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十八章 万岁,力挫神尊!

第十八章 万岁,力挫神尊!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十八章 万岁,力挫神尊!

    生死斗……

    这三个字她说的极轻、极慢,造成的效果却如同天幕上炸开的一道旱雷,轰隆一声,响彻在每一个人的耳边!脑中嗡嗡作响,台下无数观众齐齐陷入一种不可置信的呆滞状态,姬氏族人脸色大变:“少族长!不可!”

    这可能是他们的血脉传承获得拯救的唯一机会,即便不是因为这个,乔青之前那两场比斗也给姬氏争了大大的面子,这样一个未来不可限量的高手,怎么能在羽翼未丰之际就此陨落?

    是的,陨落。

    没有人认为,乔青可能胜利。

    神王和神尊二层,这之中的差距实在太大太大了,大到一种不可估量的高度,犹如天与地、云与泥!若只是擂台比斗,乔青或者只是输,可这生死斗一发出,她的下场便是必死无疑!

    裘正一愣后仰天就狂笑了起来:“哈哈哈,好,好,一个小小神王也敢在老夫的面前放肆!你自己上台找死,可别怪老夫手下不留情!”

    这得意又苍老的声音,生生将场内无数人的惊呼给压了下去。眼中阴狠无限,杀意喷薄而出,神尊二层的恐怖威压随着话语四溢而出,当下便令得不少族人脸色一白,呼吸困难。

    “裘正!尔敢!”大长老一个高蹦了起来,原以为这裘正碍于以大欺小绝不会应战,却没想此人这般不要那张老脸!这小丫头脾气坏,性子坏,可丝毫不妨碍他欣赏这丫头,也不妨碍她绝对是整个姬氏的希望!

    “哼,这可是这丫头亲自上台找死,阁下身为一族大长老,莫不是要破坏咱们几十万年来的擂台规矩?”一阵神力波动,裘万海撕裂空间猛然冲来,一把拦住了欲要冲上擂台的大长老。后者老脸难看,这裘氏的老不死拿着百年大比的规矩来压他,对于这种一向循规蹈矩以氏族名望为首要的老人,自是一大掣肘。

    “丫头,快给老人家下来,天道规则未生,现在下来还来得及!快!”这一向淡定又睿智的老人,胡子狂跳,跳脚大吼,直看的全姬氏的族人都心下羡慕,大长老何时为谁这等抓耳挠腮的焦躁过?最可恨的是,那被特殊对待的目标,竟然一点儿都不领情,标准的皇帝不急太监急。

    乔青慢悠悠瞥了他一眼,眸子含笑,语气悠然:“差点儿忘了,裘八长老还没接受在下的生死斗呢。”

    大长老差点儿被气晕过去,弄了半天,老人家还是给你提了个醒?

    裘正却是笑声更狠,不说这名叫乔青的丫头,是他背后主子裘万海的眼中钉肉中刺,除去这死丫头他必是大功一件!就说裘鹏浪,那个明明必死无疑的小废物,竟然暗暗攀上了姬氏这棵大树!不知道当年的事儿,他到底知道多少……

    既然如此,那就斩断他的靠山!

    只要乔青死了,那裘鹏浪,还不是如一只蝼蚁,想碾就碾,想捏就捏!

    裘正苍老的双眼,如电光闪烁:“初生牛犊不怕虎啊,老夫裘正,就接受你的生死斗!”

    云层之上,遥遥一闪。

    这生死斗,就这么在天道规则的鉴定之下,成立了。这一刻,才是真正的不死不休,但凡有一方还活着,这战斗都不能结束,没有休止。

    大长老一屁股坐了回去,木已成舟,无力回天。

    囚狼大睁着眼,一滴眼泪毫无预兆地流了出来。

    凤无绝拍拍他的肩,望着台上的目光亦是忧心。

    这一刻,那擂台上的两个人,牵动了无数人的心怀。或者紧张,或者期待,或者惋惜,或者震撼……不论大比之地的内外,所有人都深深叹了一口气,实在不希望这一颗东洲的未来之星,就如此陨落在这里。然而不论如何,生死契约已成,接下来,便只有观战了。

    一片寂静之中。

    一片连眼睛都不敢眨的注视之中。

    乔青脚下一动,率先化为一道赤红的闪电爆射而出!

    裘正冷笑一声,这神王的力量在他的眼里不过隔靴搔痒,身形一闪,迎面而来的一道神力便被连消带打地避了开去。再出现时,已在乔青的身后:“臭丫头,你的神力可耐老夫不得!”

    “好快的速度!”乔青心下大惊,这已经不是普通的移动了,而是瞬移!随时随地随手撕裂空间,速度之快,几乎让人看不出了他的动作,而产生了瞬移的效果。身后裘正浑厚的威压让她后背发冷,不敢怠慢,素手在空气中狠狠一抓!

    “果然是撕裂空间!”裘正一击落空,望向消失眼前却出现在了擂台对面的丫头,眸子闪烁着掩饰不住的惊讶。之前即便是亲眼从天幕投影中看见了这一幕,却怎么也不敢相信这等打破了规则的现象。如今亲自和这丫头对战,才发现此人真正是神王中最难缠的对手!

    不过,这还不够!

    哪怕他溜须拍马天赋平平,哪怕他是服用了副作用巨大的丹药一举提升到这一境界且从今往后都再也不能寸进毫厘,可这神尊二层的实力却是实实在在的:“撕裂空间,没有足够强大的神力支撑,你施展不过十次!”

    撕裂空间,乃是神尊高手才拥有的技能,这也注定了乔青的神王境界来施展,需要以极大的神力耗费为代价。裘正以一个普通的神王来衡量她,却不知道她体内的神力容纳力,就算是神尊高手,都得咋舌!可那有什么用呢,神力够多,却不够强——破不开裘正的防御,一切都是白瞎。

    乔青心念电转着,一边儿和裘正玩着躲猫猫的游戏,一边儿施展撕裂空间在擂台的四面八方穿梭着。

    裘正原本的笃定,早在她一次又一次的撕裂空间里,碎成了渣子。

    “噗——”

    “什么十次,几百次都有了好么!”

    “这乔青太恐怖了,神力是大白菜么,用不完也枯竭不了的?!”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哭笑不得地望着擂台上那个这儿闪一下那儿闪一下的红影,整个视野中,无数的红影子闪来闪去,闪的人满眼金星脑袋发懵。这人就跟只耗子似的,滑不留手,完全不和裘正正面交锋,她闪到哪里,裘正就追到哪里,然而下一秒,这人早就没了影儿,立刻出现在了另一个方向:“老东西,我说你年纪大了就别到处蹦跶了,这老胳膊老腿儿的,啧啧。”

    众人哄堂大笑。

    就连原本担心不已的囚狼和大长老,都翻翻白眼儿放松下了身子,口中嘀咕一句:“变态!”

    不是变态是什么?

    这结果,完全出乎所有人的预料!神王和神尊二层交手,非但没被逼的手忙脚乱,反倒忽悠着对方傻鸟一样满场飞,连她一个屁都闻不见!简直……变态!

    裘正已经快被气出了脑溢血!他当然明白这该死的丫头是在拖延时间,可知道有什么用,完全抓不住她:“小子,有种你就别跑?!”

    乔青掏掏耳朵:“脑子也不好使了?”

    噗嗤、噗嗤——

    大笑声几乎掀翻了天幕!

    这裘正真是被气疯了,竟然连这种话也说的出口,让人家站着不跑,被他打么?不少人跟着痛快不已的叫嚣了起来:“哈哈哈,老东西,你傻了吧?”

    “有本事你也别跑啊,站着让我们少族长揍!”

    “少族长威武!”

    一声声的呐喊声中,裘正的脸色难看无比,总算明白了什么叫气死人不偿命。这乔青的难缠,那张见鬼的毒舌更胜于她的修为和天赋!且裘正并不知道,哪怕乔青的神力真的枯竭,她还有个修罗斩能容下生命体,危急关头原地消失,躲进去,连神力的消耗都不需要。自然,这等底牌她曾在朱通天等人的提醒之下了解到有多么的逆天,不到万不得已,她都不会暴露出来。

    这些,他都是不了解的。

    他只冷冷地站着,眼中精芒闪烁,划过一丝极其阴狠的破釜沉舟之色:“臭丫头,老夫倒是要看看,你没了神力,还能怎么嚣张!”

    轰——

    乔青脸上似笑非笑的弧度,忽然一僵。

    她感觉到了,自己体内的血液倏然沸腾了起来,不受她自己控制的,所有的血液都狂暴的流窜在四肢百骸,犹如被什么控制了一般!这种让她血脉喷薄气血上涌的感觉倏然就那么一松,流动一丝丝缓慢了下来,甚至比平常时刻都要慢的多的多……

    更慢、再慢……

    它们静止了!

    乔青一瞬虚软,只觉得全身的力气仿佛被抽空了一般。她心里明白,并非是真的被抽空了力气,而是体内的神力无法调动,无法使用,于武者如影随形的神力就这么跟着静止的血液凝固了起来,无法动用一丝一毫,以至于依仗撤去,反而比起普通人来更显虚弱。

    乔青一动也不能动!

    她站在那里,犹如一个雕像般,全无反应。

    “少族长?”

    “发生什么事儿了?”

    “怎么不动弹了啊……”

    “裘氏的血脉之力!”囚狼霍然起身,脱口而出:“乔青的血液被控制住了!”

    裘氏,正是上古血族的分支。其血脉之诡,可控制世上一切血液。这也正是当初天元拍卖中九天玉失窃的时候,众人无论如何都不能相信的原因。那一扇石门唯有裘氏血脉方能开启,而裘氏本为血族,血脉奇怪,绝非寻常的血液可以假冒复制。是以,穆兰亭才会易容化身为聘婷姑娘,忍着被那裘鹏程调戏的屈辱,在那人手腕上神不知鬼不觉地抓了一道血痕。

    一切,只为那一滴裘氏之血。

    而此刻,谁也没想到,这裘正老东西竟然在乔青的逼迫之下,连血脉之力都施展出来了!天知道这老货也是全无办法了,这乔青的神力仿佛用之不竭,再耽搁下去,更是被人当成了笑话,倒不如一次性解决了这死丫头!

    乔青身体不能动,神力不能施,完全处于了一个被动挨打的状态!

    凤无绝双拳紧握,缓缓扭过头:“有什么办法解除?”

    囚狼苦笑一声:“没有办法。”

    他是裘氏的废物,一出生仅有黄玄的神力,且没有继承到任何的血脉之力,却清楚的知道这种力量的强大!那段黑暗到了地狱的日子,被裘氏的族人欺凌侮辱的日子里,他太明白这身不由己的感觉了。眼看着他们兄弟二人,在对方的一个心念下竟如砧板之肉,任人宰割!

    也是因此,当初了解了乔青的身份后,他才会产生追随的念头。同是废物出身,她可以潇洒而活,他为什么不行?

    脑中一幕幕不能自已的浮现着,各种各样的叫嚣谩骂,层出不穷的凌辱鄙夷,还有爷爷,他心疼到了骨子里的一句句安抚……

    然而——

    爷爷被奸人所害,弟弟失踪不明,如今,乔青也要重蹈覆辙么?

    为了他……

    这一切都是为了他啊!

    粗粝的手掌捂住脸,囚狼甚至不敢朝擂台上看去一眼。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这一刻,囚狼整个人便如同回到了那曾经的孩童时期,不再是东洲立志报仇的少年,不再是翼州飞扬跋扈的山寨头子,甚至不是那一路走来笑笑闹闹的乔爷好友,他整个人蜷缩下来,把额头抵在双膝上,无声的颤抖着。

    直到凤无绝一声嘶吼——

    “乔青!”

    “少族长!”

    “小心——”

    囚狼猛然直起了身,一双深深凹陷的眸子瞪的死大死大,像是要将这一幕看个清清楚楚!那擂台之上,裘正击向乔青的一道神力,便犹如慢动作一般在他的瞳孔中回放着。裘正狠辣的老脸,阴毒如蛇的表情,爆射而出的神力;乔青眯起的眼睛,眸中迸射的金光,脸上浮现的匪气……

    一切,让囚狼锥心泣血,目眦欲裂!

    轰——

    停滞在神王境界许久许久的他,竟在这一刻,在这极度的悲愤痛不欲生的情绪中,先一步冲破上了神王大圆满,冲破了进阶的壁障,一路高歌而上直至神皇境界!

    刺目的光柱从他的身上直冲向天,在渐渐昏暗了下来的天幕之中,是如此的耀眼。所有人都被这边的变故吸引了视线,无数人怔怔朝着这边望了过来,什么人,竟然在百年大比的观众坐席上晋了阶?

    然而视线才方方转了过来,下一秒,又是一道光柱冲天!

    眼见着乔青生死一线,兄弟悲痛欲绝,凤无绝也在同一时间,突破了自己的极限一跃升至了神皇境界!

    接下来——

    轰——

    轰——

    轰、轰、轰——

    一道接着一道的光柱,刺目无比地冲上九天,一个接着一个的人,都在这一刻,在乔青的生死之危中心焦如焚!对力量的渴望,对自己无能为力的痛苦,让他们心境大变,突破极限!

    囚狼、凤无绝、无紫、非杏、洛四、项七、凤小十,接连七团光柱依次腾空,犹如七把欲要捅破天幕的巨大利剑,刺的每一个人都目不能视,口不能言。所有人都怔怔望着他们,处于一种极大的震惊之中。

    包括裘正。

    裘正射出了那一道神力后,瞪着另一边被刺激到晋升的七个人,几乎要被吓破了胆子!这是一群什么怪胎?!组着团儿的升级,从来就没他妈听说过!尤其是这一伙子人,还全都是他间接帮助下才达到了这样的高度发生了这样的奇迹!

    裘正老眼含嫉,几乎要咬碎了一口老牙!

    吼——

    一声威严而苍凉的咆哮,就在这时刻由远及近!

    这发出咆哮的不知是属于什么东西,带着一种自远古而来的悠亘气息,只裘正扭过了头的功夫,已然逼近了他的耳朵!映入眼帘的,乃是一个并不清晰的影子,鹿角、驼头,驴嘴,龟眼,牛耳,虾须、蛇腹,鹰足、鱼鳞如金,在幽暗的天幕之下闪烁着凛然的寒芒!

    “不——”

    裘正双膝发软,肝胆俱裂,发出了一声惊惧的厉吼。

    顿时,所有人的注意力皆被拉了回来,看见的,就是那并不算大的一条神龙虚影,猛然张开的一张大口!兽吼伴随着沉重的威压四下弥漫,茫茫金鳞照亮了他们骇然的瞳孔,和瞳孔中映出的惊悚一幕——裘正,被吞了。

    ——并非真正的吞吃。

    ——而是他的神识,在那龙之虚影的一口后,骤然缺失了一大块儿。

    “噗!”那老东西一口血狂喷而出,所有人的神识感知之下,原本完整的神识竟是被一口吞噬了大半!这已经不是凤无绝当初的神识大损可以描述的了——神识剩下十不存三,甚至比之神阶之下的蝼蚁,都还不如。

    砰——

    一声巨响,他捂着胸口猛然跪地。

    神识的缺失,让他的神魂都在颤抖,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痛楚折磨着他,裘正甚至连血脉之力都施展不出来。乔青恢复了自由,抱起手臂冷笑地睇着他:“你输了。”

    三个字,那么轻却那么狂肆的响彻在天幕上,响彻在每一个人的耳边、脑中、颤抖的心头。

    赢了?

    真的赢了?

    以神王之力,赢了神尊二层?

    无数的视线茫然地望了上去,那天幕之上——

    一方,红衣翻飞,傲然而立;一方,是满地鲜血,屈膝伏跪。

    难道这还不足以说明这一场毫无悬念的战斗的胜负么?毫无悬念?去他妈的毫无悬念!这简直是大跌眼镜,跌破了所有人对境界的固有认知!他们以为差距巨大毫无胜望,这个人,就以绝对的事实和压倒性的胜利,狠狠给了固有的观念一个巴掌!

    不能越阶?人越一阶、两阶、甚至三阶还多。

    突不破防御?人神力突不破,神识玩儿残妥妥的。

    这些目光呆滞不已地望着她,便如同望着一个早已经灭绝的稀有物种,如同望着一个屹立九天的神祗,直到一缕凉风吹起那神祗耀眼的红衣,吹过每个人发僵发木的脑子,才猛然回过神来,面面相觑,齐齐发出了一声苦笑。

    看看吧——

    这边儿力挫神尊,在对方血脉之力的桎梏之下,神识化形不走那寻常路。

    那边儿集体晋阶,一个一个组着团儿的吓唬人,突破极限吓死人不偿命。

    “这都是一群什么怪物!”

    “我说这些年大陆上的天才少了,原来都扎堆儿聚在一块儿了!”

    “哎,真是鱼找鱼虾找虾,牛逼找牛叉啊!”

    “牛青”眨巴眨巴眼,看着那边儿的一群“牛叉”,弯起眼睛低低笑了起来。这群家伙,竟然比她还快一步晋升神皇,真是让人不爽啊!乔大爷撇撇嘴,明明想着不爽,可那眼睛弯弯跟个月牙似的,都快看不见眼球了,嘴巴也乐的怎么都合不拢,一脸的骄傲之色。

    那边凤无绝等人正在盘膝中。

    初初晋升,他们需要一会儿的时间来适应和稳固这个境界。一连七个人盘膝坐在那里,那场面,别提多壮观了,直看的周遭一大片羡慕嫉妒恨。纳兰诗意就这么啃着小手指站在凤小十的身边,这个小丫头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状况,漂亮的眼睛眨巴来眨巴去,一会儿伸手戳戳凤小十的肉包子脸,一会儿四下里转头迷茫地看着……

    直到看见了乔青,这不着调的斜在擂台上,朝她竖起了大拇指:“啧,你男人真帅!”

    纳兰诗意小朋友仰着小脑袋,忽然裂开小嘴,脆生生学了一句:“真帅!”

    砰——

    纳兰氏族的后来者双双绝倒。

    纳兰冲和后来第三场的那个长老,顶着见鬼的表情扭头看纳兰秋,在看见了后者的头顶生烟脸色漆黑之后,果断闭上了嘴,没敢再问。纳兰秋气的肠子都打结了,抬头狠狠瞪乔青,乔青仰天吹了声口哨,一脸无辜,好像刚才误导两岁小姑娘的不是她一样。

    纳兰秋嘎吱嘎吱直咬牙。

    一边儿穆如笑顿时虎住了脸:“干嘛瞪老娘的救命恩人!”

    乔青噗一声喷出来,拍着大腿哈哈大笑,让这娘俩集体给逗乐了。唔,有这么两个姑娘,一个当儿媳妇,一个当亲家,貌似也不错啊。白玉般的指尖摸索着下巴,这货眯着眼睛贼狐狸一样开始为凤小十小朋友的将来打算,正想着要怎么搞定纳兰秋呢,就听下头打坐的囚狼醒了:“变态。”

    乔青低头:“干嘛?”

    囚狼站起来,仰起脸,昏暗的夜幕下,那张面孔毫无表情,唯有横亘了整张脸的那条疤痕,微微颤动着说明了他的不平静:“没事儿,老子就是叫你一声。”他差点儿以为,她死了。

    “靠!耍老子呢!”

    “起开起开,我有事儿要问他……”

    囚狼脚尖一点,就腾上了擂台,一把把脸很臭的乔青给扒拉开,没人要的狗不理冷包子一样给扒拉到一边儿去了。从始至终,对这个兄弟的态度没有分毫的改变,该骂骂,该闹闹。至于感动?那个在心里。至于谢谢?他们之间,早已经不需要那些鬼东西。

    囚狼径自走向跪地不起的裘正。

    四下里静了下来,看着他一步一步走上去。神色从容,没有恨意深深,甚至带了点儿云淡风轻的释然——早在乔青险些陨落的那一刻,这恨意,便被兄弟之间的感情所取代。早在乔青打败这老东西的一刻,他忽然发现,曾经让他惊惧不已以为一辈子都无法战胜的这个人,其实也没什么了不起!囚狼不知道这个要怎么形容,说句恶心的,有时候,爱可以融化一切,包括恨。他只静静俯视着这个匍匐在他脚下的仇人,问出了自己唯一还关心的问题:“我弟弟呢?”

    裘正茫然地抬起了头。

    逆光之下,囚狼的脸他看不清楚,唯有那一道狰狞的疤痕,他记得,那是他亲手砍在这小废物的脸上的。当初那一刀,被他爷爷也就是曾经的八长老给挡了去,身躯一劈两半,那傻子以一生修为撕裂开的空间隧道,这小孩儿被推进去的一瞬间疯狂扭头,被刀锋的余威毁了容貌。

    他还记得当初那小孩儿的模样。

    那双深陷的眼窝里惊天的恨,那满脸的血像是厉鬼一样吓人!

    那个时候,他可没把这废物放在眼里,一个出生便天赋不足的小傻帽,跟他那个死了的弟弟一样的废物。如果不是那个小孩儿多嘴多舌说出了“八长老得到了一个神秘兮兮的好东西”,他也不会无意中听到将此事禀报给裘万海,从而获得了一路扶摇直上的机会!他趁八长老把那东西上交给氏族之前,一举将此人陷害下狱,又在他逃狱之后亲自带人追击,杀了他,杀了他逃亡路上失散的那个孙子,也险些杀了这个小废物——裘鹏浪。

    就差一步!

    就差一步啊!

    裘正此刻是悔不当初,如今那不让他放在眼里的小废物,就这么逆光俯视着他,看着他神识几乎全毁匍匐在地上爬不起来。他恨的双手抓在擂台上,几乎都抓出了血。他也怕,怕的全身哆嗦,四下里转头去看,终于找到了裘万海的影子:“二长老,救我,救我!”

    裘万海一皱眉:“你立下了生死斗,本长老怎么救你?”

    裘正一个哆嗦:“可是当……”

    “八长老!”一声大喝,让裘正一个激灵回过神来,这个不能说。这小废物当时年纪小,只以为是自己杀了他爷爷,如果把裘万海也带上,他就彻底没有后路了。裘正急的一脸惨白,染了血的身子一路在地上拖着,连滚带爬地抓住了囚狼的衣角:“求求你,放过我!你放过我!”

    四下里不少人都皱起了眉。

    裘万海却是微松了一口气。

    “老夫……我……我知错了,我真的知错了,你放过我,饶我一条贱命!我的贱命,不配给你爷爷和弟弟报仇……你放了我……”

    “你说什么?”囚狼眼中原本的厌恶,猛然一凝:“我弟弟……我弟弟也……”

    他身子微晃。

    肩膀上被一只素手扶住,乔青走过来,一脚把裘正给踢开,听囚狼狠狠闭上了眼,忽然问了一句:“当初那个东西,害得我家破人亡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台下的裘万海老眼一凝,那个东西,绝不能让别人知道!他眼中闪烁着,看着在台子上不断求饶的裘正,手中已经蓄积起了神力,杀气隐隐现出。只要裘正说出一个字,他哪怕引起旁人怀疑,也定会出手!

    可裘正好像完全魔怔了。

    这个老东西不断磕着头,吓的浑身颤抖不断重复着求饶的话,乔青和囚狼对视一眼,知道是问不出什么了,懒得动手杀一个这样的人:“你自裁吧。”

    天地规则的鉴证之下,裘正这会儿已经重伤到绝无翻盘可能,是死也得死,不死也得死。这老头恐怕也明白,所以这会儿才在死亡的临近下骇破了胆,魂不守舍语无伦次。可怜这老东西一生天赋平常,好不容易凭借旁门左道混上了供奉又混上了长老,那屁股都没坐热,不过三十年就要落得这么个下场。

    一句话总结,自作自受!

    场中不少人都咂着嘴摇起了头,唯有一个人,台下的凤无绝猛然抬起了头:“小心!”

    青岚虎!

    正一把勾上囚狼脖子的乔青,脑中乍然划过了大长老对这裘正的介绍,同一时间,一声来自于玄兽的嘶吼,自她的身侧如此近距离的响彻!瞳孔的余光之中,身侧的空间被一只青色的爪子猛然撕裂,这巨型利爪穿过空间,一把捞向了她的脖子!

    这一切来的太快!

    太快太快了!

    快到刚刚结束一场战斗的乔青和沉在弟弟惨死的事实中回不过神的囚狼,竟是全都没反应过来!而只眨眼的功夫,这利爪带起大片腥臭的罡风,离着她细溜溜的脖子只差毫厘!“杀了她!杀了她!”已经疯了的裘正,猛然抬起头来,眼中狠辣而惊喜,尖叫疯狂又炸耳;下方无数人霍然起身,瞪大的瞳孔中倒影着上面千钧一发的危机;大白大黑饕餮一瞬间从地上蹦了起来,三只齐齐炸起了毛,利箭一般蹿向了这边;非杏四人惊呼主子的声音,几乎要咧破了嗓子;大长老霍然起身,凤无绝睚眦欲裂,合共六人的神力齐齐发出,然而再快,也敌不过这距她毫厘的青岚虎!

    死亡在临近!

    活蹦乱跳了三十年的乔青,从没有一刻,像这一刻般,如此近距离的感觉到了死亡的丧钟,响彻耳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