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924 对比

    风暴神殿的牧师们,在后方把前边的小冲突看在眼里,最后见拜火教走了,他们满是失望。

    现在他们在争斗中已经处于下风,拜火教那边还有近百的人手,而他们这边,只有不到七十人了。

    而且这地方还是城市内部,虽然很多房屋已经在战斗中倒塌,但剩余的建筑,以及那些建筑残垣,依旧会对风的流动造成极大的阻碍,至少削弱三分之一的风速。

    事实上,和拜火教在城市中交战,本身就是不合理的行为。

    风系魔法或者神术,最能发挥威力的地方,就是在平原,沙漠,冰雪之地,或者海洋上。

    当然,如果魔力强到能制造飓风,那就是另外一种情况了。

    “可惜了,拜火教居然忍了下来。”一个风暴牧师极是不爽地说道:“这还是那处脾气暴躁到别人瞪他一眼,就要动武的拜火教吗?”

    领头的牧师突然向后问道:“我记得我们和财富神教算是同盟关系吧。”

    “我记得好像是……听说圣女都一直待在渥金城。”

    这话一出,周围牧师们皆是露出不爽的表情。

    风暴神殿的男性牧师们,也有不弱的‘地盘’意识。艾玛出身本来就好,霍莱汶国的小公主,人又长得极是漂亮,这样的圣女,本来就应该烂在风暴神教这个锅里。

    但没有想到,居然被外面的人给摘走了。

    要不是前段时间艾玛力挽狂澜,救风暴神教这座大厦于将倾,功劳大,声望极高,否则就光凭这天天待在渥金城的架势,早被其它的主教联合起来说她要叛教了。

    不过更多人明白,艾玛圣女跑到渥金城待着,本意上也是为了给新任教皇执政让路。

    否则圣女的势力和声望都强过教皇,这会让教皇即不好做人,也不好做事。

    “既然是同盟,那么就让财富神教给我们分担一下压力吧。”

    大约半小时后,风暴神教战线的主教找到了卡蒂。

    这主教大约三十岁的样子,生得也不错,见到卡蒂的时候,忍不住露出了惊艳的神色。

    “我是风暴神教十位大主教之一,拉凡可斯。”这大主教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来意:“我需要你们财富神教的协助,帮我们击败拜火教在这里的势力。”

    卡蒂露出十分惊讶的神情:“这是你们和拜火教的战争,不关我们的事。”

    她觉得风暴神教这人脑子是不是有点问题,没有看到他们正在营救市民,忙得很,那里有时间管他们的闲事。

    “但我们是盟友,这种时候,盟友互相帮助不是应该的吗?”

    要是一般的主教,听到这话,说不定就因为同盟关系,就得考虑一下,是不是要帮助一下风暴神殿的人。

    但卡蒂身为暗黑执政官,她是清楚贝塔与风暴神殿的关系的。

    财富神教和风暴神教对外宣称确实是盟友,但签的是互不攻击同盟条约。

    其中并没有包括帮助防守,共同御敌的条款。

    也就是说,在这种情况下,财富神教没有联合拜火教去打风暴神教,就已经是履行盟友的条约了。

    再进一步帮助的话,就和傻子没有什么区别。

    毕竟谁也不敢担保,帮了风暴神教,他们会不会领情。

    不领情还是比较好的情况,就怕对方以后都觉得,财富神教帮助他们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势力与势力之间的关系,远要比人与人之间麻烦得多,毕竟牵扯的利益太大了。

    “我们只有互不攻击盟友条约,没有互助防守条约。”卡蒂毫不犹豫拒绝了对方的诉求:“我们是来救人的,不是来和别人战斗的。”

    拉凡可斯皱起眉头:“你能决定这么重要的事情?你在财富神教中是什么身份?”

    “你这话挺好笑,既然你认为我不能决定这么重要的事情,为什么还要我帮助你们。帮助你们,引起了与拜火教的战争,一样是很重要的事情啊。”

    这反问,立刻让拉凡可斯哑口无言,过了会,他恼羞成怒地说道:“我代表风暴神殿询问,你们到底帮不帮?”

    “抱歉,我们无意介入你们的战争。相比之下,救多些信徒才是实在的事情。”

    拉凡可斯哼了声,转身离去。

    一直在旁边倾听的年轻主教走过来,有些忐忑地问道:“这么强硬拒绝,他们会不会把我们视为敌人。”

    “年轻人,做人要把事情看得清楚些,然后再大胆些。”卡蒂对他笑笑:“连拜火教他们都已经快抵抗不住了,怎么可能再与我们为敌。”

    年轻主教觉得有些道理,当下轻松许多。

    卡蒂看着他的背影,觉得必须得向贝塔提提建议,这些年轻一代的主教实在是太软弱了些,以后培养新的主教时,必须得让他们见见血才行。

    霍莱汶的王宫中,年轻国王询问自己的军机大臣:“怎么样,响应我征召的领主有多少位?”

    “十六位,还有七位没有表态。”

    “待会把他们的名字都写下来给我。”年轻国王极是不快,他轻轻拍着椅子把手:“我以为就只有一两个领主会不识时务,没有想到,居然有七个。”

    他的脸上带着淡淡的讽刺:“看来我这国王做得不够威严啊。”

    国王的脸色有些狰狞,底下的军机大臣打了个寒颤,现在他开始为那七个领主担忧起来。他擦擦汗水,觉得有些紧张,便岔开话题说道:“到了,财富神教答应的金币已经送来了,并且他们的随军牧师,也在向王城出发。”

    “一个神教的教皇,都比我的领主们更懂得政治危忆中,他们居然都没有看出来。”

    “可能看起来了,但不在意。”军机大臣低着声音说道:“国王陛下,毕竟这七个人都是当年你父亲的旧下属。”

    年轻国王冷笑一声:“你这么一说,我知道是哪七个了。派个信使到渥金城,告诉贝塔,如果他想要一块新的领地,就帮我杀掉其中两名领主……我倒是看看,财富神教不参与当地政治,是不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