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1217节:被遗忘的时光 Ⅰ

第1217节:被遗忘的时光 Ⅰ

    驾驶着战斗艇进入港口,玛索确认了跑道——看起来尖耳朵的工程中队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在降落之后,猫崽跳出了战斗艇,与地勤人员做了交接,接过圆递过来的红龙皮袍穿上,然后将为了今天作战而特意准备的两把窄长剑背到了背后。

    “明美和明恩她们已经行动了,我们要去的地方你应该知道吧。”圆站到了玛索的面前说道。

    “嗯,就我和你,去峭壁顶上,面对那一声叹息。”玛索点了点头,伸出手,撸了一把圆的猫耳朵。

    “我总觉得,姐妹们选我陪你一起去有什么问题,但是我想不出来会是什么问题。”圆皱着眉头,似乎是在思考,又似乎想不到会是怎么一回事。

    这让玛索有些小尴尬——焰选你,还不是因为你天真无邪,峭壁顶上有最拷问玩家内心深处痛苦的怪物,通不过的就是即死,而你这姑娘这一生中最痛苦的,怕不过是没吃够鱼而已。

    这也是为什么你这猫姑娘上一辈子能够通过那次鉴定啊。

    至于玛索自己……猫崽觉得还没有什么幻像能够打倒他的。

    虽然想不出一个所以然,但是圆还是跟在了玛索身后开始移动,猫崽与猫姑娘两喵组,自然不用大部队跟随,通过浮空城中的建筑的天台就能够安全的通行。

    说起来,那个拷问玩家内心深处痛苦的怪物,在上一世被取名为潘神,因为那是一次意志鉴定,也是龙与美人损失最大的一次——做为援军的马克思和康斯坦丁和艾尔全都挂了,要不是圆通过了鉴定,只怕峭壁之上的邪神潘神就要脱出封印……那就不好玩了。

    所以,玛索必须和圆一起过去。

    说是峭壁,其实并不能算是峭壁,它是浮空城东南方向的一个小山丘,丘顶有小椅子——这椅子是按人数来算了,有几个人出现在那儿,就会有对应的椅子出现。

    坐上之去之后,椅子和椅子上的受害者就会被移动到一个小型位面,如果通过鉴定,就能够全须全尾的出来,除此之外,还会受到祝福——货真价实的那种。

    而如果失败了,那么你的这条命也就不属于你自己了。

    为什么说是邪神,因为潘神应该是一个成神失败的邪神,混乱中立,是一个红胡子的半身人。

    小山丘很好找,因为那是一座红土的小丘,玛索带着圆上了丘顶,见到那两张小椅子,泥土铸成的模样有些痛看,但玛索还是有些怀念。

    上一次,是龙与美人的各位来到这里,从新伊甸人手里抢到了永恒峭壁的控制权,而这一次,轮到了他与他的姑娘们。

    喵生大起大落,真是有意思。

    与圆一起坐下,在刹那间,玛索再也无法从突然而起的浓雾里看到任何人的身影,原本离自己只有二十公分的猫姑娘一下子就没有了踪影。

    根据之前的情报,应该是还需要五秒时间,于是玛索耐心的等了五秒。

    接着,浓雾散去,玛索从那泥铸的坐位上跳了下来。

    变的很小了。

    而且还没有瘸腿,真是有意思,这个叫潘神的家伙,在搞什么呢。

    这是焰和自己说的,曾经没有瘸腿的那个玛索吗?

    不一样的喵生呢。

    真是令人期待。

    带着这样的想法,玛索注意到了自己身处的,是自己年幼时的小小出租屋,只有一个房间与一个卫生间。

    走出房间,看着年幼时穿行过的街道,玛索瘪了瘪嘴,他有些搞不清楚这个潘神在想什么——在这个时候,他和姑娘们没有一个是相识的,也没有什么足以改变他心路历程的心理死角。

    “玛索,来踢球啊。”

    随着一个孩子的招呼,有球被踢到了玛索的脚边,那几个孩子脸上的笑容让玛索不得不皱了皱眉头——眼前这几个小孩,当年和玛索的关系并不好,或者说可以用紧张来形容。

    因为玛索瘸着腿,只能看而不能玩,这些小鬼总是会嘲笑他。

    直到在幼校里,他们和安妮打了一架……嗯,这姑娘儿虽然面瘫了一点,性子急了一点,但是下手总是那么的有分寸,毕竟这么架下来,没有谁被锤死总是事实。

    “我今天有事。”玛索笑了笑——既然自己没有瘸腿,看起来关系也有所不同,也就不用做什么横眉冷对的恶事。

    “哈哈,我知道,一定是和恩熙约好了,对吗。”其中的孩子头笑了起来。

    恩熙,这是谁?

    玛索有些讶异,而那个孩子头倒是笑着和玛索道了别:“快去吧,我都看到她过来了。”

    她?过来了?

    玛索顺着他的手指的方向,看到了一个穿着连衣裙,个子小小的方耳朵。

    “玛索,日安。”

    银色的及肩发,熟悉的笑容,还有那可爱的小虎牙,内八字的细长腿上,有着玛索熟悉的小皮鞋。

    有那么一刹那,玛索觉得自己像是忘了什么,又或者这是潘神给予的一场梦。

    但是……又感觉这一切似乎并不是什么梦,自己的确认识她。

    “明恩。”

    这个姑娘很明显的楞了一下,她飞快的走了几步,来到了玛索的面前:“你怎么会知道恩熙姐姐的名字,真的令恩熙好奇!”

    玛索一时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但是这姑娘儿也没有什么变幻,既没有变成混沌,也没有化为鬼怪,而是有些尴尬的吐了吐小舌头:“是在路上见过恩熙和姐姐们走在一起吗。”

    “是……是的。”玛索挠了挠头,然后有些尴尬,又有些违心,同时还有一些头痛的回答道。

    为什么会头痛呢……明明是幻影,只不过是一次意志鉴定,为什么……为什么会感觉头痛呢。

    正这么想的时候,这个姑娘儿伸出了手:“玛索,我们去玩吧。”

    去玩?去玩什么?去什么地方玩?

    摸了摸口袋,玛索发现一个非常致命的问题——他没有钱。

    但是这个姑娘儿却拿出了一个小小的袋子:“你给我织的,现在是恩熙的钱包啦。”

    喵了个咪的,本喵竟然还有被包养的日子?

    潘神,你这样改记忆是不是太过份了?

    带着这样的怨念与无论如何都觉得痛楚的头部问题,玛索被这个姑娘儿牵着走了半天,吃过好吃的点心,喝过好喝的茶点,还看过电影。

    这个叫恩熙的姑娘这个意志梦境里应该是明美和明恩的妹妹。

    真是有意思极了。

    虽然不知道这个意志梦境在做什么鉴定,玛索也不过是抱着和这姑娘儿玩的心思经历了这一切,而且玛索还发现,和这姑娘玩的久了,头痛似乎也减少了,而且心情也变的很……不,应该非常愉快。

    这一点就连明美和明恩都办不到。

    到了快入夜的时候,玛索和这个姑娘在广场上分别。

    她要回家了,而玛索不知道要怎么办——鉴定怎么还没有来,难道会是永恒的一日游?

    “恩熙要回家了,今天玩的很开心,玛索……”这个姑娘瘪了瘪嘴,最终垫起脚亲了猫崽一下,“恩熙要和姐姐们回月球一号坑了,父亲说要让我们进联邦国立第一学园的混血儿班了,玛索你呢,你也能去一号坑吗?”

    这句话让玛索楞了一下,然后他猛然想到——自己当初为什么会想到去一号坑的国立第一学园混血儿班?

    是……不应该是……不应该是联邦幼童养育中心的特工与自己的那位奶奶找到了他吗?

    不……不对的……是自己想去的对吧?

    也,也不对……头为什么会这么痛?

    带着快要裂开的头痛,玛索抬起头看着眼前的少女。

    而她似乎并没有发现玛索脸上因为痛苦而扭曲的脸,而是对着玛索招了招手:“玛索,我在一号坑等你,我会让父亲帮阿姨这个忙的,你是恩熙发现的宝物,要理所当然属于恩熙的。”然后这姑娘儿又瘪了瘪嘴:“不过,如果姐姐们愿意的话,我也不是小气的孩子。”

    然后这姑娘笑了起来,她对着玛索招了招手:“玛索,我要走了。”

    眼前的少女迈出了脚步,下意识的,玛索伸出手抓住了她的手,将她拉了回来。

    而下一秒,街道上的自动出租车呼啸而过,在玛索和怀中姑娘呆滞的注视中在街道上横冲直撞,直到撞到了一面墙上,将彼此撞的面目全非。

    “……你……你又救了恩熙。”怀中的姑娘儿的笑容到了一半就凝固了,怀中的少女渐渐的沙化,玛索想要抓住她,但最终只能抓着满手的沙子。

    玛索依然在头痛,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泪如泉涌。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头在痛,明明没有任何关于这个叫恩熙的姑娘的记忆,明明不记得任何有关于明美与明恩还有一个妹妹的记忆,可为什么,为什么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会那么的愉快,为什么在失去她的时候会那么的痛苦,为什么……为什么明明没有听到电磁出租车的声音,也没有注意到它的移动轨迹,却又突然下意识的伸出手拉住这姑娘。

    潘神的意志鉴定……到底是在搞什么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