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言情小说 > 病娇再袭 > 123 再见

    强烈推荐:

    来,我们一起数,一二三,再见!

    ————————

    因为周丽的这番话,林杨还真没敢去借高利贷。他了解这个娘们啊,如果真是借了,这娘们恐怕真敢说到做到跟他闹离婚。

    当然,也不排除他确实心虚了,怕赔进去血本无归。

    总之,不论怎么说,听说林杨终于放弃了巴菲特成长之路后,丁芝芝和林璋都松了一口气。

    “我觉得,我们现在要去的不是墓园,而是医院……”

    在前往千秋公墓的路上,丁芝芝捂着肚子,有些纠结的说。

    林璋无语的从后视镜看了她一眼:“确定?”

    “确定一定以及肯定!”

    “你这都挑的是什么日子啊!”

    作为一个死过一次的人,丁芝芝显然对那些飘来飘去的兄弟姐妹们并不忌讳,而作为一个娶了重生女的男人,林璋显然也有超出常人的接受能力。

    所以,在八月三十号这一天,也正是丁芝芝车祸整一百天的时候,他们决定来给自己扫墓。

    可是……

    “预产期不是六号吗!”林璋一脑门子的汗,他是很想开快点,可作为一个懂得安全驾驶的司机,他也不敢用飞一般的速度冲啊。

    “这种事情有早有晚,都是难免的啊……”丁芝芝捂着蠢蠢欲动的肚子,一般敷衍林杨,一边好声好气的哄儿子耐心点,别折腾。

    车子掉了个头。直接冲着医院方向去了。

    痛感越来越明显,丁芝芝大口的吸气呼气,同时不忘掏出手机给大姐打电话:“姐啊,我好像快生了啊……”

    丁大姐吓了一跳,赶忙问:“怎么回事,现在在哪儿呢?”

    “去医院的路上啊,你说我是顺产还是剖腹产啊?”丁芝芝当然知道自己是可以顺产的,昨天才刚做过一次b超,一切正常啊。

    果然,丁大姐立刻训了她一句:“大小位置羊水都良好。你不顺还要剖啊你?别听人吓唬你顺产有多疼。再疼也就疼这一天,你要是剖了,看你得疼多久!”

    “我知道……啊,那个啥。快点让人回家给我拿打包好的被子衣服什么的去。我这也没法回去再拿一趟啊。”丁芝芝忽然想起。早就预备好包裹孩子的小被子还有尿布什么的,还全都在家呢。

    丁大姐无语了,可这时候。她也只能耐着性子说:“你来的时候怎么没带?你脑子带来了没?”

    丁芝芝敢告诉大姐,她其实是跑墓园去了么?估计要是说出来的话,大姐能把她直接砸进那个墓坑里去吧。

    “算了,你赶紧来医院,别急,头胎一般生的慢,从有动静到生早着呢。你先来,然后再去拿也不迟。”丁大姐忽然觉得自己心好累啊,这些年来,她接过的小孩无数,怎么轮到小妹,就这么愁人呢。

    确实,作为头胎来说,生的确实慢点。直到丁芝芝进了医院,办了手续,做了检查,宫口也没开全。

    林璋在产房外团团转。

    丁芝芝在里头哼哼唧唧。

    喵的,坑死娘了,大姐这个骗子,还没生呢就这么疼了,等到生的时候还不得疼死她?

    可丁大姐直接无视了妹妹的白眼,在一边反复的提醒:“生的时候不许哭,哭会加重出血,不许乱叫唤,光顾着叫唤就没劲生了,知不知道?”

    丁芝芝望天无语:“疼还不许人喊疼。”

    “别跟我犟嘴,留点劲等着生的时候用吧,让你用劲再用劲,别瞎用劲。”丁大姐嘴上说得轻松,可心里也紧张的很,毕竟这一次要生的不是别人,是她妹妹啊。

    林璋在外头兜了一个圈子,又兜了一个圈子。

    旁边俩老太太捂嘴偷笑,看吧,这肯定是头胎。

    不过,相较于一般初产妇来说,丁芝芝算是顺利的,宫口全都开齐后,孩子很顺利的被丁大姐抱在了手里。

    “顺利?肠子都快疼断了,大小便都快疼**了好吗——这话是感叹号。”从丁芝芝连说话语气都要手动加感叹号可以看出,她这会儿已经弱到了什么地步。

    恩,也可以看出,她对吐槽究竟有多钟爱,毕竟,都这时候了,还记得给自己手动加感叹号的人,那可真不多啊。

    丁大姐没把妹妹的抱怨放在心上,她现在正给外甥穿衣服呢,这小子张着嘴来回的扭头,一看就知道是在找自己的饭碗。

    “给,喂奶。”把穿好衣服包好的外甥放到妹妹怀里,丁大姐笑眯眯的说,“怎么喂奶,还记得吧?”她可没少亲身指点过,这丫头要是忘了,她真得查查看这丫头的记性是不是出问题了。

    “现在啊?”丁芝芝垮下了脸,她这会儿累的一点劲都使不上。

    “不管下没下奶,一个小时内开奶最好,没奶也让他使劲吃一会。让他记住吃你母乳的口感,别一看他哭就慌着喂奶粉,喂得他饭量大了还不好好吃母乳,到你三四天的时候,就等着涨奶疼死你。母乳就是这样,小孩越吃越刺激下奶,还刺激子宫恢复,尤其初乳提高免疫力,哪个奶粉都比不了,要是哪个奶粉敢说能替代初乳,你直接告他虚假广告索赔都行。”丁大姐最怕的就是妹妹妹夫不懂事,从一开始就给孩子用奶瓶,结果搞得孩子不肯好好吃母乳了。

    好吧,大姐是权威,听大姐的准没错。

    丁芝芝认命的撩开衣裳让她儿子吃饭。

    这一吃就从夏天吃到了冬天,又从冬天吃到了夏天。

    看着白胖白胖的儿子,丁芝芝惆怅的跟林璋说:“就该把他牙都给拔了,反正以后换牙也得掉一遍。”

    林璋好笑的把儿子接过去,亲了一口才问:“怎么着,又咬你妈妈呢?”

    “我估计他是拿我磨牙了。”丁芝芝拉长了脸。

    怎么也没想到,儿子竟然会选在自己的百日忌当天出生,只能说,这是一个巧合吧。

    对于自己磨牙的行为,显然这只“小兔崽子”并没有半点要反省的意思,看看抱着自己咧嘴直笑的老爸,他抬手啪叽一巴掌抽到了老爸脸上,然后咯咯直乐。

    “好你个小崽子,忤逆不孝打亲爹啊,别拦我,我非揍他不可!”林璋怒发冲冠。

    丁芝芝在一边凉凉的说:“谁拦你了?你倒是伸手揍啊。”

    林璋大手举起,落到儿子头顶上拍了拍,讨好的笑道:“媳妇,咱再要个闺女吧。”

    “行啊,我怀你生,我生你怀,咱俩分工明确。”喵的,你舒服一时,我辛苦一年。

    儿子又是忤逆不孝的一巴掌拍到了舒服一时制造自己出来的老爸脸上,然后再次乐了起来。

    十几年后,丁芝芝和林璋站在那块没有刻名字也没有刻照片的墓碑前,小心的整理着墓碑两边的花。

    “妈,这谁啊?”儿子林霄忍不住问道。

    “你干妈。”丁芝芝拍了拍儿子的脑袋,又扭头对女儿林瑶说,“过来,把花放在这里。”

    林璋笑眯眯的看着自己媳妇和自己的儿女在阳光下挥洒着灿烂的笑容,忽然觉得今天真是个好天气。

    离开墓园的时候,林瑶小声对妈妈说:“那个打扫卫生的阿姨好可怜,听说她断了半条腿呢……”

    丁芝芝没有回答,只是将一双儿女紧紧拥在怀中。

    ——————

    流风新书决定除夕之夜发,不知道会不会有哪位有心思到时给个支持?新书回归古言,没错,就是那种听起来很逗比,看上去很逗比,也确实很逗比的轻松欢乐古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