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穿越小说 > 云州物语 > 561 战败(二)

    冬日的天空湛蓝湛蓝,湖畔的原野上,野草早已经枯黄,不时飞起几只雉鸡和山鸟,和关东不一样,近畿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下雪,暖洋洋的天气,让很多人都抓紧了时间,来享受这寒冬之前最后的舒适。

    【今日的狩猎可真不寻常啊……都出来一上午了,连只狍子都没打到!】

    一个负责驱赶鸟兽的小姓,在琵琶湖强烈的反光下眯起了眼睛,对着七八丈远开外的同伴大声喊道。

    【三郎,你那边怎么样了,有什么成果没有?】

    远方那个人语气也有些沮丧。

    【啥也没搞到手,不过地上有些野菜,咱们要不要……】

    【野菜也行,回到是在抓不到猎物,我们就去捞两条鱼,给主公炖一锅鱼汤,中午也好有个交待。】

    半个多时辰之后,两个家伙一边烤火,一边炖鱼汤。

    这湖水冷得不行,两个人冻得直哆嗦,最后总算是捞了几条鱼上来。正所谓上面动动嘴,下面跑断腿。前田庆次只需要说几句话就可以了,他手下负责干活的人可就要卖力气了。

    【主公他们呢?】

    【还在路口跟羽柴家的大人说话,要过一会儿才能来……主公看上去似乎是想请人吃饭,我们就弄了一锅野菜煮鱼,能应付的过去吗?】

    【……不晓得,但有一锅鱼,总比什么都没有强……主公十四日才从关西赶回安土城,本以为进了城之后,这几天一定会好好地歇息一下,谁想到他第二天便兴致勃勃地带着我们狩起猎来,主公的精力可真是非同一般啊。】

    另一个小姓也是这么认为。

    【主公一向精力充沛……诶,对了,你说,这羽柴家的人来找主公有什么事儿啊?】

    【不晓得,羽柴家要是想办事儿的话也该找明智左马介大人他们啊,现在大将(明智小五郎)不在家中,明智家的事情都是由那五个宿老来安排决定的,羽柴家要找也应该找他们啊。】

    【你傻啊,羽柴家的人愿意来找主公,不正说明主公如今如日中天,在本家地位高嘛。】

    【照你这么说,主公比左马介大人、细川大人、藤田大人他们都要高了?】

    【身份不同,可是地位不一样啊,我可是听说过了,主公跟大将可是年少的时候就认识了,这关系当然比寻常,当然,跟细川大人那样的十几万石的大名肯定是比不了的,但主公是大将一手提拔起来的,而且别的大人对主公感到不满的时候,也是大将庇护了主公……你说,就冲这份情面,主公在明智家难道还不算是高人一等?】

    【高人一等?我怎么听着像是主公没少给大将找麻烦?】

    【……其实还真没少找麻烦,不过主公也没少帮明智家做事啊,哪次打仗,不是主公冲在最前头,杀的人最多?……我昨天可是见过了,羽柴家的人到屋敷来拜访主公的时候,送了十卷绸缎,一百根蜡烛,五条鲷鱼,瞧瞧,这是多贵重的礼物。】

    (这种礼物放在同时代的大明,大户人家之间这么送礼都已经很寒酸了,更不要提达官贵人,不过考虑到日本这个年代的生产力,所以还是可以理解的。另外,羽柴秀吉领下的濑户内海,盛产鲷鱼,所以没啥可稀奇的。)

    【有道理,不过话说回来,羽柴家的人送上如此厚重的礼物,到底是图个什么?】

    【这我也不知道,不过肯定是求主公办事儿啊。】

    此时,距离他们二人大概二里多地的路口,前田庆次正在和羽柴家的浅野长政说话。而且两个人一边说一遍笑,用的还是尾张方言,不知情的人肯定认为他们是好友。但实际上,前田庆次当年在尾张疯疯癫癫的时候,浅野长政还没有出道呢。

    最后,浅野长政见事情谈得差不多了,便拱手告别,前田庆次挽留了他两句,两人便分开了。

    【哟,已经做上饭了……咦,是鱼汤啊,不是野味儿?】

    前田庆次兴致勃勃的走到两人的身边,看到锅子里面炖的不是肉汤而是鱼汤,有些惊讶。

    两个小姓急忙道:

    【主公请恕罪,实在是打不到猎物,所以我们就下湖捕捞了几条鱼,请见谅!】

    【是啊,我们……】

    前田庆次摆摆手,兴致未减,道:

    【这大冬天的没有猎物虽然可惜,不过你们两个人下了湖,恐怕也冻得够呛吧,我就不责罚你们了……来!你们两个人也喝几碗汤,暖暖身子!】

    【多谢主公!】

    见主公并没有怪罪,两个人喜出望外,连连叩首。

    前田庆次一遍喝着鱼汤,一边看了看不远处的琵琶湖,突然说道:

    【听浅野长政说,那岛津家的岛津义弘是条好汉,不仅力大无穷,骁勇善战,而且用兵有方,百战百胜……我真想跟这样的武将过两招!】

    前田庆次把碗放下,眼神中流露出好战的炙热火苗,但是,这股火苗随即逝去,变成一种无奈。

    【唉,主公要是能赶快从关东回来就好了,我也不用整天都这么清闲……】

    在离他们比较远的地方,明智左马介正在和本多正信钓鱼。

    【这一上午了,左马介大人,你有什么收获吗?】

    【鲤鱼、草鱼、鲢鱼、黑鱼,总共加起来有个十五条吧。】

    【真有你的。】

    本多正信悻悻的看了看自己水桶里那可怜巴巴的两条鱼,顿时就有了很严重的挫败感,他本来就是个喜好垂钓之人,自以为水平还算了得,就约了明智左马介出来湖钓。

    原本是存心想在明智左马介面前露个两手的,但这一上午下来,人家东征西杀,收获颇丰,而自己呢,算了,都没脸说了……

    【本多大人,已经差不多到饭店了,咱们到附近城镇的饭馆去吃点什么吧?怪饿得慌的。】

    明智左马介这话正好给了本多正信一个解围的机会(虽然明智左马介并不知道的战果,不过对于自尊心比较强烈的本多正信而言,这湖钓要是在这么一直进行进行下去,那他的脸可就要丢的一点不剩了。),他笑呵呵地说道:

    【不用了,走到镇上去吃饭太麻烦,我昨天就准备好吃食了,还有清酒,咱们两个好好喝几杯。】

    小姓们在地上摆上茶几,然后将青菜、豆腐、咸鱼、酱汤、饭团、海苔、黄瓜等食物摆了上来。明智左马介笑道,

    【本多大人真不愧是开过饭馆的人,对吃很有讲究啊,就咱们两个人,用得着这么多吗?】

    【哈哈,左马介大人就别埋汰我了,都是一些上不了台面的小菜……来,我来给你斟一杯!】

    【那就多谢了。】

    酒桌上的气氛总是最轻松的,两人从今天的湖钓的成果,聊到了天气,又从天气聊到了最近的生活,然后又从生活聊到了家庭,接着就是一些无聊的家庭琐事。

    之所以要把家庭琐事定位为【无聊】,是因为本多正信又要老生常谈的骂一下他的【笨儿子】本多正纯,后者虽然现在已经出道,并且依靠自己的力量在明智家慢慢得到了前辈们的认可,但他和自己的父亲的关系却依旧很糟糕。

    【我都已经跟他说过很多次了,不强迫他娶大久保家的姑娘了,可那小子还是不愿意回家?】

    【怎么?正纯难道已经看上别的姑娘了?】

    本多正信气不打一处来,怒道:

    【他要是真的有这个想法,我高兴还来不及呢,问题是那个混蛋小子心里连这个想法都没有!】

    明智左马介感到好奇。

    【不会吧,正纯今年都十八了,这个年纪应该正是心火旺盛,想找个女人过日子的年纪啊?】

    【是啊,我岁数也不小了,一心就想有个孙子,可是那小子,要么整天呆在长安大人那里奉公,要么就跟他的猪朋狗友一起喝酒作乐,也跟就没有一点成家立业的想法!真是气死我了!】

    本多正信闷闷不乐的将酒一饮而尽,而明智左马介则是赔笑道:

    【消消气,年轻人把心思全放在干活上也什么不好,再说了,你看看我,不也是二十多岁才成家立业嘛,能等就尽量等吧,一切都得让当事人自己来……来,来,喝,喝!】

    【嗯,也只好如此了,但愿这小子早点开窍……我算是看出来了,这小子不是真的不想找女人,纯粹是想跟我对着干,我越是逼他,他越要反着来。】

    【哈哈哈,本多大人,没准你可以试试,对他放松一点,让他这些年尽管吃喝玩乐,别的啥都不管了,说不定会有个出人意料的反效果。】

    【呵呵,也许值得一试。】

    【好了,说完你的儿子,也该说说我的了……】

    明智左马介刚要说话,本多正信仗着三分酒意,打断了他的话。

    【哈哈,左马介,你喝多了吧?你哪来的儿子啊,你和静御前(有多少人还记得明智小五郎的二姐阿静?)只生了一个闺女啊……别生气,被生气,左马介大人,我没有任何看不起你们家的意思。】

    本多正信平时说话做事都可以称得上的是滴水不漏,不过他一旦喝醉了,嘴里就没了把门的。好在明智左马介跟他私交甚好,知道他就是这个德行,所以也没有发火,只是语气平淡的说道:

    【你忘了,我之前还收过一个养子,就是内藏介大人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