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三十九章 “吧唧!”

第三十九章 “吧唧!”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三十九章 “吧唧!”

    望山跑死马。

    哪怕知道上古遗迹就在前方,可真正落实到脚下,一步一步寻到了那神秘的遗迹,仍旧用了不下半月的时间。

    最后一个树洞向着地深处长长地延伸着,宽敞的洞壁一点点狭窄了起来,腐朽的枯树皮开始和石砖接轨,上不见头的幽深顶端出现了让人雀跃不已的天花板!阴暗不见的五指的前方,两侧光晕如豆,终于让视线清晰了起来……

    地砖、甬道、吊顶、夜明珠。

    在地底老树里跟人猿泰山一样穿梭了接近俩月的乔青,要不是有凤无绝拽着她,绝对得扑上去感受感受这久违的人工痕迹。

    “他娘的,腿都走断了,总算熬出头!”她痛快深吸一口气,空气里脱离掉了树皮的腐朽之气和挥之不去的血腥味,多了几分肃穆悠久的气息,像是昭示着一个被岁月和历史深埋地下的氏族,即将在她们的眼前一点一点揭开神秘的面纱:“也不知道是哪个氏族,老子好奇的很。”

    就连她都期待又好奇,更不用说旁人了。

    众人满目振奋:“乔青大人……”

    乔青一摆手:“走!”

    步速被加到极致,六千人的脚步声轰隆隆朝着前方行进,待到视野的尽头处出现了一座巨大的石门后,几乎所有人都下意识地停住了步子。后面有人忍不住喜极而泣:“上古遗迹!真的是上古遗迹!”

    “皇天不负有人心啊,老子也有进入上古遗迹的一天!”

    “哈哈,还不是多亏了乔青大人。”

    “对,对,大人放心,不管有什么都是您先拿,您看不上眼的,赏给咱们一点儿就好。”

    后面嘻嘻哈哈地笑成一团,讨论声,嬉闹声,不绝于耳。在这接连的紧张和漫长的搜寻之后,终于见到的上古遗迹大门,让他们齐齐松下一口气。眼见着乔青伸出手,四下里的声音一下子就消失了,变为了吞咽口水的紧张气氛。

    他们注视着那一只素手纤纤,一眨不眨的,看着它抵上了石门,轻轻一推。

    轰隆隆——

    重石刮擦着地砖,在幽深的甬道中响声回荡。

    映入眼帘的石门之后,却让众人笑容一僵:“怎……怎么……”

    怎么不是上古遗迹?怎么会是一间石室?怎么石室的四面墙上另有三座石门?眼前一方石砖铺就的空房,十丈见方,一片空空如也,唯有四面墙壁上包括她推开的这一座共四座石门。

    众人几乎是傻眼地盯着这石门,巨大的失望笼罩着他们。

    乔青却是面色如常,上古遗迹,又不是游乐场,一推开大门就旋转木马摩天轮过山车一个个地展现在眼前?那未免也太儿戏了些。外面能有那等高手残魂守卫着,这里面想必也不会平静了才是。她瞪了下眼便想了个通透,也没诸多抱怨:“不对劲。”

    凤无绝扭头问:“怎么了?”

    她伸出手,掌心朝上:“要不是有人,那就是有鬼。”

    这一只素白的手心上,干干净净,纤尘不染!沈天衣等人齐齐转头看来,一瞬跟着皱起了眉头,凤无绝伸手在石门上一抹,摊开大掌,亦是毫无灰尘!原本望着这另一间石室他们还没觉得什么,这会儿却在石门的洁净下一个个面色凝重!

    会是谁?

    是原本这上古遗迹里就有人,还是有其他武者比他们先找到这里一步?

    姬十三出声提醒:“九指和囚狼都还没找到。”

    “不是他们。”乔青摇摇头,这一路过来他们几乎穿过了所有的树洞,死的死,伤的伤,救的救,然而唯独那么两个人,九指和囚狼,就好像在这地底老树内失踪了一样,全无踪影!当然,也许那两人陷落的地方正巧靠着此处,比她们先一步进入了遗迹里。可就算是这样:“没事儿擦石门干嘛?闲的蛋疼也没这么疼的。”

    众人齐齐望天:“那就是……”

    乔青冷笑一声:“有意思,这上古遗迹里,恐怕还有别人。”

    也不理会后面一片失落的叹息声,她和几人商量了两句,既然已经到了这里,就没有望而却步的道理。二话不说,大步迈进石屋里来,找了右手边的石门推开。

    很好,石室又见石室。

    和方才一模一样的石室,一模一样的四座大门。

    乔青没什么意外地继续,一座接着一座,后面众人就跟着她在这些石室内穿梭着……

    “他娘的,有完没完!”她一脚踹翻了墙壁上的砖石,接连推开了有几十次的石门,她都不知道自己这么耐得住性子。墙面上一个深深的脚印,碎屑哗啦啦往下掉,见证了某人的暴力不合作态度。乔青让这些石室给弄的心烦,摆着臭脸一扭头,愣了。

    凤无绝跟着侧目,鹰般锐利的眸子,立刻眯了起来。

    危险的光芒从双目中迸射而出,紧紧盯着那干净整洁的墙角处,静静躺着的一枚玉佩。普普通通,却是无比的扎眼!

    “咦?”一个武者跑了过去,站在玉佩前浑身摸索着,赶忙捡了起来:“大人,这是我的!在下不知道什么时候掉落的,怎么会……”

    他越说越慌,一脸的惊惶失措。

    这断断续续的几个字,顿时引得四下里一片骇然,哪怕乔青没有明说,他们也察觉到,她每一次推开的石门皆是右手边的那座。也就是说,他们走的应是一条直线!如果之前他们还以为是这上古遗迹太过巨大,以至于怎么走都走不完,那么现在,这曾经来过的一间石室,再一次鬼打墙一样绕回来了,又说明了什么?

    乔青冷冷地笑了起来:“就怕是有人装神弄鬼!”

    “乔青大人,您的意思是……”

    “应该是阵法机关一类的东西。大家把上古遗迹想的太简单,人一个氏族沉落在这底下,凭什么让咱们进去拿好处,有点儿障碍才算正常。”她将遗迹里可能有人的推测给压了下来,没必要在已经恐慌的情绪上再加一把火。

    众人只当是前人遗留下的保护类阵法,也渐渐松了一口气。

    焰惊川忍不住走出来:“大人,就算是如此,咱们也总得想个对策,这么走下去可不是个事儿。”

    乔青点点头:“可有人懂得阵法?”

    方才那掉落掉玉佩的武者,小心翼翼地举了举手:“大人,在下倒是对阵法略通一二,只是……”他顿住的话在乔青一颔首示意继续之后,环视一周,接了上来:“只是在下全没在此处看出有任何布阵的痕迹!此种迷幻类阵法,说白了,也不过是一种障眼法,利用一些物件的摆放或者图案的混乱转移咱们的注意力,让我等视觉错乱造成思维上的误区。可大人请看——这诸多石室内,却是空无一物,甚至……”

    他说到这里顿下,极为难的模样。

    不用他继续,乔青也明白过来,甚至就连每一方地砖都是最普通的类型,全无任何的花纹图案迷惑视线。这么一览无余的房间,的确不像是能布阵的。她看一眼那犹自在思索的武者,这人说的是略通一二,眉目间却是自信满满,想是对阵法的造诣不浅。而他,不能破阵就罢了,甚至连布阵的痕迹都看不出,恐怕这流沙海下的上古氏族,远远没有那么简单啊……

    也是。

    若是简单,那九指又岂会费尽心思?

    乔青不再多想,她从来不是坐以待毙的人,聪明法子没有,笨办法还能没得用么:“诸位听我说——”

    她的办法很简单,每一个石室内,留下百人站在正中,如此依次向着四面石门辐射开去,一来人数过百可保证了互相照应,二来此处共六千人亦是足足可辐射到六十个石室!她就不相信,这么十丈见方的偌大地方,还只是那遗迹的外围,能有六十个?

    众人齐齐眼睛一亮:“大人好计策!”

    这算个屁的计策!乔青无视掉这群马屁精:“这样下来,总有一个石室可以连通上古遗迹的入口。不过老子的丑话说在前头,不管是哪百人发现了入口,要是敢自己进去,可别怪你们乔青大人翻脸无情。”

    她似笑非笑的视线,在一众眼神乱闪的人身上扫过,那些一肚子小九九的,立刻不敢再动歪心思:“大人放心,我等自不是忘恩负义之辈。”

    “没错,这次能活着全靠乔青大人,老子虽然没加入珍药谷,可这条命是大人救的!谁他娘的要是敢打独吞的主意,老子第一个不放过他!”

    “哼,想独吞,也得看看自己有没有这本事。大家好自为之,可别最后遗迹里的好东西得了,却没命消受!”

    一声声的叫嚣里,乔青微微笑,一脸温柔:“狠话也不用多撂了,做事儿之前想想逐风的下场,诸位,请吧。”

    顿时,鸦雀无声。

    想起那逐风冒险队,不少人生生打了个激灵,吞咽着口水自行组成了百人的队伍,纷纷朝着各个石室内分散了过去。这一路上,所有碰见的逐风成员,无一例外,已让这乔青大人斩草除根!仅仅这地下老树里的两月下来,那名扬大陆的逐风冒险队,那纵横险地无往不利的老牌势力,已经在大陆上……除名了。

    逐风的成员,或者还有漏网之鱼,那些没有进入到流沙海的,还散落在九个阶梯之中。可那微不足道的人数,绝对再也翻不起浪来!那曾经辉煌万千的一支势力,就这么在这人手中消失殆尽!这么想着,众人只觉喉头发紧,那还仅存的一点点心思,也完全被这一句人畜无害的笑语晏晏给碾了个粉碎!

    乔青很满意这效果,和凤无绝等人对视一眼,也寻了一间石室一路走了过去。她们这些老友在一个队伍里,修为都高,人数不多也抵过其他石室的百人。

    终于走到最后一间。

    乔青望着这唯有两座石门的房间,眉目倏然眯了起来:“有没有这么巧。”

    和之前完全相同的空空如也,唯一的不同,便是这一间的四壁上,只有她们走进来的一座石门,和对面关闭着的一座。另外的两侧墙壁上,尽是普通的石砖堆砌。不怪她狐疑,就在她想到了办法之后,这之前还怎么都搞不定的鬼打墙一样的迷宫,突然就容易了?

    且还真就是那么巧,就由她找到了这出现不同的一个房间?

    或者说……

    心头猛然一跳!

    轰!

    一声巨响,在空荡荡的四壁上回荡着,回音不绝,合着她一跳的心房,带起一片肃杀之气!

    “妈的,中计了!”

    乔青猛然回头,后面那石门果然关闭了。

    她的神识,和凤无绝沈天衣等人一同向着石室内蔓延开来,一瞬间脑中清晰不已!她方才就觉得有些古怪,如果说这鬼打墙是为了拦住她们,为什么其中没有任何的陷阱和机关?遍布流箭和毒气不是更好?现在可算是明白了,有人故意将她们一行人和众人分开!

    谁能想的到,她这个外来闯入者,竟然让这里的土著民们也有兴趣?

    靠,打了一辈子雁,偏叫雁子啄了眼。从来都是她去算计人,这次,就这么让人给算计了!

    乔青正咬着牙一脸冷意,方方放出去的神识,感知回来的结果,却让她霍然转身!凤无绝,沈天衣,无紫四个,宫琳琅,姬十三,石室内除了她之外共有八个人,可她却感知到了第九人的气息!

    转身,杀气,神力,一系列动作都在一瞬完成!

    然而这方方转过来的身躯,却在骤然临近了她的那人气息中,完全僵住了。

    紧跟着,熟悉的气息,猛然扑了她一个满怀,把她严严实实搂在怀里,两条腿不客气地就夹到她的腰上,笑眯眯在她额头上吧唧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