象,我怕我也会活不下的,这样很好了,我很满足。”水明溪听到他的话,幸福的笑了起来,回想两人的最初,一抹幸福的笑容露了出来,这样的生活真好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