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二十八章 苦修半年(结尾小修200字)

第二十八章 苦修半年(结尾小修200字)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二十八章 苦修半年(结尾小修200字)

    这个画面,不能说不诡异。

    院子里的华留香和站在门口的沈天衣遥遥对望,兄弟之间的情义在漫天风雪中传递着。另一边儿呢,穆兰亭戳在墙头下,炸了一身的毛紧张地瞪视着这两人。再旁边儿呢,乔青歪在软榻上看戏看的兴致高昂,只想吹个口哨得瑟得瑟这意外发现!

    穆兰亭和华留香?

    唔,有意思。

    “呦,穆公子这造型别致啊!”一声口哨悠悠扬扬飘上天,听见动静的华留香也扭头看去,这一看,先忍俊不禁:“你怎么来了,还有,头上。”

    “头上?”穆兰亭往上一摸,果不其然,栽了满头的雪粒子和枯草顿时扑扑簌簌地落了下来,跟下暴雨似的。他丢脸地弄了老半天,没搭理华留香的问,径自朝着门口的白发美男走了上去:“沈公子,好久不见。”

    沈天衣一颔首:“穆公子。”

    “阁下的身子大好了?”

    “多谢,好的差不多了。”

    四族大比的时候,沈天衣还跟个木乃伊似的被包的严严实实地晕在床上。待到他醒来,只觉得千疮百孔了这些年的身子,爽利了太多太多。正巧,那个时候是姬寒带着族人回去浮图岛的那日。血腥满地的浮图岛,已被珍药谷和三大门派打扫完毕,听朱通天说了这些日子的缘由,他便直接寻了过来:“对了,千遥他们好像在找什么人?”

    “噢,裘玫。”乔青也不瞒他。

    他顿了一下,没说话。裘玫的事儿,他是知道的,哪怕他们再瞒,多了一个八瓣的九转血芝,又怎么瞒的过。他垂着头半天没言语,乔青只看的胆战心惊:“我了个去,你不会是也要谢谢老子吧?”

    沈天衣笑骂一句:“滚蛋,我是想那女人能躲去哪里。”

    “得了,你那能力以后可得歇了去,只要用上一次,一夜回到解放前!”乔青一摊手:“那老子就白忙活了。”

    他身体是好了,却不能再动用预言的天赋,也不能修炼太猛让经脉超出负荷,这样一来,那修为上的巅峰,是无法问鼎了!到底还是有点遗憾的。沈天衣却无所谓,还有心情摸着下巴开起了玩笑:“所以以后就是——你们开路,我掩护?”

    乔青哈哈大笑:“没错,爷罩着你!”

    两人这旁若无人的闲谈,可看的穆兰亭松下了一口大气。原先还以为这人和华留香有点儿什么,天知道,他会出现在这里纯属路过。路过虽路过,可碍不住身为高手耳聪目明,华留香的声音隔着老远若有若无地飘进他耳朵里,来来去去都在谈论着一个人。这还了得?他站在那边儿听墙角听了半天,直到听见华留香说要去姬氏,赶忙飞身冲了过来……

    然后就看见了那深情对视的一幕。

    再然后,神力一窒,果断从墙头上摔了下来。

    如今看看,似乎这沈天衣,满脑子的弦儿都放在了这乔青身上,危险解除。穆兰亭一口大气刚松出,就听旁边儿那惹人恨的声音,慢悠悠接了一句:“当然了,就算是没我罩着你,不是还有你的留香么……”

    “咳咳咳咳……”他瞪着眼睛又把那口气吸回来,直接呛着了——什么叫你的留香?!

    沈天衣和华留香也是一愣,这话听着没问题,可这味道怎么就那么怪呢。

    三双眼睛一齐看向她,某人无辜地眨眨眼:“难道不是?”

    华留香忽然一挑眉:“唔,当然。天衣,我说过的——永远!”

    乔青一口气没上来,差点儿喷了他一脸!这句话她也记得——你是少主,我就是永远的手下,你是天衣,我会是永远的兄弟——可是哥们儿,这么长一句让你缩水成两个字真的好么。啧啧啧,看看穆氏少主那表情吧,惨绿惨绿的脸,跟一大头菜似的。

    她暗暗朝华留香举了举大拇指,少年,干的漂亮!

    华留香眨眨眼——不用谢我。

    乔青立刻笑倒在软榻上,她就说么,穆兰亭那点儿小心思,连她都看出来了,当年号称留香遍天下的这人又怎么会不知道。像前者那种“洁身自好”的氏族公子,在这个“阅女无数”的花蝴蝶手里,等着被吃的死死的吧!

    她爬起来,路过怨念缭绕的穆兰亭,路过笑的风流又多情的华留香,在一头雾水的沈天衣身边一顿,拍拍他的肩,小声道:“穆氏能不能搞定,全靠你了。”

    沈天衣微蹙着眉,忽然睁大了眼:“你是说……”

    “嘘——”难得见这人露出傻眼的表情,乔青好笑道:“想想珍药谷外头那群凶兽,你就容易接受的多了。”

    很好,沈天衣顿时淡定了。

    当年那一幕他是没亲眼看见,可听他们回来讲了是不少。什么斑斓狮王、吊睛隐蟒、雪毛兔子、老虎兄弟,沈天衣想了想:“你真的认为留香能搞定穆氏?”

    乔青只朝着两人一努嘴。

    沈天衣看过去,只见他们在这窃窃私语咬耳朵的时候,那两个正诡异的对视呢,华留香仍旧是那副浪荡子的模样,紫衣曳地,衣领大敞,露出大片白皙的胸膛,一张精致的面孔笑的没脸没皮;穆兰亭的脸色就难看的多了,一改之前几次打交道时的那等傲慢本色,整个人往外冒着浓浓的酸气和不满。

    沈天衣收回视线,听乔青打个响指,笑眯眯:“永远不要小看枕边风的力量……”

    话音落,飘然远去。

    那一院子诡异的气氛,乔青远远地抛在了后头。天衣出马,一个顶俩,更不用说还有个和他穿开裆裤就搭档在一起的华留香。不管是美人计还是反间计,反正连三圣门都活生生的栽了,更不用说穆兰亭,一头栽倒妥妥的。

    她心情不错地往珍药谷弟子居住的院子走。

    这些天她并非如华留香所担心的自怨自艾,而是在享受难得清静的日子。凤无绝他们闭关,囚狼给他爷爷和弟弟建了个衣冠冢正守孝,沈天衣刚刚才恢复,裘氏的清点和交接有二三长老去操心,这是个细致活,那些东西分门别类记录在册,要用不少的时间。

    她就趁着难得独处的时候,想了想将来的计划。

    不错,计划。

    说来有趣,曾经的两个搭档,她,和冷夏,实则是完全相反的两类人。

    冷夏看似冰冷,实则心有热血,是个性情中人。那家伙骨子里太傲,反倒从来不会去计划什么事儿,有问题?解决。有困难?直面。有挡路石?一脚踢开。瞧,就是这么简单,一切都直来直去,走到哪里算哪里。

    而她呢,看着好相处,脉络里流淌的血却是冷的。轻易不付出信任,轻易不动真感情,也从来不会把自己的性命交到一个未知数的手里。哪怕这些年有凤无绝邪中天沈天衣他们的影响,也改变不了骨子里那种一步九算计的天性。

    可就是这么两个人——

    一个单刀直入,一个弯弯绕绕。

    一个外冷内热,一个外温内冷。

    却组成了最完美的搭档?乔青想着想着,忽然就笑了起来,仰头望着这冰雪之城白茫茫的上空,好像又看见了那女人冷冰冰的脸,环胸抱臂,又狂妄又臭屁:“你这家伙也不知道是死是活,唔,过了这么多年,要是还活着,应该儿女成群了吧?啧,我敢打赌,你男人肯定被治的服服帖帖!”她朝着那张狂的没了边儿的脸比个中指,伸着懒腰溜溜达达地继续走:“反正你肯定比姐们儿混的好,老子就惨咯……”

    “谷主,什么惨了?”

    她这么走着走着,正走到了珍药谷的院子外头,陈吟听见声探出头来:“有麻烦?”

    乔青下意识地再抬头,上空遥遥天际,天高云阔,再也没了她想念不已的那张脸。她揉揉鼻子,忽然就觉得眼睛发酸,一把搂过陈吟来往里走:“爷堂堂一谷主,炼药的品阶还没你们高,能不惨么?”丢脸丢惨了。

    陈吟笑嘻嘻地应了,没往心里去。

    忽然,她步子一顿:“谷主?”

    乔青斜眼瞄她:“嗯?”

    “你的手往哪摸?”咬牙切齿。

    乔青往下一瞥,顶着这姑娘黑了的脸,又摸了两把软绵绵的触感才收回来:“顺手了,顺手了。”说完就找了个房间蹿进去了:“你家谷主要闭关炼药,等柳飞出关了让他过来趟。”

    陈吟瞪着砰一声关上的房门,欲哭无泪的点点头,就见那房门又刷一下打了开,露出某人风流倜傥的一张脸。她一时间看愣了,听乔青朝她眨眨眼,视线往下一走,顿住:“两年多不见,啧啧,大了不少啊……”

    砰!

    陈吟的一只鞋子以一往无前的风采,和再一次飞快关上的房门来了个亲密接触,啪嗒一下,掉了下来。

    她金鸡独立地蹦过去,愤愤然穿好了鞋子,听里面的乔青滚在床上哈哈大笑。自己瞪了半天眼,也噗嗤一声笑出来——这谷主,不管过去多少年,不管是第二梯还是第九梯,不管是高高在上的氏族少主,还是那个杀域里谋生的神医凤九,永远都还是她们的那个公子:“谷主,有什么问题可别不好意思说,咱们都帮你哦!”

    这笑嘻嘻的声音传进房间来。

    乔青从床上爬起来,一点儿没跟她客气:“放心,你们后头有的烦呢。”

    她盘膝而坐,取出药鼎,素手一吸,一方桌案便凌空飞了过来。落到地面的一瞬间,修罗斩中飞出了无数药草,平平整整地落于其上。乔青闭上眼睛,很快沉定心神,进入到了炼药的状态中。

    房外的陈吟等了片刻,直到里面传出萃取药液的声音,才放轻了脚步走远了。

    这个时候,陈吟只当乔青是在开玩笑,毕竟谷主的天赋他们都了解的很。这几年炼药师的品阶不变,皆是因她没把精力放在这上面,事情一茬接着一茬,甚至连修炼的时间都不怎么有。可没想到,接下来的日子,乔青当真是不耻下问!隔三差五地从房间里走出来,抓住一个弟子也不管是谁,就交流上一顿炼药的问题。

    一开始,那些弟子们还受宠若惊战战兢兢。

    到了后来,发现她的确是在认真的研究这些问题的时候,才一个个放开了和她讨论起来。

    以至于,这一段悠闲无比的日子,时常能在这片儿地方看见这样的一个画面——咣当一下,房门打开,冲出了大片大片黑乌乌的烟和他们家烟熏火燎的谷主。立刻就有走在附近的弟子们哗啦啦围了上来:“怎么了怎么了,又失败了?”

    “哎呀谷主啊,这个问题我都说了好几次了,怎么又爆了炉呢?”

    “笨笨笨!笨死了!”

    无数弟子恨铁不成钢的责斥,乔青抓着脑袋呲牙咧嘴地受着,等他们念叨完了,再围成一个圈儿讨论起失败的原因。当然了,这货不耻下问的精神是很好,也从来不把面子什么的放在心上,可丫的那脾气就是真的臭了。

    于是大多数时候,都是一群人跳脚骂娘唇枪舌剑口沫横飞地争论个半天争不出个所以然。可想而知的,最后的结果就是——大家集体被那既没耐性也没同门爱的谷主一手一个提溜着齐刷刷地扔了出去……

    陈吟就每天蹲在墙头上,一边儿接手了非杏的工作给肥猫炸小鱼干儿,一边儿乐呵呵地观看空中飞人。

    “怎么搞的?”柳飞站在墙头下头,仰头望着天空上一个个的弟子玩儿飞翔,漂亮的眼睛眨巴眨巴。陈吟和大白一齐低头看他,一个是水灵灵的姑娘,一个是颤巍巍的肥猫,半个多月没见天日的柳飞一个激灵,差点儿吓趴了:“大白天的,猫吓人吓死人。”

    “掌门,你出关啦?”

    “唔,里头怎么了?”

    “喵呜,我家小青梅在发疯。”毛茸茸的肥爪子朝墙里头一指,柳飞跟着蹦上墙头,看见的,就是滚滚浓烟往外飘的那房间。他一想就明白了过来,顿时乐了:“方老祖呢,他也快成九品炼药师了吧,怎么没去指点指点……”

    大白啃着小鱼干儿吃的倍儿香:“人一把老骨头了要是扔出来散架了怎么办。”

    柳飞深以为然:“睿智!”

    “喵,你在幸灾乐祸?”

    “咳咳,有点儿。”

    “噢,那很好,那么听见下一个消息,这情绪可以直接送给自己了——”柳飞脸色一僵顿时想跑路,那风采飘飘地冲上半空的身子,在横飞而来的一条鱼骨头的追尾下,吧唧,被敲瘸了腿。一个趔趄,他从天上掉下去,爬起来的一瞬间犹自身残志坚地继续跑!

    奈何——

    当大白是吃素的不成?

    一只肥猫压顶,兜头就砸了下来,足有几吨重的猫屁股一下子就把他压残了。大白挪了挪屁股,在柳飞五体投地的背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肥爪一伸,凌空捞住了陈吟丢过来的香酥小鱼干,咔嚓咔嚓飞快啃成一根鱼化石,一系列动作如行云流水怎一个帅字了得!

    这才在柳飞的惨叫中,贱兮兮地喵出了后半句:“小青梅让你出关去找她。”

    柳飞仰天一声哀嚎:“高抬贵臀。”

    大白扭着猫步就走了……

    还不忘在柳飞铺散在地上的瀑布一般的头发上,踩下了一个肥嘟嘟的梅花小爪印,顺带留下鱼骨头若干,在遥遥远去的笔直大路上,形成了一条S曲线的印记……

    他恨恨地瞪了眼陈吟,认命地进了院子,推门进房:“有事儿找我?”

    乔青正聚精会神地炼药中:“一边儿等着。”

    “好好好,您是大爷,我是孙子,您老的猫就是我爷爷。”他刚上一旁坐了下来,往炼药炉里一瞄,脸色大变:“别!别!”

    晚了。

    乔青已经将数种萃取完的药液,融合在了一起。柳飞瞪着眼破窗就往外逃,已经意识到了不好的乔青一把撕裂开空间出现在了院子里,轰——那被她折腾了足足有近半个月的房间,终于烟熏火燎地结束了使命,化为瓦砾冲天,碎屑如山。

    柳飞被爆炸的余波一冲,整个人从地上爬起来,完全变黑了。

    他瞪着干净清爽又光鲜的罪魁祸首,气儿就不打一处来:“老子……老子……”

    乔青一挑眉:“嗯?”

    柳飞顿时蔫儿了,好吧,他这个师兄从来没地位:“走吧,换个地儿,我给你好好讲讲——想成为七品炼药师,你要改的地方多着呢。”

    乔青立马眉开眼笑,自己摸索了这么长时间,总算是找着组织了。早在开始的时候,她也以为自己从六品晋升到七品,不过是分分钟的事儿,毕竟曾经炼药上的天赋几乎可以俯瞰整个柳宗的,就连柳宗老祖都得瞪着眼骂上一句变态。可真正到了这节骨眼上,她却发现,并不是这么回事儿。那些弟子们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真要让他们说,总说不到点子上。

    这下好了,行家来了!

    乔青笑眯眯地跟着柳飞去了隔壁院子,关上门就问:“我发现了,想从六品到七品,好像是一个质的改变!到底是什么,我却琢磨不清楚。”

    “坐下先,我系统的给你讲——”

    六品到七品,的确如她所说,是一个坎儿。炼药师共分九品,一到三,四到六,七到九,乃是三个截然不同的段数。这六到七的过程,就如同普通炼药师和炼药大师的一个分水岭,也是炼药术这境界上的绝对升华,甚至比八品升九品还要难上加难。

    而关键的,待到七品丹药,所需要的材料已经不是六品往下的那种等级了。七品丹往上走,哪一个不是需要夺天地之造化的灵物?而那些灵物,在日月天地的淬炼生长之下,大多有灵,就这么贸贸然融合在一起,是对它们本身的亵渎……

    “那老子要沐浴斋戒一个?”

    “呸!”柳飞直接回了她狠狠一啐:“讲课呢,正经点儿!”

    “哪不正经了?你说不能亵渎它们,我还没说先诵经立碑呢。”乔青仰天就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儿,用力之狠,险些翻不回来。好不容易把卡在眼皮子里的眼珠给翻了回来,她敲敲桌子:“直接点儿,重点是什么?”

    “镇压!”

    “说人话。”

    柳飞改说人话:“这就是六品和七品唯一不同的地方,你需要在控制火候、萃取精华、融合药性……等等一系列耗费神识的过程中,再分出一部分神识来,把药性融合的过程中,那些不同灵物之间的先天性排斥给控制在一个标准上——”见乔青低头沉思了起来,他暗暗点头,接着道:“这个标准是什么,就要你自己去拿捏了,若重了,那灵性会直接被神识碾压毁掉,就降低了丹药的功效;若轻了,一个不好就是刚才那个情况,爆炸。”

    乔青素手一拂,眼前立刻出现了丹药炉。

    这一次,她没急着去炼制一枚丹药,而是取出了两种不同的药材,以柳飞所说的去感受那药材之中的灵性。

    天地奇物,有如并蒂果这般,直接生出了灵智的,那就必定也有虽无智慧,却有灵性的。火焰晋升到神火之后,那一丝细细的火苗被灌注到炼药炉里,两种药材只方一触到火苗的边缘,立刻噗的一声,摧枯拉朽般的化为了药渣。乔青神识控制,将那药渣继续在火中淬炼,只片刻后,便融化为了两滴液体——如同那日的千手藤一般,这两滴液体,就是这药材几千年来的精华所在。

    液体即将融合在一起的一刻。

    乔青霍然收手,睁开了眼:“果然有排斥!”

    柳飞静静看了这半天,这时候才出声笑骂了一句:“老子骗你干嘛!”

    乔青眉眼一弯,笑道:“谢了。”

    “以身相许啊?”

    “唔,无绝估摸着快要出关了啊……”

    柳飞呲牙咧嘴地摆摆手,敬谢不敏地走了人。开玩笑,那个男人他可是领教过了,这没良心的玩意儿!临着出房门的一刻,他忍不住回头看去,那没良心的丫头再一次闭上了眼睛,控制着那两种液体一丝丝融合。柳飞就这么在门口站了一会儿,直到看见那液体中独属于灵物的排斥力被乔青压制住,已经开始有了融合的迹象的时候,漂亮的眼睛一挑,忍不住地笑了起来。

    这个丫头啊,也许有今天这成就,绝不能归功于天赋呢。

    他活了这几千年,见过太多天赋过人的弟子了,就连他都是其中之一。可是太多的人,在旁人一语否定了你的固有观念的时候,不是下意识的辩解抗拒,就是盲目听从盲目改变。但是她呢?是思索!是尝试!她不盲目相信自己,也不盲目相信别人,甚至不相信眼睛看见的耳朵听到的,她坚信的——只有事实!

    柳飞站在这里,盯着她不同于以往玩世不恭的沉静侧脸,看了良久良久,才悄悄关上了门,退了出去。

    这个房门一关,就关了有半年之久。

    半年时间,足够凤无绝巩固了神皇修为,且更上一层楼,也足够无紫非杏等人齐齐出了关,二三长老的清点记录等繁琐的工作完成。其实早在一个多月前,大家就几乎全部准备完毕了,只是看着乔青所在的那一方院子里有声有色的热闹,也就没急着离开,而是给了她足够的时间炼药和修炼。

    不错!

    既是炼药,也是修炼。

    这整整半年,那一方院落的上空每隔个半月一月,就会有阴云密布电闪雷鸣,不用说也知道,是雷劫降临的标志!从一开始,六品丹的双重雷劫,到后来偶然飘来的三重雷劫,可想而知的,她已经成功迈过了那一条分水岭,晋升了七品炼药师!再到后来,几乎每一次的雷劫都是威压浓重的三重,三道狂暴的闪电在所有冲出观看的人眼前轰隆劈下,直劈的人胆战心惊!

    可那一方小院里,却始终安静如初……

    这还有疑问么?肯定是给那变态吞噬了。

    当吞噬雷电产生的能量,不需要让火焰再进化的时候,就全部转化到了乔青的身体里,成为她修为上的十全大补丸!还记得当初的鬼域之外么,饕餮曾一惊一乍过她的心境升华:

    ——大音希声,大象无形,洗尽铅华,返璞归真!

    她在那石碑之中所经历的两年飘荡,所观看的无数高手陨落的记忆,让她在心境上触摸到了一个飘渺无痕的至高点。这也就是说,从这以后,乔青的晋阶完全没有了心境上的掣肘,只要神力的能量足够,她就能一路高歌的晋升下去……

    “啧啧啧,吞了半年的十全大补丸啊!”饕餮迈着颤巍巍的小细腿儿,一路晃晃悠悠地走了过来,扒拉开在这院子外面围拢了密密麻麻的人群,终于过五关斩六将地钻到了最前面,凤无绝的脚下:“还没下来?我感觉着这一次雷劫的能量很狂暴啊。”

    凤无绝也抬头看了一眼。

    天空之中,不同于之前几次的阴云,这短短时间已经浓厚到犹如黑夜了。那一层层的浓云堆积在一起,泰山压顶般压的极低极低,给人个山雨欲来的憋闷感。一只信鸽扑闪着翅膀,在这浓重的雷劫威压下炸了满身的毛,凤无绝一招手,把这信鸽接到了手里。还没展开,便听一旁囚狼的声音响了起来:“是冒险队?”

    他扭头,奇怪道:“你也出来了?”

    “让你媳妇给逼出来了,这家伙一天不弄出点儿动静来,就活的不安生。”他这段时间,一直在给爷爷和弟弟守孝,奈何乔青这边给唱大戏一样,七天一小雷,十天一大雷,敲锣打鼓的闹腾。到了今天,即便在裘氏的后山上,他都感觉到了这一处浓重的威压,立刻就紧赶慢赶地冲过来了:“这一次雷劫完了,咱们就该走了吧,我看那两个长老的事儿也都干完了,清闲了好几天了……”

    他朝一边二三长老那处看去,这一看,先把自己吓了一跳:“我天,这么些人,三族现在还在裘氏的,全让她给招来了。”

    凤无绝看了看这水泄不通的人潮,也很有些无奈:“没办法,活就为了惊天动地的。”

    囚狼一脚踹上来:“少来了,还不知道心里多得瑟呢。”

    凤无绝大笑:“你要是眼馋,也找一个去。”

    “得了,女人麻烦的很,你看那纳兰秋,让自家媳妇给治成什么样了,这会儿还满大陆的找你们家小恶魔呢。”

    “唔,应该在纳兰氏族。”

    “噗哈哈,你们夫妻俩,蔫儿坏。”明明都知道,没一个告诉他的。

    “你也可以找个男人。”凤无绝一边儿随口道,一边儿拆开了鸽子腿上的信筒。东洲大陆的鸽子,可不同于翼州的信鸽,乃是一种被人类饲养训练的鸟类凶兽。这凶兽生而温驯,速度却是极快,有空中猎豹的美誉,个顶个的跟只小鹰那么大。

    囚狼看着凤无绝手里的小鹰,再看看他肩头上蹲着给自己梳毛的小凤凰,哭笑不得地摇摇头。还以为这大黑能长大些呢,结果这么多年,还跟只鸡崽子似的。他摇摇头,也随口回道:“男人也算了吧,你没看穆兰亭现在,天天瞪着眼就怕华留香往天衣那边儿跑……”说着,朝沈天衣眨眨眼:“我就奇了怪了,当初乔青是男人的时候,你们一个两个往上扑,现在华留香也是,被穆兰亭紧张的跟什么一样。啧啧,世道变了,人心不古啊……”

    沈天衣笑着斜他眼:“我是一早就知道乔青是女人,如果是个男人,恐怕我没那么大勇气。这一点上,我不如某人。”

    他说着,朝“某人”看去。

    囚狼摇摇头,也朝“某人”看去。

    这俩人戏谑又敬佩的目光,就跟看革命烈士似的,却在看见了凤无绝表情的时候,同时一愣。他低头看着手中信纸,剑眉微拧,像是在思索着什么,半天没说话。过了一会儿,凤无绝抬起头:“你们记得上一次冒险队传消息过来,说的什么事儿不。”

    “嗯,是说那逐风冒险队的,满大陆的寻人,不知道在找谁。”

    “找到了。”

    “找着了?谁?”

    不怪囚狼好奇,逐风冒险队啊,如今整个东洲冒险队中的泰山北斗!这老牌队伍一向低调,就连当初裘氏发布的寻找九天玉的那一次任务,他们也沉寂下来没有参与。强者和强者之间,总有几分比较心理,如今凶兽冒险队,可说是大陆上新晋队伍中最强的一支,自然想和那些老牌势力有一个强强对碰!

    凤无绝拧着眉毛,直接把信递给他:“你们自己看吧。”

    囚狼接过来。

    还没来得及细看,只听远处一声声惊呼:“我的天!”

    “威压更重了,好可怕,七品雷劫没有这么重的威压吧?”

    “快看——是八品!”

    不用那个人喊,大多数人都在一仰头后,瞳孔骤缩地看了个清清楚楚!那天幕之上,在氤氲了这么久的时间之后,足有六朵黑云乌压压地重叠在一起,其内电光游蹿,如龙蛇笔走,透出了让人魂飞魄散的巨大威压!

    五品丹,一重雷劫,六品丹,双重雷劫,七品丹,三重雷劫。

    而八品丹呢,六重狂雷!

    只听着这个名字,就知道这雷劫的不好相与。四下里的惊呼声一声连着一声,不少人飞快朝着后面退,这六重狂雷相较于九品丹的紫霄神雷,威能也轻不了多少了。一旦被劈上,轻则重伤、重则灰飞烟灭!直到这一刻,不少三族的族人才对着同在围观的珍药谷弟子,投去了一种名为敬佩的光芒——就连他们的修为都在这雷劫下心神颤抖,更不用说那些珍药谷的普通弟子了,这些人,又是以什么样的坚毅,才抗过了雷劫,走到了这一步?

    从上方往下看去,乔青所在的这个院子,就如同海水退潮一般,哗啦啦向着下面八方退却开来,空出了一片偌大的空间。

    也就在这时!

    轰隆——

    轰隆——

    六道小山般粗壮的狂雷,一同照着那小小的院落,轰然就砸了下去!

    雷劫的降临,并没有特定的方式,或者说,要看天道的心情。每一种雷劫的数量和威力是固定的,可降临的方式却是千奇百怪了,有一道接着一道,也有最后剩下两三道一同降临,更有如这一次般,一次性六道狂雷集体降下。于是,当这六道雷以一种不耐烦的情绪一次性降临了个干净,转瞬阴云散去,天色大亮之后,众人看见的,就是那明明应该被完全砸平却竟然完好无损的一方院落。

    真的是完好无损。

    就如同之前的那六道狂雷是一场梦一样。

    “老天,这乔青也太牛逼了吧?”

    “谁说不是呢,老子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渡劫的!长见识了。”

    “哈哈,那是不是说她过了?成了……成了……格老子的,她成了八品炼药师了!”

    随着这个人的一句惊悚骂娘,众人这才从躲避雷劫的惊慌中反应了过来。之前光顾着赞叹这雷劫的强悍了,怎么就忘了,里头那渡劫的人,可是乔青啊!可是姬氏那少族长乔青啊!可是半年之前还卡在六品炼药师上的乔青啊!之前几个月里,从她第一次渡三重雷劫成了七品炼药师的时候,已经活生生的吓了他们一次,但好歹整个珍药谷的炼药都不是盖的,这么一对比,也没有什么困难地就接受了。

    人家好歹还是这炼药大派的谷主呢,没个两把刷子怎么成?

    可是——

    这刷子不是这么来的好么。

    这刷子不是半年时间连跳两个品阶来的好么?

    重新放了晴的天幕上,道道泛白的日光照射下来,照耀着每一个人目瞪口呆的脸。当然,这惊吓之中也带着一种莫名的兴奋和紧张,都想等那乔青出来,亲口问上一问,是否真的就成了八品炼药师了!没有人注意到,还有那么一群人,对视一眼,同时傲然不已地笑了起来。

    凤无绝他们可不担心乔青,那可是连雷劫的最终形态灭世血雷都抗了下来的变态,这在其他人眼里惊天动地的六重雷劫,对她来说,不过毛毛雨。他们也不怀疑她成为了八品炼药师,那家伙这种丧心病狂的事儿干的多了,吓着吓着,绝对习惯成自然。

    比起那些完全不知道她能吞噬雷劫的人,他们真正期待的,却是乔青的境界!

    苦修了这整整半年。

    经历了数次二重雷劫几次三重雷劫和一次六重狂雷,这样的高强度吞噬之下,她的修为,能到达一个什么样的高度?

    “说不定直接追上我了呢。”忘尘含笑摸了摸鼻子,换来囚狼等人齐刷刷的白眼儿,你以为神尊是大白菜不成,半年就追上了?他耸耸肩,谁知道呢,反正他这个妹妹从来吓死人不偿命,又不是一次两次了。

    在这期待之中,不论每一个人想看的是什么,终究是集体盯着那静悄悄的院落,不出声了。

    然而期待之中的红衣人并未走出,却见一道光柱冲天而起!

    轰——

    紧跟着——

    轰、轰!——

    第二道,第三道,足足三道犹如三把破开了九天的巨剑,直插云霄!众人下意识地被这耀眼光芒逼到眯起眼来,有些茫然地朝着那院子里头探。

    “有人晋阶?”

    “还是三个人?”

    “不、不对!你们看,那三道天地规则是……是……是……”

    这个人的后半句死活没敢说出口,可大家已经看见了!

    是重叠在一起的!

    这说明了什么?

    一刹那间,无数的人一个激灵就往院子里冲,在看见了那院落正中盘膝而坐的红衣人的一刻,整个冰雪之城,人人闭嘴无声,只只呆若木鸡。

    昨天写的时候,把天道规则给疏忽了,一切不变,结尾处200字左右,小小修改了一下。

    谢谢弯弯姑娘提醒,么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