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四十四章 摊牌

第四十四章 摊牌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四十四章 摊牌

    九指面色大变!

    这突如其来的讶然只是一刹那,快的乔青都仿佛是错觉,只眼角眉梢中不可置信的神色一闪,便恢复了沉定抬头看着她。不等他说什么,乔青先一步摇摇头,素白的指尖抵在唇上:“嘘,让我猜猜,你想说,风玉泽已经死了?”

    九指眯起眼。

    一把凳子被她随手拉来,在地上刮擦出刺耳的声音。

    乔青一屁股跨坐下,伏在椅背上,歪头看他:“我一直奇怪,当初鬼域里的风玉泽,明明早就知道了那鬼域中的一切,却能和那些鬼脸保持着一种相敬如宾的关系,凭什么那些鬼玩意儿能让他完好无损的一呆千年?”

    九指僵硬地问:“凭什么。”

    他问,乔青也答:“凭真正的风玉泽还活着。”

    这才是问题的关键,如果他不是人,却显然和鬼域中的鬼脸不同。可若他是人,为何她她出了鬼域毫发无伤,九指亦是莫名出现在外面,而“风玉泽”却在见到阳光的那一刻,就这么生生碎成了渣子?那等诡异的画面,她至今都觉得浑身发冷,至今都记得“风玉泽”欣喜地憧憬着离开之后的一切,却就那么突然的,连自己都不可置信的,消失于青天白日之下!

    “‘风玉泽’和那些鬼脸一样,都是残魂。”乔青冷冷一笑,在九指莫测的神色里,补充了这个答案:“而唯一不同的,它们的原主都歇菜了,一旦有新鲜的倒霉鬼进入鬼域比如我,又或者那个女侏儒,它们就可以进行夺舍,以一个全新的形态和身份离开那里,重新活下去……”而“风玉泽”不同,世界上已经有了另一个风玉泽的存在,他又怎么夺舍,怎么重生?

    九指目不转睛:“你说他和那些残魂一样?”

    “不错。”

    “可是那个石碑里,没有他的记忆。”

    “好问题。”乔青低低笑了起来:“这件事儿可让我疑惑了多少年了,如果‘风玉泽’是残魂,为什么他明明失去了最后那一刻的记忆,对怎么出现在鬼域中一无所知,可那记载了无数段记忆的石碑中,独独就没有他的。”

    “是啊,为什么呢。”

    “因为你呗。”

    她撑着椅背站了起来,一点一点逼近了九指,在他微微一闪的眸子里,冷笑着吐出:“因为你才是真正的风玉泽!因为渡劫的那一刻,你将神魂剥离了出来,完整保存了那一段记忆!因为你神魂剥离不全,鬼域里的那可怜虫只是被弃掉的一部分!因为你躲过了天劫的抹杀,夺舍了一个又一个的人,以新的身份重新活在了这东洲大陆!”

    这一番话,慢悠悠的,不尖不锐,却如海潮般呼啸奔袭,惊涛拍岸气势夺人!只让听着的九指感觉一波又一波沉重的压力兜头而下,泰山压顶般让他喘不过气。他捏着拳头调整了老半天,敛下的眸子里闪烁着不明所以的幽光,再抬起头来:“啪,啪,啪——”

    三声抚掌。

    他叹息道:“你是怎么猜到的。”

    这无疑是承认了,乔青耸耸肩:“逐风冒险队。”

    九指一愣,自嘲地笑了起来:“逐风,逐风,是了,追逐风玉泽。”

    其实哪里只有这些线索呢。

    曾经宫琳琅就说过,他在那四年中一直留意着那些人的谈话,其中就有不止一次,逐风的手下问及那三哥,他们如今的老大和从前描述的简直判若两人!而九指,他的进境太过迅速了,快到不同寻常,从鬼域出来时的那遥遥一对视,她就觉得这人像是发生了点儿改变,再见时,他已是神尊高手!再有鬼域里她一直疑惑着的那个问题,“风玉泽”为什么要出手相救?

    当时她感觉到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紧跟着,“风玉泽”就出现了,甚至于出现的时候表情懵懂而狐疑,像是怎么都搞不懂自己怎么会出手。这些疑惑,当九指的身份被她解开之后,便成为了支持这一论据的最佳论点!

    恐怕那个时候,看着她的眼睛正是属于九指。而“风玉泽”会出手,也是受了他这个真正原主的影响罢了。至于他,在鬼域里得到的,就是当初渡劫时没剥离完全的那一缕残魂,也正是消散之后的“风玉泽”!

    神魂完整,修为突进,一切都有了解释。

    “当所有的可能性全部被否决,那么唯一剩下的那一个,哪怕再匪夷所思,也只会是真相!”没必要把一切都和盘托出,只用这么一句话打发了他。

    九指盯着她良久良久:“乔青,你比我想象的还要精明。”

    “是么,老子还以为自己跟一傻子似的让人耍的团团转呢。”

    “不,你对我的误会太深了。”他摇摇头,下意识地向后靠了靠,避开了这般咄咄逼人的压力。双臂环起来,是一个防卫的姿态,乔青的视线在那上面一扫,就知道,这个人表现的淡定如常,心里已在紧张了。她不动声色,听九指接着道:“恐怕你已经猜到了,当初它出手救你,也是因为我的影响!这足以证明了,我们不是敌人。甚至于,乔青,我们将会是盟友!”

    他双目真诚地盯着她。

    “到底是敌人还是盟友,这可不是你说的算。”她冷笑着一屁股坐回去,翘着二郎腿斜睨一眼:“那么希望成为盟友的风前辈,我说完了,现在轮到你拿出诚意。”

    九指却不说话了。

    乔青眉梢一挑:“怎么的,风前辈,还得让小的喝个彩?”

    眼中怒意一闪,他皱着眉:“我还不知道你到底猜出了多少,既然已经知道的,我也不必再多加赘述了。不妨你先……”

    “不用,我猜的再多,都不及听当事人一个字一个字的讲出来好。”

    “你想从哪里开始。”

    “就从头吧,不是你说的么,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咱们时间大把,你就打开话匣子慢慢的讲,一丝儿一丝儿地讲细节,我一点儿都不急。”

    后头闭目养神听着这一切的凤无绝,嘴角一弯,差点儿忍不住笑出声来。这风玉泽显然并不想和盘托出,否则也不会在被揭发了身份后乱了马脚,而乔青呢,还偏不告诉他自己猜到了多少,说一半,留一半,打了个预防针让他明白老子都猜的差不多了,又给他留出了自由发挥的空间让他从头开始一个字一个字的讲……

    一旦此人话中有漏,就会被他们逮个正着!

    显然九指也明白了这一点:“既然如此,那就从东洲开始。”

    “成啊,您随意。”说着,直接合上了眼,二郎腿慢悠悠地晃悠来晃悠去,一副进了堂子听戏的大老爷形象。

    而九指,就是那被逼良为娼含泪开腔的可怜戏子,咬碎了牙也得活血吞:“我想你后来也发现了,有一股莫名的东西,一直在无形地引导着东洲的天才,加速那些天才人物的进境……这件事,当我到达东洲千年,发现自己的进境快的不同寻常之后,忽然就担忧了起来。你要知道,建立冒险队,在东洲创下一番事业,那个时候,我甚至没有第一时间专注修炼,可那些机遇,依旧在一个又一个的巧合中,让我修为飞快晋升到了神尊九层!”

    他顿在这里,发现乔青呼吸悠长,那惬意的模样就好像听唱戏的听睡了。不由眸子一闪,继续道:“那个时候,我一方面怀有警惕之心,一方面妄图以预言术去窥探那股力量的究竟。可是不行,我完全预言不出任何的结果!这种情况,想必你在知族的圣地里已经知道了,只有一种可能性——”

    “天道。”

    那如同睡着的人,忽然红唇一张,吐出了这两个字。

    她说的突然,只让九指跟着一怔,点了点头:“不错,正是天道,只有和天道有关的一切,才会让知族引出天罚,也才会让我预言的吃力且窥探不到分毫。”

    “这么说来,知族的确是你引我去的。”

    “……不错。”

    “那你在里面都干了什么。”

    “……没有。”

    乔青慢悠悠地睁开眼:“没有?”

    “所以我说,你对我的误会太深了。本来我是准备一件一件的往下说,既然你问到了这里,那我也不怕告诉你。知族的所在,乃是我从九指的记忆中得知,他当初在流沙海捡到了一枚九天玉,这件事,在我夺舍他的时候也跟着知晓。而我呢,既然有心研究天道,自是将九天玉的一切都查了清楚,那一枚,我也认出是当年知族族长得到的。知族就此消失,我猜测他们和我一样,也是窥探了天道,那九天玉出现在流沙海,又正巧那里发现了紫炼天钢,于是我大胆猜测,知族未灭,而是隐匿到了一个天道也无法干涉的地方去!”

    这一次,他的回答却并非简练,先在前面东拉西扯了一大堆,更像是在组织语言。乔青嘴角斜斜一勾,也不点破,只跟着问:“那地方,唯有地下?”

    “不错。”

    “那你引我去的目的呢?”

    “乔青,若我直接告诉你,天道才是这一切的幕后主使,你又可会相信?倒不如根据我的猜测赌上一把,让你亲眼看见那石碑中的一切,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所以那碑中封印解开,也和你有关了?”

    “……并不。”

    九指的双臂更紧,环在臂下的手在她看不见的地方狠狠攥了起来,眼见乔青不依不饶地等待解释,他摇头:“那只是个巧合,你去到知族,也许能见到他们隐瞒的真相,也可能见不到,这不过是一个赌博罢了。不论你是否见到,这番话,我都将会告诉你。至于那石碑的封印为何打开了,我不知道。”

    乔青忽然探进他:“你很紧张么?”

    九指一皱眉:“你不相信?”

    “信,继续。”

    她说着信,嘴角那弧度却轻蔑地挑了起来,只让九指的脸色愈加难看。凤无绝的笑容更甚,他睁开眼,轻轻一笑站起了身,什么叫一个谎言要用一万个去圆?尤其某人还逮着不圆的地方玩儿命的戳!太子爷心情不错地看了半场自家媳妇欺负人,下半场也没必要再看了,一挑剑眉:“你继续听吧,我去找柳飞。”

    乔青点头:“唔,别忘了提醒他……”

    “知道。”

    这男人步履轻松地就出去了,分毫担心都没有,关上房门之前,正听到里面的乔青一摆手:“继续,你发现天道有问题。”

    凤无绝又再看了眼满目狐疑的九指,薄唇冷冷一勾,这世上,能跟那货玩儿心眼儿的,还没生出来呢。他大步离开了这边,之前宫琳琅和老祖的事儿来的突然,后面乔青又碰上了天罚,再后面直接陷入到知族去,这么一耽搁已是三月时间。以至于有那么两个人的消息,完全被耽搁了下来。

    一路去到柳飞的所在。

    他正从地牢内走出来,看见他,迎上来:“下头还问着呢,他娘的,这些人也不知道什么来路,一个个硬气的很,就跟不怕死似的。”

    硬气,不怕死,凤无绝眉目一动:“一会儿我下去看看。”

    “成,你不是顺道儿经过的吧?”

    “特意来找你的。”

    “我靠!”柳飞立马蹦开他三丈远:“老子都已经对小师妹不那啥了!我发誓!发誓!”

    后面跟着走出地牢的周师叔等人,齐刷刷抻着脖子往这边儿瞧。三三两两的对视一眼,啧啧啧,让掌门跟老鼠见着猫似的,也不知道当时这凤公子跟他探讨人生的意义,都“探讨”了些什么……

    一众崇拜不已的小目光,顿时就朝着凤无绝投过来了。

    他咳嗽一声:“两个事儿。”

    柳飞站着老远,瞄了他半天,终于在这人白眼儿一翻后,确定了危险解除,这才蹦了回来:“早说么,老子还以为你这醋坛子有犯毛病了。哈哈,成,别说两个,二十个我都给你办了!”

    “第一个,把东洲所有和流沙海那奴隶窟类似的地方,全部翻出来,找一个人!”这个人,当然就是一直都遍寻不到的万俟风。如果说,之前他们都未将此事太记挂在心上,认为那些还未重逢的朋友或许在东洲的某个角落里,拓展着自己的一片天空,寻找的目标也尽都放在了各大门派势力当中去。那么自从宫琳琅和老祖之后,他们恍然明白,也许,万俟风,也被困在了某个地方,出不来呢?

    柳飞愣了一下:“啧,这事儿难办啊。”

    凤无绝挑眉:“这第一个就难办了?”

    他讪讪撇了撇嘴:“我说你不会想替天行道吧?这东洲有东洲的规矩,你们上次灭了逐风那是因为护短,理所当然,无可厚非。可换了别的地方,贸贸然去抄人老窝,这让人怎么想——珍药谷自比仲裁者?还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儿?”

    凤无绝当然知道他的顾虑,这种事儿在大陆上屡见不鲜,哪个阶梯上没几个门派有奴隶窟呢,这一举相当于一次性得罪了整个大陆数多门派,这刚刚站稳脚跟打出名堂的珍药谷,难免树下无形中的敌人……

    他点点头,三两句解释了一下,笑道:“那就用姬氏少族长的名义。”

    “姬氏少族长,那不还是乔……”他说到一半,漂亮的眼睛瞪了个滚圆:“我靠!我靠!奸诈啊!哈哈哈,行,这个绝对行!”柳飞越说越兴奋,摩拳擦掌乐的不行,那唯恐天下不乱的性子又蹦出来了。姬氏少族长,虽说仍然是打着乔青的名号,可听起来就跟珍药谷谷主完全不同了。这可是人姬氏要干的事儿,嗯,没错,跟他们一点儿关系都没有,要恨?姬氏那么大一氏族,你们恨去吧:“他娘的,老子一早就知道你腹黑,没想到这么腹黑!我这就去,保管抄了那些老窝,掘地三尺,也你找出这个人来!”

    一边儿说,一边儿忍不住准备去大干一场了。

    凤无绝扶着额把他逮回来:“还有第二个事儿。”

    “对对,你继续。”

    “裘玫的消息。”

    提起这个人,二人目中都泛起了一丝冷意。

    距离当初的十年之约,到如今已经只剩下了不到五年多的时间,那个女人一日不找出来,一日就如一把悬梁之刀挂在乔青的脖子上!尤其是最近得知了这一系列尚不清晰的事儿,一桩桩一件件皆和天道有关。而五年多之后,一旦那女人仍旧消失,绝对是乔青和天道的一次正面交锋!

    而到时候的天罚,又岂会是区区雷劫那么简单?

    乔青自然也明白。

    她听着九指将天劫之前的细节讲了个清楚,闭着眼睛沉吟着总结道:“所以你在晋升圣者之前,就多留了一个心眼儿,那一刻发现不对,立刻将神魂给剥离出来。只是没想到,那天劫来势汹汹,剩下了一缕神魂,顷刻被劈到了灰飞烟灭?而你根本顾不上,便神魂逃逸了出去?”

    九指点了点头:“是,之后我夺舍了一个人,重新开始修炼。”

    乔青冷笑一声:“不止一个人吧。”

    他目中一抹狼狈闪过,皱眉道:“我承认,从那之后的千年时间,我一直在夺舍寻找最佳的躯壳。这事关我能否回到巅峰修为,自不会随意夺舍勉强度日。”他说到这里,一顿,又叹息着继续:“可惜一直都未能成功,因为神魂不全的缘故,也总和夺舍的躯体有所冲突。直到……”

    “九指?”

    “我碰见那个孩子的时候,他已经快死了。”

    这就和之前裘正所说的吻合了,当日囚狼真正的弟弟,在逃难中和他们失散,裘正明明说过那孩子已经死了,她相信此人没必要为这点小事儿说谎:“快死了?也就是没死。”

    九指霍然起身:“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像是被她似笑非笑的表情激怒了,忍了这么久的怒意他终于不再掩饰:“乔青,你瞧不起我?你认为我风玉泽当年叱咤翼州,一手创立三圣门,甚至不愿动用预言术,乃是一个豁达之人。然而到了这边,我被东洲的浮华给熏染了,一日一日变成了个唯利是图自私自利的小人,甚至不惜冷眼旁观一个孩子去死,只为了能夺舍跟自己相合的身体,是也不是?”

    他激动不已,脸色都一丝丝扭曲了起来。

    然而乔青只靠着椅背,懒懒掀了掀眼皮:“跟老子大呼小叫,也抹不去你做下的事实。”

    九指原地一颤,一屁股跌坐回床上。

    他抱着头,以一种痛苦之极的语气:“是,我变了,天道之下,人人当如刍狗,我风玉泽也有如此卑鄙的时候……”

    乔青冷眼看着他,眼中却是半分怜悯都无,更多的,是疑惑。不论那壁画中曾经呈现的风玉泽的飘逸豁达,不拘小节;还是之前几次打交道中九指的沉默冷酷,心思深沉。都不该是眼前这个人的样子。若他不是真情流露,被她逼的狠了,那么他就是在——做戏!

    乔青的眸子幽暗,一丝丝眯了起来,听九指忽然痛苦不已地道:“每每夺舍一次,我就接收了那些人记忆,为了能找到契合的躯体,我不断夺舍,一个又一个的人,甚至有时候,我分不清自己是谁……很可怜是不是……若非天道……”他猛然抬头,那神色忽然就狰狞了起来:“若非天道,老夫也不会变成这样!”

    乔青盯着他:“说了这么多,也该进入正题了。”

    他目中茫然:“正题?”

    “天道,到底是什么,它的目的,又是什么。”

    感冒了,今天脑子反应慢,姑娘们有没看懂的不?

    明天万更,后天就没更了,开始请假写大结局,跟大家先说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