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八章 四小姐又不见了

第八章 四小姐又不见了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八章 四小姐又不见了

    进入第九梯,第一座城乃是半月城。

    不似天元城位于九梯正中繁华重镇,半月城就犹如它的名字,抱弧一隅,稍显清冷,美的别致而收敛。

    唯有一日,每年八月十五中秋夜,乃是半月城最为繁华的一晚。城内有桥,淡淡的优美弧度横跨半个城池,桥下临水,月光在泠泠水面上投下一个拱桥倒影,如同一轮半月依波荡漾。上有满月成辉,下有半月相映,一圆一缺,造就了这边界小城的美名,也造就了每逢中秋趋之若鹜的繁华。

    灯影缭乱,人群如蚁。

    更不用说一个四岁的小小姑娘,黑黑瘦瘦地趴在桥边石雕上打着盹儿,可不正是离家出走了快一月的四娃?

    历经整整一月的颠簸,这丫头浑身上下就没个干净地方,饿的跟根儿火柴棍儿似的。这要是不知道的,打死都不会相信眼前这个小叫花子竟会是当今天道大人的小小幺女。吧嗒一声,脑袋上一痛,四娃吸着哈喇子被砸醒。

    这丫头睡相不好,抱着石墩子相濡以沫,抹了那蚣蝮雕像一脑门儿唾沫星子。这蚣蝮自就是大白的六哥饕餮的六弟,又名避水兽,似鱼非鱼似龙非龙似狮非狮,乍一看,有点儿像大家府宅门前的石狮子,雕于桥边,寓四方平安。半月城以桥和水闻名,供奉的自是这水中神兽,一排排的蚣蝮造型奇特,每隔十步便是一只,犹似神兽下凡驻足桥边,极是优美。

    四娃用袖子给雕像擦了擦,口中脆生生的嘀咕着:“怎么说也算是长辈了,抱歉抱歉。”一转脸儿,开始找砸她脑门儿的凶器。

    不远处,一个亮闪闪的玩意儿,指甲盖儿大小躺在地上。她这一觉睡到月上三竿,渐渐来赏景的游人走了个稀稀拉拉,倒是除了她也没人注意到前方那片儿亮晶晶。努力辨认了老半天,才认出来竟是个玄石上掰下来的碎片!

    玄石作为东洲大陆的流通货币,这指甲大小的一个碎片,就如同碎银子一般,算不得多,买俩包子还是绰绰有余的。小黑豆眼上泛起一丝惊喜,随后谨慎地扭头四望,真是刚瞌睡了就有人递枕头,可这枕头到底是谁递的?

    她当然不知道某个角落里她家亲妈正托着腮百无聊赖呢,想了一会儿,便将这扣在了某个好心人的脑门儿上。小黑豆眼朝着碎片瞄啊瞄,肚子里不断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提醒着她贫贱不能移的不是时候,终于忍不住,她伸出细溜溜的胳膊,朝着那碎片摸了过去……

    天公不作美。

    眼见着离碎片只差毫厘,一只脏兮兮的草鞋先一步一脚踩住:“臭丫头,谁让你在这儿乞讨的?”

    小黑豆眼往上瞧,来人呲着一口大黄牙,俯视着她尽是狞笑,后头一群十五六岁的小叫花子,抖着腿的,抱着手臂的,叼着牙签儿的,全都衣衫褴褛笑的是不怀好意。这一看就是有组织有纪律的犯罪团伙啊!四娃挠了挠头,垂在脸儿前的头发跟着晃了晃,月光下露出一张惨不忍睹的脸。

    嘶,犯罪团伙们集体惊呆了!

    那老大叼着的牙签儿啪嗒一下掉地上,用一种叹为观止的表情嘬牙花子:“忒长见识了!”

    四娃摸摸脸,心说她每次照镜子的时候也这么觉得,照一次长一次见识。她也想长成哥哥姐姐那样面若桃花,小小的孩子眉眼一弯,就能甜到人心里去。更想随着她老娘长成个美若天仙,飘到哪儿都是道风景。

    可生下来就是这德行,每天眼巴巴地盯着小镜子也没见这三角眼大上一点儿塌鼻梁高上一厘——这咋整?认命呗。比起当年的凤小十,显然这四娃更要早熟的多,她压着心里满满的忧伤和闷闷不乐,前胸贴后背地晃悠着站起来。

    夜色之下,比正常的四岁孩子都要矮小上一圈儿的小身子,站直了才到对面一圈儿团伙的膝盖。她就这么低着头,直勾勾地盯着这人的破草鞋,那视线仿佛能洞穿过草鞋底看见下头压着的那块儿指甲盖儿大小的玄石碎片。

    那团伙头子忍不住缩了缩脚趾。

    听她无波无澜地说:“滚。”

    一个字。

    人小势大!

    这极不客气的过人的凌厉的气势,只让这些瘪三儿们生出了一种仰望高手的错觉,连她身后充当背景的石墩子,都仿佛双目炯炯,威严不已。

    原本坐在屋顶上百无聊赖修指甲的乔青,也忍不住手臂一撑,直起了身子。慢悠悠一挑眉,给了这最小的闺女一个赞!

    这些小瘪三儿在她眼里自然是挥手成渣的事儿,可比起只有神师修为的这闺女,就不是好对付的了。东洲大陆,永远也不能以人的表面年龄判定修为,九梯本就是阶梯之中的最高梯,这里的武者,哪怕是身为最低层的叫花子,又岂会是省油的灯?

    一群神师。

    为首的那个,更是神师大圆满。

    乔青饶有兴致地捏着下巴,等着看这丫头怎么个不客气。

    桥上一阵死寂,有个小弟忍不住道:“老大,这丑丫头邪门儿。”

    为首的老大也正这么想,哪怕眼前这小丫头只有这么小一丁点儿,可武者的本能告诉他——不好惹!本来是准备撂下两句狠话走人,那破碎片不要也就不要了,小命是大!可身后小弟这么说,一下子嘁嘁喳喳的声音越来越多,连桥上为数不多的游客都被吸引了过来,指指点点地望着这边儿。

    他现在要是走了,面子还往哪儿搁?

    半月城第一恶霸团伙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团伙头子一咬牙,色厉内荏地喊:“妈了个巴子的,毛都没长齐的丫头片子,邪能邪到哪里去!兄弟们,给老子上!”

    火!

    凭空而来的火!

    只见这群瘪三儿举着拳头一拥而上的功夫,那小丫头只屈指一弹,一星纯白的火焰顿时沾上那老大的破烂衣角!紧跟着火苗急蹿,很快将这老大兜头淹没!惊叫声此起彼伏,乔青豁然起身,盯着那毫无温度的白色火焰,眼中是说不出的讶然和兴趣!

    好个丫头!

    这火焰,在旁人看来,只是茫茫白色,将天地间照耀的一片白茫茫,也照耀的那石雕蚣蝮双目幽亮,如同活了一般。

    就犹如乔青在魔刹原底得到的冷火。

    可乔青是什么人,眸中金芒一闪,便发现了这火焰的端倪——四色相冲,方成空——这火中竟包含了整整四种元素,黑色的沉郁魔气,金色的浩然正气,红色的灼灼烈焰,最后一种更为奇妙,乃是蓝绿色的幽冷水汽。正与邪,火与水,尽都包含在这一种火焰之中,相冲相克相融,最终化为了一片茫茫虚无之白……

    “啧,连老子都差点儿给瞒过去了。”乔青重新坐下来,没骨头一样歪在屋顶上。当年忘尘和她都没接受传承,她是在朝凤寺上凤无绝的舍身一护中觉醒,忘尘则是在初到翼州琴雪落再遇追击中觉醒,可这个丫头呢?难不成是生而觉醒?应该差不多,这火焰如今还不够火候,甚至连个黄级火都算不上,那些找麻烦的小瘪三儿也只是受个皮外伤,对能打坐恢复的武者来说算不得什么。

    可她隐隐觉得,这火恐怕跟自己的一样,能晋升!

    更有一种让她十分之期待的直觉,这火焰成长下去,恐怕会出现极为纯正的混沌之气……

    乔青懒得多猜,继续往下看。

    那半月城第一恶霸团伙显然被蒙住了,哇哇大叫着火烧屁股一样跑了个没影没踪。四下里的围观群众们也一副讳莫如深的模样,看着这丫头眼含惊惧。小丫头扰扰头,迈出一小步。哗啦一下子,群众们齐齐倒退一大步,也不知道是被她小小年纪就天赋绝佳拥有异火给惊的,还是被她那月下尊容给吓的。

    四娃继续往前走,直到走到那玄石碎片前。

    小腿儿一挑,碎片飞上天,被她一把捏住。

    然后,众人就看见这不平凡的丫头,做出了一个十分之平凡且屌丝的举动。

    她把碎片放到小奶牙上咬了咬,发出嘎嘣嘎嘣的声音,连续几牙口之后,确定了真金白银不掺假,这才歪着头眉眼弯弯露出了一个其丑无比的陶醉笑容。你问观众们?咳,回眸一笑百霉生,一个个的早跑了……

    四娃显然已经习惯了,她捂着咕噜噜的肚子,正歪头思索着是去买俩包子还是买四个馒头的时候。

    轰——

    后方巨浪滔天!

    平如镜面的河水忽然掀起三尺浪头,翻滚的浪将头顶的满月绞的破碎片片,很快将半个桥面都淹没了过去!自然也包括了抱着玄石碎片美滋滋的小丫头。说时迟那时快,这巨浪一卷紧跟着又倒流回去……

    待到乔青眉眼一厉,腾空而下,站在重新恢复了平静的半月桥上的时候,这里已然是空空如也。

    若非地面上湿漉漉的一片,简直让人怀疑刚才的一切是不是她的错觉。空气中流淌着一股子熟悉的味道,竟是属于大白!乔青没有去追,若她想找,也不过分分钟之间的事儿。可她在桥边站了一小会儿,眉头渐渐松开,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若有熟悉她的人在此,绝对会被这邪笑给骇破了胆——乔大爷,这是要阴人的节奏啊……

    不一会儿,乔青背着手吹着口哨溜溜达达地走远了。

    月光静静地撒在半月桥上,亘古不变地在河下倒影出一方奇景,月落日出,日月更替,新的一天很快到来。如织的人流走上桥面,没有人注意到,每隔十步便伫立着的蚣蝮雕像,有那么一座,竟然神不知鬼不觉的,凭空消失了……

    圣诞快乐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