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三十七章 狂收小弟

第三十七章 狂收小弟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三十七章 狂收小弟

    黑。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

    一片寂静之中,唯有流沙哗啦啦从上方倾泻,发出如同瀑布一般的声响。渐渐,这沙子落下的声音小了一些,又过了一会儿,才完全静止了下来。一点光芒如豆,忽然亮了起来,晕染出四下里一小块儿莹莹白光,照亮了这一片儿地界。

    乔青把夜明珠系在腰上:“啧,有修罗斩就是好啊,这什么地儿,老子屁股都要摔两半儿。”

    “活该!喵了个咪的,天罚!天罚!猫爷一会儿不在你……”跟着从修罗斩里跑出来的大白,刚蹦到她脑袋上颐指气使,就让乔青一把逮下来塞屁股底下当坐垫儿去了。她那两半儿的屁股还跟着晃了晃,找准了肥猫软绵绵的肥肚子,舒坦地伸个懒腰:“再说屁话炖了你,看看,这哪儿?”

    举目四望,夜明珠能照亮的只有眼前一亩三分地儿,远处仍旧是一片漆黑。这地方没风,宽敞的很,脚底是什么材质还不清楚,被一层厚厚的流沙覆盖着。她落下来的这地方,正巧无人,想必之前的天塌地陷,让所有人下落的地方都分开了。乔青坐着大白去扒拉地下的流沙,大白呲了呲牙,扭着猫脸打量一周:“我怎么知……咦,什么味儿?”

    “你刚才放的屁呗。”

    “滚滚滚,”它拿肥爪子推她的屁股:“黑妞,黑妞你出来闻闻,这什么味儿。”

    “靠,有了新欢忘了旧爱,老子怎么就养了这个没良心的!”乔青使劲儿墩了墩屁股,压的底下那肥猫喵喵惨叫,这才舒坦着挪开了尊臀。身边儿大黑和饕餮一块儿闪现出来,饕餮腆着狗脸不知道闻到了什么:“香,真香。”

    小凤凰跳到它脑袋上:“是凤族的味道,我闻到了凤族的味道,哼哼,不过淡的很。”

    饕餮吸哈喇子:“烤小凤凰……”

    “要死了!”大黑一翅膀就拍上去了,这一狗一鸟再一次啃到了一块儿,大白摇着尾巴习以为常,意思意思喵了一句:“家和万事兴啊喂。”一转脸儿,接着道:“这好像是……”

    “是那血凤巢穴。”

    乔青一句接上,一猫一狗一鸟齐刷刷扭头看她。

    她却不回答了,面向某一个黑漆漆的方向,忽然问道:“烈焰的朋友,你们说呢?”

    那边寂静无声。

    乔青也不催促,似笑非笑地看着那里。

    焰惊川心下大惊!他怎么也没想到乔青能发现他们的存在!重重黑暗之中,他只觉一道目光紧紧锁定着他,让他强笑的嘴角发僵:“乔青大人,您可瞒的老夫好苦啊!”他说着,带着焰飞霞和几个手下走了出来:“老夫有眼不识泰山,之前的误会,还望大人见谅。”

    乔青冷笑一声,这老东西果真是个墙头草!有这样能屈能伸的心性,把烈焰发展壮大到冒险队里的二把手,也算是实至名归。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况在这流沙海之下,和一个冒险队一同上路,明显利大于弊:“好说。”

    “多谢大人。”焰惊川松下一口气:“大人,老夫方才听您说……”

    “这是那血凤巢穴。”

    “大人又是如何得知?”

    乔青下颔一扬,一脚踢飞了地面的流沙,露出了下方一小块儿光裸的枯面,像是腐朽的树根般凹凸不平。焰惊川点了点头道:“不瞒大人,之前我等比大人更早陷落下来,已将此处探了一番。不怕说句狂妄的,老夫修为上自是不比大人高深,可对这些险地的了解自认绝不会错。”

    “继续。”

    “此处依老夫的经验探查,正如大人所说,是那血凤巢穴。”

    “是一株地下老树?”

    焰惊川霍然抬头,他在冒险队里数千年的经验,才敢做出这样的判断,可这年纪轻轻的小子竟是这般敏锐!焰惊川沉吟着,也不再卖弄:“大人观察入微,这老树年头不小,底下盘根错节,不知怎么的就生在了这大漠之底,少说也有个万余年。老夫大胆猜测,此地,正是那上古遗迹之外,而那血凤,恐怕就是那遗迹的守护兽了。”

    乔青点点头,这和她猜的差不多:“走,先往前探着再说。”

    一路向前,两边突然窄了下来,洞壁犹如枯树的表皮,坑坑洼洼,还有不少疙瘩一样的树瘤挂在上面。这一棵地底老树不知有多大,无数的树洞有的宽敞如大屋,有的逼仄若甬道。乔青就和焰惊川这一行人一同在其中穿梭着,暂时组成了一个队伍。

    “等等。”

    这会儿正走到一个三岔路口,这树洞之中纵横交错,时常会碰见这样的情况。之前都是焰惊川带头领路,他往哪里走,乔青也没什么意见。这一次,她却开口叫住了他:“走左边。”

    焰惊川皱着眉:“大人,咱们这一路上都是往正前方走,虽有少许偏离,可大概的方位不会错。这地下岔路太多,若随性而前极有可能会出现迷路的情况。且这三个树洞,显然以中间更为开阔一些。”

    这两天下来,并未碰见有凶兽等危机,这和他们预料的吻合。若此地真的是那血凤歇菜前的巢穴,那么有凤凰微末的血脉压制着,普通的沙漠凶兽都不会敢往这边来。可一路顺遂,不代表没有其他的危险,这样的情况下,越是宽阔的树洞,越容易脱身。焰惊川相信这样的常识不需要解释,可他一抬头,就见乔青望着左边的树洞若有所思:“敢问大人,可是感觉到了什么?”

    “没有。”

    “那……”

    “啧,长的真顺眼。”

    乔青打个响指,一挑眉,直接低头钻了进去。

    留下焰惊川脸色难看,后面焰飞霞沉吟着问:“父亲……这……”

    “跟上去,她可能有什么发现。”一咬牙,跟在她后面也钻了进去。

    这树洞逼仄,只容一人躬身前行,渐渐走着,就听见前方有打斗的声音。焰惊川心下狐疑,那日他早一步下来,已经发现这里有一种莫名的隔绝,神识的探测被削弱到极致,最多向外延伸数米左右。可这乔青,竟能在那偌大树洞中一眼发现了自己!更不用说,离着如此远的距离,她竟能感觉到前方的动静,恐怕之前对此人的估测,还要再上一层!如果是这样,那寻到上古遗迹的时候,这人可是一个巨大的威胁!他眼中一抹精光闪过,随着在树洞中向前探索,那打斗声也越来越烈,不时有阵阵血腥气蔓延过来……

    “妈的,哪来的这些残魂!”

    “杀也杀不死,怎么办,逃吧!”

    “往哪逃,这些家伙一个个都有神尊的修为,咱们跑的过……啊——”

    这说话的人一个不留神,顿时被一道神力击中,一口血喷出倒了下去。他大睁着的瞳孔之中,映照着释放出神力的那一道影子,半透明的形态,无数道神力从四面八方射向那影子,却只穿透了过去,造不成丝毫损伤……

    然而这数个影子射出的神力,击打在一群武者的身上,却是一打一个准,收割着漫天的血花和性命。树洞中染上了诸多的血,地面铺就的一层流沙上躺着数具尸体,这简直是一面倒的蹂躏,只片刻功夫,不少武者就不甘着死去,那些残魂却是毫发无伤!

    恐慌的气氛越来越重。

    “天魔前辈,您老……您老想想办法啊!”

    这些人之中,一个浑身魔气萦绕的老者,正是那天魔老鬼。

    之前在流沙海之外,乔青怕用神识暴露出身份,也是因为这一片儿地方赶来的武者里,有太多曾经打过交道的。而这天魔老鬼,赫然就在那些散修的队伍之中。他周身一片黑气,那蕴藏着深深魔性的黑气被释放出去,缠绕上一个残魂,让它的影子一点一点变得弱了下来。这是这一群人里,唯一一个能打动这残魂的人!然而即便如此,他修为不过神帝大圆满,对上这些个神尊残魂,也是有心无力。

    “闭嘴!”

    他一声大喝,眼前一道残魂已然逼近!

    老鬼目眦欲裂,老脸布满了狠辣之色,眼见这残魂逼近,他正要施展邪术透支自己的寿元强行提升,却听——

    咻——

    远处有金色的光芒一亮,如同流星划破黑暗,骤然就落到了这残魂的身上。

    光芒逼人,天魔老鬼下意识地闭上眼,只觉让人连血液都要沸腾起来的高温逼面而来!他不敢怠慢,使出吃奶的力气向后飞退,睁开的瞳孔中倒影着一道又一道细微的金芒从远处飞来,一一落到那些残魂的身上,轰的一下,摧枯拉朽一般的,它们集体燃烧了起来,眨眼便化为了空气,消失在这树洞之中……

    秒杀!

    一击秒杀!

    那让他们陨落了数个高手打不动杀不死的残魂,就这么在这金色火苗的一触之下,灰飞烟灭,渣子都不剩。面对这堪称惊悚的画面,四下里零零散散还活着的武者,尽是一片目瞪口呆,骇然无比。

    这可是神尊高手的残魂啊!居然就这么,咻的一下,烧死了?众人愣愣望着空无一魂的眼前昏暗,好半天才回过神来,皆不由自主地呢喃出声:“是神火……一定是神火……是……是……乔青大人!”

    他们扭头看去,那漆黑之中隐约的一道红色身影,不是乔青,又是谁?

    后面跟着的焰惊川梦游一样往前走,犹自有些云里雾里,他是眼睁睁看着乔青指尖一道火苗出现,随手那么一弹,秒杀了方才连他都心惊胆战的一群神尊的!该死的!她到底有多强?!一想起之前他心里还残存着互相利用或者暗中加害的小九九,就忍不住在这一幕下脸色惨白。

    “焰老,可是我这神火的温度太高?”

    乔青步子一顿,忽然扭过头来。

    这近距离之下,焰惊川只觉这一双眼睛明明是半睁不闭的慵懒,却让他如芒在背,好像自己的一切心思都被洞穿了去,都在这人眼底一览无余!焰惊川抹去额上渗出的大汗,笑的比哭还难看:“是、是,大人的神火,果真不同凡响,让……让老夫大开眼界。”

    “哪里,这一路上,还需多多仰仗焰老的经验。”

    “大人不必……不必客气。”

    乔青轻笑一声,转过头去,朝着天魔老鬼走了过去。这会儿他完全放松下来,正一颗一颗的丹药不要钱的往嘴里塞。这举动,只看的一旁众多散修羡慕不已,他娘的,珍药谷的客座长老啊,丹药多也不是你这么吞的。

    乔青却是习以为常,这天魔老鬼算下来,还是混在她手底下的呢。二话不说,她从修罗斩里取出一瓶疗伤的丹药,又丢了过去:“你的快用光了吧,拿着,有备无患。”

    天魔老鬼一把接过,也不跟她客气:“多谢谷主。”

    “应该的,这些年你帮了珍药谷不少。”这话倒是真的,当初珍药谷初建的时候,哪里有那么多的高手去招揽呢。大多数的人,都持着一个观望的态度,这天魔老鬼算是第九梯上极其著名的一个散修了。也正是他的第一个加入,带起后面诸多的散修纷纷投效珍药谷,也才有了后来珍药谷的客座大军:“这些残魂是怎么回事儿,讲讲。”

    “回谷主,这几位皆是和属下陷落在一起。这些残魂,应该是这里的守卫,从另一头的树洞中突然出现,对我等发起攻击。咱们立刻组队,和他们纠缠了有三日时间了,陨落的高手七七八八,幸亏谷主赶到,否则……”他说着,望着地上满满的尸体,很有几分唏嘘:“咦,那是什么?”

    众人顺着看过去。

    只见不少尸体的附近,散落着一种透明的晶体,指甲大小,在这昏暗的树洞中闪闪发光。

    “奇怪,这些东西之前可没有,怎么突然出现了。”有人忍不住捡了起来,忽然就是一僵,脸上又惊又喜现出疯狂的神色:“这是……是神力碎片!”

    “什么?!”

    “老天,神力碎片!”

    “抢啊……”

    四个字,顿时让这树洞中完全疯狂了!那些刚才还唯唯诺诺的武者,一头扎在流沙里飞快抢着地上的碎片,只恨自己的手不够多不够快,抢着抢着眼睛都红了起来!

    乔青虽然没听过这名字,可想也知道是那些残魂遗留下来的好东西。老子的战利品,你们倒是抢的飞快。她直接让这画面给气笑了,也不动弹,只站在这里看,看这些人几乎是面红耳赤地打了起来,场面一片混乱。

    直到一个两个,余光中皆发现了这一道红色的身影。

    不少人一个激灵,捏着手中碎片抬起头来,对上她嘴角的似笑非笑,齐刷刷如遭雷击般不敢再动。树洞中越来越静,那些还沉浸在抢夺中的人,也渐渐回过了神,直到一片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小心翼翼地看着她,乔青才一挑眉:“大家这是怕碎片丢了,先帮老子捡起来呢?”

    那些人顿时一脸便秘:“这……这……”

    “众位知恩图报,不枉我出手一救。”她笑的人畜无害,一伸手:“多谢。”

    见鬼!吃进嘴里的好东西还得吐出来!他们满心满肺的不甘,却也不敢多说一个字,没抢到的集体幸灾乐祸,抢到手的一个个脸色青黑,忍痛走上来交到了那一只纤纤素手中:“乔青大人,您,您客气了。”

    乔青冷笑一声,东洲的武者一向这德行,她一早习惯。今天要是换了别人,镇不住他们,恐怕这里定会上演一出恩将仇报的好戏了。这也是她对天魔老鬼颇有好感的原因,东洲大陆上,太多太多的伪君子,而这个老人,却属于坦荡荡的真小人!

    “好东西!”晶体一入手,就感觉到了其中浓郁的神力,试着吸收了一下,果然如此,碎片之中的神力入体,在经脉之中和原有的神力融汇在一起,转瞬就变成了自己的力量:“这就是姬十三所说的神力传承?”

    “谷主误会了。”天魔老鬼摇摇头,环视一周便秘的脸,只觉解恨非常:“这并非真正的神力传承,神力传承,乃是高手将一身修为汇聚在一起,那种晶体比这要大的多,专为等待有缘人吸收晋升的。而这个,恐怕只是这些残魂修为的一部分。它们作为此地的守卫,不知存在了多少年,日积月累之下,那从前的修为渐渐凝聚成了这样的碎片,一旦残魂消失,这碎片就会出现。再有这一种神力碎片,几率性是非常大的,并非每一个残魂皆有,能凝聚出的碎片强度也不同,一切只靠运气了……”

    乔青点点头:“那咱们运气不错,走,找残魂去。”

    某人收起碎片,大喇喇就跑了,显然准备把这一路上的残魂给一锅端了。

    后头那些人嘴角抽搐眉骨狂跳,却也不得不跟上,这里危险重重,一旦那残魂再出现,可不是他们能搞定的。

    就这么着,乔青一路顺着树洞往下走,但凡听见有厮杀之声就风风火火地冲过去,一甩神火,捡走碎片,再带起一片小尾巴跟上来。这么数日下来,她身后跟着的队伍渐渐壮大,路上碰见了大大小小的势力,都惊喜非常地加入到了这支临时组队中。

    当然了,这惊喜,只限于加入的一刻。

    待到看这不要脸的一路通杀,一路大满贯,一路碎片入手收货多多,集体是羡慕嫉妒恨到要吐血!该死的,你那神火就用不完的么!你吃肉也给咱们口汤喝喝啊!随着时间一日日过去,跟着的人越来越多,也越来越一脸菜色,一车水灵灵的大白菜看着乔青那眼神儿幽怨的,简直能掐出水儿来。

    乔青被看的多了,也开始打起了别的主意。

    她的神火也并非无往不利,之前百年大比那半年时间,才凝聚出了那么一丝的火星。后来呢,裘氏大半年,流沙海数月,这接近一年的时间下来,她凝聚出的神火在这树洞之中,也差不多全交代给残魂了。

    她心念在修罗斩里扫过一圈,忽然步子一顿,站定住。

    她步子一顿,站定住。

    众人也跟着顿下。

    乔青扭过头,笑的一脸温柔:“诸位——”

    诸位虎躯一震,齐齐将警惕的小目光投了上去。可别说,经过之前对她的了解和这些天下来的更深入了解,这绝对是不要脸中的第一人!乔青大人笑一笑,他们都要抖三抖,生怕这尊大爷又打起什么卑鄙无耻的主意来:“大、大人,有话您直说……”就是别再笑了,这吓死个人的。

    乔青笑的更温柔:“倒也没什么,只是有一笔买卖,准备跟大家谈上一谈。”

    焰惊川皱起眉:“大人请。”

    “很好,那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了。这么一路下来,我手里的神力碎片也攒了不少,诸位虽说没出什么力,可到底是一路跟着我过来的。这些神力碎片,我自不会独吞。”她停在这里,顿了一顿,看众人纷纷抬起头来吞咽口水的模样,才接着道:“到现在为止,我手里的,一共两百三十八枚,这些碎片,我一分不取!”

    哗——

    “乔青大人?!”

    “这两百三十八枚,我全部奉送出来,只当是和各位交了个朋友。只是……”

    只是什么呢?僧多肉少啊!且看看现在跟在后面的队伍,大大小小的势力,多多少少的亡客,数之不尽的散修,这么粗粗扫下来也有个千把人,可神力碎片,只有两百三十八。谁拿走,谁放弃,这是个问题。

    他们正相互忌惮地看着四周,就听乔青接着道:“这神力碎片,皆是属于神尊高手,修为过低者用了只怕弊大于利,各位想要这东西,也得先掂量掂量自己吃不吃的下。再就是数量问题了,一枚碎片总不能掰开分,那么给谁呢?”

    她环视一周,数十枚碎片凌空丢出。

    众人的视线随着那碎片移动,终于惊觉,所有得到碎片的,竟全是她手底下的人!

    一枚,天魔老鬼收了下去,他乐呵呵地躬身道谢:“多谢谷主,有了这枚碎片,属下必定能一举突破神尊!”

    另有几十枚,全部都在后来碰见的凶兽冒险队的成员手里,野狗带头躬身一谢:“多谢夫人!”

    乔青微笑:“大家自己人。”

    自己人……

    这三个字在众人耳边回荡着,忽然有一个武者一个激灵,迈出一步:“乔青大人,在下乃是第九梯上散修一名,初入神帝,尚未加入任何势力。不知在下可有资格,加入珍药谷为大人效力?”

    乔青的回答,是一枚碎片丢了过去。

    那人一把接住,惊喜非常:“多谢大人!只待在下离开此地,便去珍药谷寻柳飞掌门,将一切说明。”

    她点点头,继续微笑,不说话。

    这样的表情,还用再解释么?

    有一就有二,那些没有加入任何势力的散修或者亡客,一个接着一个地走了出来,实力够的,修为高的,尽都得到了一枚碎片。东洲的高手何其多,真正加入了珍要谷的不过千分之一罢了。大多数的武者,不愿意加入任何的势力,只怕被各种规矩捆绑。而当这些足以大大提升他们实力的神力碎片的诱惑之下,太多太多的人都开始动摇了起来。很快,碎片一枚一枚被分了出去,小弟也一个一个收了进来,待到她手中空空如也,已经为珍药谷囊括了近二百名神帝以上的高手!

    “若对珍药谷有意的朋友,也不必着急,下面,恐怕还会遇见众多残魂。既然这碎片不是我一人独吞,那到时候,可就需要大家一同出力了。”这里面有不少的魔修,也有不少人拥有异火,一个人的实力可能敌不过她用神火秒杀,可众多魔气和异火一块儿上,那又另当别论了。

    乔青笑眯眯往前走,在树洞之中穿梭着。

    后面天魔老鬼走上来:“谷主,你就不怕他们食言?”

    乔青一歪头:“忽悠我?”

    天魔老鬼一愣,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真是老糊涂了,还以为谷主是当年那个带着珍药谷被拦在第九梯门外的时候么?以她现在的高度,八品炼药师,神尊高手,珍药谷谷主,姬氏少族长,谁吃了雄心豹子胆敢对她食言?

    不过:“谷主,这神力碎片都分出去了,你之前不是白忙一场?”

    “也不算,”她也不瞒着这老人:“这些残魂一路打过来,我发现了一个规律,越往里面走,残魂的境界越高,凝聚出的神力碎片也越强。”从一开始的神尊一层,到如今时常能碰见神尊三四层的残魂,后者凝聚出的碎片,其中蕴含着的能量足足可比之前的百倍:“这树洞的尽头也不知在哪里,想来这上古氏族,若是能有百多神尊高手,更牛叉的都在后面呢。”

    下面也不必解释了。

    更牛叉的高手,也代表了能量更大的神力碎片,那一种碎片在场的神帝神皇都不敢吸收,否则必定爆体而亡!而她这个神尊高手,却是可以吸收妥妥的了。她也能留着神火用在后面遇见的不可匹敌的残魂身上!这一举“欲要取之必先与之”,收了小弟,找了打手,卖了人情,保存了实力,到最后那好东西还全都是她的!

    一箭有几雕?

    天魔老鬼数的赞叹不已,再看他们谷主的目光,就跟看一只一肚子黑水儿的万年老狐狸一样。乔青被他这又惊又惧的小眼神儿看的摸了摸鼻子:“咳,不用夸我,你家谷主英明神武我知道。”

    天魔老鬼瞪了瞪眼:“我是想问。”

    “唔?”

    “您真的不准备把人皮撕下来么。”

    “……”

    他哈哈大笑,在披着人皮的老狐狸无语的郁闷中,倍儿舒爽地就退回去了。忽然,他笑声一顿,乐呵呵地朝前面扬了扬下颔:“谷主,您计算的没错,肥羊又来了。”

    不用她说,乔青已经听见了。

    那前面,一片厮杀声惊慌大叫声,不是又出现了残魂和可怜的武者又是什么?乔青眉眼一眯,带着后方千把人加快了速度,齐齐朝着那个树洞冲去。

    入眼所及,那一片昏暗之中,足足有百多名武者,而这一次的残魂,更是有数十个之多,其中数个都在神尊四层的修为上!厮杀一片惨烈,乔青却抱起了手臂似笑非笑地倚着干枯的洞壁看起了热闹:“不急,逐风的朋友修为高深,用不着咱们出手。”

    众:“……”

    一众人集体低头闷笑,可怜的逐风,得罪谁不好,得罪了这个记仇的大爷!

    乔青不动弹,他们也只好站在后面看热闹。

    看着这百多个逐风成员,在残魂的压迫下一个又一个不甘的倒下去,鲜血几乎要染红了这一片洞窟。忽然,另一头出现了一阵脚步声,朝着这边飞快的临近,那人数听着亦是有千八百个。乔青眉毛一挑,心说什么人,竟也能集合起这么多的武者组队。便见那边夜明珠的光芒一晃,一个黑衣男人出现在了树洞口处。

    是凤无绝!

    他的身边,沈天衣、宫琳琅、忘尘、无紫非杏、洛四项七、姬十三,还有龙天带领的异域盟众人,后面是一大片眼熟的各个势力的武者。之前她和那九指对掌,两人落的位置较远,他们则靠的近一些,凑在一块儿也理所应当。

    乔青一瞬笑的眉眼弯弯。

    哪怕知道他们肯定落在这老树的某个部位,一直没看见,也难免会担心,如今可算是放下心来。洞内极其的昏暗,又有神识上的屏蔽削弱,后来的凤无绝他们明显还没注意到这边。只听他忽然抱起手臂,和她一样的动作靠在了那洞壁上,冷笑一声,嗓音沉沉:“不急,逐风的朋友修为高深,用不着咱们出手。”

    乔青:“……”

    众:“……”

    谁敢说这两个不是夫妻?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