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十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十章

    火光冲天,金红耀眼!

    一整片湛蓝天幕,顿时被万丈光芒泼染的绚烁无比!

    那可与曜日争辉的赤色,从天空折射下来,映照着浮图岛上每一张呆愣错愕的脸。包括话说到了一半的明霜在内,喉咙里就仿佛突然被卡住了,集体保持着脖子后扭的姿势,怔怔地望着那沉寂了足足一年多的石碑,满是突如其来的惊讶之色。

    “圣地石碑……”

    “怎……怎么回事儿?”

    “是十九小姐!十九小姐四次觉醒了啊!”

    其中一个族人眸子一闪,猛然扭头看向了圣地火山口。不得不说,那圣地里整整一年多都没有半点儿动静,以至于他们全都忘了这一茬,忘了那里面还有个生死不明状况未知的乔青,正在经历着有史以来最为漫长的四次觉醒……

    这族人的一声惊呼提醒之下,才让他们恍然大悟了起来:“这么说,十九小姐觉醒成功,就要出来了?”

    “不可能!”

    姬明霜想都不想,脱口而出。

    一时间,浮图岛上静谧非常,所有人都诧异地望了过来。穆兰亭饶有兴致地笑了一声:“明霜姑娘,你怎么知道不可能?莫不是那圣地里还有什么有趣的事儿,是咱们全然不知而你,知道却又没有说的?”

    姬明霜自知失言,借着拂过鬓角发丝的动作,掩住眼底惊涛骇浪的诧异。

    不可能!绝对不会是她!一声一声的否定疯狂地响在心头,可脑中一道声音尖锐的一针见血——如果不是她,又是谁?她下意识地看向凤无绝。后者未理会岛上任何人的任何反应,只嘴角微勾地望着那火山口处,从来深沉凌厉的眼波盈盈而动,像是在等待一个思念良久的人儿。

    这幅表情,可以理解为惊喜,却绝无讶异。

    心底最后一点儿希望都被完全破灭,她活着!

    “明霜姑娘,看你这表情,似乎并不开心啊。”穆兰亭幸灾乐祸地声音又响了起来。

    “穆公子这话,明霜便听不懂了。”

    她何止是听不懂,这完全是不可理解!她凭什么活着?!她怎么可能没死?!“血脉觉醒这种事儿,穆公子也明白,时间越是久,就意味着越勉强。而十九妹妹她……”姬明霜一顿,空过这一段,压下满心几乎要冲出肺腑的叫嚣,强笑着道:“如今见妹妹无恙,没有因为钻牛角尖而深陷泥潭,明霜太欣喜罢了。”

    这句话就像是提醒了旁人什么,同样是四次觉醒,却是完全不同的结果!

    一个用时方半年,游刃有余。

    一个整整一年半,力有不殆。

    这之间差了一年的时间,孰优孰劣,高下立判!

    族人们看着姬明霜那不再僵硬的笑容,纷纷将脑中的猜测和诧异抹了去——明霜小姐岂会因为嫉妒而不满?就算是十九小姐真的四次觉醒成功了,这差距还是大大的呢,谁听说过冠军去嫉妒亚军的?这不搞笑么。

    见穆兰亭像是还想再说。

    一个族人立刻怒跳了出来:“穆公子,在下敬你为姬氏上宾,可如此夹枪带棒讽刺明霜小姐,未免失了穆氏一族的风度。”

    “哦?”

    “哼,穆公子恐怕是不忿于东洲第一天才的桂冠,即将让人吧?”

    “让给谁?”

    穆兰亭毫不动怒,懒洋洋的一声问,眼睛斜着明霜满满的不屑和质疑。那打抱不平的族人更是怒气交加,姬明霜一摆手,压下那族人的叫嚣:“穆公子,什么东洲第一天才,这种称呼不过是虚名罢了。”她重新恢复了自信,高昂着头满目傲然冷笑:“这种虚名,我姬明霜从不在乎,更无所谓与你争抢——你若想要,拿去便是。”

    “好!”

    一声赞赏之音,从浮图岛下响了起来。

    所有人低头看去,遥遥下方,不知什么时候,竟然是裘氏的人也来了。这一行人数目极多,竟是比向来风骚的穆兰亭都要多上数倍,百多余人的裘氏队伍,整整齐齐立于一个老人之后。那老人身量矮小,面色黝黑,满目精光,裸露在外的胳膊上缠着一条长长的藤蔓,很有几分异族人的感觉。

    正是裘氏二长老,裘万海!

    这下子,四族全都聚到一块儿了。

    姬明霜立刻迎上几步:“外公,您来了。”

    裘万海哈哈朗笑,脚下连点,顿时消失在了原地。再出现时,已然波纹一闪,站在了姬明霜的眼前。这样的动作,让姬氏众人齐齐皱眉,撕裂空间上岛,无疑是给了他们一个下马威!可要说他坏了规矩,也不是强行飞行上来。裘万海的笑声爽朗,好像根本没看见众人难看的脸色,只拍了拍明霜肩头:“数年不见,霜儿果真是长大了,方才一言,很是有大家风范啊!”

    明霜躬身一福:“外公赞誉。”

    “呸!”

    一声清脆的女音,来自于早就不爽了的穆如笑。

    这个姑娘既是穆氏小姐,又是纳兰氏的媳妇,前有穆兰亭惯着,后有纳兰秋护着,从来无法无天少知礼数。这个时候,就是对着裘氏二长老,都一点儿忌讳都没有的呸上来了:“可笑不可笑,还大家风范?老娘可没听说过,‘东洲第一天才’这个名号还能自封的,说的冠冕堂皇跟真的是的,要脸不要?”

    裘万海笑声顿消。

    他霍然扭头:“小女张狂!”

    啪——

    臂上仿佛装饰一般的藤蔓,就如有了生命一般,自行抽离腾空,陡然就朝着穆如笑抽了过去!

    “植物系玄兽!”

    “老天!竟然是万年千手藤!”

    “听说这玄兽一出,必要饮血方归啊……”

    一声声尖叫顿时充斥在整个天幕上,那因为血脉觉醒已然暗淡沉寂了下来的石碑,收拢了火光之后,天幕重新回到了湛蓝的青色。上方万里无云,下方惊呼炸耳,没有人能想到,裘万海一出手,竟然就是要灭了穆如笑的杀招!

    那藤蔓如蛇,翻卷破空!

    穆如笑完全僵住了,一愣之后,扭头撒腿就跑!

    “尔敢!”纳兰秋面色一厉,整个人腾空而起,和那藤蔓纠缠在了一起。

    “住手!”穆兰亭同时腾起,和纳兰秋一左一右掩护住了跑的比兔子还快的妹妹。

    然而没用!

    这两个男人在年轻一辈中再强,到底出生至今不过百岁,怎么挡得住裘氏二长老的本命玄兽?!啪啪两声,两人同时被那藤蔓所伤,只一闪身的功夫,千手藤抽身而去,直逼穆如笑!穆兰亭睚眦欲裂,这始终笑呵呵不怎么正经的男人,霍然扭头死死盯着裘万海!他知道这老头报仇来了!他杀了裘鹏程,他就要先一步杀了他最疼爱的妹妹!

    这一切只发生在眨眼间。

    眼见着千手藤就要追上穆如笑,她一边跑的屁滚尿流毫无形象,一边开口大骂哇哇大叫:“我靠我靠!姓裘的老娘做鬼也不会放过你!还有姬氏的,什么狗屁氏族就看着这死老头动手?!”

    姬明霜眸子一闪,闪过一抹狠辣的笑意,充耳未闻。

    咻——

    却见远远的,一道神力,忽然射出。

    姬明霜猛然抬头,望着那程咬金射出了神力的方向,是姬寒!她赶忙象征性地唤了一声:“穆姑娘,小心啊。”

    同一时间,裘万海心念一动,千手藤忽然停了下来,笔直地立于半空之中,尖尖的一头诡异地抽出数十米,犹如一根嗜血的长鞭,劈过气流,狠狠抽了下去!

    这一刻,比的就是速度!

    姬寒的神力,和藤蔓的杀招,这一切只在电光石火!

    所有人都紧紧盯着那边,没有人注意到,千手藤停下的地方,正巧在石碑之旁。亦没有人注意到,这已经沉寂了下来的巨大石碑,由底部忽然出现了一丝微弱的火苗,由一点,到一簇,须臾之间,陡然暴涨!

    轰——

    火柱滔天,犹如金龙怒卷!

    那死死抽向了穆如笑的一鞭子,就这么在半空生生一顿,还没反应过来,热浪滚滚而来,一点火星沾上身,立刻犹如跗骨之蛆一般蔓延了开来。穆如笑使出吃奶的力气朝前一跃,避开了这灼热的温度,灰头土脸地爬起来,看见的就是在半空之中被火焰烧灼着不断扭曲的千手藤。

    她呸出啃了一嘴的泥巴,解恨地一握拳:“奶奶的,哪个高人救老娘来了?”

    这一声,终于将整个浮图岛上的死寂打破。

    这一刻,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呆若木鸡。

    无法理解的画面在他们眼中真实上演着,就连那满天翻滚的千手藤都不能引起他们的注意。众人的视线,死死盯着再一次火光滔天的石碑,只觉得像是在做梦:“怎么会这样……”

    “第二次,第二次……”

    “圣地石碑,坏了么?”

    坏了吧?

    这是每一个人的想法。

    不然谁来跟他们解释解释,这无缘无故又有火焰冲上天空,到底是个什么意思?总不至于是里头那位刚刚觉醒了第四次血脉的,紧跟着第五次觉醒了吧?哈哈,哈哈,这怎么可能?!姬氏族人们为自己的想法干笑着,一扭头,看见了其他族人和他们相同的表情,那眼中相同的匪夷所思的猜测,顿时就……笑不出了。

    “不……不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吧?”

    “开……开什么玩笑!”

    “可……可要不是她……”

    可要不是她,又是谁呢?

    此起彼伏的抽气声,合着那万年千手藤在地上啪啪自抽灭火的声音,让本就一脸错愕的姬明霜,更是刺耳的焦躁!不会的,不会是这种情况,姬明霜很想忍住,很想淡定,可她控制不住地向前一步,盯着已经落了下来的姬寒:“父亲,圣地石碑,出了什么变故?”

    姬寒此刻,亦是满目复杂之色。

    他沉默了良久,才扯开嘴角一脸欣慰地笑了起来:“青儿啊,真是让为父不可思议。”

    蹬蹬蹬——

    明霜倒退三步。

    她脸色发青,整个人犹如陷入了巨大的打击:“是她,真的是她……”

    “五次觉醒!”

    “老天,接连两次觉醒,整个姬氏历史……哦不对,四族……不对,不对,就是几十万年前氏族并立的时候,都没听说过有这样的事儿啊!谁来打我一巴掌,快把我打醒!”

    “老子还想让人打呢!快来个人告诉我,这不是做梦!”

    整个浮图岛上,完全沸腾了!一个个的族人在梦游一样的不可置信之后,发出了一声声轰然的欢呼!接连两次觉醒,这样的记录简直是前无古人!后有没有来者,他们不知道,反正这一刻,在他们的心中,那至今未见的十九小姐,已然是整个姬氏的一个奇迹!

    怪不得她用了一年半。

    怪不得她这么久都没出来。

    怪不得在外面都能自行觉醒却输给了族里的明霜小姐。

    什么输?什么力有不殆?简直放屁!人家那就是在厚积薄发,进行第五次血脉觉醒!谁行?谁能?别说穆兰亭,就是明霜小姐都拍马赶不上!这个时候,众人早已经忘了那所谓的百岁以下的第一天才,之前的一切沉寂,都好像是为这一刻做的铺垫。之前姬明霜的一切荣耀,都好像只不过为了陪衬她更高的巅峰!

    各种各样的欢呼之中——

    姬明霜死死咬着牙,只觉得耳膜泣血,一种极度的冷意顺着这些声音刺穿了耳朵,贯穿了全身,冻穿了四肢百骸!

    凤无绝鹰眸弯弯,笑意满满,与有荣焉的傲然毫不吝啬的挂在嘴角,笑的一边儿总算跑回来的穆如笑一脸羡慕嫉妒恨,我靠,好男人啊!纳兰秋一个提溜,把她给拴到了身边儿来,恶狠狠地瞪着她:“笑笑……”

    穆兰亭幸灾乐祸:“要我看,你跟这凤无绝像的很,可惜找媳妇的眼光差的远哪。”

    穆如笑一个高蹦起来:“好意思说,你东洲第一天才的名字,这次妥妥的易主了。”

    “无所谓。”他耸耸肩,戏谑地瞥一眼那边儿扎了根般的姬明霜:“人家明霜姑娘不是说了么,这什么第一天才的美名,根本就瞧不上眼,放不在心。啧啧啧,瞧瞧,那觉悟,刚扣脑袋上还没捂热乎呢,这就颠儿颠儿地送人了,我总得学着点儿不是?”

    姬明霜咬碎了一口银牙细齿。

    穆兰亭嘴欠地吹一声口哨。

    “真的?”穆如笑凑上来,仔仔细细地盯着他,半天哈哈大笑:“少装了,你个花蝴蝶明明不爽的很,哈哈哈……”

    穆兰亭暗暗咬牙:“本公子有什么好不爽的,有本事她倒是六次觉醒给我看看!”

    轰——

    像是对某人的叫嚣做出了回应。

    远在圣地之内的乔青,以实际行动告诉了他什么叫话不能乱说。

    继第五次觉醒之后,还没收拢了火光的石碑,下方烈火突起,火苗和火苗堆叠在一起,整个气势爆发到了极致!轰隆隆的声音充斥在耳膜里,烈火一般的温度疯狂地肆虐着,这整个浮图岛上众多久经烈火的金红色植被,竟在这突如其来的爆裂温度之下,同时噗噗噗噗,自燃了起来。原本终于把火给扑灭了的千手藤,鲜艳的绿色已然不见,跟个地板擦子上掉下来的抹布条一样,充斥着阴冷的怨气正要离开——

    这火苗再一次燃到身上,一下子,半截藤蔓被烧了个稀烂。

    千手藤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诡异惨烈的让人毛骨悚然。

    姬寒一个激灵反应过来:“退!快退!”

    哗啦啦——

    所有被惊呆了的族人,集体潮水般朝着四面八方倒卷而去,生怕晚上一分,就要被这双重觉醒的火焰给烧成渣子!

    他们一边儿在心里大骂变态,一边儿恨不能多长上几条腿,一个个逃的是争先恐后屁滚尿流。待到终于远离了石碑,形成一个巨大的圆将这圣地给远远的包围住,一个个人才见鬼一样的回过神,满目震惊地呆立在原地。

    那个人……

    她干了什么?

    这一次不需要再问姬寒了,所有人都知道,十九小姐,六次觉醒了!

    ——六次觉醒,什么概念?

    ——就连族长都得靠边儿站!

    这整个姬氏的历史上,除去那老祖宗之外,再接下来,便是一个六次觉醒的前辈,和十九小姐了。而同样的,那前辈在做到这一切的时候,可不止百岁。那前辈,也没像这十九小姐一样,在第一次进入传承池的时候,就接连觉醒干出这么人神共愤的事儿。

    那个人,真的只有三十岁?

    真的只是个出生三十年的小豆芽菜?

    姬明霜霍然扭头!

    她脸上那从来示人的清冷面具,再也挂不住了骄傲之色,狰狞地扭曲在一起——外公,这乔青,不能留!接受到了这一眼的裘万海眸子闪烁,低垂下的头,看着终于收回了手臂的千手藤,这本命玄兽跟着他万年多,从来无往不利,如今,竟被一个还没见到面的小辈,莫名其妙烧断了半截!而那个小贱种,既是她女儿的眼中钉,又是她外孙女的肉中刺,还有可能是杀了他亲孙子的凶手……

    裘万海皱起眉头,一双老眼中阴狠和惊惧之色轮番交替。

    是的,惊惧!

    就连他都没意识到的惊惧,一种对六次觉醒之人下意识的敬畏和胆寒!

    看见了这一幕的穆如笑恶心地撇撇嘴,这欺软怕硬的老柿子!穆如笑吐出一口黑漆漆的烟,灰头土脸地勾上了她哥的脖子:“我说,人家貌似还真有这本事啊……哈哈哈哈……哎呦喂,笑死我了,看你吃瘪真是爽啊!好样的!这乔青我喜欢!”

    穆兰亭牙疼地吸了口气:“你到底是不是我妹!”

    穆如笑摇头晃脑:“是,我你妹。”

    “你妹!”

    “你妹!”

    “你妹!”

    这两兄妹,再一次在众人眼皮子底下秀起了智商的下线。纳兰秋无语地把媳妇给搂回来,穆如笑笑的跟个偷腥的猫一样:“算了,不跟你一般见识,你除了跟我一个娘胎里抢地盘儿还有什么贡献,人可是老娘的救命恩人!”

    “我就不信这个邪了,她要是能七次觉醒,本公子把脑袋剁下来,给她当凳子坐!”

    如果说——

    四次觉醒,还引不起整个姬氏之人的注意。

    五次觉醒,当如惊天之闻让他们震撼非凡。

    六次觉醒,已经让人吐槽无力了。

    那么,当乔青再一次完成了七次觉醒的一刻,众人的感觉只有两个字——麻木。

    所有人都盯着那一座石碑,狂抽的嘴角,无力了。狂跳的眼皮子,抽筋了。一蹦一蹦的额头小青筋,也鼓荡到疲软了。这一辈子受到的刺激,还没今天这一个上午多。众人静静等待着,摸着自己被锻炼出来的小心脏,不时拿挑逗的小眼神儿瞄一眼那边儿几欲跳脚的穆兰亭,好像他再叫嚣个一次,他们的十九小姐就能八次觉醒,缔造另一个奇迹一样。

    穆兰亭气的鼻子不来风。

    这个时候,没有人知道——

    乔青或许会八次觉醒,却绝对不是在传承池中了。

    他们也不知道——

    从今以后,整个姬氏的族人,再也无法用传承池觉醒了。

    大长老站在干巴巴的池子前,整个人颤抖的跟帕金森一样。之前乔青连番觉醒的惊喜,已经完全在眼前这一幕的刺激之下,长着翅膀飞走了!他瞪着完成了觉醒伸个懒腰往外溜达的乔青,张了几次嘴,愣是一个字儿没说出来!

    乔青的脚踩在池子底,发出毫无阻滞的哒哒哒的脚步声。

    她摸摸鼻子,真怕这老头一个激动背过气儿去,那她这罪过可就大了:“咳。”

    大长老一屁股坐地上。

    “咳咳。”

    大长老脑袋一仰,咣当一声,倒了下去。

    “咳咳咳。”

    大长老白眼儿一翻,直接休克。

    “好!一系列动作真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乔青一脸赞叹抚掌叫好,就差给这吓晕了的老人竖个大拇指了。她十分没人性地爬上池子,迈过这老人挺尸的身体,想了想,还是让他躺在这儿了,唔,就当把老子踹下去的利息。

    临着往外走,又回头朝下望了一眼,牙疼地搓了搓牙花子,貌似麻烦大了,一根儿火星都没跟人留下。

    她盯着这干干净净的传承池看了一会儿,终于吹一声爽歪歪的口哨,扭头走人。

    爱咋咋地,老子就是吸干了你们的池子!

    不服?来单挑!

    本就被狗叼了的同情心,立马在即将重见天日的欣喜和期待中成群结队地跑远了。乔青大步走出地宫,望着远处透过火山口射进此处的遥远光线,心情无比美好地深吸了一口气。

    一勾唇,一挑眉:“Im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