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二十八章 缘由

第二十八章 缘由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看最快更新

    如果说,要用一个字来概括乔爷的四个孩子。

    那么老大凤小十,显然是“精”。小时候的鬼灵精,少年时期的精明睿智,这孩子继承了乔青用不完的心眼儿,就连这些长辈们提起都忍不住自愧弗如。

    老二凤萧,则是一个“贵”字。他更像凤无绝,从小就展现出了无与伦比的金贵,这种贵气是镌刻在骨子里的,哪怕布衣草鞋,也遮掩不住周身的优雅之气。

    老三凤笑,向来是“憨”了。姑娘家的娇憨可爱,被她演绎到淋漓尽致,时傻,时笨,时二百五,也可理解为一种执着简单,让整个姬氏提起这个三小姐,都忍不住连连摇头的同时笑意满满。

    最后就是老四了,四岁之前的四娃,给众人留下的少许朦胧模糊的印象,唯有一个“弱”字。这弱是从内而外的,外表上,她瘦瘦小小,身体娇弱,丑的吓人,好像两个兄长在娘胎里就把营养都抢了个干净;内在里,向来不声不响小豆苗一样跟在哥哥姐姐后头,比武总输,少笑少闹,不论天赋还是性格,都弱的不像话。这种弱,若是放在其他平凡人家里,或者算不得什么,可若说她是天道乔爷的孩子,未免就显得平庸了几分。

    不错,平庸。

    这是大多数人惋惜中对于小小的四娃的最深的印象。

    可今天再看呢?

    二长老和姬十三四只眼睛瞪了个滚圆,望着抱着手臂退到旁边儿一脸笑眯眯的小丫头,要是再不知道自己是被人忽悠了,他们这几千上万年的岁月可就算白活了!天知道,他们一整个姬氏都被这小孩儿给骗了个团团转啊!

    两人忍不住的对视了一眼,都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苦笑连连,亏得他们笨的可以,那对夫妻的孩子,怎么可能平庸?甚至方才那三道异火的融合,恐怕都跟这神秘的四小姐有关啊!心里双双嘀咕了一句怪胎,两人扭过头来不再多想,不管怎么说,这四小姐能够脱胎换骨,他们可是欣喜非常的!

    视线再落到那边终于逃脱了异火折磨的男人身上,顿时转变为深深的复杂:“十公子,别来无恙了。”

    此人,正是姬氏十公子!

    他狼狈不已地爬起来,周身的黑雾已经消失不见,露出了恨意滔天的脸:“十公子已经死了!在本座从那该死的思过崖下被救的一刻,就对自己说,我再也不是姬氏之人!姬氏,本座早晚要回去,姬十三,二长老,天堂有路你们不走,既然来了我的地盘儿,今天就别想离开了!”

    二长老眼中的复杂更浓,这些年来,那思过崖下的十公子,早就被族人遗忘了,是死是活,谁还会在意?却没想到,此人不但神不知鬼不觉地逃离了姬氏,更是以罪孽深重的阴邪之法,修炼到了神尊的境界:“你的身体已经出现了魔气,若再冥顽不灵,早晚步入乃父姬寒的后尘。”

    “哈哈哈哈,姬寒死有余辜,莫要把本座跟那个人相提并论!”十公子脸色闪烁,提到姬寒,恨意更是浓郁。他猛然一转,布满了浓浓黑气的脸看向四娃三人:“他们是谁?”

    二长老却没说话。

    他扭过头,征询的意思很明确。

    凤萧和凤笑对视一眼,同时抬起手在耳侧一撕,两张几乎一模一样的绝美面孔便暴露在了这夜幕之下。那十公子脸上的骇然不加掩饰,在这两张面孔之下连连倒退了三步,另一侧的裘玫更是如此,整个人脸色惨白的尖叫一声,在四下里的武者惊呼之下,浑身不断颤抖仿佛连神魂都要湮灭的惊恐:“是你……是你……”

    “乔……乔……”

    “是乔爷!”

    “天道大人!”

    一道道的人影伏跪了下去,整个迷雾林的深处还站着的人所剩无几:“拜见天道大人!”

    这声音一浪高过一浪,哪怕过了这么多年,也磨灭不去他们心中对于那个人的狂热和尊崇!那三小姐完全愣在了原地,她搞不懂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她打着天道之女的旗号游走大陆,招揽来的这一个个强者,却敌不过对方撕开面具的一个动作。那一对兄妹站在诸人伏跪之中,犹如众星拱月般的耀眼,仿佛生来,就比别人高贵,仿佛生来,就是她拍马也及不上的仰望。

    她却不知道,此刻那众星拱月中的两轮月,却十分无奈地对视了一眼,一同撇了撇嘴。

    他们就知道,一旦揭开面具就是这样的场面,这张和老娘有着九分像的脸,简直就是他们无可奈何的麻烦!只是在那撇嘴的动作之中,两人都没发现,不情不愿的眼里也带着一种有点儿小别扭的浓浓自豪感!

    “不是!你不是!你们都不是!你们不是她……”一声凄厉的尖叫从裘玫的口中发出,她状若疯癫地指着两人,可见这面孔对她来说震撼有多么的大。然而随着她一声比一声尖锐的大喝发出,她渐渐喘着气镇定了下来,像是在说服自己一样。

    到了最后,裘玫终于恢复了之前的模样,只是那视线却不敢往凤萧和凤笑两人的身上看去:“你们……你们该是……是她的孩子吧?来的好!哈哈哈,天助我也,既然你们自投罗网,我今天就把她的血脉斩尽杀绝!”

    “连她的名字都不敢提,也好意思说什么斩尽杀绝。”四娃翻着眼睛一脸无语。

    裘玫霍然扭头:“她已经离开了!”

    四娃一耸肩:“是啊,她在你敢蹦跶?”

    裘玫脸色涨红,闪烁不定。

    当年被九指救下送到了此地,她本还怀着报仇的心思。这心思让她每日每夜都在煎熬,后来姬氏的老十也被送了来,支撑着他们活下来的就是仇恨,恨不能把那个人五马分尸的仇恨!可是,后来呢?后来山河震动,大陆将亡,他们眼睁睁看着那个人在九天之上自称天道!

    他们怕了,他们疯狂的恐惧,再也生不起一丁点儿报仇的心思。就这么着,他们两个人相依为命,每日里战战兢兢的活着。可是很快,她发现那个人竟没有斩尽杀绝的意思,她知道,自己在那个人心里就如同蝼蚁,连杀的兴趣都没有了。那个时候她很是窃喜,那人生产的时候,也正是她生产的日子,同年同月同日,生下了一双儿女,她甚至想,只要能这么活下去就好。

    可是她又给了她希望!

    她消失了!

    她消失在了这片大陆上,数年来毫无踪迹!

    她那点儿心思再一次死灰复燃,一边儿偷偷打探着那人的消息,一边儿按照当年那九指所说开始修炼。惊喜的是,那个人不但真的消失了,她的修为也在以一种意想不到的速度提升着!她收服了那条青蟒,让它将所有进入迷雾林的武者斩杀,和青蟒分食人心。这效果非常的好,青蟒进化为蛟,再过少许岁月,甚至能晋升为和那乔青身边的睚眦饕餮一般的龙族!

    而她,也渐渐以这种阴毒的修炼,一步步向着神尊九层飞快靠近着。

    “你说的没错,如果她在,我的确不敢!”裘玫的心里浮现出这些年的一幕幕,猛然攥紧了拳:“可是现在她根本不在这东洲大陆!没有了她的庇护,我倒要看看,那所谓的氏族所谓的三大门派能有翻出多大的浪来?只要再给我数年时间,我便能以她的名义纠集起众多的手下,哈哈哈,多有趣,她一定想不到,我的这些手下都是利用她得到的,我甚至也可以达到那个高度,将你们一一抹杀!九指完不成的,我帮他完成!裘氏做不到的,我帮它做到!”

    她的脸上一丝丝狂热和疯癫攀爬了上来,让二长老和姬十三缓缓皱起了眉,这个女人,已经被仇恨和修为的快速提升给蒙蔽了,或者说,她被九指给毁了。同样的,那边儿的十公子像是被裘玫构建的一幕幕给传染了,亦是满目癫狂:“可惜的是,你们早一步发现了我们的秘密。所以今天……”他目中杀机毕露:“你们要死!”

    轰!

    这二人同时飞身而来!

    原本已经消散的黑雾,重新出现在了他们的周身,那满身的伤痕,也在黑雾的游走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丝丝痊愈了起来。

    这诡异的一幕,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森凉,让人心下发冷。她身后那些终于明白了过来的武者,有的面上一挣扎,立刻运用神力朝着裘玫二人攻去!可那神力还没发出,动手的武者全先一步砰一声爆裂,化为了一团团血雾。

    “啊——”

    “怎么会这样?”

    “是裘氏的血脉之力,我们被控制住了!”

    不错,这些人被控制住了,这也是之前四娃的疑惑,为何其中有些人明明察觉到了端倪却依旧留在这里,像是有什么苦衷一般。这一刻,这疑惑恍然大悟。他们被一种禁法控制住了,一旦稍有异动和反心,立刻就会在裘氏的血脉之力下,血液沸腾,肉身尽毁。

    “怪不得她根本不怕在这些人面前暴露出身份。”二长老和姬十三神色凝重,如今的这一幕幕中,皆有着当初那九指的影子在内。这两人的一切都古怪而诡谲,带着一种阴邪之感,比起普通的神尊强者,强了太多太多!更不用说,还有那些身不由己的上千武者的威胁。姬十三面露决断:“二公子,三小姐,四小姐,我二人拦住他们,你们先走!”

    “想走?”裘玫越过迎面而来的姬十三,扭曲的笑容中带着疯狂的阴毒:“今天,一个都不能走!”

    “就先杀了她的三个子女,报我裘氏灭门之仇!”她手如鬼爪,朝着四娃纤细的脖颈猛然抓去!

    “四小姐!”

    “小心!”

    姬十三面色大变,二长老惊骇欲绝,凤萧瞳孔一缩猛然上前将这个小妹挡在了身后,凤笑亦是一把扑到了四娃的身上,这一对一母同胞的兄姐,竟是在这一刻同时选择了保护他们最小的妹妹!

    四娃原本的面色是罕见的镇定,在看见这一幕后细长的眼中暖意和感动丝丝流淌,眼见着前方裘玫森然而来,凤萧和凤笑就要落入她的手里,四娃猛然发出一声大喝:“师傅——!”

    同一时间。

    一道冷漠如冰的嗓音在裘玫的身侧突兀响起:“动她者,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