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科幻小说 > 乱入之王 > 第一百零三章 猪

第一百零三章 猪

    “她是谁?!”

    面对完全陷入混乱的外部局势,和大竞技场内陡然出现的不安定因素,山姆正面对着一项两难的抉择——先解决哪边??

    在战力有限的前提下…

    能达到这个位置的人,都不会是蠢货,只需要几秒钟,竞技场的最高管理者就褪下了背后的长袍,但同时还是道:“给我近一点的画面,特写!!”

    必要的情况下,即使是他也必须亲自出手!

    好在法师团已经被强制召回,在女仆将他的命令传达下去后没多久,山姆面前的落地窗上就呈现出了另一副画面…

    那个眼神,那副表情…

    “……”

    山姆的手停下了,但依然没有重新穿上礼服的意思。

    虽然只见过那么一次,但也太过熟悉了…

    “疯了,都特么疯了…”

    经验达到他这种程度的人,几乎是一瞬间就能读出小韵眼神里的那股疯狂,与那个家伙一般…所以才显得过于熟悉,所以才让他在此时此刻,能够冷静地判断出,这股疯狂并不是针对着他的。

    而是对于一切。

    “md,都是一群精神病。”在冷静下来之后,山姆在稍稍思考之后,也意识到这对自己而言,只是百利而无一害而已。

    无论这家伙的是准备做什么,她又是不是和前些天那个神秘人一伙的,此时她对竞技场的人都不会有任何威胁,相比之下,她提供的那些节目效果…

    在很短的时间内,他甚至差点都以为自己是那个天选之人了!!

    “别管她,让法师团加固一下场内的法阵。”

    “轰——!!!”

    毒岛冴子飘逸的身形在数米外停下,但还是需要将连鞘的长刀咬在嘴里,用左手和双脚一起撑着地,才堪堪缓住了身形,而她的那头长发却反倒向着身后高高飞扬…

    直到这时,暴烈的破风声这才传到了耳边,而空气中浮现出水波状纹样的时间,甚至还要晚上一秒!

    说实在的,如果不是小韵搞出了这一手,让坎基洛临场分心,毒岛冴子自信也没有办法躲过那一拳!!

    到时别说她那张脸了,先考虑头骨和颈椎的问题吧!

    冷汗从水手服中浸透出来,让紫色的蕾丝内衣在半透明的衣物下纤毫毕现,但好在,现在的毒岛冴子已经没有心思去关注这种细枝末节的问题,对手展现出的威胁,让她的精神完全…

    “哇,湿身了哦~都看见了哦~~”

    但某个不长眼的家伙还偏偏提醒了她一声!

    而且,对于心气甚高,贯彻武士道的程度甚至都得到了“空间”的承认,已经领悟了“武士之魂”的毒岛冴子来说,这种一对一公平决斗中耍诈的行为,完完全全就是莫大的耻辱!!

    不仅仅是身体。此时此刻,毒岛冴子甚至感到她的灵魂,仿佛也被在大庭广众之下被剥了个精光,狠狠地拷问着!!

    还有观众席上那近万人的表现,在进入这座竞技场将近三年的时间里,这一刻,在她久违地体验到了这种濒临死亡的凶险局面时,那些人的反应——却只是握紧了手中的下注凭证!!

    而且等她艰险逃生时,这些家伙的目光又在一瞬间又转移到她的走光上了…

    这几天来,虽然已经习惯了小韵的羞耻play,但此时的毒岛冴子却又有了一股新鲜的感触——那种被当成笼中玩物的耻辱,居然如同自己第一次走进这片生死场时一般,新鲜,强烈,让人恼怒!!

    羞辱、污辱、耻辱、危机感、肾上腺素、兴奋感,一切的感觉在瞬间交织在一起,每一样都那么熟悉,但它们混合在一起之后,却又好似完全不同了!

    这些感觉融合成了一道洪流,从大脑出发,在极短的时间内冲遍了全身,冲过右臂时将那股难忍的奇痒变成了更加强烈的麻,而冲至小腹时,则又伴随着那股从未停止过的震动,化作了真实存在的洪水…

    用刀身撑住一时酥软的身体,但毒岛冴子却并不用担心受到攻击——因为在一拳落空之后,自己的对手放弃继续进攻,转而运起蛤蟆功,向着小韵和阿尔托莉雅的方向撞了过去!

    然后头破血流,而被山姆的所有家底多次加固过的结界,只是稍微震动了一下而已…

    “弗洛——!!”坎基洛声嘶力竭地大喊,“为什么?!你疯了吗?!”

    “那可是你的亲姐姐啊——!!”

    面对这种质问,小韵脸上那股high到不行的神色稍稍减弱了一些,但只是百无聊赖地用小指头掏了掏耳朵。

    没有出声,但那样子完全像是在说…你第一天认识我?

    转而就去欣赏阿尔托莉雅唯独露在束缚衣外的,那双绿宝石般燃烧着的眼睛了。

    “你——”

    “不用担心。”

    毒岛冴子终于重新站稳了身形,“那家伙不会真的动手的。”

    “我们继续打。”

    “你?!”坎基洛的眼睛喷着也火,手指直接戳向了毒岛冴子,“你无耻!!”

    “唰!”拎着刀的左手挡住前胸,毒岛冴子没有一丝迟疑,向着自己的对手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

    “…你这是在道歉吗!?”

    “哼…”毒岛冴子直起身,笑了笑,用手背感觉了一下脸上余韵的温度。

    即使内心已经渐渐能够面对真实的自己,但大和民族的道歉文化依然是根深蒂固。在向对手行了这个礼数,将心中循规蹈矩的那一部分忽悠过去之后,她的整个内心,也终于在那一团乱麻中彻底沉静了下来。

    并且,前所未有的舒适!!

    “你们这群肮脏的、愚蠢的、该下地狱的猪!!!”

    不是向着坎基洛,而是对着大竞技场中所有的观众。

    “真敢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啊?哈?!”

    连鞘的长刀迅捷地一挥,伴随着如同长鞭般的破风声,回到了腰间的锁扣上。

    “都给我把棺材准备好吧!!!”

    “……”短暂的静寂。

    “柯艾莎大人,请收下我的灵魂吧!!”

    “能死在柯艾莎大人的刀下,就算是死也值了啊!!!”

    “柯艾莎!!柯艾莎!!柯艾莎!!”

    气氛居然如此热烈!!

    就连小韵,此时也终于对她刮目相看。

    “ho~~~”

    “这么完美的胜利宣言,随口就说出来了?”

    “你这资质还真不是一般的好啊~~不过这些臭男人,哼!”

    “平常都被当成植物和背景的一部分,今天被骂成是猪,反而兴奋起来了?!真是贱…”——

    “民众,只不过是一群猪而已。”

    “或许,他们今天会吃了熊心豹子胆,因为一些小小的事情对饲主发起反抗,但…终究只是因为,他们觉得自己的饲料不够而已。”

    “随他们去吧,稍稍熬一下他们的耐性,让他们更加确信自己的【饥饿】,他们就会继续为了那一点点猪食争斗起来的。”

    在精致奢华的小房间里,某人正在跟追随了自己数十年,曾经寄予厚望的左右手,上着最后的一课。

    “瑞纳德大人…您这样说,好像有点不太合适吧?我们毕竟是被大家选出来的挣釜…”

    “艾希丝,我时常在想啊…”

    “请说。”

    “这么多年,如果你能看出这所谓的‘民-主’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谎言,我说不定,就不会去追求什么永生,将这里的人民托付给你了。”

    “…我不是很明白您的意思。”

    “可惜,可惜——”

    “哗啦!”

    挂着数十个猎物脑袋标本的装饰墙,突然被人从后方打破,一个陌生的身影从那里出现。

    “很简单啊。”

    薛琼掸了掸身上的灰尘,但实际上只是个动作而已。在炉火纯青的念动力面前,即使墙壁碎裂变成了无数的尘屑,可这些质量轻微的污染物,只要他心神稍动,就能生出一层无形的屏障,让这些污物根本近不得他分毫。

    “这家伙的意思其实就是,所谓民-主,就是把‘谁拳头大就谁说了算’变成‘谁声音大就谁说了算’而已。”

    “当然,要达到‘声音大’的结果,其实也是可以用拳头解决的。”

    “尤其是,拳头不光能打死其它想说话的人,它还能挣钱,让人替你说话…”

    但,他说话的对象,却好像不怎么在乎这些内容。

    “你是什么人?!”

    “哦呦?”面对这种质问,薛琼的反应只是无视了她,“亏得你还能跟这种小朋友一起工作这么多年…是因为屁-股翘吗?”

    “….”年迈的圣骑士抬了抬眉毛,终于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个不速之客。

    “原来如此…”

    “这些天发生的一切,如果背后没有什么人在操纵,我是不会信的。”

    “但那又如何呢?”薛琼笑了笑,顺带用灵能震爆打碎了艾希丝的脑袋,任凭美人儿变成了无头尸体缓缓倒下,继续说道:“就算你都看在眼里,还不是不在乎吗?”

    眼看着得力助手的*落到地上,市长大人依然面不改色,“你这样的家伙,应该是不在乎什么‘正义’、‘公理’的才对,你这么做,有什么理由吗?”

    “因为这是个游戏啊。”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