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三十章 吃醋的太子爷

第三十章 吃醋的太子爷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三十章 吃醋的太子爷

    走过来的人还是老样子,一身裹在泛灰的黑衣里,不论是打扮还是长相,放进人堆儿里都打死找不出来:“小姐。”

    乔青招招手:“十三。”

    嘴角几不可察的一挑,姬十三大步走了进来,已经习惯了乔青能认出他的这一惊喜:“恭喜小姐,一举晋升神尊!”

    乔青叼着个团子眨巴眨巴眼:“你也知道了?”

    “是,族中上下都知道了。”

    “虾米?”

    “难道小姐还不知道?”姬十三深深看了她一眼:“你晋升神尊和八品炼药师的事儿,如今可算是大陆上最热闹的话题了。别说族里,整个东洲都是沸沸扬扬,比流沙海那边的冒险队集会还热闹……”

    后头他说的什么,乔青一概没听见。

    她瞪着眼睛消化了老半天,终于一脸苦逼的接受了这个事实,白皙的中指朝着外头恶狠狠地比了一下:“香蕉它天道个巴拉!”

    咣当——

    两个长老吓的一个趔趄,差点儿从椅子上摔下去。

    他们冲到门口往上面望了望,确定依旧是风和日丽雪花飞扬没有引起天地异象后才擦去了满头大汗:“少族长啊,以后这话可不能乱说,天道意志不得违背。”

    她直接摆摆手,懒得听这两个老人絮絮叨叨,把嘴里叼着的团子当天道给嘎吱嘎吱地嚼了。犹自不解气:“天道意志不得违背,这谁都会说,那你们倒是跟老子解释解释,天道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两人一愣:“天道……”

    看他们表情也知道是不明白了:“十三,咱们也算是老交情了,直接打开天窗说亮话,你对我娘……”

    姬十三脸色一变,立刻跪下:“小姐,此话……”

    “你可以直说。”乔青轻轻笑了起来,斜了一眼旁边发呆中的两个长老。姬十三还没跪下去的身躯一顿,也朝那两人看了一眼,似乎明白了什么的摇头一笑,重新站了起来:“恭喜小姐,短短半年,又得两元虎将。”

    老子真没看出来这两人是虎将:“这么说,是真的了?”

    “并非小姐所想,姬氏十三卫属族长贴身侍卫,那些年一直在族长的身边。四夫人她,是个可怜人……”

    “于是你看着看着日久生情,化同情为喜欢?”

    姬十三嘴角一抽:“不,十三只是……”

    “喜欢她?”

    “……”

    天知道从来面无表情的姬十三,被乔青这不由分说的两句顿时刺激到双颊绯红,一张没什么特色的脸熟的跟个茄子似的,张了半天嘴,终于在乔青斜着眼看上来那写满了“招了吧老子一早看穿了你”的洞察视线下,尴尬地扭过了头:“是。”

    “啧,早说么。”乔青立马笑眯眯一脸得瑟:“老子就说,我火眼金睛怎么可能猜错。”

    姬十三刷一下扭回头来:“就……就这样?”

    “那还怎么样?母债女偿你可别想,爷已经嫁人……”她话没说完,被凤无绝一个团子塞嘴里了,生怕这货再说下去,蹦出什么惊天动地的话来。这普天之下,自己的娘被人暗暗窥探了几十年,也就这货抓不住重点了。乔青被塞了一嘴的团子,呜呜噜噜地咽了下去:“我知道你想说什么,用不着——你喜欢你的,坦坦荡荡,谁有资格指手画脚唧唧歪歪?”

    姬十三双肩一震。

    他垂下眼帘,遮住了眼中被戳破了心事的惊涛骇浪。

    姬氏十三卫,生就是奴才,觊觎主子的女人,天理不容罪无可赦!这些年来,这些最为隐秘的心事被他小心收着,甚至不敢让另外十二人发现丝毫端倪。直到今天,直到这件事被乔青一语戳破,没有鄙夷,没有谩骂,甚至没有觉得侮辱,这么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这么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坦坦荡荡。让他心头压着的一块儿重石,轰隆放下,前所未有的轻。

    沉默良久,好半天,姬十三抬起头来:“多谢小姐。”

    “说回正事儿——”

    “是,族长让小姐走一趟流沙海。”

    她冷笑一声:“果然。”

    这两个字中的语气有多么的不屑,姬十三只当自己没听见:“族长的意思是,逐风冒险队沉寂了这么些年,忽然高调了起来明显是有原因的。下面的势力虽威胁不到姬氏,可氏族亦不能和九梯脱节。不论是那逐风冒险队有什么打算,或者那流沙海里有什么奇物,姬氏如果贸贸然派人前去,不免失了氏族的威严。”

    “我不一样?”

    “小姐是从九梯过来的,如今再回到九梯,也说的过去。”

    “成,你去回他吧,我答应了。”乔青伸个懒腰站起来,刚才还倍儿不错的心情立刻被这接二连三的烦心事给搅合没了。

    “小姐……答应了?”姬十三眉毛微蹙,他以为乔青绝对不会答应这样的要求,更遑论如今姬氏的权柄都分了出去,一个姬明艳,一个二公子,这分明是族长在扶植两个可以和她抗衡的对手!而乔青呢,一不生气,二不急眼,更不趁着如今威望正高回去夺权,反倒答应了远走九梯?这和外放有什么分别。

    看出了他的疑虑:“这件事,你想的简单了。”

    姬十三微躬身:“请小姐指教。”

    “我给你打个比方,那十公子可从山崖底下爬上来了?”

    姬十三还没搞明白乔青怎么把话题转到了这里,却也老老实实地准备回答,那十公子被罚百年思过,如今方才过去了两年时间,自然还在思过崖底下挨着呢……姬十三霍然抬头:“属下在姬氏这些年,却没小姐看的清。”

    是啊,姬明艳和二公子算什么呢。当年那十公子不也手中有权么,可还不是一句话就被大夫人给打回了原型。大夫人尚能如此,又何况姬寒?如今二公子和姬明艳的权,是姬寒给的,那么下一秒,姬寒也能收回去。只要族长之名一日存在,下头再怎么蹦跶,不过他一收一放的事儿。

    而她呢,何苦去跟小鱼小虾争权?

    她坐上那个位子的阻碍,始终都只有一个人而已!

    不止姬十三,甚至连姬寒都不会想到,他放出了无数的烟雾弹,人只以一招应万变——目标是谁,清楚就好。姬十三不再多说,敬佩地看了乔青一眼:“族长命十三协助小姐,属下先退下了。”

    “成,明天出发。”

    待到姬十三出了这膳厅,那两个长老还沉浸在巨大的震撼中回不过神,

    姬氏十三卫,从来是族长亲信,族中的地位甚至比他们两个都高。不管是面对公子小姐甚至于二公子和明艳小姐更甚者当初的姬明霜,他们也是表面恭敬,实则疏远。可谁能想的到呢,姬十三和少族长之间,明显不是他们所想的那种全无交情!且从头到尾,这人对乔青的称呼,并非少族长,也非青小姐,而是——小姐!这其中隐藏的深意,就耐人寻味了……

    他们正惊讶着,也许不知不觉之间,少族长手中的筹码比他们知道的还要多的多!恐怕这件事,连姬寒也不知道吧,否则又怎会指派他来“协助”呢?“少族长,既然你明天启程,那我们……”

    一抬头,懵了。

    只见整个膳厅内空空如也。

    乔青和凤无绝,一早不知道什么时候溜溜达达地走了,只给他们留下了桌子上一个被吃的干干净净的盘子,犹自散发着香酥小团子的香气。两个老人嘴角一抽,对着这空盘子说完了后半句:“……明天也走了。”

    翌日一大早——

    两个长老带着对天道的疑问和无比复杂的心情,启程回了姬氏。

    穆兰亭也带着穆氏的族人,打道回府,顺便挟持走了看着一脸不情愿眼中却是笑意满满的华留香。穆如笑望着那远远离开的马车队伍,笑的见牙不见眼。她在身上捣鼓了老半天,终于摸出了一块儿成色极好的龙凤佩,不由分说就往乔青手里一塞:“救命恩人,以后咱们可是亲家了。”

    一边儿的纳兰颜扶额,服了这没心没肺的嫂子,为她家还奔赴在天涯海角第一线寻找凤小十的大哥深深掬了一把同情泪:“咳,嫂子,这事儿是不是还得跟大哥……”

    “不用,他听我的。”这姑娘大喇喇一摆手,继续把冒着红心的小视线黏在乔青身上。

    乔青对着日光细细的看,这玉佩的成色的确是好,在日光下泛着剔透莹润的光泽,镂空的龙凤交颈同衔一粒小小的白玉珠,栩栩如生,怎一个名贵了得?“这玉佩……”

    “哦,这是纳兰送我的定情信物。”

    “很好。”乔青笑眯眯就塞怀里了:“诗意那孩子我可喜欢,小模样长的,啧啧啧……”

    众人嘴角抽搐,你确定还记得纳兰诗意长啥样?你确定不是因为这玉佩把自家儿子给卖了?

    乔青一扭头。

    沈天衣、囚狼、柳飞、无紫、非杏、洛四、项七,包括地上那一猫一狗一鸟一西红柿,齐刷刷的仰头望天:“啊,天真蓝。”

    这整齐划一的动作,直看的姬十三哭笑不得。

    乔青这才满意了,回头,继续和亲家联络感情:“不过小十么……”

    “小十怎么了?模样俏,天赋好,又乖又甜,以后必成大器!”

    “这倒是。”也不看看是谁生的。

    “那这事儿咱俩可说定了,对了——不许三妻四妾!”

    “成交。”

    于是乎——

    两个小朋友的终身大事,就在这一个清晨时分,被大咧咧的姑娘她妈和贪财无良的儿子他老爹,一个玉佩两句话,拍板儿定局了。

    直到上了马车回去纳兰氏族的路上,纳兰颜还有些云里雾里,他们纳兰氏族的掌上明珠小公主,就这么许给了一个小屁孩?一个才不到六岁的小豆芽菜?纳兰颜忍了好几忍,还是没忍住:“嫂子,那凤小十将来……”

    “笨!”

    一根手指头抵着她的额头就给推出去了,穆如笑啧啧两声:“三岁看到老,你三岁的时候在干什么?反正老娘三岁还玩儿泥巴呢,我女婿呢?成神啊!”

    纳兰颜眸子一闪。

    “再说了,基因问题多重要,有那么个爹加上那么个妈,以后还能长歪了不成?”

    纳兰颜低头思索。

    “最后,哪怕长歪了又怎么样,反正老娘就是有预感,救命恩人以后肯定很牛逼!珍药谷谷主、朱盟主妹子、三大门派全有交情……”

    “可是连姬氏她还没搞定。”

    “切,早晚的事儿。”

    纳兰颜眨眨眼:“你就这么确定?”

    彼时,穆如笑正在嗑瓜子,嘴里嘎嘣嘎嘣吃的欢生。听见这一句,顿时拍拍手,扬了一马车的瓜子儿壳。飘飘扬扬的瓜子壳后头,是穆如笑眉眼弯弯酒窝甜甜的脸,偏偏有一种让纳兰颜傻眼的明睿在里头,她听她说:“连姬氏十三卫都有一个跑她那头站着了,姬寒拿个屁跟她斗啊!”

    纳兰颜继续傻眼。

    “噢对了,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

    “什、什么?”

    穆如笑摇头摆尾:“救命恩人好帅!”

    好吧,纳兰颜终于找回了对她家嫂子的熟悉感觉了。看着西子捧心状犹自把脑袋伸出窗口抻着脖子看乔青的傻大姐,纳兰颜摇摇头,半晌,笑了——这是不是就叫大智若愚?

    再被捧在手心里护在羽翼下长大的姑娘,再冲动、再莽撞、再随性,也脱不开氏族小姐的枷锁啊。从尔虞我诈盈满氏族的地方长大的姑娘,真的会是完完全全的傻人一个么?纳兰颜忽然就想到,这嫂子从来惹事儿不断,可似乎还真没一次把性命给惹丢的时候,哪一次都好像是险险救回一条小命。可幸运,真的会长久的眷顾着一个傻姑娘么?这大大咧咧不拘小节的表象底下,也许也有着一颗七窍玲珑心呢……

    这或者,就是她对那乔青百般喜欢的原因吧。

    这世上,真真正正活的潇洒肆意万般规矩都去他娘的的氏族中人,恐怕,也只有那一个了。

    那样的人,谁会不喜欢呢?马车晃晃悠悠嘎吱嘎吱地走远,带着纳兰颜淡淡的叹息羡慕,和穆如笑笑眯眯摆着的手,消失在乔青的视线中。她取出怀中玉佩看了一会儿,很满意地又塞了回去,一转身,看着众人齐刷刷的戏谑的表情——就知道你是为了这玉佩。

    乔青咳嗽一声,一点儿被揭穿的心虚都没有。

    钻进马车,大手一挥:“启程,开路流沙海的思密达!”

    ……

    流沙海,位于八九两梯之间的险地。

    说来也巧,当年囚狼的爷爷带队去的地方,正是属于流沙海的外围。而那一枚引起了巨大祸事的九天玉,也正是在那里被他弟弟无意寻到。是以这一路上,原本囚狼是很有些感慨万千的情绪的,可每每情绪到了,叹息一声,一掀开马车帘子,顿时那满腔忧伤就被马车外头人流如织的热闹景象给冲了烟消云散。

    不错,人流如织。

    这短短数月时间,流沙海一跃成为人人趋之若鹜的地方。

    全大陆的武者蜂拥而至,不论大小势力或者闲散武者,但凡去往流沙海方向的路上,集体跟下饺子似的。越是接近了这一片区域,越是让乔青觉得:“东洲大陆他娘的哪来这么多人,不知道计划生育啊靠!”

    她一把拉下马车帘子,让这满天往脑子里钻的渣渣声乱的头疼:“搞什么,不就一个冒险队么,号召力有这么牛逼?”

    囚狼大翻白眼儿:“一个冒险队?那可是逐风啊!”

    “所以?”

    “咳,没错,就是一个冒险队。”

    乔青一脚踹过去:“那你废话什么,个冒险队呗,至于么,咦?”

    她看着马车帘被风扬起的缝隙,正巧前头的一行百人队伍是属于异域盟的,领头的龙天坐在马上,高高壮壮跟个小牛犊子似的,直接把她的视线全部挡住。乔青啧一声,十分之不满意,前头在马上威风八面的龙天忽然缩了缩脖子,顿感背后发凉。这孩子,已经让乔青训练出条件反射了,他回头狐疑地到处看,乔青侧了侧脸,避开了他的视线:“连异域盟都去了,看来,老子得重新认识认识那冒险队了。”

    囚狼好奇:“你躲什么?”

    “他认出老子怎么办?”

    “你戴着面具呢。”

    她一摸脸,果不其然,这一路上已经戴习惯了,完全忘了这一茬。

    这件事儿,还要从一个月前说起了,姬十三的话里,她还没明白自己那一次的影响力。直到出了裘氏,这一路上听的最多的就是两个词,一个逐风冒险队,一个姬氏少族长。什么逐风冒险队的当家人回去了,姬氏少族长成八品炼药师了。什么逐风冒险队不知道在找什么,姬氏少族长竟然还成了神尊。什么逐风冒险队的当家人头戴面具不知是哪路高手,姬氏少族长简直神了,挨个雷劈也能晋阶……

    这两个词汇交替出现,每天都要轮番轰炸一回她的耳膜。

    为了这个,她特意让非杏准备了面具,这会儿整个马车里的人,集体跟忘尘一样,面具瞪面具呢。

    别忘了,当初百年大比可是有擂台投影的,他们这一行人,估计是整个东洲无人不知了。就连大白大黑和饕餮,都让她塞进了修罗斩里,打死不给出来露脸儿。乔青摸摸脸上冰冷的触感:“唔,这不是怕一张面具遮不住老子气质过人风采独具么……”

    跟她贫了一路的囚狼,终于在这不要脸的一句话后,口吐白沫,仰倒阵亡。

    乔青哈哈大笑:“得了,少装,给我介绍介绍那逐风。”

    囚狼装死到底,坚决不跟这不要脸的再说一个字。

    乔青一脚踹过去,这货还跟僵尸一样在车板子上颠了两颠,演技绝对一流。她顿时被气乐了,转而扭头望凤无绝。其实这一次,哪怕没有姬寒的吩咐,他们也会跑一趟这流沙海,一探个究竟。可同为冒险队的老大,凤无绝明显没有囚狼有兴致,从上了马车就心事重重的模样,好几次看着她的目光深意无限,直看出了她一脖子的鸡皮疙瘩,可这人张了两下嘴,又重新闭上了。

    乔青牙疼地看凤无绝:“太子爷,您有话直说成么。”

    凤无绝比她更牙疼。

    说什么?那个让你一直怀念到现在的,到底是哪个?是男的还是女的,是什么时候的事儿?天知道这样的话打死他也说不出口。他当然是信任乔青的,甚至这信任比信任自己还要深。可她那表情一次两次三次在他眼皮子底下晃悠来晃悠去,明显直到现在还记挂着那个不知道男女的人……

    这一路上,他就跟回到了过去初追乔青的时候一样,那一肚子毛头小子的纠结,简直快把他肠子都给绞了!凤无绝敢打赌,但凡自己问出来了,这货肯定是仰天大笑三五年,从这以后,逮着一次臭他一次,绝对得瑟到天上去!

    于是,看着乔青这呲牙咧嘴的模样,就气不打一处来的凤无绝,深深望了她老半天。直到乔青都快被看的长草了,凤无绝也快让自己给纠结疯了。问,或者不问?问了丢脸,不问折磨,问了显得不信任,不问他猜来猜去更要命。不对!重点是这见鬼的竟然敢自己不坦白!

    太子爷深吸一口气,顿时理直气壮了,该死的,老子不问你就不说了?真有你的!

    “你……”理直气壮的太子爷,一个字还没说完。

    咣当——

    马车狠狠晃了一下,忽然停住了。

    驾车的项七拉开车门:“公子,前头的人全停下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你们等着,我看看去。”乔青往外探头看,这会儿已经出了第九梯的大门,正在八九两个阶梯的交接处,快到了流沙海的边缘。远远的,就感觉到一股子热气逼面而来,让马车里一下子跟蒸笼一样。外头一排排的各种势力全部停了下来,不管是驾车的还是骑马的或者走路的,一个个抻着脖子往前方瞧。就连龙天带着的异域盟队伍,也被拦在了路中间。

    乔青跳下马车,滑不留手的鱼一样,穿梭在人群里,不见了影子。

    唯余下一腔疑问憋在嗓子眼儿里的太子爷,还保持着张嘴的表情,阴森森瞪了一眼搅屎棍项七,闭眼,打坐,生闷气。

    谢谢妹纸三千字的长评,放到公众章节里了,这心意让我晚上稀里哗啦哭了一阵子~

    顺便感谢所有正版阅读的姑娘们,正版阅读,就是对长夜最大的支持!

    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