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二十五章 三十年磨一剑!

第二十五章 三十年磨一剑!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二十五章 三十年磨一剑!

    “他们……”

    “他们怎么在这?”

    “事出寻常必有妖,会不会有埋伏?”

    “不对啊,你们看——裘氏大本营,已经完全被冰封了!”

    这些方一从空间裂缝中迈出的人,还没来得及在冰雪之中站稳脚跟,纷纷四下里警惕地望着。直到一个人惊呼出声,众人才齐齐朝着这三人身后看了过去。

    还真是这样!

    眼前这一座冰雪之城,如他们预料之中的,已经完全处于了一片冰封的状态。四四方方的一座宏伟城池,就好像屹立在天地间的一个巨大冰块儿,下深深扎根,上不见顶峰,在层层冰凌之中隐隐可窥其中伟岸!而唯一和预想不同的,恐怕就是这三只丧家之犬所在的位置了……

    “他们进不去!”

    “哈哈,有人从里面开启了冰雪封锁!”

    “哼,这就叫报应,他们背叛了外面的族人,里面的族人也背叛了他们!现在,这可真是三条丧家犬了啊……”

    这些声音落入那三个盘膝而坐的老东西耳朵里,让他们脸色难看,满面狰狞!他们怎么也没想到,撕裂空间来到这里的一刹那,面临的竟然是如此境地!整个裘氏早一步开启了冰雪封锁,将他们完完全全给阻隔在了外面……

    眼见裘氏在前,竟是无门而入。

    这冰封的,何止是一座简单的城池?

    这冰封的,还有他们卷土重来的唯一希望!

    只要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而这座冰雪之城,就是他们的青山,他们龟缩在里面随时伺机而动随时报仇随时将主动权掌握在手里的巨大筹码!可现在呢,希望破灭,再也没有了翻身的可能,偌大一个东洲,让这三个久居上位且野心勃勃的老家伙,臭虫老鼠一样满大陆逃亡么?

    那简直比杀了他们还痛苦!

    一片解恨不已的哄笑声中,裘红丹撑着雪地爬了起来。

    “乔青,我等你很久了……”如今的她早已经没有了当初大夫人的荣光,满头雪沫、满身死气、满目疯狂!就如同一个将死之人,带着死前生生咬下敌人一口血肉的疯狂执念!

    “老子等着弄死你,等了快三十年。”乔青一挑眉毛,低头笑了。

    “弄死我?”大夫人看着她,也跟着笑了:“我给你这个机会。”

    笑声嘶哑,在风雪中不怎么清晰地灌入众人耳朵,像是厉鬼的呜咽,让他们生生打了一个寒颤。而这鬼气森森直冲乔青而去,她却是优哉游哉的很,白皙的食指竖了起来,慢悠悠地摇了摇:“不不不,你误会了。”

    “哦?”

    “只要结局是弄死你,谁弄死,怎么弄死,过程怎么样,我真的不在乎。”

    这高深莫测又意味深长的一句话说完,刚才还风流倜傥的让人恨不得心生膜拜的某人,一个箭步就……咳,退到了后面。还不忘拉着凤无绝忘尘和她身边儿的一群人,眨眼就退到了众多的武者掩护之后,大喇喇一挥手:“上!给本少族长弄死这个老刁妇!”

    什么叫无耻不要脸?

    什么叫你开路我掩护?

    什么叫死道友不死贫道?

    这一刻,姬氏伟大的少族长以实际行动生生做出了以上一切卑鄙形容的楷模!

    她抱着手臂乐呵呵地观赏着在一句话后冲了上去的姬氏族人们,数名长老分别对上了裘万海和裘红丹父女,就连大长老都抖着胡子迎上了裘氏的大长老,再外围处,数以八千计的族人浩浩荡荡将战圈包围住,一部分自动自觉地担当起了掩护少族长的任务,一部分就掐着时机放冷箭,一道道的神力逮着那三个老货被围攻到手忙脚乱的空档就射了出去!

    “少族长英明!”

    “弄死他们,坚决遵从少族长命令!”

    “弄死弄死,必须弄死——噢,老子射中了裘万海的大腿!”

    欢呼震耳欲聋,神力漫天狂飙,血花四溢飞舞,这场面之壮观,怎一个别开生面可形容?看着那裘万海被射成了喷泉一样的腿,乔青眉开眼笑地朝那族人点点头:“你小子不错,前途无量。”

    “啊,少族长夸我了!”那族人立马打了鸡血一样,放冷箭放的吃奶的力气都用出来了。

    如此奇观,直看的一众围观群众们集体目瞪口呆,一个个跟傻子一样。

    “还能这样的?”

    “太、太……太无耻了啊!”

    “嘘,小声点儿,让姬氏的听见你不想活了兄弟?”

    那穆氏的族人赶忙捂住嘴,开玩笑,这个时候敢说那乔青一句,等着被姬氏大军给群殴死吧!看看那在一片神力中被打的筛子一样的裘红丹三个人就知道了,可怜见的,当初跺一跺脚东洲都能震三震的三个巨擘,如今却连跟那乔青同归于尽都成了奢望……

    谁能想的到?

    恐怕连他们,在一刻钟前也绝对想不到会是这样的结局!

    “乔青!你如此羞辱我……”裘红丹一句话都没来得及说完,已经在数名长老的围攻之中疲于应付,她现在何止是一个狼狈可以形容的,发髻散乱,满身雪沫和血水混合在一起的粘浊液体,给个碗就直接能去要饭了。然而最让她锥心泣血的,却是心头那股子烧也烧不完的恨!

    不错,羞辱!

    这小杂种绝对是在羞辱她!

    她选择留在这里,就是为了和那乔青同归于尽!她要给明霜报仇!她要杀了那秦雪落的一双野种!她要让他们一家在地狱团聚为她这一辈子的悲哀陪葬!当她抱了必死的心完全不惧怕她的神火威胁,那乔青在她的眼里,修为就如同一只蝼蚁!

    可就像那些围观武者所说的,她抱着满腔恨意自信满满地等着和那乔青来一次对决,就连这,都成为了一个奢望……

    堂堂姬氏大夫人,就连死,都不能死得其所……

    噗——

    噗——

    接连两声响。

    伴随着裘红丹一口心头血止不住地含恨喷出,那边裘万海,终于被一柄钢刀一把斩断了头颅!那腾空而飞的头颅血涌如注,漫天风雪里却掩不住他震惊且不甘的两只眼睛,那眼死不瞑目,瞪的极大极大,终于在砰的一声砸落地面后,滚了两下,瞪着他梦寐以求的冰雪之城,静止了。

    “父亲——”

    裘红丹目眦欲裂,一声绝望的嘶吼,顿时被耳边细小的神力入肉声给淹没!

    这声音那么轻微,却在她耳中轰鸣如雷,让她喉管处带起一片噬骨的凉意。凄凉和悲愤和疯狂的不甘,就这么顺着咽喉蔓延了开来,如堕冰窖般的,直到蔓延至她四肢百骸甚至每一个毛孔!裘红丹愣愣地低下头,看着被一个在她眼里如同蝼蚁一样普通有卑微的族人所贯穿了咽喉的一个血洞,轰的一声,直挺挺地砸到了雪地里。

    真的是砸。

    这僵直到不可置信的尸体,带起大片的雪砾飞扬,甚至震到身边裘万海没了头的尸体,都跟着颤了三颤。

    咕咕的血从她咽喉处晕染开来,很快在冰凌凌的地面上晕成了一滩,血水在阳光下刺目的耀眼,映照着上方唯一还活着的大长老震惊的表情。兔死狐悲,裘氏大长老一行老泪流了下来,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两个盟友,一个死无全尸,身头分家,一个死在个只有神王修为的无名小卒手里……

    早知如此……

    早知如此,甚至不如早早自裁在这裘氏之外!

    大长老一咬牙,不甘心地看了那边儿的姬寒一眼,一掌轰上自己的天灵盖!

    罡风四溢,经脉尽断,乔青甚至来不及阻止,这老人已经选择了自绝身亡。

    “这个人,可惜了。”她叹息一声,看着从半空垂落的那裘氏大长老的尸体,很有几分唏嘘——裘氏大长老,没有人知道他为何会选择和裘万海结盟。直到忘尘那一支残曲,或者能寻到几分蛛丝马迹——当年那持着九天玉去下聘的男人,正是这个老人的儿子啊。那死的不明不白的裘氏公子,是谁动的手,还用说么?乔青看了一眼前面怔怔望着裘红丹尸体的姬寒,一抹冷笑绽开在唇角:“同样都是爹,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一个,是为了给儿子报仇而赌上了自己一辈子的威望。

    一个,是死死盯着自己一双子女的杀母凶手,恨不得能把人给看活过来。

    乔青简直让姬寒这贱骨头给逗乐了,冷笑变为喷笑,倚在忘尘肩头笑的差点儿岔了气儿:“我说,你猜这男人会不会想给她报仇?”

    忘尘一眼都懒得往那边儿看:“随他。”

    是啊,随他。

    他们什么时候有过爹来着?

    有彼此不就成了?

    乔青和忘尘相视一笑,乐呵呵地勾上他的脖子,大步走上了前:“父亲,希望我这任务完成的,没有让你失望啊。”

    姬寒又看了一眼裘红丹血泊中狼狈不已的尸体,眼前浮现的是她直到死都没有再看他一眼的一幕幕。他僵直地转过了身子,看着乔青似笑非笑的脸,心下一种说不出的森凉蔓延开来,他笑的僵硬:“很好,只是……”

    “唔?”

    “你一早就料到这边的情况?”

    这是姬寒由始至终怎么也想不通的,裘氏的人会不会背叛这三个人,根本就是未知数!如果他们真的进入了里面,她又有什么办法完成这件事儿?!姬寒一问,四下里不少人都赶忙看了过来,相比于地上那三具已经死透了的尸体,这个问题,也让他们好奇的很。

    不管怎么说,在之前,还没有一个人会认为,乔青真的能把这三人给命断于此!

    而现在回忆起来,好像从一开始,她就是一副胸有成竹之态。

    她却没回答姬寒的话,而是一转头,眯着眼睛望向那冰块儿一样的冰封之城。红润润的嘴角斜斜一勾:“开门。”

    呃……

    什么意思?

    她不会以为自己喊一声开门,里头那三千裘氏残余就真的给她开门了吧?那些人一旦打开了城门,后面的下场就唯有一个字——死!即便不死,也将终身为奴,傻子才开!众人齐齐嘴角抽搐,望着乔青那淡定不已十分认真等开门的表情,只觉得她是灭了裘红丹一下子开心到傻了……

    这大门要是能开,他们集体把脖子给拧了,脑袋送她当凳子坐!

    咔嚓——

    咔嚓——

    这想法刚在脑子里升起来,只见眼前这巨大的冰块儿,忽然就碎裂开来。

    那被从内部开启了冰雪封锁的城池,外围坚如磐石就连神尊的神力都轰不开的层层坚冰,就这么在众人眼前裂开无数道巨大的纹路,犹如蜘蛛网般四面八方蔓延着,轰隆隆,一下子,化为无数细小的冰块儿,一层层坍塌了下来。

    同一时间——

    吱呀——

    当这冰雪之城,毫无保护地展露在众人眼前的一瞬。

    那关闭着的一扇城门,也从里面被打开了。

    打开了!

    奇迹一般的,在她一声开门后,打开了!

    见鬼!里面的人是傻子么!众人只觉得眼珠子都快瞪掉了,幻觉,绝对是幻觉!一片一片呆若木鸡的惊悚表情下,那大门毫无保留地完全开启,露出了里面分三个阵营排列的密密麻麻的武者:“他们……”

    “是穆氏的!”

    “还有纳兰氏的,那是纳兰颜!”

    “中间这是……我的天,这是珍药谷的掌门柳飞!”

    这次是真的眼珠子飞出来了,谁能想的到,这大门之内,竟不是那裘氏的三千余孽,而是分属于穆氏、纳兰氏、和珍药谷的三方联盟!纳兰氏的一方,最前面带队的乃是带着面纱的纳兰颜,之前的百年大比所有的风头都被乔青抢光,注意力完全被拉走,至于这姑娘有没有参加百年大比,还真是没人注意到。

    穆氏那边,带队的人旁人不认得,乔青等人却是一瞬间眸子一凝,落在了那花蝴蝶一般风流倜傥的男人身上。

    华留香!

    那紫衣翩然,笑的一脸慵懒的男子,不是许久未见的华留香又是谁?

    怪不得之前听说他在穆氏,却百般打探都没见到这人呢,原来被派到这里来了。华留香朝他们眨眨眼,现在不是叙旧的时候,后面的一切可以等到安顿下来再说。

    当然了,对于旁人来说,也只是觉得这男人长的真是好看,便移开了视线。再看向正中间,在这穆氏和纳兰氏的中间站着的,正是一部分珍药谷的弟子,普通的弟子他们不识得,可那九梯上被珍药谷招揽了去的赫赫有名天魔老人,他们可是都认得的!而带头的,正是笑的一张漂亮的脸孔上满是贱兮兮模样的柳飞,身后,小童、方老祖、周师叔、陈吟,这些熟悉的面孔一齐笑眯眯望着乔青。

    这样的画面,还需要解释么?

    不少人惊悚扭头,齐齐将不可置信的目光射向了乔青。

    谁能想的到?

    在裘氏认为姬氏防御空虚的时候,六千裘氏族人完全落入了这女人设下的陷阱中!而另一方面,她却一早便和穆氏纳兰氏形成了同盟,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也神不知鬼不觉地在所有人都全然不知的情况下,一举抄了裘氏防御空虚的老窝!甚至在裘红丹他们来之前,这裘氏,一早就已经落入了她的手中!

    怪不得……

    怪不得她一点担心都无!

    怪不得她笑的胸有成竹!

    怪不得当裘红丹三人逃脱的时候,她甚至连出手阻拦都没有,还有闲情逸致先让姬氏的族人血脉觉醒了一回……

    她根本就是胜券在握!

    惊悚又佩服的视线,在这红衣身影上流连着,半晌,集体摇着头苦笑连连。看看吧,看看姬寒那震惊的表情吧,显然这件事儿连姬寒都根本一丝不知,这个时候,方才姬寒的那个任务,简直就如同一个笑话!这个女人啊,就如同她所说的,等待报仇,等了足足三十年……

    三十年磨一剑,出鞘,便是锋锐惊天!

    天地无声,一派寂静。

    仿佛这天地间只剩下了那么一个人,红的耀眼,红的惊心,满身风华占据了他们所有的视野!

    直到——

    城门之内的柳飞带着人马大步而出,轰隆声响踏着整齐的步子,踏过地面三具冷却的尸体,踏过满目震惊的姬寒身侧,踏过无数沉浸在震撼之中回不过神的众人身边。

    终于,齐齐停顿在了乔青身前。

    一躬身——

    整齐的呐喊声,震彻天地:“请谷主进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