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六十五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六十五章

    传说中,每一个英明神武的主子,都会有一群拖后腿的手下。

    比如凤无绝,陆家那四个间歇性犯傻的小子,好险没让太子爷英年早逝;比如沈天衣,花蝴蝶华留香看起来也不怎么像个靠谱的;又比如乔青,一只好吃懒做油奸耍滑的肥猫,在小鱼干儿和大胸脯面前顿时智商为负,一个顶俩妥妥的。

    再比如……穆兰亭。

    一片烟雾蒙蒙之中,穆兰亭瞪着上空炸开的烟花,半天才扭过头匪夷所思地问道:“谁让你发的信号?”

    那射出了烟花的二十护卫之一,手持兵器如临大敌:“主子放心,咱们的人就在前面,支援马上就到!”

    很好!

    穆兰亭眼前一黑,脑子里一行大字福至心灵地飘了上来——天妒英才当如是。这二十个蠢货是专门来克老子的吧?修长的指尖揉着太阳穴,他已经连骂人的力气都没了,从头到尾不过一炷香的时间,事情就发展到了这样一个地步。

    丢了九天玉不算输,输的是还要给人背着黑锅接了一盆子屎!

    他瞪着眼前这个一脸大义凛然的手下,只觉得同样是人,做人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看看对方的人刚才那个气势:“杀了裘氏子弟偷了裘氏宝贝,拍拍屁股就想跑?”瞧瞧,这口号喊的跟真的是的。

    紧跟着呢?

    山巅上以神力击落无数巨大的落石,轰隆轰隆就砸下来了!

    他当时仰头一看就叫了声糟,那头顶上密密麻麻的人粗粗一算没个一千也有八百,直接被人家给包了饺子。无数的暗器从上往下哗啦啦丢下来,跟下雨点子似的,条件反射击破的暗器,在半空中爆出一团团烟雾:“不好,是丹药!”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什么都看不清,一切都笼在烟雾里头,丹药的香气无孔不入地往鼻子里钻,等到他感觉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晚了!

    这些丹药里也不知道都搀了什么该死的玩意儿,痒的,痛的,酸的,麻的,四肢无力的,全身起疹子的,不断打嗝放屁的,简直就是一群混不吝的滚刀肉!那小孩儿坐在马背上晃悠着两条小短腿儿,摇头晃脑地笑眯眯俯视着他:“哎呀,天快亮了,裘氏族长马上就要来了哦。”

    穆兰亭一口老血都要喷出来!

    这是威胁!

    绝对的!

    早在之前,他就做了完全的准备,再有小半个时辰的路程,就会有几波穆氏的人接手这九天玉,分数个方向掩人耳目。若不是半路出现的这个程咬金——穆兰亭当然知道这个孩子是谁,黑葡萄样的大眼睛咕噜噜滚,那幸灾乐祸又卑鄙无耻的神情跟他那个娘简直如出一辙!

    穆兰亭压住吐血的冲动:“那就来好了,大不了咱们一拍两散呗。”

    黑葡萄以看傻子的目光看他一眼,明明白白地写着——亲,你在开玩笑么?

    他轻松的笑意一僵,便见那小孩儿一屁股从马背上跳了下来,才到他大腿高的小脑袋呈四十五度角高高仰起,小眉毛一挑,眼睛一弯:“裘爷爷,偷玉贼捉住了哦,人赃并获,有奖励咩?”说着,眨巴眨巴眼,无辜又可爱。

    当然了,无辜又可爱只是小朋友后方的人的看法。

    穆兰亭只觉那黑葡萄里奔出一万只草泥马,踩着他的头顶呼啸而过……

    这是个什么见鬼的孩子!白长了一张仙童样的脸!刚刚咽下去的那口血顿时就有了卷土重来的迹象。这个时候,他没的选择!九天玉对方得不得到,根本就不吃亏,裘氏的这么长时间都没来,恐怕是被那个女人给拖延住了,故意给这边行动的时间。

    然而他们不怕拖,他怕!

    一旦裘氏的人来了,后果还用说么?两族之间的梁子,就结在明面儿上了!

    以上回忆简直就是穆兰亭的噩梦,被一个四岁小孩儿给吃的死死的,这辈子就没这么郁闷过。结果没说的,当然九天玉交出去了,小朋友身边的两个丫头一脸怜悯地接过了九天玉,临走之前那意味深长的一眼,在烟雾蒙蒙中让他心肝儿胆儿颤。

    然后呢?

    然后就是对方拿着九天玉忽然变了的脸:“到手了,动手!”

    轰——

    杀气腾腾,直冲这边儿而来。

    身后的守护武者脸色大变:“不好,他们要灭口!”

    他一声“灭个屁的口,他们巴不得有人把这黑锅给背了”还没吐出来,耳边一声“咻——”,炫目的烟花已经爆开在了天幕上。这回忆的过程简直惨不忍睹,穆兰亭看着自己这一群如临大敌的朽木手下,忍了一百三十八忍到底还是没忍住:“谁他妈让你发的信号?!”他又问了一遍,唾沫星子都快凌空飞射了。

    那手下这才感觉到了不对:“可是……可是他们……”

    他话还没落,傻眼了。

    刚才那喊着“动手”的人呢?刚才那杀气腾腾的人呢?那一副要杀人越货的凶煞姿态摆明了要灭口的人呢?烟雾散开,上方的一切清晰地出现在了视野中,那光秃秃的山巅上,哪里还有个一星半点儿的人?鬼影子都没一个!

    见鬼!这守护武者一个高蹦起来,再看自家主子冒着烟的脑门,弱弱问:“主子,咱们现在跑吧?”

    他家主子以比问第一次时更加匪夷所思的目光看着他:“跑?跑哪去?”

    二十个手下对视一眼,也发现了,神识之中远方正有无数道身影飞快朝着这边赶来。他们憋了半天,在自家主子深深的目光之下,老半天终于齐刷刷憋出来一句:“主子经天纬地雄才大略见解独到远非我等蠢货可以妄加揣度!”

    穆兰亭:“……”

    很好,果然是天妒英才,派来克老子的。

    于是——

    当姬寒和裘族长迅速赶来,看见的,就是被巨石淹没了的半个马车顶。四下里好像遭到了龙卷风的洗劫,尘土漫天飞扬,一派包含了陈年烂谷子的打嗝味儿和屁味儿的怪味儿,而穆兰亭,就在这样的环境中,以一个十分纠结的表情盘膝在破马车顶上:“咦,什么风竟把两位给吹来了?”

    两人的表情比他更纠结:“贤侄这是……”

    穆兰亭赶忙起身,一抱拳,露出胳膊上一片花里胡哨的疹子:“见过姬族长,裘族长,两位莫不是看见小侄放的信号了?这可真是罪过了,小侄其实是在……”

    “看风景?”

    “啊,对!看风景。”

    穆兰亭笑的一脸欢欣,颇有一副遇见了知音的感觉。说完了,才反应过来搭茬的人是谁。姬寒的身后跟着的,不正是似笑非笑摸着下巴的乔青?穆兰亭绷着笑意,好险没直接冲上去掐死这个女人,可了劲儿地笑了半天,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原来是乔姑娘!”

    乔青也笑的一脸欢欣:“一直久仰第一天才的美名,今日总算是得见了。”

    “哪里哪里,不及令郎天赋过人,小小年纪,真正让在下好生佩服!”一肚子黑水儿简直要了命了。

    “客气客气,犬子年纪尚小,哪里及得上阁下足智多谋。”得了吧,你也不遑多让。

    “啧,当着乔姑娘说足智多谋,不是班门弄斧么。”有你无耻?

    “唔。”

    乔青应了一声。

    穆兰亭正准备听她说后半句,却见她不说话了,一副“阁下的确是班门弄斧”了的理所当然状,微笑,点头,什么卑鄙无耻全当夸奖照单全收。穆兰亭一口气噎在胸口,总算明白了那个四岁小子的无耻是怎样炼成的,遗传基因加耳濡目染,妥妥的。

    “乔姑娘果真是性情中人。”

    “好说好说。”

    这两人一人一句,在外人看来简直是一见如故,引为至交,就差把臂言欢对酒当歌了。姬寒皱了皱眉,打断了要继续的穆兰亭:“贤侄,在赏景?”

    这话中透着几分危险,同时裘族长也眯着苍老浑浊的眸子看了过来。他们早在过来的一刻,便以神识将四面八方覆盖过了,的确只有穆兰亭这一行人,但是却有旁人的气息!那气息说明这个地方一段时间前,还有不少人踏足过,如今却已经不在了。而九天玉,也的确不在这里!

    两人心中皆有了同样的想法,他们可不相信穆兰亭会遭别人暗算,这么说起来,倒是有一个解释说的通了。

    故弄玄虚!

    这小子偷走了九天玉,恐怕已经转移了出去,又虚虚实实玩儿出来这么一招,摆明了是让他们以为罪魁祸首另有其人!

    穆兰亭看他们神色,也知道自己这黑锅是背定了,他古怪的却是,那凤小十一行人到底去了哪,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就像是凭空消失了!这么一来,他更是跳进井里都洗不清,只有打落牙齿和血吞了。穆兰亭深深看了乔青一眼,好一个女人,一切都算计好了:“回两位族长,本来是准备来天元拍卖瞧瞧的,不过两位也知道,纳兰秋和在下私交甚笃,嫂夫人方诞麟儿,兰亭便想着给那小家伙备下些什么。这么一路走着,倒是耽搁了……”

    他扯来扯去,摆明了扯皮到底了。

    乔青不再多看,对姬寒说了两句,便先行走了。乔青一路回了天元城,直奔朱通天的所在地。

    她要去问问,九天玉,到底是什么。