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穿越小说 > 明士 > 第1421章 诱饵

    “还有这条路上的酒楼,时刻要有人监视,凡是有生人进入,一定要严密防范。”

    “是!”

    “这条路上,凡是在最近有临街房屋被人买去的,全部监视起来。”

    “是!”

    “立刻去安排!”

    “是!”

    “我去一趟裕王府。”

    罗信也起身,都没有换衣服,便乘轿向着裕王府行去。而王翠翘则是从后门秘密离开。

    裕王府。

    罗信在裕王府见到了张居正,心中不由暗自一笑,这张居正还真是天天往这里跑啊。裕王见到罗信来了,非常高兴。而张居正也不离开,丝毫不给罗信和裕王单独相处的机会。如此无聊了半个时辰,罗信终于忍不住了,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和张居正磨叽,便向着裕王道:

    “殿下,我想和殿下单独一谈。”

    张居正的脸色变得难看,罗信都公开说了,张居正自然不好再在这里赖着,便起身告辞。而裕王起身相送,罗信也跟着相送。裕王一直将张居正送出了大门外,可见裕王如今对张居正的重视。

    张居正终于吐掉了心中的一口闷气,得意地看了罗信一眼。但是却没有想到罗信根本没有看他,而是将目光向着对面的房屋,正寂静地扫视着。

    此时的罗信非常紧张,如果此时从对面射来一箭,那对裕王有着巨大的威胁。

    好在张居正离开之后,罗信和裕王返回了大门内,也没有冷箭射出,这才让罗信松了一口气。想一想,翟东让刚刚来京城,便是想要暗杀裕王,速度也不可能这么快,自己还是太过紧张了。

    回到了大殿内,罗信摆摆手,对那些宫女道:“下去。”

    那些宫女便退了下去,罗信又看了一眼冯宝道:“你把大殿门关上,站在门外,不要让任何人接近。”

    冯宝将目光望向了裕王,此时裕王已经紧张起来了。他知道每次罗信这样做,就是要有重大事情发生,便连连摆手道:

    “你赶紧出去。”

    “是,殿下!”

    冯宝急忙走出了大殿,又奋力地将两扇门关上,然后站在门前,挺着胸脯,警惕地向着四周扫视着。

    “罗师,发生了什么?”裕王的声音都有些颤抖。

    “殿下!”罗信轻声道:“景王的第一谋士进京了。”

    “四弟!”裕王差点儿跳了起来:“他……他的谋士进京……做什么?”

    “暗杀殿下!”罗信语不惊人死不休。

    “砰!”裕王就从椅子上跳了起来:“罗罗……罗师……不要开玩笑……”

    “臣没有开玩笑!”罗信也站了起来,严肃地说道:“景王的野心,殿下也知道。他不会甘心让你登上皇位的。如果殿下死了,陛下的儿子就只剩下他一个了。而如今陛下身体有十分不好,随时会……归天。如果再不动手,就来不及了。所以,在他看来,殿下必须死,而且还要尽快死。”

    “那那那……我……罗师,你一定要救我。”裕王上前两步,一把抓住了罗信的衣袖,满脸都是恐惧。

    “殿下,不要怕!”罗信轻轻拍着裕王的手道:“我来就是帮殿下的。”

    “对对对!”裕王连连点头道:“罗师回来的太及时了,有罗师在,我就放心了。”

    “殿下先请坐,我会慢慢和殿下说。”

    “好好好,我听罗师说。”

    裕王有着罗信在眼前,似乎恢复了力量,重新坐了下来,眼巴巴地望着罗信。

    “殿下,翟东让想要暗杀你,不过是三个地方,第一个是裕王府,第二个是西苑,第三个是从裕王府到西苑的途中。”

    “对对对!”裕王连连点头道:“我平时也不去其它地方,也只有这三个地方。”

    “裕王府如今护卫的实力很强,翟东让想要在裕王府内杀殿下,不可能。从今天起,殿下再增强保护的力量,无论你在府中行走坐卧,身边都要有高手护卫。”

    “嗯,我明白。”

    “翟东让也不会在西苑暗杀你,他们想进入西苑,比进入裕王府还难。所以,翟东让想要暗杀殿下,就只有在从裕王府到西苑的途中。”

    “那……”裕王眼睛一亮道:“从明天起,我就不去西苑了。”

    “不行!”罗信哭笑不得地望着裕王道:“那样会有两个坏的结果。一个是会让陛下和内阁对殿下失望。他们不知道,也不会相信景王派人暗杀你,只会认为殿下怠政。第二个,便是逼着翟东让进入裕王府刺杀你,或者相处更为凶险的方法。所以,还不如让我们将事情控制在自己的掌控范围内。只有尽快地抓到翟东让他们,才会彻底解决危险。”

    “可是……那样会很危险。”

    “臣这次来就是帮殿下解决危险的。”

    “计将安出?”

    “殿下都是在府中上轿,然后再出门吧?”

    “是!”

    “那殿下也是乘轿进入西苑之后,才下轿吧?”

    “是!”

    “所以,我们要做的只是让殿下不在从裕王府到西苑的途中出事就可以了,而且还能够将翟东让他们吸引出来,一举灭掉,用除后患。”

    “可是……”

    此时裕王也听明白了,他如今在裕王府中肯定没事,在西苑也肯定没事,要出事就一定在从裕王府到西苑的途中,以他的性格,那就是躲在裕王府中不出去。

    但是,如果自己躲起来不出去,给父皇什么理由?

    说景王要杀自己?

    都派人来了?

    父皇根本就不会信,也没有人会信。

    那自己编造什么理由?

    什么理由也不能够让自己一直躲在府中,几天还可以,怎么可能一直躲下去?

    看着裕王神色仓皇的模样,罗信不仅心中一叹,这裕王真的不是一个明君,胆子太小了。想了想,便继续说道:

    “如果殿下躲在府中,让景王的人看不到你出来的希望,他们就一定会改变策略,想方设法进入到裕王府中,或者买通府中的人,或者是暗杀,或者的下毒来害死殿下。那样的话,更难防备。

    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

    防也防不住。

    所以,最佳的办法,就是将他们引出来,然后杀掉。”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